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2 被动

幼清和宋弈在周长贵的催促下,匆匆换了衣裳便去了井儿胡同。

薛府连侧门都紧闭着,守门的婆子见是幼清和宋弈才开了门,两个人的马车还没进去,祝士林和薛思琴的轿子也到了,大家在垂花门前下来,薛思琴急的脸色发白,道:“好好的怎么闹起来了,三叔不是说要回去了吗。”

薛镇弘在中秋节的时候就说这个月二十动身,薛老太太把行李都收拾好了。

“进去再说吧。”幼清拉着薛思琴,宋弈和祝士林并肩走在后面,祝士林低声道,“三叔怎么会和盐商扯上关系的,不是说他在做皮货和茶叶生意吗。”

宋弈微微摇头,凝眉头道:“现在还不清楚。”他隐隐已经猜到了怎么回事,面色也因此显得有些沉重,如今的局势对他们很有利,若是薛镇弘被人下了套,或是利用了……

他们极快的进了内院,还不等到智袖院,就听到里头鸡飞狗跳的,薛镇扬拍着桌子的声音,连屋顶的瓦都震了几震。

幼清和薛思琴结伴进了门,两个人心都沉了下来。

“休德,九歌!”方氏迎了出来,一见着两个人立刻道,“快去劝劝老爷,他……他说要把三叔送衙门去自首。”

宋弈和祝士林对视一眼,两个人进了宴席室,幼清和薛思琴扶着方氏,幼清低声道:“姑母,到底怎么回事,三叔怎么又做私盐了,是跟谁做的。”

“说是做了近一年了,一直在稳赚不赔,他胆子就越发的大起来。”方氏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道,“跟谁做的他就是不说,只说是在江湖上认识的一个小哥,那人不但仗义而且手眼通天,几次在两淮被官府拦了都平安无事的过去了。”

“那既是如此,姑父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有人告诉姑父的吗?”幼清和方氏以及薛思琴在门口停下来,方氏解释道,“老爷今天下衙回来的路上,忽然有人拦了他的轿子,塞了封信进来,信里怎么写的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提了三叔做私盐的事,老爷就将三叔找来了。”

幼清心里就咯噔一声,这么说是有人有意要让薛镇扬知道,薛镇弘暗中做了私盐买卖?!

那这个人是什么目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三个人沉着脸进了宴席室,幼清就看到薛镇扬怒气冲天的站在房间中央,薛镇弘板着脸坐在椅子上,祝士林和宋弈、薛霭,薛潋以及薛思琪、赵芫站在对面,薛老太太坐在主位之上,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气氛沉闷。

“你不说是不是。”薛镇扬就朝外头喊道,“焦安,给我拿绳子来,将他绑到衙门去!”

薛镇弘和薛镇世的脾气不同,薛镇世自小对这个兄长是又敬又怕,所以薛镇扬一发火,薛镇世就不敢回嘴,可是薛镇弘没有这样的害怕,他腾的一下站起来,和薛镇扬对视道,“你敢。”又道,“你凭什么将我绑去衙门,这件事是我做的没错,若是将来捅出来,我一个人认罪,绝不会连累你一分一毫。”话落,甩了袖子就要走。

“老三。”薛老太太怒喝道,“坐下,听你大哥把话说完,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一个人扛,你怎么扛?”

薛镇弘脚步一顿,不服气的回道:“我留下来,我留下来难不成真等他将我送衙门去,我这会儿什么事都没有,他就大义灭亲,若真出了事恐怕他就是第一个跳出来要砍我头的人,我没什么可和他说的。”

“好,好。”薛镇扬气的眼前直发黑,质问道,“你走可以,我也懒得管你,但是你今天必须把和你一起做生意的人说出来,不然你休想出这个门。”

薛镇弘冷笑着望着薛镇扬,道:“怎么着,你想把我软禁在这里!”

