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三章 习惯想她,交换魂线

止不住的惊讶,冥王肯定一般告诉他寒巳就是在七道,王紫有些不淡定了,寒巳如果真的是在七道,那还有可能回来吗?业满而回归六道的魂魄,真的存在吗?那寒巳现在还保留着以前的意识吗?

“七道内的魂魄有可能重新回到六道之内吗?”想到此,王紫忍不住问了出来。

“有。”冥王道。

“可那只能等着时间去验证吗?”

王紫道,在她看来,进入七道就相当于进入了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暗牢,虽然理论上那些魂魄是可以挣脱的,但如果是建立在漫长无比的时间之上,她并不认为七道内的魂魄能够等待那么久的时间。

就像她召唤出的很多魂魄,即便他们的魂魄保持着生前的修为并且机械的修炼着,可是多数已经丧失了一个正常人或者高阶灵兽的思考,只剩下本能,这样的灵魂,即便业满回归六道,为祸苍生的可能性也比老老实实过活的可能性大得多啊,只要是世间有灵之物,都难以抗拒时间对万物的磨砺,何况是在几乎没有出路的七道之内。

“你想救寒巳出来?”

冥王懒洋洋翻身坐起,比起更多的猜测,他更喜欢结果,这样问王紫,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有办法,只下了床走到窗边,坐在了王紫对面,很自然的拿起了王紫面前放的茶杯,递在嘴边啜了一口。

王紫一愣,被冥王这么不见外的举动弄的脑子里空白了一瞬,不过转念一想,冥王想来只做自己想做的,没什么原因可讲,便也不多想了,自己又去了茶杯斟了茶。

“你是不是有办法?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寒巳能够复活,但是七道飘渺无涯,谁也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大海捞针都比在七道内找到寒巳实际,我是可以召唤七道内的魂魄,但总不至于把七道召唤空吧,那样的话……也许我这辈子什么都不做每天召唤,还有一丝可能从那里面找到寒巳其人。”

王紫皱眉,虽然知道了寒巳的下落,但是还不如不知道,让她知道寒巳在七道之内,几乎没有可能找到,这样的消息她能告诉青龙他们吗,这不得让他们更着急吗。

这个时候王紫才有些觉得宿雨当初的狠毒,既然是情同手足的兄弟,为什么要下那么重的手,以至于让寒巳魂飞魄散归于七道,打开了界面漩涡放影族进来,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可他得到什么了吗?

不能想这些,王紫暗暗劝自己停下,想这些也没有结果,反而会让她生气,以至于转移视线失去冷静,她管不了当初的宿雨做了什么,但是如今的局面一定要掌控在掌心才是。

想到此便抬头去看冥王,想看看冥王会不会给出一些和有价值的建议,抬头却看见冥王探究的看着她,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像极了上好的翡翠,每当他专注的看着她的时候,那墨绿色瞳孔中浅浅的倒影着她的身影,好像那个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王紫的心跳忽然跳漏了一拍,墨眸闪了闪移开了视线,装作不经意的看向窗外,实则心里却混乱一片,待冷静些后纳闷儿的问自己,为什么要躲开……

“因为这是他们想做的,所以你才要去做?”冥王的声音传进王紫的耳朵,王紫没有看到那双墨绿色的眼中有些若有所思。

“嗯。”王紫点头,很快意识到冥王说的他们指的是青龙几人。

“……我可以帮你找到寒巳。”冥王停顿了片刻,忽然说道。

“什么?”

王紫忽然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冥王,有点不敢相信她听到的,他说他能找到寒巳?在她以为这根本时间不可能的事情的时候,冥王说他能做到?她一点都不怀疑冥王所说的真实性,在她的意识中,好像冥王说得出口的,就一定做得到的。

“如果你想,我就帮你找。”

冥王看着王紫,一点都没在意王紫的惊讶,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仍旧默默的看着王紫,一如既往的淡然,但是这是在短短的谈话中王紫第二次听到冥王这么说了,如果是她想……

王紫找寒巳是因为青龙几人,冥王愿意找寒巳是因为王紫。

“你要怎么找?那是七道啊……”王紫愣愣的,为什么是因为她?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让王紫隐隐想到了什么,但是却下意识的没有往深了想……

“我自有办法……你想帮我的话,就跟冷殇把寒巳的魂线要来。”冥王说道。

“好。”王紫见冥王胸有成竹的样子,便也不再多问,只点头,心里已经在盘算要怎么跟冷殇开口了

又是半晌无言,冥王喝完了茶水便很自然的伸手过来,王紫了然的给他斟茶,等一壶茶水都快见底的时候,冥王才放下了茶杯,忽然问道:“这茶好喝吗?”

