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二章 只要你想

冷殇也转过身,掩盖住一瞬间的不自然,本来是很严肃的一件事情,却硬生生的被几人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他事先做好了很坏的打算,在他想象中,让几人相信并且接受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事实证明,只要有王紫在,事情总会有出乎意料的发展。

“哎,这地方待不下去了,如今事情都清楚了,老大我是不是也可以告个假了?大千世界,我也得找找愿意给我侍寝人在哪儿啊。”

红缨笑着站起来说道,听她这么一说,其他人笑意更加明显,王紫却是才有些不自然,白皙的脸颊飘红,伸手推开了慕千厷的头,眼神警告的看着他,早知道这厮这样她就不浪费感情了。

慕千厷却低低的笑,顺手抓过王紫的手放在唇边重重的落下一吻,惹的王紫面上更红,眼眶中也带着些羞意,慕千厷放手,满眼欣赏的看着王紫,不敢继续调戏王紫了,他知道王紫总是这样,情急之时才说说出平时不会说的话,今天这一出实属意外,意外的收获。

心中是真的感动,他无法跟王紫你侬我侬的诉说他感动,他更希望用他一贯的方式让王紫放心,面上笑着,心中却缓缓的流过暖流,他想,他是真的爱王紫,爱到快不知道怎么表达了,爱到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跪着捧在王紫面前。

这些,小紫紫,你知道吗……

“去吧。”

那边冷殇看了看红缨,准许的说道,红缨回头又看了看王紫一行人,摇了摇头,算了,这就走吧,随即转身出门,一出门就化作一只巨大的火凤凰飞向空中,其实红缨这些人围着王紫转了很久了,只是王紫他们都不知道而已,当初的三个创世主就只剩下了冷殇一人,为了阻止宿雨再次出现联合影族作出更多无法挽回的事情,他们真的准备了很久。

“诶外面有什么好的?都是些贪生怕死的撮鸟,你白费什么劲儿啊?”红缨刚走,追风不自在的动了动,还是忍不住起来朝渐行渐远的红缨喊道。

“哼,还没找的怎么知道。”红缨的话传呼来,说完速度更快的飞走了。

“老大我也告假,红缨路痴我就牺牲我的个人时间去看着她吧……”追风见红缨一溜烟儿没影了,顿时有些着急,转身急急的跟冷殇说道,也不等冷殇同意就身形一闪飞入空中,化作一只四翼鲲鹏疾驰追去。

冷殇抬眸望了望天,见一抹褐色和火红色渐渐纠缠在一起,一点点远去,本是一对比翼鸟,却偏做了活冤家,那双冰晶一般的眼眸中划过浅浅的笑意,忽然心中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三千万年,如此久远的时间,还是过去了。

宿雨的结局已经不是他能摆布得了了,寒巳下落不明,他将这些真相带到了现在,只是,宿雨将影族放入六界,这个巨额的账单,恐怕要王紫来付了。

“这是我的地方,你们可以在这里住下,再商量之后的事情。”冷殇转过身来说道,接下来的没他什么事情了。

“冷殇,寒巳一直都没有消息吗?”青龙问道。

“没有。”冷殇摇头,这一点也是他很记挂的,毕竟寒巳当初是一并为他挡下了宿雨的九重纵云掌,如果说他还有什么牵挂的,就是还没有找到寒巳了。

“我们在这里打扰几日,商定了接下来的行程便离开。”

王紫站起身说道,本来是被掳来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大的转变,她想他们现在都需要整理一下,主要是青龙四人,虽然四人不想让她担心,但是心里肯定有想弄清楚的,他们跟冷殇是旧识,没有了之前的误会,也许他们还有更多想问的,暂时待在这里最好不过。

冷殇只点了点头,一副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的样子,又对梼杌说道:“你去安排。”

“嗯。”梼杌点头,看了半天戏,听到冷殇的分赴才站起身来,走到王紫几人面前做这个请手势。

“冷殇……谢了。”