薛镇扬怒目瞪着薛镇弘。

兄弟两人就这么相持不下。

“三叔。”薛霭走过去,做和事佬,“父亲是为了您好,虽说外头做私盐的人很多,也有人发了横财的,可是那都是没有被抓以前,若是查到了,私盐的定罪向来都很重,不是死也少不得是个充军的罪名。”他语重心长的道,“您的事虽说还没有人知道,可是今天既然有人给父亲递信,就不可能没有目的,对方是什么人,又是什么目的,若不弄清楚,一旦东窗事发,便是您想一个人揽下所有的罪名都不可能。”

薛镇弘其实心里都知道,可就是觉得薛镇扬说的话不好听,所以才顶着说那样的话。

“和他说这些做什么,他能听得懂,有这个脑子也不会做出这种蠢事。”薛镇扬指着自己的三弟,道,“你口口声声说对方仗义,若是仗义他怎么会将你漏出来,我看,今天给我送信的人,就是这个人,他什么目的你想过没有,他为什么要给我送信,你想过没有!”

“不可能是他。”薛镇弘道,“他为什么要把我推出来,就算把我推出来,他的罪也免不了……”可是不等他自己说完,他就反应过来,刚才他一进门就被薛镇扬劈头盖脸的骂,一直没空想,就下意识的对着干,如今冷静下来,忽然就明白过来。

他不过是个小角色,可是薛镇扬不是,薛镇扬背后的夏堰不是,对方会不会根本就是冲着薛镇扬,冲着夏堰而来呢。

想到这里,薛镇弘心头一缩。

“你长没长脑子。”薛镇扬怒不可遏,“你知道不知道我刚审完鲁直的案子,夏阁老更是刚抄完鲁直的家,那六十万盐引还摆在内阁,满大街都在议论太仓的盐商,这么敏感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人告诉我你在做私盐,你倒是给我用脑子想想看啊。”

薛镇弘心里明白过来,可嘴上依旧不依不饶道:“你怕什么,你明天就把我逐出族谱去,往后我一个人,他们要抓要杀,不用你管!”

薛镇扬气的眼前一黑,朝后栽了一下,幸好薛霭站在旁边扶住了他。

宴席室里一团乱,薛镇扬在椅子上坐下来喝了半盅的茶,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薛镇弘有些动容,可依旧站着没有动。

“你这个败家的东西,你不能好好说话,若是把你大哥气个好歹出来,我非打死你不可。”薛老太太上来就朝着薛镇弘身上使劲拍了几下,“我早和你说过,这事儿危险你偏不听,现在好了,有人告密,那人能和你告密就一定会和别人告密,你怎么办,你说你怎么办,还好意思在这里和你大哥顶嘴。”

“娘!”薛镇扬是听明白了薛老太太的话,拍着桌子道,“您是早就知道了?您早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您……您怎么这么糊涂啊。”

薛老太太噎住,有些心虚的道:“我知道的时候他都已经在做了,我劝不了他只能随他去了。”

薛镇扬气的额头青筋直跳,方氏过去给他顺着气。

“三叔!”宋弈站了起来,语气淡淡的朝着薛镇弘微微一笑,“大家都消消气,坐下来把这件事说清楚,这样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薛镇弘一看到宋弈,就朝他抱了抱拳,道:“让宋大人见笑了。”说着坐了下来。

薛老太太也重新坐了下来。

“大家都坐吧。”宋弈示意大家都落座,他立在中间望着薛镇弘道:“三叔,太仓的事情想必您已经听说了吧?”

薛镇弘点点头。

“您知道,可能是道听途说,或者是自己的猜测,太仓真正的隐情您可能还不知情。”宋弈语气缓慢,声音疏朗有种令人心定的舒缓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姑父才如此生气。”

薛镇弘听着一愣,又紧张又好奇的问道:“那这背后有什么原因?”

