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章 创世之祸

冷殇的忽然出现让王紫很是意外,好像他也早就预知到一样,对于冥王和九幽出现在他的地盘也没有意外,此时,几人移步到了另一处大殿,殿内只有冷殇的几个亲信,王紫也算是见过了,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见过几人。

王紫来了这里十天,如今才算是第一次见到冷殇,却见冷殇一袭银袍加身,包裹着健硕的身体,外面还披着一件雪白的狐裘,长长的落在冷殇身后,柔软的雪白毛发在他的脸庞轻轻浮动,手中握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但是似乎在他异常低的体温下,那茶也渐渐冷却下来,冷殇只垂眸看着手中的茶,等完全没有温度了,才放在桌子上。

全身上下就只有脸和手露在外面,王紫的眼神随着冷殇的动作而动,看着那几乎泛着柔光的手指和肌肤,甚至是有些吃惊的,冷殇是修炼之人,更是修为深不可测之人,可是那有些怪异的身体着实让她想不通。

当真像是一个冰人,不管周围四季如何,他的周围好像永远都是漫天飞雪的冬日,没有听过冷殇还有如此独特的体质阿……

更让王紫无法回神的是,方才短暂的视线交错,那双冰晶一样的眼眸,透明的、纯净的白,却也跟眼白明显的区分开来,像是一对完美的超现实艺术品,而不是一双长在人身上的眼睛。

而那双眼睛中略带忧郁的神色,更让王紫意外,似乎在她的想象中,一直把冷殇想象成一个冷傲狂妄、杀气森森的人,可现实却让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王紫看了看冥王,见冥王只缓缓的转动着他手上的墨绿色戒指,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视作无物,王紫不由得想,也许冥王宁愿在自己那十九层地狱沉睡,也不愿意跟这么多人待在一起吧。

又看了看九幽,而九幽在王紫看过去的时候就似有察觉的抬眸,给了王紫一个笑容,王紫墨眸中的深色也有些化开,带着淡淡的笑意。

几人心照不宣的等着还未到的人,都没有先开口说话,直到外面都脚步声响起,王紫看去,却是大步进来的梼杌。

“老大……他们来了。”

梼杌径直走到殿前,对冷殇说道,冷殇轻轻点头,慢条斯理的样子,梼杌也退在另一边,跟红缨几人坐在一处,而梼杌很快看向王紫,扬眉轻笑,似乎在跟王紫打招呼,但很表情遗憾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在遗憾什么。

王紫冷冷的移开了视线,梼杌的账她迟早会算的,已经看了很多天那张脸,现在绝对不想再多看一眼,梼杌却是一愣,摸了摸下巴,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但是真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有些堵得慌。

没有过多久,再一次感受到人来时,王紫立刻看去,果然,这一次来的人是穷奇几人,穷奇、青龙、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李战六人都到了,六人齐齐看向王紫,除了奔波几天对王紫的担心之外,并无异样,看来他们进来的很顺利,确实是冷殇设下全套引几人到来的。

“我的主人,你没事吧?”穷奇走到王紫面前说道,这样三天两头的担惊受怕,本该习惯的,可他的心脏一点都没有因此强悍起来,总是控制不住都担心。

“没事,我没事。”王紫说道,见几人都是松口气的样子,反而有些担心的看向青龙几人,这里是冷殇的地盘,他们再一次面对冷上,心情应该不会好吧。

“冷殇你这是何意?抓小紫引我们前来,你应该知道小紫是我们的底线,而你碰到我们的底线了。”

卫子谦上下看了看王紫,见王紫安然无恙,放心的同时却止不住怒意升腾,转身面对冷殇说道,那温润的脸上多了几分寒霜,每间墨绿色的线条隐隐浮动,让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的摄人,那纤尘不染的白衣此时衬托着本来优雅的卫子谦此时多了几分无情。

不怪卫子谦如此生气,冷殇先是和宿雨之间有莫大的仇恨,后是屡次为难于王紫,他们一直在忍,想等着王紫有足够的能力自保的时候再出手,可是在风平浪静之时冷殇却出其不意的掳走了王紫,让他如何能再忍?

