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六九:昏迷不醒的五月

“小郡主!”

齐黑刺目欲裂的眼看着五月被赵惜文给生生压在了身下!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完了!

如果小郡主出了事的话,那他还有脸去见太子爷吗?!

别说是太子爷了,如果等尘王回来之后,他估计可以直接剃头去见他了!

“小郡主!”

齐黑再次惊呼一声,眨眼间就闪到赵惜文的身边,此时他恨不得直接将赵惜文给拉起来!

同样,赵惜文摔倒在地之后,她的脸色顺然苍白!

甚至都没有时间去体会方才有些诡异的感觉,在地上直接狼狈的就往旁边一滚,虽然姿势很滑稽狼狈,但看得出她确实非常焦急!

“小郡主,小郡主你没事吧!”

赵惜文顾不得自己摔倒在地的狼狈,趴在地上一扭身就看见了五月被她长长裙摆所覆盖了半个身子的五月,此时正双眸紧闭,脸色煞白的躺在地上!

并且,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让赵惜文呼吸一窒!

小心的捏着五月的胳膊,似是生怕再给她造成任何伤害似的!

“小郡主,小郡主……”

赵惜文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哭腔,满脸焦急的跪趴在五月身边!

彼时,偌大的太子妃殿周围,已经有不少宫人和婢子在一旁静静观望!

就连权佑曦的贴身侍婢暗柳,此时的脸色都很是难看!

如果五月小郡主真的在太子妃殿发生了意外的话,那么太子那边一定不好交代!

“天呐!惜文妹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快来人呐,去传太医!”

贼喊捉贼,此时就是权佑曦的写照!

她明知道发生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但却在一句话的光景中,将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在赵惜文的身上!

而无辜的赵惜文,正担忧焦虑的呼唤着五月,一听见权佑曦的话,她如鲠在喉般的难受,仰头看着权佑曦一脸事不关己的态度,心里更是五味陈杂!

她也同样出身高门,府邸内的争斗她也司空见惯!

今日,她也终于明白,自己还是栽在了太子妃的手里!

她不怪,也不怨,只能恨她自己无能,抓不住太子的心,又不愿在深宫内院和这些女人虚与委蛇!

可不管她们怎么对待她都好,为何要伤害一个孩子!

五月小郡主还这么小,她刚才毫无防备的摔倒在她身上,这孩子如果真的因此出了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小郡主!”

彼时,蹲在五月身前的齐黑,眼眸内厉色闪现,捏着佩剑的手狠狠的攥紧!

他轻声呼唤着五月,脸颊上的神色也因五月毫无生气的样子而愈发凝重!

“齐黑,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送她去太医院,若是小郡主出了什么事,本宫唯你是问!”

权佑曦此时还在装腔作势的吩咐着齐黑!

然而,自小就跟着太子的齐黑,在他心里根本就从未将权佑曦放在眼里过!

乍然听见权佑曦对他大呼小叫的模样,齐黑冷冰冰的视线犀利的定在权佑曦的脸上,口吻冷凉,“太子妃,今日小郡主是在你这出的事,即便要唯我是问,也轮不到你来发话!”

“齐黑,你……”

面对凰胤璃的首先暗卫齐黑,权佑曦对他是无可奈何的!

但,出于齐黑的警告,权佑曦不免冷笑,道:“齐黑,想必你刚才赶过来的时候,看的很清楚!

这丫头会出事,与本宫有何关系?你可要看仔细了,分明是惜文妹妹自己走路不小心,摔倒后压到了她的身上!

这的确是太子妃殿不错,但伤了这小丫头的人究竟是谁,大家这么多的眼睛,可都看着呢!”

权佑曦无谓的耸肩,并同时环顾整个太子妃殿,而在她视线扫过的地方,所有的宫人和婢女全部低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而无辜被牵连的赵惜文,此时却成了众矢之的!

几乎所有人都将五月昏迷不醒的事,怪罪在她的身上!

有口难言的赵惜文,此时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的看法和想法!