“额?我不懂品茶,但是这茶算好的。”

王紫不明白冥王怎么会一本正经的问这个,但是也据实说道,自从接触灵茶开始,她一直都没学会品茶,这许是真正风雅的人才能懂的,她也就只能尝出味道好坏而已,说道茶道,好像夏温竹最在行了,看他煮茶本身就是一件艺术。

相比起夏温竹行云流水堪称享受的煮茶,她饮茶虽说不上牛饮,但也叫她浪费了不少好茶……忽然想到夏温竹,王紫垂眸掩盖住担忧,夏温竹只留书一封便离开了,到现在她都没有夏温竹的下落,那个兄长一般温暖的男子,她无法不记挂……

“那就是不好喝,为什么还要喝?”

冥王则道,而他的话顿时也让王紫飘远的思绪收了回来,嘴角不由的露出些笑容,好笑的看着冥王,因为王紫忽然想到,冥王也是单线思维的人吧,不知道是懒得研究过程,还是压根没有听风赏月、描山绘雪的闲情逸致,不管这茶中是不是有故事,他只知道这茶不好喝。

要是让仙界那些人听了这话,听是要笑话甚至是鄙夷的,但是王紫听着却颇觉亲切,这一点冥王跟她很像,都品不到茶香,只是冥王比她还要抗拒一些。

“我想不到脱离了许多习惯之后,生活会变的如何单调,茶不好喝,但是我想要这个习惯。”

王紫很自然但解释道,第一次跟人提起这些,对于修炼之余偶尔的迷惘,漫长的时间总会考验人的耐性,当从前平凡人的习惯越来越少的时候,修炼就显的越来越孤独,有些习惯她刻意保持着,就像这茶,虽然不好喝,但总归是一种色彩。

冥王那双深沉的绿眸中倒映着王紫的身影,那一抹淡淡的的笑容一并映入他的心底,他想不到一个简简单单到笑容给他带去的影响,王紫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变化,却让他心里快速的滋长着某种他还不知道的东西。

习惯……

冥王转动着茶杯,下意识的去想自己的习惯,好像没有……

不过,自王紫闯入幽冥地狱的开始,自他那次从沉睡中醒来,便每每想到她,想她身在何处,想她做了什么,想她是否无恙,如果说他之前的生命里都是单调的话,王紫的出现算不算给他添加了一份色彩?想她、算不算是一个习惯?

一个新的习惯,却也是以后不变的习惯。

……

又过两日,青龙四人似乎总算清闲了些,也不总是往冷殇那里跑了,过了这么几天之后几人也冷静了许多,最起码给了几人缓冲和接受的时间,关于宿雨的事情,几人现在总算可以冷静的提起了。

“我想宿雨应该无法挣脱天极图的封印,我曾试过自己突破天极图一层的封印,但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敢说,就算是宿雨,也没有办法独自挣脱出来。”

青龙说道,这天几人正坐在院子里,落日的余晖披散在院内,晚间凉风习习,难得今天大家都聚在一起了,便说起了怎么处置宿雨的事情,只要宿雨现在没有能力威胁到王紫,他们便可真正放心。

“嗯,我同意,天极图本身的封印就很强大,进得去不见得能出来。”王紫接着青龙的话说道,这是肯定的,所以她并没有多少担心,也希望其他人别为此烦恼。

“我倒是希望他能快点出来……”

卫子谦说道,眼睛半垂,那双温润的眼中此刻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几人顿时了然,也是,谁会希望这个危险人物一直躲在天极图内,谁知道会不会想出什么恶劣的办法?如今也不知道宿雨是什么想法,这比直面宿雨棘手多了。

“不要想这个了,你们要相信我是一定不会有事的,不如现在想想怎么去除你们四人的力量封印吧,现在也没有必要压制了。”

王紫说道,当然指的是青龙、李战、卫子谦和慕千厷四人,当初宿雨将几人的灵魂和身体分开之时,也一并封印了四人的力量,虽然现在四人的本体和魂魄合二为一,但是宿雨的封印仍然在,要想全部解开,还需要费些功夫了。

“解开封印的事情并不难,那就在这里继续住些时日,我们修炼几日破开封印再走。”青龙说道,他们可以自己破开封印,现在确实没必要藏着噎着了。

“好。”王紫点头,这样最好不过了。

后来王紫将能找到寒巳的事情告诉了几人,但是并没有说是冥王去找,冥王没有告知她怎么找,她相信冥王,但是把这种一味的信任当作保证告诉几人似乎不太好,毕竟除了她之外,其他人跟冥王的接触几乎没有,对他的了解也少的可怜。

王紫只说是自己能召唤七道内的魂魄,也许在她战巫的等级提升之后能根据魂线召唤出寒巳的魂魄呢,虽然说了谎,但是为了事情能够顺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几人听了倒是不疑有他。

最起码知道寒巳的下落已经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了,几人很高兴,要是能通过召唤的方式让寒巳回归,那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得了几人的认可,王紫第二天便亲自去找冷殇,她要从冷殇手里拿寒巳的魂线,定然要亲自去的,走在路上王紫还在想着怎么跟冷殇开口,冷殇一定很在意寒巳的下落,现在他的希望也只有那一根魂线了,会不会愿意交给她还要两说阿……

“啧啧,难得阿,我以为你的那一帮男人来了之后你也顾不上别的了呢,怎么今天有心情出来逛了?”一个带笑的声音凭空响起,王紫脚步不停的继续走,并没有搭理那人的打算。

“怎么不理人?难道你也会跟我耍小脾气?我就奇怪了,明明你都知道误会我了,干嘛一副认定我是坏人的表情阿?这样我很冤的好吗?”