在得知王紫是被冷殇带走后,卫子谦心中一直在担心,比任何时候都担心,冷殇忽然的一招釜底抽薪,如果他真的敢对王紫做什么的话,那将是对他们对彻底对打击,像卫子谦说的,王紫是他们几人的底线,他以为冷殇会遵守游戏规则光明正大的来,却千防万防都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三千万年,莫非真的能让一个人变的如此龌龊。”

青龙也道,对于青龙、卫子谦、慕千厷、李战来说,面对冷殇也许本就无法冷静,毕竟他曾是一手摧毁宿雨的其中一人,再加上王紫如今这一出,他们更加没有理由淡然处之了。

慕千厷勾唇冷笑,李战的气息也有不善,时隔三千万年,今天终于再次见面,过程的坎坷只有青龙四人自己知道,他们心疼王紫为此一直所做的准备,心疼她在鲜血和教训中成长,心疼她将跟他们并肩面对的一切,如今再不能拖下去,便是做个了断的时候。

大殿之内的气氛一时间变的凝固,冷风更甚,王紫坐直了身体,她了解卫子谦四人因为对她的担心而演变成了对冷殇更多的怨恨,虽然知道冷殇今天别有安排,并非是想动手,但是她也没有劝阻卫子谦四人。

他们之间的恩怨迟早要解决的,她并没有抱着会和解的想法,不然她之前所做的准备该如何解释?她早就准备好了有一点短柄相见,就算这次跟冷殇接触时有过短暂的好感,她向着的也一定会是自家的男人。

“呵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么久不见何必一见面就红眼嘛,老大虽然把你们的心肝宝贝带来这里,但是也好吃好还有专人伺候着啊,绝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大刑伺候嘛,既来之则安之,三千万年都过去了,我们坐下来续续旧情岂不更好?”

红缨笑着站起身来,走到卫子谦四人面前,语气带着却见,虽然卫子谦四人身上带着敌意,可红缨似乎真的没有放在心上,细细打量了四人几眼,发现四人与记忆中的样子真是大有不同。

不说样貌有些变化,气质也有微妙的差异,比之过去,他们四人好像更多了几分生动,那感觉很奇怪,她也说不清楚,但看着一向喜怒不显于色的白虎也有如此冷然的时候,想到四人都是因王紫而怒,不由的把原因归结为、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你说这话自己都不会笑吗,在三千万年前跌宕六界的混战之后,我们之间还有旧情吗?”慕千厷薄唇勾笑,带起些薄凉的弧度,凤眸看向红缨说道。

“朱雀何必如此武断,就算有过战火,也不见得真的烧干净了我们之间的旧情啊,这里面的曲折,你又能保证你都看清楚了吗?”

红缨以手掩唇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那样子好像是在宽容慕千厷的直白和不理解一样,慕千厷只笑着看她,好像也在看戏一般,看红缨还能说出什么大话。

“要说旧情,还是省省吧,这个真没有必要,倒是可以说说你们用小主人引我们来的意图,这么大费周章,是为了秦君入瓮还是单纯喝茶,说真的,我并不喜欢这里,要条件还是要打,不如直接点。”

青龙冷笑一声,虚与委蛇的心情都没有,越过红缨看向上坐的冷殇。

“坐下说吧。”

冷殇终于抬头,一一看了看青龙四人,那双冰晶一般的雪白瞳孔平静如画,给那张美好的面孔点缀了几分似有若无的忧郁,并未回应几人的怒气,反而冷静相对。

“子谦,且听他要说什么。”

王紫站起身,上前拉住卫子谦的手,她知道几人是因为担心无法平息怒气,但是她也想听听冷殇到底要说什么,更不想看到在冷殇的地盘上卫子谦四人吃亏,便亲自来说,别人的台阶卫子谦不会要,但王紫的他一定会顺从的。

“小紫……”

卫子谦垂眸看了看王紫,气息有些减弱,他无法用那么强盛的气息面对王紫,唯恐王紫会觉得他陌生,眉间墨绿色的线条也淡了一点,犹如他的怒气在渐渐变淡一样,回握住王紫的手,轻轻点头,这是他答应王紫的,不是听了冷殇的话。

