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3 入伙

“到底出了什么事。”严安匆匆进了书房,严志纲和洪先生迎了过来,严志纲接过严安手中的官帽,扶着他道,“父亲先坐,儿子和您慢慢说。”

严安颔首,在书案后面坐下,端茶喝了一口,望着严志纲道,“说吧,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找我回来。”

严志纲和洪先生对面坐下,对视一眼,严志纲沉声道:“父亲,严孝他……死了!”

“什么!”严安腾的一下站起来,不敢置信的道,“死了?怎么死的!”

严志纲怕严安太过激动而伤了身体,安慰他道:“您先别着急。”可不等他说完,严安已经拍着桌子道,“我如何能不着急,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严志刚道,“严孝发现薛镇弘去银号取了银子,又一副急匆匆的去了他早先住的崇文门客栈,猜测他约莫是要离开京城,他便去见了薛镇弘,打算稳住他,却不料薛镇弘带着人堵在客栈后院之中,那两人武艺高强,身手莫测,严孝他……被对方一剑封喉而死。”

“混账!”严安拍着桌子,眼睛微眯,满目杀意,严志纲接着又道,“严孝的常随发现事情不对,便匆匆回来报信,等我们赶到时,严孝的尸体已经不在了,对方处理的毫无痕迹,显然是老手!”

“好大的胆子。”严孝这么多年来进出办事从未失过手,是他的得力干将,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栽在了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上,他望着严志纲,面颊抽搐不停,冷冷的问道,“可查到了,对方是什么人?”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可薛镇弘的老底他们很清楚,绝不是能请得了江湖高手的人,就算是请也断不能如此神速。

严志纲就一字一句的道:“是行人司司正,宋九歌!”

严安一怔,不敢置信的道:“谁?”他眼前就浮现出宋九歌笑容温润的样子,耳边就听到严志纲再次重复道,“薛镇弘亲口说出来的,是宋九歌帮他查探到严孝的身份。而薛镇扬和薛镇弘都没有这本事这么短时间内请来高手相助,显然,这两个蒙面刺杀之人,也是宋九歌安排的。”

严安没有说话,脑子就开始就回忆自从宋九歌进入行人司后所发生的事情,祭台的坍塌,圣上突然反悔审问鲁直,以及鲁直手中的私帐……等等等,那些他查不到眉目却真真实实发生的事情……

“可恶!”严安将桌上的茶盅扫在地上,冷笑不断的道,“好一个宋九歌,以往果真是小看他了!”

严志纲面色也不好看,洪先生就上前道:“莫说老大人您想不到,便是所有人也想不到,这宋九歌一个小小的七品司正,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而且,过往几年他扮清高独来独往,从不与哪方的人亲近或有来往,这样不起眼的人,老大人怎么会注意到!怪只怪这人心机太深,隐藏的太好。”

严安摇着头,他不是没有注意到宋九歌,而是压根没有把他往这事儿上想,宋九歌一不结党,二不营私,他们之间也无仇无怨,他没有理由害自己,所以他想过很多人,却独独没有把宋九歌往这些事情上套。

“依我看。”严志纲缓缓的道,“现在我们当务之急,要查清楚这宋九歌到底是什么人,他目的何在,意欲何为!”他隐隐觉得,太仓盐商的事情,说不定就和这宋九歌有着莫大的关系。

“那就去查。”严安沉声道,“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就算再聪明再有能耐,后面没有人支持他怎么会有这个本事。”宋……宋……严安心头一顿,问道,“宋九歌的来路你可查过?”

“查过。”洪先生答道,“他是吉安永新人,父亲早亡,母亲前些年也没有了,他与族中也没有了来往,不过挂个名头而已,这些早在他赴京科考时便登记核实过,并无不妥。”也就是说宋九歌没有什么背景和渊源,更不可能是宋墉的后代。

严安眉头微蹙,既然宋九歌和他确实没有冲突,那么他就是受人指使……不管是哪一种,这个人断断留不得!