“九歌。”薛镇扬摆着手道,“不要和他说,说了他也不懂,你只让他将背后的人说出来,就立刻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薛镇弘好不容易平息的情绪又被激了起来。

宋弈叹了口气,依旧和薛镇弘道:“这是朝堂的利益之争,此事后隐藏的暴风骤雨,非一两句可说明,也非此时此刻可以预料,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事非同小可……三叔这件事生的蹊跷,告密之人如何知道您做私盐,又为何告密,这件事他除了和薛大人送了信以外,还和谁也送了同样的信,这些不弄明白,想必,就是将来一日三叔上了法场,也会死不瞑目。”

这番话说到薛镇弘心里去了,他现在确实很生气,不弄清楚是谁害他的,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宋大人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做。”薛镇弘烦躁的道,“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听你的!”

宋弈微微一笑,很耐心的道:“正如姑父所言,三叔到底是跟谁一起做这单买卖的。”

“我……”薛镇弘看了眼薛镇扬,又露出惭愧的样子来,道,“我只知道他姓叶,江湖上人称叶三哥,我和他是四年前认识的,还是我从西北赶皮货回来,正巧和他住在一间客栈,我们便认识了,前年我下扬州,好巧不巧又碰上他了,他便说他在做这个买卖,我当时头脑一热,就投了一千两的银子,心想也不多做着试试,到时候就算查出来,无凭无据的也没我什么事儿,没想到过了三个月,他竟拿了两千两给我……再后来我们合伙又一起做了四次的买卖,我总共赚了十六万两。”

姓叶?宋弈心头转了一遍,凝眉问道:“此人何方人士,走的是谁的门路你可知道,相貌又如何?”

“他说他是山东青州人,可我听他口音却是京城的,后来我私下打听过了,原来他自小在京城住过几年,相貌嘛,方正脸,年纪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眉宇间有股杀气,双眸炯炯有神,若是在人群中看到他,一眼就能认得出,非常的显目。”薛镇弘说着又道,“至于走的谁的路子我没有问,这是别人吃饭的门路,我若打听岂不是有夺人财路的嫌疑。”

啪的一声,薛镇扬将手里的茶盅冲着这里丢过来,气道:“你可真是义气,连他走什么路子都不问,就和人家做生意。”他又想起薛镇世来,两个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薛镇弘没接话。

“这位叶三哥现如今人在何处?”宋弈望着薛镇弘,薛镇弘回道,“他前些日子还在京城,近日说要去江南,如果你要找他,我应该能找得到。”

宴席室里沉默了下来,宋弈微微点头也没有再问。

幼清听的心里却是起伏不定,大家都不知道太仓那边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内情,可是她知道,这是宋弈一手策划出来的,为的就是一步一步将严安拖到人前来,可是如今莫名杀出来薛镇弘的事情。

他们不得不去慎重的考虑,这位叶三哥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把这件事解决了,将薛镇弘从中剔出来,宋弈往后势必要多重顾虑。

还有薛镇扬,太仓那边闹大了,事情早晚会到大理寺的手中,那些人会不会拿这件事出来威胁他,又会不会因此而连累他无法升职,甚至他的前程会不会断送在此?

“三叔近日便住在家里吧。”宋弈很断然的替薛镇扬下了决定,“这件事还要详查,结果没有出来前,您还是哪里都不要去比较好。”

薛镇弘沉着脸没有反驳,薛镇扬也没有反对。

事情似乎告一段落,宋弈起身对薛镇扬道:“姑父,能否将那封信给我。”薛镇扬就将那封信递给了宋弈,宋弈并未立刻拆开看,而是道,“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去查,若有消息便会派人通知您。”说着朝幼清望过来,幼清跟着他起来……

“我们先告辞。”宋弈无心和大家多解释什么,带着幼清便朝宴席室外走去,薛镇扬和方氏送他出来,薛镇扬道,“你打算怎么查?”

