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1章:游戏改装(虐心)

黑暗潮湿,四周铁栅里一女人,四肢手脚被锁铁链的女人,此时整个人都卷缩稻草上,嘴里不时发现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之声。

铁栅的外面,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勾起来性感的嘴唇,很是愉悦的欣赏着面前的一幕,在他的旁边还有人不时的用摄像机拍下刚刚女人的一举一动。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停止了呻吟,然后铁链哗啦一声的响起,她整个人又坐了起来,然后用手擦拭了嘴角的一滴血。

然后对面的摄像机也停止了拍摄。

“萧珊珊,为什么每次看到你这个样子,都会让我心醉神迷呢?”黑暗角落里的男人说道。

萧珊珊垂着眉,一声不吭。

那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继续说道,“嗯,其实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你的女儿萧摇上京城了哦。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好消息。”

本是一声不吭的萧珊珊听到男人的话,铁链又是哗啦作响,艰难的情绪激动的奔向了铁栅门,两手紧握着铁柱子,怒吼着道,“你们到底要我女儿怎么样啊?她已经离开了萧家,你们为何就不能放过她?”

那男人对着铁栅里的女人,漫步经心似的说道,“她离开了萧家,不代表她就脱离了萧家传人这个身份。只要她一天挂着这个身份,那么她一天就是不得安宁。”

萧珊珊突然哭着道,“祖先们的事,都已经过去一千年了,我们萧家一代又一代人被你们伤害,让我们痛苦不堪,这还不够吗?”

那男人恨声的说道,“不够,怎么能够?从萧家祖先萧腾飞背叛我们祖先轩辕丹凤起,你们萧家就注定生生世世要用幸福来尝还。更何况,因你们萧家祖先,我们章家会差点灭门,轩辕一族更是被驱逐到寸草不生在大荒漠。”

“而我呢,从小就被迫接受着祖先们的恩怨,被迫着要延续祖先的夙愿,坐上那个一统天下的位置,你可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想接受这些,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普普通通生活到老。可就是因为萧家,这么一个小小愿望,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奢侈。”

“既然我如此的痛苦,那么作为罪魁祸首的你们,怎么可以快乐的生活,怎么可以幸福?”那男人咬牙恨声的说道,“我本以为萧家到你这,可以终止了,在之后萧家就等着灭亡就可以了,还有坐上那个位置是轻而易举之事了。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偷偷生下一个萧家传人出来。”

吼完这一句,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呵,你这个女儿还真不简单,蛰伏十五年,才发光发亮,更让人有趣的人,她之前的十五年都在乡下渡过,竟然也和你一样,找到当今掌权人的子孙做男朋友。之前的三次试探,却让我发现,你女儿身上好像有着很多的秘密,这让我分外感兴趣。对于别人的秘密,我特别喜欢去开发。比如十六年前开发你的秘密,每开发一个人的秘密,我都会当成一次游戏。现在你的游戏已经闭幕,那么她是下一场的游戏的女主角,游戏会更精彩吧。”萧珊珊再次听到游戏的时候,眼里是掩不住的焦急及担忧,恳求着道,“她现在才16岁,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好不好?求求你了。”

那男人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身上残月之毒吞噬着她的血肉,也未曾从她口中听到一句求饶及哀求,然而却为了女儿,几次三番的跪下恳求他,放过她女儿。

难道这就是母爱吗?

还有那个男人,每天同样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噬骨之痛,他的脸上就是疼痛的隐忍,却也未曾从他口中听得一句哀求放过这类。然而当听到已经找到他女儿萧摇之时,却放下三十多年的尊严,请求着放过女儿,一切痛苦有他来承担就好。

难道这也就是父爱吗?

为何无论母爱父爱,他都不曾享受过?

