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九回 五年

向晚时分,天阴沉得厉害,黑压压的让人只觉喘不上气来,一场暴雨眼看就要肆虐大地。

金嬷嬷在朝晖堂正房前小抱厦的廊下看一眼黑沉沉的天,忍不住再次吩咐身后的小丫鬟:“再打发人去外面瞧瞧,夫人回来了没?”待那小丫鬟应声而去后,又转头吩咐另一个,“去找你桐林姐姐,让她即刻将夫人的斗篷和木屐整理出来,夫人再不回来,就得打发人给夫人送去了。”

另一个小丫鬟屈膝正要应是,金嬷嬷却已以远超出她年龄的速度消失在了她眼前,小丫鬟忙循着她跑出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就见祁夫人正被一众丫头婆子簇拥着走过来,小丫鬟这才恍然大悟,忙也三步并作两步撵上金嬷嬷,迎接祁夫人去了。

“夫人,您可算回来了,这天儿黑成这样,铁定跑不了一场暴雨,您要是再不回来,指不定就要淋雨了。”金嬷嬷迎上祁夫人,给她屈膝行了礼后,便扶着她穿过穿堂,进了正房。

五月的天儿已经很热了,祁夫人在外面跑了大半日,自然少不了满头满身的汗,金嬷嬷先也不多问,让人打了热水来,亲自服侍祁夫人梳洗后换了件衣裳,又给她把头发散了,松松挽了一个纂儿后,方一边将一杯温度适应的茶递给祁夫人,一边问道:“九姨夫人好些了吗?今儿她又是因何原因晕倒的?”

祁夫人喝了几口茶,拿帕子掖了掖嘴角,才道:“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觉得公主不敬着她这个婆母,不将她放在眼里吗?不是我说她,年纪越大,性子反倒越左了,也不想想,她那儿媳是寻常儿媳吗,那可是金枝玉叶,许她见面不必下跪行礼已是格外开恩了,她还想公主似寻常人家的儿媳那样日日在她跟前儿立规矩,捧着她敬着她,对她言听计从,这不是做梦吗?”

说到最后,话里话外到底还是忍不住带出了几分嘲讽来。

金嬷嬷闻言,唇角也勾起了一抹讽刺,道:“九姨太太觉得公主不敬她早非一日两日了,怎么她还没习惯吗,动不动就气得晕倒,怕是身体真有什么隐疾罢,依我说,很该让公主传了太医好生给九姨太太瞧瞧的,老这么动不动的就晕倒,也不是个事儿啊!”

关键每次秦嬷嬷都急三火四的打发人来请夫人过去,当夫人这个一品侯夫人很闲么,就算夫人很闲,也是两家人,夫人怎么好管别人的家务事去?果然就像夫人说的,九姨太太年纪越大,性子却越发左了,连带底下的人也是越发不着调起来。

原来两年前,沈腾终于一鸣惊人,先是秋闱中了解元,再是春闱被当今圣上点为探花,并赐婚给了陆昭仪所出的大公主为驸马,一时成为了盛京城内风头无两的大红人儿。

其时沈老太爷早已故去,沈家的孝期也已俱满了,沈大人还擢升了吏部的郎中,沈家遂举家搬迁进了盛京城,次年沈腾便与大公主完了婚。

因沈腾是长子,公主府便不好别府另建了,陆昭仪遂回了皇上和皇后,将公主府就建在了沈家隔壁,再将两府打通,如此女儿便既可以不受婆母长辈的掣肘,驸马又能尽孝,不至于让人说嘴沈家尚了主,便等同于没有沈腾这个长子了。

说来大公主祁夫人也是见过好几次的,在她嫁给沈腾前见过,在她嫁了沈腾后也见过,平心而论,于一个公主来说,大公主已算是足够温柔足够宽和了。

陆昭仪自来便是个聪明的,知道女儿没有同母兄弟,如今皇上在时还好,他日皇上不在了,谁还会事无巨细的为一个自来便不受宠的长公主事无巨细的出头撑腰,所以打小儿便对大公主严格教育,纵不至于像寻常人家的女儿那样让其务必恪守三从四德,也是大邺开国以来,公主里少有的贤良淑德了。

