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一章 跟过去做个了断

“九重……纵云掌……”

冷殇的话成成功的将几人都定在了原地,王紫隐隐觉得有些之前想不通的实情也有些明朗起来,只是思绪太多一时无法整理清楚,口中无意识的呢喃道,九重纵云掌,不就是她刚刚学会的掌法吗?

青龙脚步不稳的后退移步,眼神看着冷殇,却有种无法面对的感觉,冷殇的话直接而无情,推翻了他一直以来的认知,青龙不傻,反而很聪明,已经不需要冷殇说的再清楚了,宿雨所做的一切,只需要冷殇一个开头,他就已经能想到全部了,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卫子谦也有些颓然,独自思腹片刻后,忽然转头看向了王紫,那双温润的眼中此时满是复杂,有不可置信,有失望,也有藏都藏不住的自责。

李战握紧了双拳,看得出他内心的不平静,美心火红的线条有些浮动,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

慕千厷嘴角勾笑,妖冶之余却更多的是冷然,还有嘲讽,三千万年,这时间可真够久的,他们就这样被糊弄了三千万年,如果按照宿雨的计划一部不错的进展下去,他们不敢想象后果将是如何的可怕,关乎王紫的一切,此时都无法忍受起来,就如冷殇所说的,宿雨算尽天机,三千万年不输的布局,可被继承的人是王紫、注定是变数的王紫。

王紫本来还在思考自己的,却忽然感受到几爽复杂难辨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但不可错认的是那些视线中的自责和隐隐的害怕,王紫心中一惊,顿时也顾不得自己的想法了。

“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没有伤害过我,我还是好好的啊,命中注定我们会遇见,会相爱,不是宿雨安排的,你们不要那样想。”

王紫有些着急的说道,去看卫子谦,还有慕千厷、李战、青龙,说真的她很害怕看到几人这样,那样沉痛的眼神,好像因为冷殇的一番话瞬间否定了自己,认为自己以往做的一切都实在亲手编制一张带着倒刺的渔网,若是按照宿雨的计划下去,她就一定会被伤的体肤完肤一样。

一时间安慰都有些安慰不过来,因为他们好像根本听不进去,认准了自己是鲜血伤害她一样,王紫能理解几人现在的心情,他们对她对爱那么深沉,此生最怕都恐怕就是王紫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当得知自己一直在以爱为名做着伤害王紫的事情时,那种情愿将自己千刀万剐都不想要这种结果的心情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几人之间的气氛变成这样,冷殇那边旁观的人本来是抱着看戏的心情,但也被几人之间沉痛的感情所感染,他们也在等着真相揭开的这一天,摘去一直以来大反派的帽子,可到底是没有想到,四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上古四大神兽,竟然会因为险些铸成大错而如此悲恸。

再加上王紫不避旁人的安慰,看得出她的着急,看她的样子,旁人不由得想,若是青龙几人真的无意间将事情推向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就算王紫真的丧命在宿雨的安排之下,王紫也不会舍得怪罪青龙四人。

王紫的着急,青龙四人的悲伤,看在旁人眼里也忽然不是滋味起来,这就是爱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最牵挂的永远是对方。

在王紫说出那一番话后,冥王忽然抬眸看了看王紫,墨绿色的瞳孔浅浅的波动着,像是他的心湖一般,因为某个特殊的字眼而泛起浅浅的波纹。

九幽红眸暗了暗,隐隐露出些阴冷,他现在更关心的是,他的小公主竟然从很久很久以前就被宿雨摆了一道,还好小公主没事,要不然想到那天她忽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九幽深深的沉沉的呼出一口气,他一定会疯的,没有了小公主,他想不到他会作出什么事情,他想不到他还有没有多活一秒的耐心……

穷奇也笑的很危险,想到他的主人竟然一直在为了帮宿雨报仇而准备了那么多就无法平静,穷奇这漫长的一生就只有他算计别人,没有别人算计他的时候,现在倒好,他放在心上的宝贝被人惦记了这么久,这感觉真是糟糕极了,什么宿雨、什么创世主,要是他现在敢出现,他一定让他这一次死的干干净净的。

