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3章:大吵

两人的静谧甜蜜时光,很快就被一阵玲声打断了。

冷昶睿的手机里,只有两个人的号,一个是萧摇,另一个就是林助理。

萧摇现在在他旁边,那毫无疑问,现在这个打电话的是林助理无疑。

冷昶睿微皱着眉头,看着手机里来电显示,对林助理很是不满,他今天早上可是对他下过命令,除非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否则别来打扰他。

很显然,现在还没有达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这人却违抗了他的命令。

冷昶睿不希望任何事来打扰他和师妹的难得单独相处的时光,所以只是拿出来看了一下,随后就毫无犹豫的挂了。不过,心里却在考虑林钊锐这个人是不是该换下来。

林钊锐忠心是忠心,可他最忠心的对象似乎是冷家啊。冷昶睿心里冷笑两声,这样的人忠心对象不明的人,他冷昶睿不要也罢。他要的影子只能对他一个忠诚。

此时,被挂电话的林助理,拿着手机,看向坐上的冷老爷子冷竞尧,他恭敬的汇报道,“老爷子,大少爷挂电话了。”

他的手上还拿着几份刚刚出炉的报纸。每一份报纸的头条都是:冷大少将现身机场,疑在接女朋友?报纸上还配上了十分清晰的图片,这图片就是那张冷昶睿一手提着包,一手给萧摇整理碎发那温馨的一幕。图片里的冷昶睿,柔情似水,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人是一个感情冷漠冷血冷心之将。

“这个,这个,……”坐在冷竞尧下首的冷建锋说道,“他一个堂堂上将,冷家大少,竟然屈尊降贵去机场接那么一个人,现在闹得满城皆知,他这是要气死我们吗?他……”

“咳咳……”坐在他旁边的厉梦娴咳嗽了两声。

冷建锋本是暴跳如雷的说着儿子,咳嗽声说过后,声音陡然压了下去,继续说道,“他就算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子,也不能把军部里的事务全部推掉就是为了去接人啊?那万一真发生什么紧急事件,找不到他怎么办?”他把对儿子对一个那样的女孩子上心的产生莫大的怨念。

“行了,少说两句。”冷竞尧沉声威严的喝斥道,“睿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但不支持,还一直拉着儿子的后腿。你生日晏会发的那些邀请帖子,是不是过了?”

冷竞尧虽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子,但单从童文华及祁万海这些老家伙对她另眼相待,就说明这个女孩子无论是在品性还是在能力上肯定值得称赞的。

还有他的大孙子也不是一个肤浅之人,虽长期在军队,造成他对家人的冷漠性格,因此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以冷家痴情的遗传来说,肯定是用注全部真情。因而,冷家人对他们什么样的看法,对于大孙子来说并不重要。

之前二十多年冷家人没有管过他,现在他已经二十六岁了,更没有资格对他的私事指手画脚。只是这一点,为何他这个五十岁的大儿子看不清楚呢。

说到这个冷建锋有点底气不足的说道,“以前睿儿接触的女人少,所以才会在梦里梦见一个女人时,会喜欢上她。我现在就是想趁着睿儿还在京城,在这次的生日晏会上让他认识到更多的名门闺秀,贤良淑女。”

其实,更多的是想要儿子认识更多的花容月貌的女人。到时,他就娶一个既贤淑又美貌的女人多好。

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睿儿好啊。他是一个要成为冷家家主的男人,以后的妻子的形象肯定要与他般配才行啊。

这是一个父亲打着为儿子好的名号,试图让儿子按着他的意思走下去。

然而,冷建锋就像忘了,从三岁起就在军队里,一步一步走上这个军权最大的位置,靠的全部是他的努力及心血,而作为父亲的他,从来就没有问过儿子,累不累。

现在儿子长大了,有军功了,他就试图想要掌控着儿子的婚姻,那简直是幻想。

冷昶睿是谁啊,他曾是一代帝王。哼,有人想要掌控他,做梦。他掌控别人的命运还差不多。

冷竞尧听着大儿了的话,轻叹了一口气,带着无奈的说道,“算了,我也不说你了。到时别让自己后悔就行。”

说完,就让林管家扶着她下去了,其他下人也都出去了,就留下冷建锋夫妻俩。

等到房间里没有任何人时,厉梦娴就发彪了,哪有平时的端庄及文静。

她一把拧着冷建锋的耳朵,嘴里在大声的质问道,“冷建锋,你这是安的什么心啊?你竟然瞒着我偷偷给那些未婚女人下帖子。你就这么见不得儿子幸福是不是?啊?”