不除了他为严孝报仇,他咽不下这口气。

“父亲。”严志纲分析道,“不管这宋九歌是什么来路,我们绝不能放任他留在朝堂,他今天不过一个七品行人司正就有胆子在背后做推手操作此事,将来他一旦有机会坐大,会更加难除。”他说着一顿,又道,“以往我们见他虽和薛镇扬成了姻亲,但和南直隶的人走的并不近,如今看来,只怕是他故意做戏给您看,让您掉以轻心。这件事,和夏堰等人脱不了干系。”

严安点点头,他重新坐了下来,蹙着眉头道:“看来,这些跳梁小丑不能纵之任之。”说着,用拳头拍的桌子砰的一声,“非除不可。”

严志纲和洪先生也坐了下来,他想了想,道:“儿子倒有个想法,父亲可否听听。”严安素来相信这个儿子,他闻言就点着头,道,“你且说来听听。”

“太仓盐商之事,现在看来,恐怕就是这些人背后操纵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宋九歌做的,他是目的我们不难想象,最终必然还是父亲您。”严志纲说着顿了顿,道,“我们不如将机就计,将此事引火至他身上,再自宋九歌上至夏堰单超,下至薛镇扬等一众南直隶相关的官员,悉数一网打尽!”

严安颔首,赞同的道:“别的事情暂且都放下,先将这件事办妥再说。”话落,他又道,“你有什么想法。”

严志纲心里转了几遍,又端茶喝了口,若有所思的道:“儿子以为,此事由薛镇弘引起,不如我们就从薛镇弘身上找突破口。”他说着一顿,朝洪先生看了一眼,洪先生立刻会意,开了门亲自再外头守着,严志纲就走到严安身边轻声和他说了几句,严安眼睛一亮,目光凶狠的道,“好,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圣上那边,我有主张!”

严志纲应是,可严安想到死去的严孝心头还是难过不已,他伤心的拍着严志纲的肩膀,道:“严孝虽非是你的亲弟弟,可这么多年他尽忠职守,我已经将他当做亲生的,你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将他的尸首找到,入土为安,也算全了我和他父子一场。”

“这件事好办。”严志纲颔首道,“儿子立刻就派人去办!”

严安疲累的摆摆手,靠在椅子揉着眉心,想到宋弈“道貌岸然”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严安自诩精明一世,看人无数从未出错,却不曾想,竟然在这么一个初入朝堂的年轻人身上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

此恨此仇他一定要报。

幼清望着躺在床上的薛镇弘,恨不得再给他补上一刀才能解气!

京城人事复杂,爪牙遍布,莫说严安养着的侍卫,就是锦衣卫的耳目也是数不甚数,宋弈在这样的情况下,能隐藏自己让望月楼安安稳稳的在京城扎根,便是她没有亲眼所见,也能想象他当时的不易和所花费的心思筹谋。

现在,因为薛镇弘,这些努力可全都白废了。

以后难道要和严安正面交锋不成,他有了防备,定然不会再陷入被动,一个经营数十年党羽众多的当朝次辅,一个初出茅庐的七品行人司正,实力实在太过悬殊!

幼清歉疚的望着宋弈,道:“对不起!”薛镇弘是薛家的人,宋弈若非因为她也不可能去救薛镇弘,更不能陷入两难的境地。

“没事。”宋弈波澜不惊,不慌不乱的拧了拧她的鼻子,微笑道,“在暗处有在暗处的便利,在明处有在明处的爽利,只是……往后恐怕要更惊险,你怕不怕。”

幼清摇着头,她怎么会怕,若非因为她宋弈也不会留在京城,他十年后稳稳当当的回来一切水到渠成,可是因为她不得不面对这些困难险阻,宋弈不后悔她便不会害怕。

“那你信不信我?”宋弈扬眉望着她,幼清毫不犹豫的道,“相信。”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只要宋弈在,她就会万事不烦,心里踏实,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会站在她身后为她撑着似的。

所以,她很相信宋弈。

“那就成了。”宋弈轻轻笑了起来,愉悦的道,“那我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幼清没有宋弈这样的心境,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他还能轻松自然的面对,她拉着宋弈在桌边坐下来,看了眼薛镇弘和宋弈道:“若是严安此时真的确认是你的人杀了严孝的话,那他一定能想得到以往的那几件事,也和你有关吧。”她说着,露出思索的样子,宋弈没有打断她,幼清顿了顿,接着道,“按这样的思路,他们定然不可能再被动等待……”她说着想起什么来,抓着宋弈的手,道,“你说他们会不会从三叔入手,反过来利用私盐的事将你还有姑父以及夏阁老众人一网牵扯进来?!”