卫子楚听的有些云里雾里,几人似乎都洞悉了什么机密一样,可是他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啊,他只知道宿雨一定干了坏事,却想不到更多的,只是见王紫和卫子谦几人气氛不好的样子,也暗暗担心。

“你们不要这样,我不许你们自责,这样也挺好的啊,你们再也不用自责当年宿雨舍身救你们,再也不用担心无法回报他,再也不用背着那些包袱了,宿雨策划了这一切,但是最终是为我做了嫁衣,赔给我夫君又折了那么多宝贝,现在我们应该高兴才是啊!”

王紫皱眉,伸手去握卫子谦的手,另一手握着李战的手,她从来不曾如此不加顾忌的表达自己的爱意,更何况现在还有许外人在场,但是此时她完全顾不了那么多了,竟然去开起了玩笑,只是没有人有那个心情笑就是了。

“小紫,你可知道,我那么爱你,却险些……杀了你,我用尽了心思想保护你,却不知道宿雨本来就是派我来杀你的,小紫,我……”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宿雨!

卫子谦的手无力的放在王紫的手中,会想起以往走过的路,现在竟有种步步惊心的感觉,后怕的感觉一股脑的向他涌来,他根本无法预料宿雨会在哪个环节下手,可他能肯定的是,一旦宿雨下手了,即便他有回天之术也没有救回王紫的可能。

卫子谦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尤其是在刚刚知道真相的时候,想到他对宿雨的信任,对王紫无心中对伤害,双重的打击让他一时间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有如此想法的又何止卫子谦一人,青龙、慕千厷、李战皆是如此。

“冷殇,你知道宿雨在哪里。”

见四人什么都听不进去都样子,王紫更加着急,这时却听李战低沉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压抑了什么情绪,但是也许,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当面质问宿雨,或者彻底摧毁宿雨的计划,让他再也威胁不到王紫,即便是因此大打出手,他也在所不惜……

李战抬头,随是在问,但是语气肯定,似乎肯定冷殇就一定会知道宿雨的下落一样,鹰眸中的坚毅和果决让冷殇侧目,不愧是白虎,为了维护认定的东西,什么时候都是最果敢的人,分析问题一针见血,这是他早在三千万年前就知道的。

冷殇看了看李战,随后眼神转向了王紫的左手,几人随着冷殇的视线看去,李战的鹰眸一眯,从王紫手中抽出手,放在了王紫左手腕内侧的火焰印记上。

“小紫,这个能拿下来吗?”李战抚摸着那个火焰形的印记,开口问道。低沉的声音带着些忐忑,似乎很担心王紫的回答是否定的。

“可以。”

王紫立刻点头,不疑有他,右手覆盖在那个火焰形的印记上,几秒钟之后,一个火红色的护腕出现在王紫手中,王紫摘下来放在李战手上,一点都没顾忌现在赤灵对她的重要性也是不可估量的。

而在拿到那个赤灵之后,几人都有些明显的松了口气的样子。

“宿雨现在无法控制小紫紫,转机应该是混沌石吧。”目前红凤眸划过凛冽,低低的声音说道。

“是……”冷殇转身面对几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当初赤灵的诞生是我是亲眼看到的,宿雨将混沌石和天灵空间捆绑在一起,起初我只当是让两者相互给彼此上了一个保险,却没想到宿雨真正的深意在于、为将来做打算。

混沌石能保魂魄不死不灭,但是没有火精的混沌石也并非完美,若是宿雨遭遇不测,混沌石并不能让他复活,最多能将他的魂魄收容不散,宿雨让天灵空间跟混沌石结成捆绑,两样宝物必须同时聚齐才能唤醒,这也是以防混沌石和天灵空间落入他人之手。

但混沌石和天灵空间本质上还是处于宿雨的操控之下,王紫一点点唤醒混沌石和天灵空间的力量,王紫自己的力量也在快速的提升着,相应的,宿雨也在渐渐被唤醒。

宿雨等的就是这一天,他的灵魂完全苏醒,王紫的力量达到巅峰,宿雨就可以通过混沌石和天灵空间对王紫的控制,拿回他的东西,一并将王紫的力量拿走,说白了,他就是在培养一个炉鼎。”

冷殇的话让几人情绪更加紧绷,虽然几人都想到了大概,但是被冷殇如此直接的说出来还是有种沉痛的打击,宿雨要的是一个帮他复活的炉鼎,而他们就是温养这个炉鼎的人!一旦宿雨拿走了王紫的一切,那王紫就真的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了!