可沈夫人却并不满意,沈家这样的书香世家,族中子弟一辈子最大的追求便是入阁拜相位极人臣,沈腾自来便有才华,哪怕当年落了第,一样是沈氏这一辈子弟里的佼佼者,之后果然一举中了解元与探花,若不是因为一甲里就他最年轻也生得最好,只怕就要三元及第了,将来自然少不得宣麻拜相,沈夫人还等着儿子给自己挣一个一品夫人的诰命回来呢。

谁曾想儿子竟叫尚了主,不但仕途抱负绝了,以后至多只能领一些闲职,还得被儿媳压一辈子,比那些个入赘的强不到哪里去,沈夫人能对大公主有好脸色,就真是奇了怪了,至于因尚主而让自家成了皇亲国戚的荣光,则被沈夫人选择性的忽视了,她儿子这么出息,就算不尚主,将来自家一样会如此风光,不,只会更风光!

当然,沈夫人也不敢明着对大公主摆脸色,到底君臣有别,可却不妨碍她时不时对着大公主的陪嫁们指桑骂槐,纵容自己的人给大公主的人没脸,还在沈腾与大公主相处时,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打发人去将沈腾叫在自己屋里。

及至到后来,更是发展到了沈腾一回家,便被她的人直接截到自己屋里用晚膳,有时候连觉也不让沈腾回大公主屋里去睡的地步。

其实沈夫人这么做,除了对大公主不满以外,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自那年她推掉了沈腾与顾蕴的亲事后,沈腾便与她这个娘生分了许多,那种掩盖在恭敬之下的客气与疏离,每每让沈夫人恐慌,觉得自己已经失去这个儿子了。

所以她才会总是忍不住与大公主抢人,惟恐儿子与大公主相处得久了,儿子对大公主有了感情,那他心里就越发没有她这个娘站的地儿了。

可大公主不知道这些事,也没人敢告诉她啊,所以对沈夫人的抢人之举,一次两次的她忍了也就罢了,谁让沈夫人到底是沈腾的亲娘,她的婆婆,而她自第一眼见到沈腾,眼里心里便在容不下第二个男子了呢?

她可以不在乎沈夫人的感受,却不能不在乎自己夫君的感受。

然次数一多,大公主就算是泥人儿,还有三分血性呢,再被她身边早积了一肚子火的服侍的人一下话一撺掇,大公主终于再忍不住,与沈夫人正面交锋起来,本来她是金枝玉叶,已占了名分上的优势,以前不与沈夫人一般见识,是看着沈腾的面子上罢了,既然沈夫人把她的仁慈当做了自己嚣张的资本,那她也没必要与她客气了。

何况大公主本身也是个聪明人,陆昭仪是最早服侍当今皇上的妃嫔之一,算起年纪来,比皇上还大一岁,可她愣是能在自己早已年老色衰,皇上已快将她忘到了天边去的情形下,继林贵妃和宗皇后之后第四个为皇上诞下龙裔,且至今都还在皇上和皇后面前有几分体面,又岂能没有千般的心机万般的手段,而被她教出来的大公主,又岂会是省油的灯?

也就几个回合,便打得沈夫人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力了,偏沈腾这个做儿子的还根本不管这些破事儿,一次两次听了她的哭诉还会虚应几句‘下去后我就说公主,母亲且别与她一般见识’,次数一多,他根本不出现在沈夫人眼前了。

沈夫人外敌未退,眼瞧着又与儿子越发离了心,满腔的恼意都算到了大公主头上,越发的不顾颜面与体统来,她倒还没傻到自己出面,总让自己的陪房们出面,待陪房们受了大公主的人的气,她便找上大公主,说虽说君臣有别,到底她也是长辈,长辈身边的猫狗都比别人身边的尊贵些,大公主打狗前难道不看主人的吗云云?