冷建锋此时也没有平时的冷厉严肃样,他此时龇牙咧嘴,表情狰狞着,痛呼着道,“唉,老婆、老婆,痛、痛、痛,轻点、轻点……”

为什么以前文文静静的一个女人,现在变成了母老虎似的?

厉梦娴可没有理会他的痛呼,手继续拧着好几圈,继续质问,“儿子好不容易能看到一丝人气样,会说会笑也会对女孩子温柔了。可你呢,竟然试图拆散他俩,睿儿是不是你儿子啊,有你这样见不得儿子幸福的老子吗?”

厉梦娴真是怒了。

她和他夫妻二十八载,现在这个丈夫竟然会背对着她,偷偷给那些未婚女子下帖。

她就说奇怪了,这几天出门,老有一些贵妇人在打听睿儿的喜好呢。以前是有过,但自从睿儿对一个所谓的贤良淑女的女孩子扒了衣服扔在乞丐堆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过儿子。

可这几天那些人又故态复萌,总是在试探着打听睿儿的行踪及喜好。

原来问题是出现在这,合着所有人都知道她老公给所有世家豪门未婚之女发了请帖,就瞒着她一个人啊。

如果不是老爷子刚刚说出来了,她是不是像一个傻子一样,把好不容易回家的儿子给卖了啊。

那个萧摇有什么不好,最起码她能让儿子展现男儿柔情的一面,让她知道儿子也是一个人,而不是只知道工作、执行任务的机器。

可他这个做父亲的,明知道儿子不会移情别恋,竟然还想在他生日晏上给儿子填堵。

不等冷建锋回答,厉梦娴再一次怒道,“你是不是想要儿子永远不想回这个家,啊?”吼完这一句,厉梦娴放开了冷建锋,流着泪道,“呜呜……,儿子真是太命苦了。儿子从三岁离开了这个家,之后每一年也都只是回来一次,却像个木头人似的,不声不语,最重要的是他不要我这个人母亲的抱一下。从十岁开始,他就很少回这个家了,偶尔回来也是因为那些狗屁的任务。直到他受伤之后,这半年多来才会回家多一点。”

“好不容易有个女朋友,你竟然窝藏着这样的心思。”厉梦娴厉喝道,“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是不想儿子幸福,那,那我们俩玩完了,离婚了事。”

说完这个,厉梦娴就捂着脸大哭起来。她厉梦娴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儿子冷昶睿了。别人在母亲一怀里撒娇时,他却被送去军营,再之后出生入死多少次。那时,他才多大啊。

那时的她每天提心吊胆的的过日子,生怕某一天听见了儿子的噩耗。她现在真是后悔同意了他们把睿儿送去军队。

什么作为冷家继承人就必须要经历这些,这是作为冷家继承人的职责与荣耀。

现在想想,我呸。什么职责与荣耀都没有儿子一生快乐健康重要。

只是她悔悟的太晚,当她恳求儿子不要再去军队时,却被严词拒绝了。

现在儿子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就算她不能弥补以前的过错,可她愿意为了儿子的幸福赔上一切。

冷建锋被厉梦娴这一句离婚的话,惊的呆愣了。他与她夫妻二十多年,偶尔夫妻拌嘴有个小吵架,那也是夫妻的情趣而已。可他们从没有说过离婚二字。

冷建锋不由的害怕了,他了解妻子,平时很温和大方,但倔强偶尔固执。如果不是触碰到她底线,她绝不会提离婚二字。

没来由的,冷建锋第一次反省自已是不是真做错了。他预想过无数次,妻子知道真相后的情景,有想过妻子对他大吵大闹,有想过妻子对他的不理不踩,同样也有想过妻子回娘家……,但他从没有想过,妻子要与他离婚。

冷建锋懊恼的上前抱住正在大哭的妻子,忏悔的说道,“娴儿,对不起,我做错了,你别哭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背着你,做那些的。要不,我把那些请帖收回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老婆的心了。

听到把请帖收回来的话,厉梦娴破涕为笑,“发出去的,怎么收回来?”

冷建锋带着无措的说道,“那,那怎么办?”

厉梦娴叹了口气说道,“发了就发了吧。我相信我儿子肯定也是感情专一的男儿。那些人就当作给他俩作个考验吧。”

……

一场大吵,就在冷建锋知道错了情况下消散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