“我只想知道,宿雨现在在哪里。”

九幽的声音几乎夹杂着血腥味,想到放着一个定时炸弹在王紫身边,而他们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心中好像忽然放了一根心尖刺,如果不现在拔出来,他是不可能放心的,宿雨、他怎么能容忍一个人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和伤害他的小公主。

“混沌石现在已经融合了火精血,以至于混沌石和天灵空间的分离,宿雨的打算应该也落空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一定还在某样东西中封印着。”

冷殇说到,并经一般的雪白眸色看向王紫,似乎是将这个问题交给了王紫,这一番话都是他的猜测,最清楚的人应该是王紫才对。

“让我想想……你是怎么知道宿雨还活着的?”

见众人略带急切的视线都停在了她的身上,王紫眉心微动,虽然条件反射动想到了天际图内那个青色的人影,但是却也立刻想到这个还不能说,天际图的打开并不由她控制,所以即便是确定那里面封印的魂魄的确是宿雨,她也做不了什么,反而会让几人更加担心,想不出该怎么说,她又无法说慌,灵机一动,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宿雨当初是在九重纵云掌的第九掌被寒巳拦下,两人同归于尽,我用法术封印了两人各自的一缕魂线,宿雨的魂线在不久前渐渐出现了光泽,是复苏之象,可惜、寒巳的魂线至今仍然没有动静。”

冷殇说道,一手从那厚厚的狐裘披风中钻了出来,手掌平摊,却见那几乎泛着柔光的手掌之上出现两根麻绳一样的线,魂线是抽取了一个人魂魄中的一丝细小的气息,再用高级的法术封印起来,魂线可以感应一个人魂魄的生死,不管是轮回还是再生,只要是魂魄不散,魂线都会跟着作出反应。

冷殇手中属于宿雨的魂线隐隐泛着微弱的光,而寒巳的魂线却暗淡无光。

“小紫你再想想,赤灵中有没有可疑的封印?”

卫子谦从冷殇的手上收回视线,不放心的又问,如今知道了宿雨可能还在王紫身边的什么地方藏着,一天不把宿雨逼出来他就一天无法安心。

“小公主,你说实话。”

在王紫想着要怎么说的时候,九幽那双深沉的红眸忽然锁定了王紫,低低的说道,带着些不高兴,似乎知道王紫隐瞒什么一样,那洞悉的眼神紧紧盯着王紫,好像王紫随便一点心理活动都逃不过他的视线一样。

“我……我怀疑他被封印在天极图内,青龙当时的魂魄就是被封印在天极图第一层的,后来一直是一个人教我天极图的招式,但我一直以为那是天极图的招式自行演变的,直到、前几天学九重纵云掌的时候,那人询问我是不是要学,我才怀疑、他也是被封印进去的、外来的魂魄。”

王紫眼眸闪了闪,放弃一般老老实实的说道,九幽分明知道她是在说谎,若是平时也就罢了,他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现在,他是一定要找出宿雨的,而王紫语气的一个停顿都可能让九幽看出端倪,只好将自己的猜测说出。

“宿雨也在天极图内?”