“冷殇,你大可直说引我们前来的目的。”几人都坐下,红缨笑了笑也回到了座位,王紫开口问冷殇,现在的情况,由她出面问话最为合适。

“说来话长,你们可做好听的准备了?”冷殇抬头,身体靠向座椅,看着王紫说道。

“当然,希望是值得一听的。”王紫点头,也看着那双罕见的雪白瞳孔,直说道。

“你们、一直把我当作敌人,三千万年,你们可怀疑过我、宿雨、冷殇三人之间大战的真实性?”冷殇拢了拢狐裘,将手放进了衣袖之中,开口说道。

“怀疑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亲眼所见,有需要怀疑的地方吗?”青龙冷笑道。

“何必如此果决?今天所有打事情我们都要说清楚的,三千万年的对错也一定要纠正过来的,青龙,我记忆中你可以不是这么不冷静的人,现在才开始你就如此抵抗,要是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我不敢保证你还能不能正常啊。”

梼杌说道,虽然知道让几人一言不发是勉强了些,但是也不愿看到几人一味的怒气。

“那要看你们能吹到什么程度了。”青龙却是说道。

“怎么能说是吹呢?你若是知道了全部,再来评判吧,你说三千万年前的事情都是亲眼所见,但亲眼所见又如何,如果有人故意瞒你,就算是你的眼睛,也看不到真相。

既然当年是老大、宿雨、寒巳之间的争斗,既然我们要阻止你们东山再起,那为什么我们迟迟没有大的动作,为什么寒巳一直都没有出现,你们没有怀疑过吗?”

梼杌说道,说完看向几人。

“你倒是说说,我洗耳恭听。”青龙挑眉,这些他怎么可能没有想过,在没有得出结论的情况下,他倒想听听梼杌的说法是什么。

“那你便听好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阻止你们,反而一直在暗中帮助你们,而寒巳,当年为了阻止宿雨,寒巳的魂魄被震出体外,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生死如何,宿雨将他的亲信全部遣散,计划失败之后自己也消失,可笑三千万年前后,你们一直以为宿雨才是被迫害的可怜虫,而老大和寒巳才是刽子手。”

梼杌接着说道,谈起这些时那张平日里玩世不恭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嘲讽,毕竟被扣上反派的帽子这么多年,虽然被世人诟病对他们并无影响,但是真正谈起时,对宿雨做描绘的假象仍旧难以释怀。

“你是说寒巳死了?”青龙皱眉问道。

“何为阻止宿雨?当年分明是冷殇和寒巳忽然对宿雨发难,你想要推翻这些,才是真的好笑吧?”慕千厷也说道,面上不信,心中却是一跳,与卫子谦互看一眼,隐隐有些不安

“寒巳早已跳出六道轮回,身死后魂魄不可能入轮回,但是他的魂魄也一直没有下落……如今的影族让六界如临大敌,可是你们可知道影族并不是第一个想要毁灭六界的人,宿雨才是第一个。”

梼杌说道,在几人的注视下吐字清晰的说出这些,似乎还转们留给了几人反应的时间。

“梼杌,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随便捏造这样的大反转,你认为我们会信吗?”慕千厷的声音变的冷然,握着椅子扶手的手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宿雨的为人他们还是清楚的,他会做出毁灭六界的事情?简直是可笑。

“他说的没错,宿雨才是第一个把眼光放在六界的人。”

梼杌也冷笑,却没再说什么,冷殇强调一般肯定了梼杌的话,起身走下了台阶,一直向殿门口走去,双手交握在狐裘内,白色的狐裘披风长长的落在身后,像是落了一层洁白无瑕的雪,在他走过的周边都染上了冰冷的气息,没走一步都像是会议,那淡淡的气息也莫名的带着信服,让人不管有再多的不信都努力静下心来听他讲完。

“宿雨是一个天才,是一个眼光极其长远的天才,我与宿雨、寒巳结识,皆因为创世主的头衔,领衔六界大能之士,被冠上如此重的桂冠,可谁能真正的创世?自古没有人,要怪就怪这三个字,随时虚无,宿雨却偏不信,要做这创世第一人。”

冷殇站在殿门口,微微仰头看着天空,声音淡淡的传出,微微停顿后继续说道:

“宿雨编写了兽王诀,能掌万物之灵,他与上古四大神兽契约也让他如虎添翼,混沌石更给了他太多肆无忌惮的理由,但是宿雨求学思进之心甚笃,我三人也因为一同探索而关系甚密,我于寒巳清楚宿雨永远不曾淡泊的称霸之心,但从未想过他会用那么极端但办法。