“我也是这样想的。”宋弈微微颔首,道,“以目前的局势,他便是想要对我下手,除非派人行刺,否则,在朝堂之上他抓不到任何把柄。只有三叔的事是关键……他们一定不会错过此次机会。”派人行刺,杀的也只是他宋弈一人,严安虽知他的立场,却一时难测他的深浅,他们定然会将他归于南直隶一党之中,既是如此,要动手自然要一劳永逸才好。

“我有个想法。”幼清放了茶盅,顿了顿道,“你不是打算让盐商联名写状纸,请求朝廷整顿两淮盐业吗?”

宋弈微微颔首,幼清就接着道:“那不如让姑父主动将三叔交出去,这样一来我们不但能化被动为主动,将三叔的危机彻底消除,而且,还能在盐业案上占住有利条件,先发制人!”

宋弈心头一动,他原是打算明日就将状纸交上去,再吩咐人在太仓杀几个漕帮的人,把事情彻底闹大,只要水混起来让对方摸不着头脑掉以轻心,那他就能乘此机会令两淮盐运使司的何大人将奏疏呈上,要求朝廷彻查两淮盐业。

因为不生乱,圣上不重视,朝中也无人敢查。

如此已有两方压力,再加上南直隶官员的催促弹劾,百姓无盐可用盐价高抬的混乱抱怨,内阁不可能再蒙混过去,而圣上也定然不会再坐视不理,这样一来,秦昆和严安以及赵作义、彭尚元等人亏空税额致使国库空虚,预支、私印盐引致仕盐业市场混乱,官商勾结……这些事一件一件铁证如山握在他手中,他会一步一步清算出来。

到时候再翻出舞弊案,便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是他当初的计划,如今虽被打乱不得不提前实施,但也不会因此而乱了阵脚。

可是这些里面,因薛镇弘的事情事发突然,他的安排也是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方徊连夜将他送走,死不见尸活难寻人,而严孝已死,就算他们想利用薛镇弘也无计可施!

但是,幼清这个法子显然比他更周全高明,他高兴的望着幼清,有种与有荣焉的愉悦,笑着道:“好,这件事我来和薛大人说,想必他肯定会同意。”

“你真觉得可以?”幼清不确定的望着宋弈,宋弈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好,想的也很周到,剑走偏锋,他们料想不到。”他能为保护薛镇弘暴露自己,严安肯定想不到,他们会反手将薛镇弘推出去!

幼清点点头,给宋弈添茶,又接着道:“还有个人我们不得不提防一些。”宋弈微挑了眉头,道,“你说的可是周礼?”

“你也想到了。”幼清一惊钦佩不已的看着宋弈,她能想得到周礼,是因为前世周礼坐到了凤阳巡抚的位置,她一直怀疑周礼走的就是严安的路子,所以这一世她对周家敬而远之,现在出了这种事,难保严安不会想到周礼。

而周礼没了虎威堂这个契机,他想往上爬,说不定就能做出出卖亲友的事情。

往往最亲近的人,才是最应该防范的。

“周礼为了凤阳巡抚的位置,给严安送了五万两的银票。”宋弈徐徐的道,“他和粤安侯结了姻亲之后,对虎威堂蠢蠢欲动,想要萧清虎威堂献于朝廷,可惜,虎威堂势众人多,他们连攻几次都无功而返,如今此路不通,他势必是想要走捷径的。”

他们想的一样,幼清觉得和宋弈说话真的是又轻省又舒畅,她点着头道:“那你要不要派人盯着周礼,若他有所异动,我们也好在掌控之中。”现在他们还腾不出手来关注周礼。

宋弈轻轻笑着,摸了摸幼清的头,道:“我早已派人去广东了!”

