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七三:权佑曦的矢口否认

瑾彦不见了!

五月和赵惜文又不知影踪!

此时碧娆在皇宫大院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一脸明丽的小脸都快扭曲哭了!

途径路过的宫人纷纷看着她,三不五时的还在交头接耳!

这情况若是放在平时,碧娆指定就开骂了!

但是现在,她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把两个孩子都给弄丢了!

要是他们出了事,她也不活了!

尤其是,瑾彦那样怯懦的性子,竟然会为了五月就变得那般冲动!

而他又不像五月那么古灵精怪,若是遇到有心人对他下了毒手的话……

一想到这里,碧娆心里一阵挣扎的难受,但脑海中灵光一现,也让她恍惚的神智忽然抓到了重点!

没错,瑾彦说要为五月报仇,那他一定是去东宫太子妃殿找权佑曦报仇了!

对!她要赶紧过去看看!

这样一想,碧娆浆糊般的脑子也瞬时就清明了许多!

尼玛,要是瑾彦有事的话,她今天非得跟权佑曦掰扯掰扯!

瑾彦,等着!

娆姨来了!

碧娆说风就是雨的抬腿就奔着东宫冲了过去!

而此时,诚如碧娆所想,瑾彦不但自己跑到了东宫,甚至还再次回到了之前和权佑曦相遇的侧宫门处!

也许是因为之前赵惜文撞到五月的缘由,所以此时太子妃殿的院落中,空无一人!

就连偶尔走过一两个宫婢,也是行色匆匆,步履飞快!

瑾彦一个人站在侧宫门的附近,稚嫩的眼神不停闪烁的看着周围有些熟悉但还很陌生的景色!

小小的身子站在百花的周围,在骄阳的映照下,他就像是个百花童子一样,可爱娇嫩!

忽地,前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瑾彦蓦地就变得紧张的神色,想都不想就跳到一旁的花丛里做遮掩!

他跟着五月一起生活这么久,有些习惯和动作,都是不经意间就残留在脑海中的!

瑾彦此时倒聪明了不少,小小的身子躲在花丛里,睁着眸子看向传来脚步声的地方,小手也纠结的搅动着。

五月姐姐,到底在哪里!

直到这一刻,瑾彦心里才懵懵懂懂的知道,他想要给五月姐姐报仇的想法,好像太简单了!

“太子妃,你真的不担心吗?听说刚才的事,已经惊动了太子爷,若是他问起的话……”

从前方缓缓走来的两个人,恰好就是从御花园中刚刚喝茶赏景回来的权佑曦和暗柳!

主仆俩并肩从侧宫门走进来,而暗柳的询问顿时让权佑曦冷笑,“担心什么?本宫什么都没做,就算太子质问的话,也根本宫没有半点关系!

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是赵惜文对那丫头下的手!太子即便再是非不分,难不成他还敢对本宫屈打成招嘛?!”

权佑曦的态度是不屑的,特别是在提及到赵惜文时,很明显她之前所表现出的和悦,都只是表面功夫罢了!

暗柳闻声脸颊上扔不免划过一抹担忧,继续说道:“可是,若太子爷询问赵侧妃的话,那……”

“你在担心什么?”权佑曦听着身边暗柳不停的嘀咕声,有些烦闷,回头侧目冷凝着她,口吻不悦,“都说了这件事和本宫没有关系!

你以为就算赵惜文把事实说出来,太子就会相信吗?皇宫里女人,哪个不是迎高踩低的企图往上爬!

如果赵惜文真的有那么傻的话,那本宫只要告诉太子,是赵惜文陷害本宫,你认为她还会有出头之日吗?!

再说了,本宫身为太子妃,就算被赵惜文揭发,可她根本就说不出本宫这么做的理由和动机!到最后,说不定赵惜文还会落得个污蔑太子妃的罪名!

想来,还真是一场好戏呢!”

权佑曦轻快的语气不乏嘲笑,仿佛已经能够想到东窗事发时,赵惜文一定会是‘死’的最惨的一个!

殊不知,权佑曦如此猖狂的态度和口吻,却都被藏在花丛里的瑾彦听了个正着!