被大公主笑着拿话堵了回去,诸如‘她是公主,君让臣死,臣还不得不死呢,何况只是区区几个下人,她也没要她们的命,只是稍稍打骂了一回,小惩大诫而已’之类,明着是在说下人,实则却是在说沈夫人,她与她本就该先论国礼再论家礼,沈夫人还真以为仗着婆母的身份,就能拿捏她不成?

以致沈夫人回去后越想越气,急怒攻心之下,可不就晕倒了?偏她醒来后,不说消停,反而越战越勇,与大公主之间的矛盾也是越来越尖锐,大公主嫁进沈家至今,也就一年多而已,沈夫人昏倒的次数已经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沈家在盛京城又没有旁的亲戚,除了显阳侯府,而这样的事也算是家丑,怎么好叫外人知道,所以自第一次沈夫人晕倒后,秦嬷嬷唬得半死即刻打发人请了祁夫人过去,之后竟渐渐成了惯例,每每沈夫人晕倒,秦嬷嬷都要打发人来请祁夫人。

今日也是,交午时时分,祁夫人正要让人传午膳呢,秦嬷嬷就打发人来了,一见了祁夫人便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求祁夫人即刻过去瞧瞧她家夫人,她家夫人又犯了旧疾晕了过去。

祁夫人早不耐烦管沈家的破事儿了,可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自己不看她还要看老母亲呢,只得收拾一番,即刻坐车去了沈府,听沈夫人又老生常谈的哭诉了一通大公主是何等的不贤不孝,自己如何后悔早前没坚持为沈腾定下亲事,而不是见他不愿意,便想着且待他愿意了再给他定亲也不迟云云,一直到交申时,天看着就快下大雨了,方总算得以脱身回来了。

听得金嬷嬷的话,祁夫人因说道:“若是早前,她有哪里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必定要劝说她的,帮她出谋划策也是一定的,可自那年……我是再不会与她推心置腹了,至多也就只能像现下这样,与她维持不近不远的交往也就是了,所以这话别人会不会与她说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与她说的。”

金嬷嬷想起沈夫人这两年的昏招频出,也是心有戚戚焉:“夫人这样想就对了。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九姨夫人到底在想什么,别人家的母亲,都是巴不得儿子与儿媳恩恩爱爱,早日生下嫡子,她倒好,只恨不能表少爷但凡在家,都围着她这个当娘的转,连儿媳的房门都不踏进一步才好,以致公主都过门一年多了,还没有喜讯传来,只可怜了表少爷,夹在中间受气,每日里还不定怎生煎熬呢!”

祁夫人叹道:“可不是,腾哥儿这辈子真真是可惜了,心心念念的人儿与自己失之交臂不说,如今仕途抱负也尽毁了,偏九妹妹还有脸与我哭诉她好后悔,若不是她当年一意孤行,如今腾哥儿必定家庭美满仕途平顺,不知道多意气风发,还都不是她害了腾哥儿?还与我说什么‘儿媳不贤不孝也就罢了,谁让人家来头大,是金枝玉叶呢,可儿子却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养到这么大的,他竟也如此的不孝’,我差点儿就没忍住说她,腾哥儿如今已算是仁至义尽了,换了我,早分府出去另过,让她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一回了,她还想怎么样?”

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倒是很庆幸,当年她先退了与蕴姐儿的亲事,不然如今蕴姐儿还不定要受她多少气呢,连公主她都敢这样了,何况蕴姐儿?便是腾哥儿也不好太护着她,如今反倒是大公主沾了蕴姐儿的光。腾哥儿那孩子我知道,这些年一直怨着九妹妹呢,不然当初也不会一直不肯定亲,只怕还想着等自己高中了后,能不能与蕴姐儿再续前缘呢,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心里一直怨着九妹妹,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九妹妹百依百顺,不然大公主还得受气,她满眼满心都是腾哥儿,便是公主又如何,感情这种事,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由来都是谁爱谁,便欠谁。”

金嬷嬷点头道:“得亏得四小姐没嫁给表少爷,不然如今夫人就真是里外不是人了。可如今四小姐亲事不顺,表少爷也过得不舒心,若是二人当年真能……就算有九姨夫人从中作妖,一样也是神仙眷侣啊!”