“那是我杞人忧天了。”想到了对策,幼清心头的郁闷终于好了一些,“那你以后在西苑行走,可要小心谨慎,圣上事事听严安的,难保他不会弃了大局只针对于你。”

宋弈点点头:“我会防着的。”

幼清揉着额头,有些头疼的朝床上躺着的薛镇弘看了一眼:“以前你和夏阁老不大对付,是真的不喜欢他,还是故意如此?”幼清看着宋弈,“往后既然敌我分明,你还是和夏阁老化干戈为玉帛的好,不管怎么说,有他们相助你也能事半功倍,轻松一些。更何况,你们之间本也没有冲突。”

“是真不喜欢,”宋弈说着,依旧淡然从容的道,“不过方先生的话很有道理,我会和夏阁老和睦相处!”她戏称幼清为先生。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心情顿时轻松不少,无奈的道:“大约也只有你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她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一个人,不还有你给我出谋划策吗。”宋弈含笑道,“这样一个宝贝,被我诓了过来,可见我当初的决定是如何的英明。”

幼清失笑,因为有宋弈在,这件事刚刚明明那么糟糕,她恨不得要将薛镇弘杀了,可是现在她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平静,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将来要发生的事情隐隐有着期待。

不论狂风骤雨,还是陷阱密布,她都希望早点有个结果,恨不得立刻将父亲接回来。

“老爷,太太。”周长贵家的掀了帘子进来,担忧的朝床上看了看,沉声道,“方才焦安和焦平来了,说是大老爷和大爷还有祝姑爷从衙门赶来了,老太太和太太还有大奶奶二小姐也从府里过来了,约莫一会儿就到。”

幼清点了点头,吩咐周长贵家的道:“你去准备一下吧,晚上留他们在家里用膳。”

周长贵家的闻言一愣朝幼清看去一眼,太太可真是能沉得住,这么大的事情她都不慌不乱的,还有老爷也是……这对小夫妻可真是像极了。

“是!”周长贵家的心也因此踏实下来,有条不紊的去安排院子里的事情。

幼清望向宋弈,低声道:“一会儿送三叔去衙门的事情我来说,姑父好说,可祖母那边可能要费些功夫!”她不想让薛老太太一会儿跳着脚不明就里的指责宋弈,就算要指责,也应该她来挡着。

宋弈明白幼清的顾虑,他将幼清带在怀里,揽着她道:“别怕,有我呢。”

幼清僵硬的靠在他怀里,耳边听着宋弈的话,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她面色绯红,点了点头道:“我不怕,一点都不怕!”

宋弈微笑。

院子里传来错乱的脚步声,幼清红着脸从宋弈的怀里出来,整理了一番衣襟迎了出去,约莫是在门口碰到的,她就看到薛家一大家子人呼喇喇的进了门,幼清和宋弈上前一个个的行礼,薛镇扬摆着手道:“非常时刻,不必拘泥礼节。你们三叔呢。”

幼清朝宴席室指了指,就过去扶了方氏的手,薛老太太加快了步子,声音颤抖的喊道:“老三……”进了宴席室的门。

“他前头还在家里好好的,什么时候出去的我都不知道。”方氏自责的拉着幼清的手,“伤的重不重,我听到说在脖子上扎了个血窟窿时,吓的腿都软了。”

幼清和方氏并肩进去,又朝薛思琴、赵芫和薛思琪点了点头,回道:“确实是在脖子上扎了个血窟窿,来的时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倒在院子里,好在宋大人回来了,若不然还真不知道后果如何。”

方氏念了几声阿弥陀佛,薛思琪咕哝道:“三叔也真是的,让他不要出去,他怎么就不听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不是给有心人有机可乘吗。”

“少说两句。”薛思琴拍了拍薛思琪的手,道,“祖母还在里面呢。”

薛思琪撇撇嘴没有接着说,赵芫就奇怪的问道:“伤三叔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她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杀薛镇弘,按目前形势来说,薛镇弘应该对他们还有用才是。