出门时,青龙落在最后,看着冷殇,想不到会是冷殇跨越三千万年将真相告知了他们,想到以前的种种,总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宿雨的事情压在心里,但冷殇暗中帮了王紫许多,这也足够他感激在心了。

冷殇轻轻笑了笑,那张略显苍白的唇弯起,那略带忧郁的面上也平添几分明朗,什么都没说也转身走了,这声谢谢他收下了,但也不需要说什么了,青龙的谢谢是为了王紫,为了他将宿雨的欺骗揭穿,可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件开心的事。

他的世界仍然不变,只是少了两个把酒言欢的兄弟,说起来,即便是三千万年,有些疼痛也无法真正化开。

“宿雨真的做的出来……”看着那冷殇渐渐走远,那长长的狐裘披风留掠过走廊,冰冷的空气追逐着冷殇而去,那背影、莫名的孤寂,卫子谦驻足,眼神复杂的说道。

“他已经做了。”青龙回头,苦笑一声,拍了拍卫子谦的肩膀。

梼杌一直把王紫几人带到了一个四合院内,十几个房间,众人也不必分开了,门口人看着,进去院子时,却见有人已经在了,院内有一个不大的花圃,花圃旁边一颗形状颇为好看的树,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树上结着白色小花,在一枝较粗的树枝上倒吊着一个秋千。

秋千不远处是一张石桌,还有几个石凳,王紫看去,却见邪彤很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沃尔夫叉着腰站在她身边,面上的表情有些扭曲,一副被气急了的样子,而西诀正背靠着那棵大树站着,双手抱臂,微微低头,碎发遮住了眼睛,存在感总是很低。

南阙更惬意,坐在秋千上轻轻的摇着,换回了他那身粉红色衣服,秋千晃动间那白花花的大长腿也若隐若现,墨发摇曳,桃花眼含笑,正看着沃尔夫和邪彤斗嘴,这会儿见王紫几人进门,眼眸一转看了过来,脸上扬起大大的笑,从秋千上下来。

“诶我说你怎么会不记得我是谁,我们明明见过的!”

沃尔夫吸了口气说道,看上去一副憋气的样子,沃尔夫一向潇洒自在,除了听从九幽的命令东奔西跑,其余情况下都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人,典型的冈格罗族族人,宁愿跟丛林打交道也不愿跟人打交道,很少主动接近人类,沃尔夫跟着九幽是他服九幽,对王紫尊敬是也是因为因为九幽,而对别人,第一次这么主动还这么吃瘪的人、就只有邪彤一人了。

“不好意思,我见过的人太多,可我只记得美人,你的脸可能真的不足以在我这里留下印象。”邪彤懒懒的说道,晃着腿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你的审美真的正常吗,本公子这么帅,你应该过目不忘才是……哼,也是,像你这种一眼看上去都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审美正常就怪了。”

沃尔夫被气笑了,他第一次主动搭理人竟然还被彻彻底底的无视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沃尔夫现在气的肝儿疼,但是人家只是不记得你,再说人还是女人,他虽不是绅士但也不会动手打女人啊,可这女人的态度真是让人想动手啊。

可事实上他只是想想,邪彤却是真的动手了,在沃尔夫的话音刚落,邪彤一踢腿,直接朝着沃尔夫面门踢去,沃尔夫下巴一收,身体后仰,同时快速的出手抓住了邪彤的脚踝,忽然就笑的痞痞的,感邪彤的怒气让他感觉终于扳回一城啊。

“怎么,不能因为我说了实话你就恼羞成怒吧。”沃尔夫笑道。

“呵呵,只是试试你的身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邪彤却是一笑,不见恼怒的神色,那张不甚出彩的面上也因为这笑容变得异常魅惑起来,说的轻松,可动起手来一招比依照狠。

“王上……”南阙已经走了过来,笑着唤了一声,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王紫,此时人多也不便多问,只是这么多天不见王紫,真的很想她啊。

“他俩……”

王紫看着越打越认真的沃尔夫和邪彤两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忽然想到什么一样去看冥王,冥王治下一向很无情,邪彤这样跟沃尔夫大打出手冥王不会不高兴吧?