宿雨放眼六界的野心在天灵空间炼成之后就已经有了,可宿雨隐藏的太深,我和寒巳根本没有察觉,直到他的网已经大肆张开,我跟寒巳才恍悟他想做什么。

影族如今会重现六界之内,并非影族自己打开了界面漩涡,而是有宿雨的帮助,是宿雨打通了界面漩涡,让影族可以进来,他跟六界无仇无怨,并不是想要六界毁灭,但他最终的目的是重塑六界,而为了这个目的先去毁灭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了。

在他打开界面漩涡之后,他一切的准备就瞒不住了,我和寒巳曾质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宿雨并不觉得他有错,他就是那样的狂傲,的确是我和寒巳先对他出手,宿雨也许并未想过对我们怎么样,因为在他的眼里,我与寒巳到底还是朋友,他不会动,六界与他来说反倒微不足道了。

他可以什么都不顾,可我与寒巳无法看着他作出如此大的错事,创世与灭世都要顺应天道,若是为了一己私欲,创世便没有名头,也不会成功,我与寒巳一心想阻止他,可阻止的结果是,彻底站在了敌对的位置。”

冷殇带着低气压的声音缓缓地说道,似乎是因为这些不太美好的记忆,冷殇的语气变的更加低沉,话语间隐隐夹杂了些叹息,他说的许是不平静,听的人更是不平静!

如此大的反转,别说是卫子谦四人,就是王紫也难以相信啊!王紫听到后首先追究的不是事情的真实性,而是看向了卫子谦四人,有些担心,果然,四人比她更加激动,青龙蹭的站了起来,闪身到了冷殇旁边。

“你说宿雨打开了界面漩涡,还说他有意毁灭六界,我们当时都还在,为何只有你知道?”青龙冷声问道,冷殇最好拿出足够的证据,不然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你们与冷殇的关系是好,但是好到了为他毁灭六界的地步了吗?宿雨会将这些告诉你们吗?他想在一切已成定局的时候再将这些告知你们,他太武断,以为他做到了为所有人考虑,既然你们会反对,他压根就暗中去做。

影族的人陆续进入六界,这世上还有几个能打开界面漩涡的人?我与寒巳去试探宿雨之时,他干脆承认了,却也没有中途停止的打算,宿雨的个性,要么做朋友,要么做敌人,你们、不了解吗?”

冷殇侧头,半边脸都没在那蓬松的狐裘领口之下,那双冰晶一般的雪白瞳孔看着青龙,淡然却有力的说道。

“你为什么在当年你闭口不言,宿雨几人要赢,为何要将我们几人的调开?若是我们留下,他的胜算岂不是更大?”

青龙眼睛半眯,冷殇说的全部都有道理,虽然他理智上很怀疑,但是直觉上一直在向冷殇大说法倾倒,想到当年大战前夕,宿雨整日的谋划,还有宿雨、冷殇、寒巳之间越来越少的交流,宿雨的确有意隐瞒了许多,只是他一直觉得,他们之间的信任可以忽略这些微小的细节。

“……当年战争忽然之间爆发,战斗之中,你会听我的话?宿雨会给你相信的机会?至于宿雨为什么要调开你们,你……是真的想不到,还是想到了却不愿意相信?”

冷殇冰晶一般的双眸定定的看着青龙,似乎想看到他眼中的动摇,几秒钟后才洞悉的说道。

“你既然说了,不如一并给我解惑。”

青龙面上并无变化,心中却猛的加快几拍,不愿意去探究心里隐隐有的线索,就像不愿意面对一直存在的信任出现了裂痕,果真如冷殇所说的不愿意相信吗?他宁愿所有的真相、都是冷殇揭开的。

“就是因为要赢,他才会调开你们,后来的事情你们确实不知道,宿雨用九重纵云掌对我和寒巳,九重纵云掌是天极图内最刚猛的招式,一重更比一重强,若是他赢了,顺利达到他的目的,若是他输了,有不知道实情的你们还在,他还有重生之日,也不会输,不是吗?可惜……他算的天衣无缝,却没算到继承这一切的王紫、是命定的变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