祁夫人想起顾蕴这几年相看了好几门亲事,结果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成功,本就不受用的心瞬间越发不受用起来,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没的给自己堵心,今日家里有什么事没有?三少爷呢,这会儿在做什么?”

金嬷嬷见祁夫人不高兴了,忙道:“除了大姑奶奶那边打发人送了些庄子上新出的果子来,并没有什么事。三少爷今日跟着师傅蹲了一个时辰的马步,又练了一个时辰的骑射,回来后直嚷嚷累,我安排他吃过一碗饭,又吃了一碗乳酪后,便让奶娘服侍他歇下了,夫人要去瞧瞧吗?”

祁夫人想了想:“我晚些时候再去瞧他罢,这会儿让他睡。”又问,“菁儿这些日子都还好罢,悠悠和姑爷呢,也都还好罢?”

金嬷嬷回道:“大姑奶奶与姑爷和表小姐都好,来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大姑奶奶跟前儿何大友家的,一个是夏府另一个有些体面的妈妈,所以我是用上等封儿赏的她们,还回了前儿二姑奶奶打发人送来的大玉斑和一些其他东西,夫人只管放心。”

祁夫人脸上渐渐有了笑模样:“回礼原是该的,既是咱们对亲家应有的礼数,也是给菁儿做脸,只是旁的也就罢了,那大玉斑苒儿也与菁儿送了的,你又巴巴的送去,亲家还以为咱们家没别的东西可送了呢,而且蕴姐儿自来好这一口,你送出去了,她吃什么?”

“二姑奶奶送的是二姑奶奶的,我们送的是我们的,”金嬷嬷笑道,“而且我还留了几条养着呢,够四小姐吃上十天半月的了。”

祁夫人这才没有再说,问起金嬷嬷另一件事来:“给苒儿和我小外孙准备的东西可都收拾好了,明儿我瞧过后,便即刻打发人送去天津卫罢,只可惜我走不开,别说像当初守着菁儿那样守她坐几日月子了,连守着她生产都做不到,只盼她能母子平安罢!”

顾菁四年前嫁进了夏家,次年便生下了女儿悠悠,虽至今还未再传来好消息,一样在夏家站稳了脚跟,如今与夏纪夫妻恩爱,与夏夫人婆媳相得,日子十分过得。

顾苒则在两年前嫁去了天津卫,也是夫妻恩爱婆媳亲厚,去年十月时更是诊出了喜脉,算着日子,下个月就该生产了,所以祁夫人有此一说。

金嬷嬷闻言,忙笑道:“亲家太太自来待二姑奶奶亲女儿一般,这是老太太和舅太太们都亲自看在眼里的,何况还有老太太与舅太太们就近照顾二姑奶奶,夫人您就只管放心罢,二姑奶奶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祁夫人点头道:“这倒是,有母亲和嫂嫂们就近照顾,我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不然当初我也不会将苒儿嫁回自己娘家了,不就是图的没人会给她气受吗?我如今只盼孩子大些后,她能与姑爷一道,带了孩子回盛京,我们母女祖孙好生厮守几日了。”

“明年便是大比之年,二姑爷也要下场的,岂能不进京,夫人的心愿定能达成。”金嬷嬷笑道,说着眉头忽然一蹙,“对了,有一件事差点儿忘了回夫人,建安侯太夫人今儿又打发人递帖子来了,问夫人什么时候得空,她想登门拜访夫人,——建安侯府与咱们家历来少有往来,这建安侯府太夫人这些日子是因何只管递帖子来?”