不看还好,一转头却发现冥王的眼神就停在她身上,那视线很轻,轻的让她感觉不到,可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的确锁定着她,那双眼睛像极了上好的翡翠,就那么看着她,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或者是什么都没想。

一时间王紫的话有些堵,因为冥王这让她怪异的注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反应面对他了。

“我不管。”却是冥王说话了,因为王紫的提醒而抬头看了一眼打的越来越急的两人,又对王紫说道,无关幽冥地狱和邪君身份的事情,他都不会管。

“唔。”王紫一愣,然后点头,冥王这是在表达他的态度啊,也就是说邪彤的事情他不会管,忽然也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

“吵很久了,现在才打起来,估计酝酿半天了。”南阙笑着说道。

……

王紫几人住了下来,冷殇给他们绝对的自由,这片位面大的很,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很少,大多数都是灵兽,而且都是冷殇的手下,这个位面是当初大战之后冷殇找到的一处地方,重新在这里建了他的王国,而这个位面也被叫做了景天大陆。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见到冷殇,似乎也没什么必要的理由去见,她给了青龙四人足够的空间,青龙四人倒是总去找冷殇,冥王出乎她意料的也留了下来,这是真的让王紫很意外,冥王似乎不习惯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也不会跟什么人说话,留下也只是待在他的房间……睡觉。

唯一会动的时候就是挑王紫身边没人的时候忽然出现,然后也并不多话,最多就是帮王紫解决一些修炼上的或者是六界内不为常人所知的问题,好像只要王紫问的出来,他就回答的上来一样。

见冥王总是困顿的样子,王紫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了跟冥王的相处方式,但是总感觉他还是会跟外界格格不入,好像他那远离尘世的十九层地狱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一样,每当这样想的时候王紫都有些觉得对不起冥王,也许他就是因为有了她这个朋友才留下来,她却总想着让他回去,因此也从未问起过为什么冥王不回去。

其实冥王才是跟所有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的人,他完全可以转身走人,可他却没有走,冥王的身份拿出来在哪里都是了不得的,但是好像在这里他只是以王紫朋友的身份出现,并没有张扬,也是借着王紫留了下来,冷殇不过问,全当是交由王紫处理了。

冥王留下了,邪彤自然也没走,王紫倒是乐意邪彤留下,虽然邪彤三天两头会用各种奇思妙想荼毒她的思想,但也不妨碍王紫对邪彤的喜欢,只是沃尔夫明显成了巨大的电灯泡,嘴上喊着见都不想见到邪彤,事实上每天就差睡觉都守着邪彤了,当然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并不友好,上一秒还在冷战,下一秒就动手了。

短短几天的时间,两人愣是在冷殇的宫闱里开展了不下数十次的非正式切磋比武,巡逻的护卫已经习以为常了,到现在都能够淡定的开设赌局买输赢了。

“上次赢的是我,你以为我很想跟你动手吗?一个女人,整天非要跟个男人一样喊打喊杀,你这样我很难把你当作一个女人看待。”

院子里传来沃尔夫挑衅的声音,王紫摇了摇头,放下了毛笔,看了看刚才画好的阵图,卷起来放入了一旁的画架上。

“你的阵法进步了很多。”

王紫刚刚绕出桌子就听到冥王低沉的声音,并没有意外,应该说是习惯了,习惯了冥王的神出鬼没,走进里屋就看到冥王惬意的躺在她的床上。

“我最近一直在温习以前的练阵法。”

王紫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倒了杯茶,自从拿到紫极阵之后她一直在温习阵法,希望能靠以前到知识在阵法上有所突破,从而尽快打开紫极阵,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更好大主意了。

阵法的奥义就在于变,越是熟悉阵法的变化在阵法上的优势就越大,她也能感觉到她的进步,只是冥王好像没见过几次她演阵吧,竟然也会注意到她的进步。

“你可以让我帮你。”冥王又道。

“阵法吗?”