瑾彦双手紧紧抓着花丛里的枝干,虽然权佑曦说的很多话他都云里雾里!

但是总觉得她在说的事情,一定和刚才五月姐姐受伤的事有关!

“太子妃……英明!”

暗柳听着权佑曦的话,不由得也连连点赞!

“呵!这有什么,正好这次有赵惜文这个前车之鉴,所以这两天你给我等多观察着点孙容儿!

若是她有什么异动,记得随时来告诉本宫!哼,这东宫里面,想踩着本宫往上爬的女子,都该死!”

“太子妃放心吧!那个孙容儿体弱多病,又被她姐姐陷害了好几次,估计在东宫里面是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暗柳顺着权佑曦的话贬低着孙容儿,很快两人就自花丛旁远走!

这时候,瑾彦鼓着嘴,看着她们的身影,倏地一下站起身,一脸生气的小模样,脸颊上都挂满了羞红!

而之间瑾彦所隐藏的草丛里,恰是一片粉红色开的正美的玫瑰!

瑾彦全然不自知,他此时细嫩的掌心上,都被玫瑰的尖刺给戳了很多伤口!

“一定是她们伤了五月姐姐的!”

瑾彦站在原地暗自嘀咕了一句,随后他小小的肩膀因为愤怒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而就再他一咬牙,作势就要跑上前去追几米外的权佑曦时,他刚张开小嘴,喊声还来不及出口,结果就被人从后面瞬间就捂住了嘴巴!

小身影也被来人直接拦腰抱起,而后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

也许是和风朗日下,忽然从后面刮起的一阵飓风吹乱了权佑曦身后的发丝!

她蓦然回眸,却什么都没有发觉!

蹙眉之际,权佑曦眸光四下打量,见没有任何异动,便也没多想,继续由着暗柳扶着她远走!

而在无人察觉的地方,之前被瑾彦用来藏身的草丛里,却有几株玫瑰花已经枝残叶落!

*

午后

毒辣的日头独据天空万里,四散着燥热的温度!

彼时,太子妃殿,凰胤璃表情幽冷凛冽的坐在上首,而权佑曦却脸色难看的跪在地上!

这种情况,不用多说也知道太子凰胤璃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还不打算说出实情吗?”

凰胤璃满目沉凉的睇着权佑曦,睥睨的姿态和不屑的口吻,让权佑曦心里一阵阵的不服气!

她虽然跪在地上,但脊背依旧挺直,那故作坚韧的模样,看在凰胤璃眼里,除了厌恶再无其他!

“太子,你要臣妾说什么?这殿宇周围,宫人眼睛无数,难道太子都不调查事情的真相,就直接怪罪在臣妾的头上,这未免太有失偏颇了!”

权佑曦似是委屈至极,眼里漾着一层水光,不停抿着红唇看着上首巍然而坐的凰胤璃!

而从殿外射入的阳光,一寸寸打在凰胤璃的身上,他此时冷漠的表情和蕴满戾气的眉宇,让权佑曦心里更加无法抑制的爱慕着!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她!

但有时候,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开对他的喜爱和执念!

凰胤璃轮廓分明的俊彦紧绷,令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和想法!

见权佑曦仍旧矢口否认的样子,凰胤璃眼睑低垂,指尖也轻轻摩挲着自己腰间的玉佩,“有失偏颇?你怎知本宫没有调查清楚?”

“太子,你若真的查明真相的话,又怎么会让臣妾跪在地上等着你的责罚!这件事如果太子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寻人来问问!

臣妾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这里,而且那丫头受伤之后,也是被惜文妹妹带走的!太子如果真的担心那丫头的情况,为何不去找惜文妹妹,反而来找臣妾的不是!”

权佑曦似乎越说越委屈,红唇也抿着愈发频发!

而她这种惺惺作态的样子,让凰胤璃眼底的嫌恶更加浓郁了一分!

“本宫给你半盏茶的时间,若你想好了,便自行到来找!”

凰胤璃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而后便起身径自走出了太子妃正殿。

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肯给权佑曦!

待凰胤璃的身形消失在殿外后,暗柳匆忙的走了进来,正要搀扶权佑曦起身时,却见她如失了魂一样,跌坐在地上,口中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他一定要如此!”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