只是因为从他出生起,就得接受的命运吗?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女儿很了不起,凭着高超的医药配制技术,现在配制出新药品,断续膏。据说,这种药膏可以生白骨,续生源。因此价钱可高了,一瓶2亿以上的价值,前段时间,以拍卖的形式卖出了五瓶,得到了18亿。”

萧珊珊突然听到这个男人给她讲女儿的事,眼里愕然呆愣了一下。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会主动跟她讲起来女儿的事了。不对,他哪来的好心,他一定有什么目的的。

不过,萧珊珊没有打断他的话,继续听着。

“就在不久前,萧摇向社会上与各个高校发了一则招聘信息,她要成产立以物流、房地产及会馆为经营目上标的集团公司。公开向社会及各个高校招聘高级主管,而且公司住址就注册在京城。”

萧珊珊听到这个,心里越发担忧了。她只希望女儿萧摇能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的度过一生,根本就不希望她出投人地。因为萧家女儿的身份注定……

“就在前两天,你的女儿赶往了京城。一呢,听说是为了给她男朋友,哦也就是给冷家大少冷昶睿的父亲庆祝五十岁生日,二呢,则是忙碌成立公司之事。不过,”说到这那个男人再次愉悦有兴趣的说道,“有趣的是,冷建锋的生日,似乎邀请很多未婚出嫁的世家豪门之女呢。”

萧珊珊听到最后一句,眼里的担忧更是显而易见。她怎能不明白,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冷家根本就不满意她女儿萧摇,所以才会弄这么一出,明面上是生日晏会,实际上就是一场相亲晏。

那男人看着萧珊珊沉默不语,顿感无趣。

随后语气很是好奇的说道,“萧珊珊,你说你女儿萧摇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而且她还是萧家唯一的女儿,凭什么冷家嫌弃她,是不是?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那个冷家大少到底是怎么选择呢?外界之人都知道冷家是个痴情种,就是不知道到了冷昶睿这一代,是不是这样?”

萧珊珊低垂着脸,一句不吭,那男人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知道,萧珊珊一定是在为这事担忧。

最后,男人没有再讲了,也是沉默了一会。

在这黑暗的牢狱之中,三人都沉静了下来,站在男人旁边的一个侍从,更是一声都不敢吭,声怕弄出了声响,招来无端的惩罚。

不知过了多久,那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一定的弧度,像昙花一现的美丽。

他悠悠的道,“萧珊珊,我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改装这个游戏,要不要听一下?”

萧摇听罢,猛的抬起头来,双眼如喷火一般的怒视着男人,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刻就撕掉这个男人幸灾乐祸的嘴。然而,她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

男人无视萧珊珊满脸的愤怒,悠哉的说道,“你不是一直强调女儿还不满十六岁吗?那么我就大发慈悲一下,等到十八岁,再继续这个游戏如何?”

萧珊珊本是愤怒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愕然,以为这个男人真是发了善心。然而,下面的话,萧珊珊就恨不得立刻马上把这男人杀了。

“你女儿现在不是踌躇满志的要建立公司吗?我就给她两年时间,让她成长,我到时倒想看看她成长到什么程度。”男人微笑着想象着说道,“她成长的越快越高,这样摧毁起来才越有成就,你说是不是?一个人站的越高,跌下来时才会越痛。所以,我想看看这一代萧家传人,在她的事业与爱情都被摧毁时,她会不会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会不会丧失意志,会不会有勇气继续活下去?想想就令人期待呢。”

萧珊珊狂怒的骂道,“魔鬼,你这个魔鬼!”

萧珊珊的狂骂似乎不是对着,他哈哈大笑着离开了这个狭小坚固的牢狱。

另一边,采石山,如古代惩罚罪犯做工的模式

一个同样带着手脚燎的男人,他头发凌乱,脸色苍白,手拿着工具,似乎正在开采石头。

“动作快点,没吃饭吗?”一个满脸胡腮的男人大喝道,“这样慢腾腾的,什么时候能把话干完。”

说完一个鞭子甩向了他的背,一会背部就有着红色的液体渗出。

男人不吭不声,似乎挨鞭子的不是他,继续低着头,拿着工具,干着活儿。

这个满脸胡腮的男人,看着活死人似的男人,更怒了,正想再给他一鞭,结果被人给拉住,“谁他娘的,敢……,首……首领……”

一个穿着白色锦缎长袍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他淡淡的对着这人说道,“你去刑房,把舌头给拔了,还有以后别出现在本座的眼前。”

那胡腮男人不敢求饶,只是满脸滴汗的应道,“是。”然后,就死灰脸般的走向了所说的刑房。

在他走后,长袍男人就对着带燎的男人说道,“容烨,刚刚我改装了一下游戏方法,你要不要听一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