在权佑曦和齐黑争执之际,赵惜文无比小心的从地上托起五月的小身板。

小心翼翼的举动透露着她的惊慌和心疼,直到将五月抱在怀里后,赵惜文站在权佑曦的面前,毫无表情的看着她,低声说道:“太子妃,今天的事,的确是我的错!

但造成这一切的人,相信你很清楚!当然,如果太子要询问的话,本侧妃也一定会如实相告!

太子妃,妹妹伤了这孩子,现在就带着她去给太子请罪,妹妹告退!您,请自便!”

赵惜文话落转身就走,愤然的姿态完全没有给权佑曦任何反驳的机会!

终于,在这几年里,权佑曦的那点小算盘,还是算计到了她的头上!

今天,若非是她起的晚了,孤身一人前来给权佑曦请安,那么这些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权佑曦,你好样的!

赵惜文抱着五月疾风离去,她急切的样子和焦虑的神色,看在权佑曦的眼里却是一片嘲讽和轻谩!

现在,她倒是巴不得这个孩子出事,这样对苏苓来说,该是一种何等的打击!

不过想一想她也算是手下留情了,至少那两个孩子,她只对五月动了手!

也算是看在权佑擎的情面上,给她留个后!

此时,内心已经接近扭曲的权佑曦,阴冷的神色自脸颊一闪而过!

直到赵惜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太子妃殿时,她还不待收敛起表情,已经走到侧宫门出的齐黑,生生顿步,并回身远远地看着她。

一瞬间,权佑曦便有些不自在的蹙眉!

这个齐黑的视线太古怪也过于复杂,以至于她一时都没有读懂他看自己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最终,齐黑在冷冷凝望着权佑曦,犀利如锋刃的视线狠狠的在她身上滑了一圈后,才跨步离开,追上了前方不停奔走的赵惜文!

待所有人离去,独留权佑曦自己站在原地。

沉默了好半饷,她才沉沉吸了一口气,举目顾盼,平波不惊的问道:“刚才,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闻声,太子妃殿周围的所有宫人,全部齐声跪地!

“奴婢(奴才)什么都没看见!”

声音细如蚊呐,但每个人语气中所表现出的惊慌却显而易见!

闻声,权佑曦表情一厉,视线一点点扫着跪地的宫人,不禁嗤笑,“什么都没看见?难道你们方才都没看见赵侧妃故意伤害小郡主的事情吗?”

这话,绝对带着煽风点火的意味!

而权佑曦也明显在将事情的矛头刻意指向赵惜文!

如此,这些没有任何主见的宫人,一听见此话,顿时垂着头你看我我看你,随即才纷纷脱口,“奴才(奴婢)等看见了!”

“既然如此,那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旦有人问起,本宫相信你们也应该知道要如何回答吧!”

权佑曦软硬兼施的给这群赶鸭子上架的宫人灌*药!

在宫人们纷纷点头的姿态中,权佑曦满意的笑了!

一旁的暗柳见此,也连忙上前,扶着权佑曦转身走向了大殿,而此时宫人身后的一处宫墙拐角处,一抹暗色的衣袂却在权佑曦离开时,随风舞动了一瞬!

*

“赵侧妃,还请将小郡主交给在下!”

另一边的齐黑在追上了赵惜文的身影后,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伸手就要将五月接到自己怀里!

虽然赵惜文在方才的表现来看,的确很担忧小郡主的情况。

但东宫的女子,齐黑又不得不防!

见此,赵惜文抿着唇,望着齐黑幽幽叹息一声,“难道连你也认为我是故意要伤害她的吗?

我真的没有,是……”

“赵侧妃,有什么话不如等着太子爷回来,跟他解释吧!”

齐黑油盐不进的态度,让赵惜文十分无奈!

但她垂眸看着自己怀里的五月,愈发喜爱的紧,似是舍不得撒手一样,忍不住看着齐黑,口吻也略带祈求,“齐黑,这件事我的确有责任,小郡主现在昏迷不醒,你让我带她去太医院,只要确定她没事,我愿意跟着你去找太子!”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