“进去再说。”幼清朝里头指了指,赵芫就点点头,索性一会儿大家都要问,不如一起解释比较好。

几个人就进宴席室,薛老太太坐在床头抹着眼泪,薛镇扬沉着脸没有和平时一样怒不可遏,几个小辈也是或坐或站的立在一边,方氏过去看了眼薛镇弘,见他脸色煞白脖子上系着的白纱布染了半边红色,她不忍再看撇过脸去。

“这些天杀的。”薛老太太心疼的不得了,可看着薛镇弘这个样子,她又忍不住生气,当初劝他不听,现在把自己折腾成这样,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看他去底下这么有脸见列祖列宗。

薛老太太这一声吼,竟是将薛镇弘惊的醒了过来,薛老太太一见他睁开眼睛,便哭着打薛镇弘:“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这么大人了还让人操心,你要把娘吓死是不是。”

薛镇扬忍着怒没有说话。

薛镇弘睁开眼睛,也不听薛老太太的说什么,目光四处去找,就看到了宋弈正坐在薛镇扬下首的位置上,他硬撑起来,坐在床上朝宋弈抱拳:“宋大人,大恩不言谢,我薛老三记在心里了。”说着,要下地给宋弈行大礼。

薛老太太一把按住他:“有什么话不能躺着说,你现在不折腾了行不行,九歌是一家人,他会在乎你这点小事。”薛老太太话说完,宋弈已经站起来朝薛镇弘抱了抱拳,道,“三叔不必客气!”

薛潋在一边看的一头雾水,他好奇的问道:“三叔,到底是什么人要杀你,宋大人又怎么救你的。”

薛镇弘被薛老太太按了好几次,他依旧不肯躺,撑着坐在床上回道:“就是我昨晚和你们说的那位叶三哥,没想到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宋大人的侍卫赶到将他杀了,我现在肯定是别人案板上的肉了。”

薛潋听的越发糊涂,薛镇扬心头过了几遍,望向宋弈,问道:“这位叶三哥,你已经查出来是什么来路了?”暗暗吃惊宋弈的办事效率。

“是!”宋弈看了眼薛镇扬,解释道,“此人乃严怀中的义子,严孝。前些年他常在戍边走动,约莫就是那时候认识三叔的。”

虽然大家都往朝方面设想过,但现在听到宋弈肯定的回复,所有人还是忍不住惊了惊,薛镇扬望着宋弈,问道:“就是常在严安左右的严孝?”

宋弈点点头。

薛镇扬朝薛镇弘看去一眼,目光里满是警告意味!

祝士林更是惊讶的道:“如此说来,这件事他们早在三年前就预谋好的?”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三年前他们不可能想到今天的事情,难道当时他们是另有打算的。”

“当时他们作何打算,现在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严孝拉三叔入伙私盐必定是有目的。”宋弈缓缓说着,又道,“现在,严孝将三叔卖私盐的事广而告之,目的就是为了能胁迫姑父以及夏阁老等人。”

“妈的!”薛镇弘啐了一口,“竟然是严安那奸臣的儿子,我真是瞎了狗眼!”他话没说完,薛镇扬就指着他道,“你也知道你瞎了眼,你长点心成不成!”

薛镇弘理亏,可依旧回道:“现在已严孝已经死了,他威胁不到你。”

“死了?”不等薛镇扬问,薛潋已经跳了出来,好奇的问道,“我听说严孝有一身的武艺,是什么人把他杀了的?”

薛镇弘就看着宋弈,道:“是宋大人派去的侍卫,那两个人武艺高强,身手深不可测,三两下就把严孝给摆平了。”又和宋弈道,“宋大人可真是厉害,侍卫武功竟这般高强,以往我可真没有想到。”

大家又是一愣,薛镇扬狐疑的看向宋弈,他是知道宋弈身边有江淮和江泰两兄弟,两人武功确实不错……可是江淮今天在衙门外,焦安还和他一起用的午膳,他没有时间赶去护薛镇弘。

那么,也就说宋弈的侍卫不只江泰和江淮两个人?!