祁夫人闻言,也蹙起了眉头,见四下无人,因压低了声音与金嬷嬷道:“还能因为什么,建安侯太夫人想聘蕴姐儿为媳,自正月里我带蕴姐儿去京山伯府吃年酒起,这几个月以来,已亲自或是托人探了我好几次口风了,可你也知道,别说蕴姐儿的亲事我做不了主,我纵做得了主,也断不可能把蕴姐儿许给他们家,也不看看他们建安侯府都落魄成什么样儿了,建安侯若是个有出息上进的也还罢了,偏又是个一事无成的,叫我怎么舍得委屈蕴姐儿?”

金嬷嬷还是第一次听祁夫人提及此事,恍然道:“我说两家虽都是侯府,明摆着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建安侯太夫人却巴巴儿的一再递帖子来,还当她是有什么事想求夫人呢,敢情竟是想求四小姐。”

沉默了片刻,忽然咝声道:“其实这门亲事认真一想,倒也没有夫人说的那般不堪,建安侯今年也就二十出头罢?满盛京二十出头便已是侯爷的,可再找不出第二个了,四小姐一过门便是侯夫人,建安侯人口又简单,以四小姐的手段,要将日子过好简直易如反掌。便是建安侯没出息了些,胜在好拿捏啊,大不了请侯爷帮他谋个一官半职的,将来四小姐有了孩子,再好生教育孩子,早早让孩子承爵便是,一样能让建安侯府慢慢中兴起来。也就是夫人满心心疼四小姐,才会觉得这门亲事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倒是觉得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毕竟四小姐年底就整整十八岁,实在拖不得了……”

祁夫人被说得渐渐若有所思起来,索性也以旁观者的角度再次权衡起这门亲事来。

进门便是侯夫人,头上只有一个婆婆,没有妯娌,两个大姑子也早嫁出去了,也就是说,只要笼络好了婆婆与丈夫,完全可以在建安侯府横着走,而以蕴姐儿的心计手段,要笼络住建安侯母子不要太容易。

缺点与不足则是,建安侯府早是个空架子了,蕴姐儿主持中馈时,少不得要拿自己的嫁妆去填补亏空,不过这也好解决,蕴姐儿本就最不缺银子,大不了到时候他们夫妇再多给她陪嫁一些就是了;再就是建安侯一事无成,就像金嬷嬷说的,让侯爷给他谋个一官半职,带着他上进便是,再不济了,还能让蕴姐儿的儿子早早袭爵呢。

祁夫人不由缓声说道:“听嬷嬷这么一说,这门亲事倒也的确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只是我还是觉得太委屈蕴姐儿了,明明人品才貌样样都出挑,却因为蹉跎得如今年纪大了,只能没鱼将就虾,哎,要是当初没有九妹妹一意孤行,如今……罢了罢了,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金嬷嬷见祁夫人又生气了,不敢再说这个话题,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正欲开口,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闷雷,随即大雨便瓢泼般倾泻了下来,砸得窗棂和外面的树木一阵哐当哗啦的乱响。

金嬷嬷忙招呼外面的丫鬟进来关窗户,正乱着,又听得外面传来丫鬟的惊呼:“四小姐,您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快请进屋……夫人早回来了……”

随即便见顾蕴浑身湿透的进来了,祁夫人见状,忙起身迎了上去,一边递上自己的帕子,一面嗔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雨,这会儿又过来做什么?”喝命丫鬟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传热水来,服侍四小姐梳洗更衣。”

顾蕴接过祁夫人的帕子稍稍擦了下脸,才笑道:“本以为大伯母今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了,谁知道又听丫头说您回来了,我想着您一个人吃饭得多没劲,这才赶了过来,谁知道这雨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大,我就从院子里走到这里,已经被浇成个落汤鸡了,早知道方才我就该走快一些的。”

至于祁夫人去了哪里,沈家那边如今又是个什么情形,她是绝不会多问也不想知道的,也就只有当初乍一听说沈腾要尚主了之时,她曾暗地里感叹过沈腾可惜了而已。

一席话说得祁夫人心下一片柔软,自顾菁与顾苒相继出嫁,顾韬与顾曜也一年大似一年,前者进内宅的次数越来越少,后者则去了族学,每日不是念书,便是练习弓马骑射后,祁夫人跟前儿也就只剩一个顾蕴了,顾准不在家时,她难免会忍不住觉得寂寞与孤单,偏顾准不在家的时候比在家的时候多得多。