不用说这凭嘴的人就是梼杌无疑了,梼杌走在地面上,王紫走在高出地面一米多的走廊中,梼杌抬着头说道,明明是在他的地盘吧,可低声下气的为什么还是他?几天见不着人,心想王紫现在不至于还想杀了他解恨了吧,可现在见着了,王紫确实不会杀他了,但也没打算搭理他,好像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这感觉照样不怎么地阿,还不如看着她跟他怒目相对呢,那样子生动多了,也可爱多了。

走廊尽头,王紫一言不发多转了方向,并不想听到梼杌说话,之前的很多事情确实可以一笔勾销了,但是那几日被封印了静脉的时候,梼杌变着法子激怒她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也别以为她就不会记仇,不秋后算账已经是给他、也给冷殇面子了。

“如果你是找老大的话,走错方向了,这边才是。”梼杌闪身跳上了走廊,抱着双臂说道,眼看着王紫停下了脚步,很快返身回来,不自觉的笑了,待王紫走过来之后继续跟上王紫的步伐,边走边道:“如果是那些天冒犯了的话,你可以把我捆起来任你处置嘛,有什么气你尽管冲我撒好吧?”

“除了那天帮你沐浴我什么都没做,而且沐浴也只是很纯洁的沐浴,何必如此在意嘛,如果不解气,你可以给我沐浴,随便多少次都可以我不介意的。”

“我以为老大给我的会是什么好差事呢,早知道让你如此记恨,我就让红缨去做了。”

“所以我也算是奉命行事阿……”

梼杌在王紫身边说道,还殷勤的给王紫带路,可王紫愣是一句话没说,梼杌心里也有些挫败,当初封印了王紫的语言时她不能说话是被迫的,如今能说更能动,可也一句话不愿意跟他说。

直到来到冷殇的宫殿,梼杌停在外面没有进去,看着王紫消失在房内的身影皱紧了眉头,靠在红木墙柱上颇有些愁,难道是一开始见面的方式不对?这小丫头也太记仇了。

想到第一次见面时饕餮对王紫的维护,顿时觉得心里堵得慌,明明知道眼前的人不能真打只能逼,眼看着这丫头对他的恨意越来越深,直到现在,恨是不恨了,可也不给和平相处的机会。

“呵……”

梼杌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有些自嘲,笑自己被一个小丫头绕进去了,说来这事儿也跟饕餮脱不开干系,一个堂堂第四代饕餮却对一个小丫头那么上心,他还纳闷儿了好久,现在好了,不用好奇饕餮了,光想他自己就够了。

上古四大伸手皆倾心于一人,饕餮、穷奇也抱得美人归了,这是什么情况?那点儿他不愿意承认却真是存在的羡慕是怎么回事儿?他是不是也该告个假,万一找到能让自己这乱七八糟的心平稳下来的人呢。

梼杌站直了身体,转身向门内看了看,晃悠着离开了。

却说王紫进了冷殇的房间,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冷,正常人不会住这样的房间,冰冷的好像漫天飞雪的寒冬,要是有些白雪应景就更贴切了,王紫一路走进冷殇的寝宫深处,很快便见到了冷殇。

冷殇的房间……果真不同,入目皆是白色,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踩在上面都有种无处着力的感觉,那张大大的床上也铺着厚厚的狐裘织就的被子,那宛如活生生的白狐一样的皮毛,本也是十分稀有的灵兽,而且体型大的白狐更少,在冷殇这里却不少见。

而冷殇则是半靠在一旁的软榻上,身上还是批着那件白色狐裘披风,低着头时半边脸都隐在了那软毛微微摆动的狐裘之中,闭目养神的冷殇几乎入画,而在王紫出现在门口之后,冷殇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坐吧。”

冷殇抬头说道,这才露出那张清隽却略带忧郁的脸,那双冰晶一般的眼眸像极了阳光下的雪花,缤纷却脆弱,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再次见到冷殇王紫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意外这个世人口中无所不能的创世主为何是如此形象,与她想象中的样子相去甚远。