薛镇扬心头震撼不已。

他又想到那日幼清出门被人行刺,据说有七八名之多,可是事后幼清毫发无伤,而那些人却是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想到这里,薛镇扬不得不重新审视宋弈。

“是江淮,江泰吗。”薛潋也听说过这两个性格迥异的双胞胎,薛镇弘摆着手道,“不是江泰和江淮,他们我见过。今天这两个人我不认识!”

宋弈无奈叹了口气,朝众人笑笑,解释道:“是另外两人,倒并非是侍卫,只是朋友罢了!”

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能说明宋弈不简单,至少,在他们印象中,一向独来独往的宋大人,除了为人聪明医术高超外,可从来没有人将他这些人联系在一起,只能说明,他们见到的宋弈,很可能只是他的一面……

他还有多少面,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管怎么说。”薛老太太站起来,感激的朝宋弈道,“今天三叔的命是你救的,祖母也在此谢谢你。”

宋弈侧身避开,回了礼,道:“祖母,都是一家人,何必见外!”

薛老太太欣慰的点点头,又指着薛镇弘道:“你看你闯的祸,以后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哪里都不准去!”

薛镇弘没说话。

薛霭朝宋弈看了看,他始终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思索了片刻,他出声问道:“严怀中现在知道不知道严孝已死,又可知道是九歌的朋友杀的。若是知道他势必不会罢休……还有,他既然下套让三叔钻进来,就必然是有图谋的,我们如今要商量如何应对才好。”

“我们去别处说。”薛镇扬站了起来,不习惯在女人面前议论朝局,薛老太太立刻就打断他的话,道,“出去说做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难不成还能漏出去不成,更何况,这件事你不让我们知道,我们也要担心着急,问东问西,你当着我们面说清楚,将来无论会出什么事,我们心里也有个底。”和严安这么正面对上可不是开玩笑的,前几年不还有人死谏,最后死谏的人是死的透透的,可严安还越活越好。

“也好。”薛镇扬忍了忍重新坐了下来,大家纷纷落座,薛镇扬道,“在京城,大家只对太仓那边的事情有些耳闻,却不知道,扬州的盐商已经罢工,用不了几日,北方这边的盐商也会相继罢工,兹事体大,一旦南北盐商罢工,那全大周的官盐便会停运,届时私盐暴涨,盐价必然会哄抬,那会有多少地方无盐可买,有多少百姓无盐可食。盐是根本,这件事若是很快处理了也就罢了,若是拖得三五十日甚至更久,会再出现什么样的后果,难以预料!”

“夏阁老如今正在想对策,如何平息此事,不叫百姓受到波及!”他叹了口气,道,“除此之外,我们还要防备朝中有人乘机生乱,借机铲除异己,栽赃嫁祸!”

薛镇扬能想到这些,幼清并不奇怪,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是宋弈推动的,所以,考虑的视角当然是从朝堂从百姓出发,她看了眼宋弈催促似的点了点头,宋弈朝她笑笑,和薛镇扬解释道:“此事,姑父不必担忧,因为太仓之事乃是我暗中推动的……”既然要解释,不从头说是不行。

今日似乎震惊的事情太多了,薛镇扬和祝士林以及薛霭几个素来聪明之极的人,这会儿反应却是慢了半拍,皆在反复消化宋弈话中的意思,反倒是薛潋蹭的一下站起来,满含敬佩的道:“竟然是你?!那几方势力都不可小觑,你怎么策划的,后面打算怎么做,目的是什么。”薛潋连珠炮似的问完,薛镇扬和祝士林以及薛霭都反应过来,薛镇扬也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问道,“是你推动的,你为何如此做?”他下意识的没有去衡量宋弈能不能做得到,仿佛他必定有这个能力似的。

宋弈点点头。

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薛镇扬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他负着手来回的在房里走动,时而停下来看看宋弈,时而又蹙眉想着什么,薛霭和祝士林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时间宴席室里静悄悄的,即便想不通里面事情的薛思琪,也被宋弈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不会也和三叔一样卖私盐吧。”薛潋跳着脚道,“要不然你弄这个事儿没好处啊。”还把百姓害了,他觉得宋弈不是这种不顾百姓死活的人。