一来二去的,顾蕴自然感觉到了,自那以后,除了早膳,午膳与晚膳她便都是过来朝晖堂与祁夫人顾曜一块儿用的了,素日祁夫人闲着没事时,她也时常过来陪伴祁夫人。

这也是祁夫人会越来越心疼她,暗地里为她的亲事着急上火的主要原因,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姻缘偏就这么不顺呢?

念头闪过,祁夫人不自觉打量起顾蕴来,见她虽只穿了件家常的湖蓝莲纹净面妆花褙子,头发也只随意挽了个纂儿,在鬓角簪了两朵珊瑚石珠花,垂了金镶青石的耳坠,这会儿更是因浑身都湿透了,而颇显狼狈,一样不能让她的天生丽质打上丝毫的折扣,反倒因为衣裳尽湿,显出她玲珑的曲线来,真正已是朵开得正盛的鲜花儿了。

心里终于有了决定,只在事情未成之前,暂时不打算告诉顾蕴而已。

适逢粗使婆子抬了热水来,顾蕴遂借祁夫人的净房梳洗一番,换了件顾菁以前留在家里的衣裳,这才出了净房与祁夫人说话儿:“对了大伯母,您打算什么时候给二姐姐送催生礼去?我也给二姐姐和外甥准备了一些东西,届时好一并送去。”

祁夫人笑道:“好孩子,难为你有这个心,我正与你金嬷嬷说,就这两日便送去呢,你明儿使人连单子带东西送过来罢,你二姐姐见了,一定会很高兴。”

顾蕴又问道:“那大伯母要去天津卫陪二姐姐生产吗?亲家太太再好,再有祁外祖母和舅母们就近照顾,到底不比自己的亲娘,有您在,二姐姐的胆气也足些,当初大姐姐不就是这么说的吗,您要不要去一趟天津卫,家里自有我和金嬷嬷照应着,且如今家里也就这几个人,出不了岔子的。”

当初顾菁生产坐月子,便是顾蕴帮着祁夫人主持的中馈,不然夏府与显阳侯府离得再近,祁夫人也是不放心在夏家守着顾菁一守就是七八日的,所以顾蕴有此一问。

事实上,如今显阳侯府的中馈主持起来也是真不难,彭太夫人已在嘉荫堂幽居多年没作过妖了,顾葭更是非年节不可能出现在人前,顾芷则在顾苒出嫁后不久,被以一顶粉轿抬进了二皇子府,做了二皇子的一名孺人。

本来二皇子为了向顾准示好,在抬顾芷入府前,曾与顾准表过态,说他尚未迎娶正妃,所以只能先委屈顾芷做一名末等的孺人,等将来正妃过门,顾芷也有了一男半女后,立刻封她做侧妃,请顾准放心。

只可惜顾准的态度却十分冷淡,说当初顾芷本就是待罪去的家庙悔过,谁知道她不思悔改,反而做下那等寡廉鲜耻之事,自那日起,他便当自己没生过这个女儿了,何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既已是二皇子府的人,且还只是一介妾室,死活自然再不与他、与显阳侯府相干,让二皇子要抬举她还是要怎么她,都只管自便,不必告知他了。

为了向二皇子表明自己所言非虚,顾准还不让祁夫人给顾芷准备嫁妆,只准她把自己和宋姨娘这些年来的体己和自己屋里的东西带走,所以顾芷出嫁时,不但因为她是做妾的,礼仪寒酸,她的嫁妆也是一样的寒酸,一点也不符合她侯门千金的身份。

再就是顾韬与顾曜,兄弟二人都是十分省心之人,且顾曜自出生之日起,便从没离开过祁夫人,连当初去夏府祁夫人都是将他带在身边的,若去天津卫,十有*也要带上,余下一个已是大小伙子的顾韬,就更省心了。