王紫眼眸一扫,只有软榻那里可以坐,便上前坐下,越靠近冷殇,那股冰冷的气息愈发浓厚,虽然有很多办法可以抗寒,但是此刻看到那厚厚的狐裘,忽然也觉得应景起来。

“冷的话披着。”冷殇忽然从身边取了一件狐裘制的小毯,递给王紫,王紫顿了顿,虽然不冷,但也接了过来,展开铺在了腿上,狐裘的毛发摸起来柔软适宜,很是舒服。

“找我何事?”冷殇这才问道。

“我想跟你要寒巳的魂线。”王紫直接说道,本来这件事情也委婉不了,这魂线就只此一根,只要是王紫开口就客气不了,索性直接说了。

“……你知道寒巳在那里?”冷殇顿了顿,低着头,眼神不知道落在何处,只是一瞬间王紫能感受到他气息到起伏,半晌抬眸,那双雪白的瞳孔看着她问道。

“他的魂魄在七道内。”王紫说道。

“你有办法让他出来?”冷殇问道,似乎寒巳在七道内这一消息并不意外,恐怕他之前也是有猜测的,况且以冷殇的学识,知道七道似乎也不意外了。

“战巫能召唤七道内的魂魄,我现在还做不到,但我会做到的。”王紫说道,尽量表达着她的认真。

“你拿着魂线就能找到寒巳吗?七道内的魂魄业满才能离开七道,你要召唤寒巳为你而战?”

冷殇紧接着问道,虽然他说到全部是实际存在到问题,也只是提出自己的质疑而以,但是王紫总有种他并不是很相信她的感觉,也是,这样的事情交给她确实有些冒险。

“我会找到他的,就算是为了青龙四人我也一定会做到的,我能接触七道,只要能将寒巳带出来,用什么办法重要吗?”王紫顿了顿,墨眸斟酌的看了看冷殇,她想知道冷殇能给她多少信任,口中冷静的说道。

“……你有几成把握。”

冷殇又问,其实王紫有一句话说对了,她能接触七道,这是事实,到现在为止,他也只知道王紫一人而已,他是创世主,但修炼的仍然是六道内的法术,要将手伸向七道,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这也是他早有猜测却一直不曾验证的原因。

“十成。”

王紫心中欣喜,冷殇这便是有同意的意思,随即说道,这不是她说大话,一来她相信冥王能够做到,二来她既然决定找寒巳,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所以找到的可能必须是十成。

冷殇却没有立刻回话,眼眸微垂,手一直放在狐裘披风之下,不知是在思考还是压根不同意。

等了半晌不见冷殇有反应,王紫看了看冷殇,确实,如果这个人是对于她很重要的一个人,而找到他的线索就只有那一根魂线,她也难以将信任交给一个并不是很熟食的人手中的。

却见双手掐诀,变换着法印,半晌,四指并拢带着无色的能量指向眉心,却见王紫眉心快速的浮动着法印,王紫的手很快收回,再看时,却见王紫眉心的能量渐渐散去,而她手中却多了一根银白色线条,很细,像是几缕头发丝拧在一起的感觉,可那不正是魂线嘛,是王紫的魂线!

“……这是我的魂线,可以暂时交于你保管,等我找到寒巳,再跟你讨回。”

王紫的身体僵了片刻,从灵魂中抽取一缕魂线虽然微不足道,但也毕竟是从灵魂中分离出来的,有瞬间的不舒服,待眩晕过去后,王紫将手递向冷殇,同时说道。

冷殇抬眸,那双雪白的瞳孔中有明显的意外,王紫的举动绝对出乎他的意料,他不是不相信王紫,只是不敢赌,找到寒巳的下落就只有这一缕魂线可以起到作用了,若是不小心让这抹魂线消散了,他也许再也无法找到寒巳了。

王紫只是在帮忙,她为的是想让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人安心,也是为了还他一个恩情,这些就算她不说他也猜得到,但是现在王紫竟然敢把自己的魂线交给他,魂线的作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要是他用这魂线做危害王紫的事情,那将是她防不胜防的,王紫为了让他相信竟然敢做这样的保证!这是真的把找寒巳当成了她自己的事情,他也似乎才明白王紫方才所说的十成是什么意思,她给自己的目标、便是一定要找到,不然也不会做这样的保证。

冷殇的手缓缓的从狐裘披风中伸出来,纤长的手指握上了那根细细的魂线,王紫墨眸闪过些放心,冷殇肯收下她的魂线是不是也代表着愿意交换寒巳的魂线了?

冷殇冰晶一般的瞳孔锁定着手中的魂线,另一手动了动,很快出现在冷殇手中的、那一抹黯淡无光的魂线,可不就是寒巳的吗?而冷殇再次抬眸时,只一言不发的将寒巳的魂线递给了王紫。

王紫赶紧接着,墨眸中露出些笑意,此时才终于放心,此行为的就是要寒巳的魂线,这便达到目的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