薛霭喝道:“闻瑾,休要胡言!”他说完,看了眼宋弈,又看看幼清,问道,“你是不是打算以此事作为突破口,请求朝廷清查两淮盐业,继而问罪严安……”又道,“其后是不是还要将为当年的舞弊案翻案?”他一直想不通,那一天宋弈和幼清在花厅外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幼清回来后就果断的答应了婚事,可就在刚才他忽然明白过来,宋弈……应该是答应了帮幼清救回舅舅,甚至有可能,他们彼此的目的根本就是相同的。

所以,幼清才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了宋弈。

不知道为什么,薛霭心里一直压着的令他时不时想起便会痛彻心扉的事情,随着他这段话出口,便渐渐消散而去,他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好像解开了人生解不开的死结一般。

宋弈的话一出,薛镇扬停了下来,望着宋弈像是在重新审视他一般,问道:“你真是如此打算的?”

“确实如此。”宋弈坦然的点了点头,薛镇扬心里的思路便串联起来,他不敢置信的道,“那这么说,鲁直的案子是不是也是你……”太仓的事情便就是由鲁直那六十万盐引所引起的,这是一连串的事情,宋弈既然布局,那么很有可能从鲁直的事情就开始了,不对,鲁直为什么会被查,那便要追溯到去年淮河水淹祖陵的事情。

只有将这一连串的事情串在一起,才能解释的通。

“你……”薛镇扬指着宋弈,半天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做了这么多事情却不让我们知道。你是不相信我们,还是觉得我们没有能力!”若是知道了,他们也不会一直被动牵着顺遂大流的去和严安对抗,即便他们帮不上忙,也不至于拖宋弈的后退。

“并非如此。”宋弈依旧轻浅的笑着,道,“办这些事我与幼清还未成亲,这里面牵涉众多,若能不牵连旁人自是最好的。”

薛镇扬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白忙活了这么多年。

祝士林站了起来,望着宋弈,像是不认识他似的,道:“九歌,你我认识这么多年,你竟然半句未向我透露过。”他倒并非责怪,只是震惊和敬佩,祝士林话落朝宋弈郑重一拜,感叹的道,“大周有你,是百姓之福啊。”

宋弈侧身让开将祝士林扶起来,笑道:“休德何至于此,我不过为私心罢了,你这么说让我无地自容。”祝士林摆着手,惭愧的道,“你我年纪相当,又同在行人司,这么多年我自问兢兢业业,忠于朝廷忠于自己的良心,如今和你比起来,我实在是羞愧!”

“宋大人,你真是神人啊。”薛潋满眼的兴奋,“佩服,佩服!”

宋弈失笑摇着头。

赵芫推了推幼清,望着宋弈低声在幼清耳边道:“他暗地里谋划了这么多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幼清点了点头,“他没有瞒着我。”

赵芫脸色一变,假意掐着幼清的胳膊,道:“你可真是嘴紧,连我们都瞒着一句没透底!”

幼清抿唇笑着,也站了起来,望着薛镇扬,又看了看薛镇弘:“姑父,此前宋大人都在暗处,如今经由三叔一事,想必严安此刻也知道了他的所为,所以,我们不得不商量一番,接下来该怎么做。”

“幼清说的没错。”薛镇扬点头道,“当务之际要想好对策。”他说着便朝宋弈看去,问道,“九歌,你是否已经有准备。”

宋弈微笑朝幼清看去:“方才在你们来之前,我和幼清已经商量过,这事让幼清和您说吧。”话落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姑父。”幼清等宋弈说完,便道,“您明天就将三叔送去顺天府衙,让三叔自己认罪供出他倒卖私盐一事。”她的话没说完,薛老太太果然就质问道,“你说什么,把你三叔送衙门去,你想的就是这个主意?”怒目瞪着幼清。