还有就是胡姨娘,宋姨娘那年因为顾芷之事,不久便被顾准亲自下令杖毙了,如今就剩一个胡姨娘,老实得针扎了都不敢叫一声,不是顾蕴小看她,让她兴风作浪她也没有那个本事。

这时候,顾蕴就由不得不再次感叹,果然还是人口简单好了,若是换了盛京城其他与显阳侯府一个档次的勋贵人家,每日里光应酬一众长辈平辈就够累人了,还主持中馈呢,难怪那些人家的当家主母哪怕比大伯母小几岁的,瞧着也比大伯母显老了!

只是祁夫人却摇头道:“我还是不去了,到底天津卫离盛京也得七八日车程,去了之后,又要忙着照顾你二姐姐,又要忙着与亲朋们叙旧周旋,只怕一个月都未必能回来,叫我如何能放心?横竖明年你二姐夫要进京赶考,届时他应当会带了你二姐姐和你外甥一道进京的。”

蕴姐儿是能干,可有些应酬未婚的姑娘怎么好出面,而且她如今最担心的,便是她的亲事,已想好尽快去一趟平府与平老太太商量了,若平老太太也觉得这门亲事有可取之处,她要忙的事且多着呢,哪有时间去天津卫?

——祁夫人至今不知道顾蕴压根儿就不想出嫁,而建安侯太夫人也不可能知道顾蕴的亲事得平家和顾蕴先点头才做数,她只知道顾蕴一直跟着顾准和祁夫人过活,便只当顾蕴的亲事祁夫人能做主,所以一再的向祁夫人示好,便祁夫人不能全权做主,能帮着撮合一下,也是好的。

顾蕴见祁夫人不去,知道她有自己的考量,也就不再多说,只笑道:“等过两年韬弟娶了弟妹进门,大伯母就可以慢慢的把中馈都交给弟妹主持,自己好生享清福了,到时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知道多快活。”

顾韬在顾苒出嫁前,便与五军都督府五位掌印都督之一的张都督之嫡长女订了亲,只对方比他小两岁,得明年才及笄,所以他的婚期,至少也得明年年底后年年初才能定下,成亲就更得往后了。

祁夫人是见过张小姐不止一次的,对她印象很好,不然也不会定下她做自己的嫡长媳了,闻得顾蕴的话,因笑道:“就算你大弟妹进了门,我也还要操心你三弟呢,哪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见气氛良好,本有心旁敲侧击的问一下顾蕴对建安侯府印象如何的,想了想,到底还是忍住了没问出口。

一时金嬷嬷命人传了晚膳来,娘儿俩遂打住话题,对坐着净了手,举箸用起晚膳来。

饭毕,顾蕴眼见雨还很大,便又陪着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直至雨势渐渐小了,才由锦瑟卷碧打着伞,护着回了饮绿轩。

余下祁夫人先去东厢房看了顾曜一回,才回了房继续与金嬷嬷说话儿:“明儿将咱们庄子上日前才送来的新鲜果菜打点一份出来,我后日去一趟平府,给平老太太请安。”

金嬷嬷一听就明白祁夫人的打算,道:“夫人是要去与平老太太说四小姐与建安侯的亲事?这几年平老太太为四小姐的亲事也是操碎了心,想来会好生考虑的,那建安侯太夫人若是明儿再打发人递帖子来,我就先收下了?”

祁夫人想了想,才道:“还是先别收,待我回来后再说,建安侯太夫人若真心诚,以后定还会继续打发人来递帖子的。”

金嬷嬷忙屈膝应了,又与祁夫人说了一回话,才服侍她歇下了。

------题外话------

问:后妈再等几张让太子回来呢?

答:看亲们,若是票子多钻钻多花花多总之就是什么都多,就早点回来,否则,哼哼……

太子(哭ing):美女亲亲们,我几时回来,就看你们了啊,你们千万别让我二百章再回来啊,要哭瞎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