王紫喝了口茶,抬头去看冥王,见冥王闭目养神,有点好奇他从来眼睛都懒得睁开,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自从冥王留下后,硬生生的给她增加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睡在床上或者修炼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的。

要是沾上一点脏或者别的味道,冥王不会说什么,但是会一言不发的把她的整套床品都换掉,第一次这样的时候被九幽看到她换了床单,颇为怪异的看了她好久,以至于后来她已经自觉的让那张床保持干净的就差blingbling闪的状态了,只要冥王在,那张床就是他的,椅子才是她的归宿。

“嗯。”冥王淡淡的回应。

“那当然好!”王紫回神,马上说道,有人陪她演阵当然比她自己布阵自己拆解灵活了许多,况且这个人还是熟知阵法的冥王,当然不能更好!

“为什么、你不主动问我?”冥王却忽然转过头来,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睁开,静静的看着王紫,这个问题他想很久了。

“额?因为、因为觉得你可能没时间啊。”

王紫一愣,当着被问住了,冥王这么问,其实她也在自问,为什么?其实她是想过的,但是刚有想法的时候就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掐灭了,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回答了,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手自己都有些尴尬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没有时间……这样的回答她是怎么想到的,冥王分明闲的就只剩下时间了……

“有。”冥王墨绿色的眼睛在王紫身上停了半晌,才丢出一个字,他想说只要是她的事情,他都有时间,只是没有说出口。

“如果有有一天邪彤想离开幽冥地狱,你会不会让她离开?”

王紫从窗户看出去,看到沃尔夫和邪彤给吵吵闹闹,但并没有真的讨厌对方,王紫知道邪彤是一个心底很冷的人,外界的温度很难到达她的心里,这些天王紫也能看出沃尔夫是喜欢邪彤,但是沃尔夫要是没有足够的耐心,也只会是失望而归。

邪彤是她的朋友,她希望邪彤过她想要的生活,她不知道是不是幽冥地狱让邪彤变成如今这样冷情,但她想,如果邪彤哪天想离开幽冥地狱,冥王能让她离开。

“为了那个男人?”冥王却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沃尔夫。

“不一定,也许她会遇到一个很喜欢的人,也很喜欢她的人,为此她也许会选择离开幽冥地狱。”王紫说道。

“会吗?”

冥王说道,在王紫忽然闯入幽冥地狱之前,他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属下,一切都是公事公办,幽冥地狱的使君不会有私情,不是他不许,是他们不会,邪彤能将王紫放在心里已经是意外,要遇到一个让她愿意离开幽冥地狱的人,他并不认为有这个人。

“也许会的。”王紫想了想,肯定的点头,感情的事情是说的准呢。

“如果你也想,我就放她走。”冥王收回视线,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给予了承诺,只要是她希望的,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王紫一顿,她说的是邪彤,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冥王的重点是不是跑偏了?心中坏过一丝怪异,有些僵硬的说道,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一个魂魄,没有转世,也没有在六界内,更没有死,他会去哪里?”半晌,两人之间静默,又是王紫打破了沉默,转着茶杯问道,这里就只有她和冥王,这话也当然是问冥王的。

“你在想寒巳。”冥王直接点明了道。

“嗯,寒巳既然还活着,他不应该不出现啊。”王紫说道,冷殇想找寒巳,青龙四人更想,她闲暇时也想过,有些思绪,却不敢肯定……

“你该知道的。”

冥王却道,那淡淡的一如既往的语调,就好像一个跟所有的事情都置身事外的局外人,却明了局内的任何事,不急不躁,不管对于别人多么重要的消息在他这里都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王紫惊讶的抬头去看冥王,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吗?

“七道。”仿佛是在肯定她的猜想,随后冥王便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