幼清看向薛老太太,解释道:“严孝是因为三叔而死,严安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三叔,既如此,我们何不化被动为主动。”又道,“三叔并非主犯,他不过拿钱与人合伙做生意,即便最后判决,三叔也绝非死罪……”最重要的,等他们事成,严安势力瓦解,他们总有办法将薛镇弘的罪赦免至最小。

“不行,不行。”薛老太太摆着手,一口否决了幼清的话,薛镇扬却是打断她,道,“娘,这些事您不懂您不要胡搅蛮缠行不行。”

薛老太太被薛镇扬噎住,她看了看幼清,冷声道:“总之我不会同意把老三送衙门去,那衙门是什么地方,进去还有好事,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去!”薛镇弘拍了床板,道,“我也听明白了,是我打乱了宋大人的布局,这个责任我理应承当,就算是死在牢里我也不后悔。”他这辈子真心对待朋友,所以最恨有人骗他,严孝胆敢骗他,这口气他是没办法咽下去。

“老三!”薛老太太怒喝,薛镇弘摆着手道,“娘,您不懂,这事儿方侄女说的对,也是最好的办法。你也相信大哥,相信宋大人,他们定会保我平安不死的。”

薛镇扬总算对薛镇弘看的顺眼了些,他道:“那你好好养伤,明天我就带你去顺天府衙,有陈大人照顾,你不会吃什么苦。”顿了顿又道,“往后的事情我们安排好会去告诉你,你安心在牢里住着。”

薛镇弘很爽快的点点头。

“九歌。”薛镇扬起身朝宋弈颔首,“你随我来。”宋弈便和薛镇扬一前一后出了宴席室,他在门口顿足,望着他低声道,“你方才说的事非同小可,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去一趟夏府,将此事和阁老说一说,往后要怎么安排你告诉我们,我们也好心里有个底。人多力量大,你说是不是。”

宋弈朝幼清看了看,幼清走了出来,笑看着宋弈,道:“姑父说的对,你和姑父一起去吧!”

“好!”宋弈点头道,“那我便走一趟。”

薛镇扬松了口气,宋弈的能耐他看在眼里,他既然没有想过和他们合作,就肯定有把握凭一己之力能做到,如今他们中途硬要插手进来,反而让他觉得羞愧,好像白得了什么好处似的。

好在宋弈愿听幼清的话!

宋弈和薛镇扬去了夏府,在路上薛镇扬就将单超,赵江等几位大人悉数请来,等众人听完薛镇扬的话,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宋弈,赵江哈哈大笑,指着宋弈和夏堰道:“老大人,合着我们前面一直在被宋大人牵着鼻子走,我就说,怎么这么多事情一件套着一件那么巧呢。”

夏堰摆着手,望着宋弈,问道:“你布局细腻,考虑周到,老夫自叹弗如,往后你打算怎么办尽管说来,老夫和诸位大人,定当竭尽全力辅助与你!”不管怎么说,夏堰的资历在这里,宋弈忙起身朝夏堰行礼,道,“老大人不必如此,宋某当以阁老马首是瞻。”

“老夫不过气不过严安所以才赖在首辅的位置不肯走罢了。”夏堰摆着手道,“能者多劳,你有本事有成算,让老夫听你的老夫一点都不冤枉,反而应该高兴才是,若能有生之年让亲眼看到严安垮台,死在老夫前面,便是到了黄泉我也能和先皇说一声,无愧所托!”

“你不要谦虚了。”赵江道,“老大人说的对,既然你都布局好了,往后怎么做你尽管知会我们一声便是。”

单超摸着胡子,笑眯眯的道:“上回怎么说的,往后还要靠后生提携,如今不过几日的功夫,就应验了。”他说着拍了拍宋弈的肩膀,道,“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薛镇扬朝宋弈点点头。

------题外话------

昨天的三叔是一个炸弹啊,把深水区的姑娘都炸出来了…。

今天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从今天开始就进入白日化你死我活的斗争中了……因为不敢将官斗着笔墨太多,我会稍微克制字数的,等这事儿了了,老爸回来了,然后……你们懂得(挑眉。)

最后,我继续奋斗去,你们别忘记月票啊。啵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