青龙惊讶的说道,如果是天极图,那就有些棘手了,天极图的玄妙不是一般人能参透的,现在又只有王紫能够接触天极图,说白了就是,他们什么都帮不上,只能干瞪眼,还是着急。

“很有可能,天极图能传承至今,它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将魂魄封印进去不无可能,我对天极图了解不多,但也跟宿雨拆解过招式,每个人对出招时都有自己一些特定的习惯,而那日我见你用九重纵云掌……许多细节与宿雨不谋而合,这只能说明,你的招式压根就时宿雨传授于你的……”

冷殇看向王紫,竟是说道,这么说那天王紫跟影族的圣子过招时冷殇就已经出现在佛顶山了,而且早就已经开始怀疑了,直到听到王紫说出她的猜想,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无疑是肯定了王紫的猜测。

“能解除跟天极图之间的血契吗?”九幽沉声问道,如果不能马上揪出宿雨,也要让王紫远离他。

“不能,但是天极图如今是我的东西,宿雨只是被封印在里面的,他无法通过天极图对我做什么,反而,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有能力释放出宿雨。”

王紫摇头,却很快说道,如今天极图与她算是有主仆关系,天极图不能做出弑主的事情,至于在天极图内一定会遇到宿雨……天极图的规矩是学会了招式就可以出来,宿雨必然要按照天极图的规矩来,她不信她有学不会的招式。

再者,若是宿雨真的想重获新生,就不能对她做什么,否则就是拒绝了唯一一个可能释放他的人。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青龙有些沉重的说道,说到底还是要让王紫一个人去面的吗?他现在说不清对宿雨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利用了他们之间的信任,让那么多危险环伺在王紫周围,即便宿雨没有料到继承他一切的王紫会是他们挚爱的女子,也不能原谅,此时心中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变成了焦虑,可什么都不能做的困境又让他倍感挫败。

“青龙、子谦、李战、千厷,我再说一遍,这些跟你们没关系,宿雨也没作出无法挽回的事情,也许他在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会让你们仇恨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收手了,天极图第二层的宿雨的魂魄就已经复苏了,但是一直等到今天他都什么都没做。

我不怕他做什么,毕竟是他让我走上修炼的路,让我遇见你们,即便他的目的不纯,甚至是险恶,但我遇见了你们,现在他也伤害不了我,这就够了,我们还可以想很多办法。

有朝一日宿雨站在你们面前,你们可以质问可以大打出手,但是唯独不可以现在内疚自责,宿雨把他的一切都拱手送给我了,他拿不回去了,如果说我以前觉得拿了别人的东西受之有愧,现在却拿的心安理得。

因为你们,你们现在也是我的了,跟宿雨没关系了,跟过去做个了断吧,不要这个样子,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王紫心中有些疼,为青龙四人而疼,她理解被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样的感受,他们可以低靡,但绝对不可以自我否定,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她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几个人的不离不弃,这一点她从来没有动摇过,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之一,她多希望他们也能够明白……

青龙四人皆是一愣,王紫的话重重的落在心底,深深的扎根,慢慢开出一片繁花似锦,带着王紫的担心和爱意一并传达到他们心里,掷地有声的告诉他们,她只要有他们、就够了!

“小紫……”

卫子谦低低的唤道,干涩的眼中划过一抹湿润,被他眨了眨眼不着痕迹的掩去了,王紫一定要让他尝尽世上所有的感动吗,此时前所未有的安心,眼前的女子,就是他今生认定的人,他的主人,他的女人。

“小紫紫,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我们表白,千厷心中激动,无以为报,就今晚侍寝如何?”

慕千厷上半身前倾,靠近王紫耳边,用悄悄话的声音说道,王紫本来听的很认真,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句,脸一黑,顿时感觉方才的担心都白费了,浪费了她那么多脑细胞,慕千厷这厮根本没往正事上想。

“咳咳……”

“咳咳咳……”

慕千厷虽是在说悄悄话,但是在坐的人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听的清清楚楚,这点声音算什么,本来也在感动于王紫的对四人说的话,各自对王紫的认识都有很大都改观,却冷不丁的听到了慕千厷这么破坏气氛的话,顿时此起彼伏的咳嗽起来,搅乱了一屋子沉闷的气氛。

------题外话------

推末栗文《重生之最强法医》悬疑复仇文,男强女强1vs1,男主绝宠女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