宋弈声音沉沉的道:“我早年在外走动,认识不少人,此事或许可以一试,”他话落朝薛镇扬拱了拱手,“您等我消息。”

薛镇扬被薛镇弘气糊涂了,闻言点着头道:“若是查不到也不要着急,此事毕竟还没有泄露出去,我们再想对策。”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弟弟身陷囹圄,可若到时候保不住他,他也会大义灭亲,毕竟,薛家不是只有薛镇弘一个人。

宋弈点了点头,带着幼清出了智袖院,方氏叮嘱道:“路上小心一些。”幼清回头朝方氏摆了摆手。

“我们要去望月楼吗?”幼清望着宋弈,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什么叶三哥?”

宋弈望了眼幼清,回道:“并未听过此人的名号,应该是化名。”他说着微顿又道,“三叔说此人极有门路,能在两淮运私盐,却不受官府和漕帮的挟制,可见他门路非小,这样的人即便化名我们也应该能查得到。!”

“那……”幼清犹豫的道,“会不会影响你后面的布局。”

宋弈并不确定,摇头道:“那要看对方是什么目的。”又道,“等查清了才能知道。”说着,他扶着幼清上了马车,两人直奔望月楼。

在侧门边,是老安迎的他们,宋弈下了车牵着幼清的手,径直去了后院的书房,宋弈在主位上落座,幼清则在他身后不起眼的地方找了个位子坐下,方徊和阿古进了门,还有位她上次不曾见过的人。

“爷!”以前宋弈也会这个时间来望月楼,可是却从未这个时间带夫人来,可见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吩咐我们办?”

宋弈将薛镇扬的给他的信拿来递给老安:“你看看这封信。”

老安就将信拿过来拆开,双目一扫。他跟随宋弈好几年,两个人之间早有默契,看完后他蹙眉道:“这个笔迹属下不曾见过。”又将递给方徊和阿古看。

“叶三哥你可听说过。”宋弈将薛镇弘所形容的相貌和老安说了一遍,老安闻言一怔,奇怪的道,“听爷这么说,属下可以肯定此人绝非是漕帮的人。”

方徊就露出疑惑的表情来:“这个人样貌似乎……”他摇着头单凭口述,一时实在难想起对方是什么人。

“不着急。”宋弈负手在房里走了两圈,低声道,“此人若不是漕帮的人,也定然和漕帮关系匪浅,在这边下手定然会有收获。”他徐徐说着,“方徊今晚去西山大营转一圈,以及周边的卫所也走一边!”这世上能身有杀气的人,不是匪便是兵将。

方徊抱拳领命,宋弈又道:“盐商联名的状纸先暂且压上几日,等将这件事处理好,再上奏不迟!”

几个人纷纷应是。

宋弈就带着幼清重新上了马车回了自己的家,幼清忧心忡忡的,就怕这件事打乱了宋弈的谋划,宋弈见她如此,就安慰道:“对方的目的即便未明,可我们也能预知一二,不用担心,总有办法应对的。”

幼清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三叔的胆子也太大了。”她想想就生气,可是又不能真将薛镇弘送衙门去,“什么都没有弄明白,就跟着人家后头做生意,他也不想想后果。”

宋弈没说话。

幼清回房梳洗了一番,躺在床上想着薛镇弘的事情,这事儿太古怪了,会不会有人知道了宋弈,通过薛镇弘的事情来打乱他的布局?

此时,严府之中,严安也并未休息,他和次子正对面而坐,一人执白子一人执黑子对弈,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严安时不时端茶轻啜的悉索声,过了一刻严安放了棋,凝眉道:“辰星,你的棋艺越来越精湛了。”

严志纲笑着道:“父亲是近日劳累的缘故,您要不要早点休息。”

严安闻言摆着手道,“你出去那么久,我们父子已经许久没有杀的这么痛快,为父一点都不累!”他说着一顿,让人收了棋盘,望着严志纲道,“……起初我只当小打小闹,可一连十来日事情周旋不下,此事你怎么看。”

“儿子认为,此事恐怕和鲁直的事情是同一人布局策划的。”严志纲眉头微挑,自信满满的道,“不过父亲不必担忧,此事交由儿子去办,我既回来了自然要为您分忧才是。”

“好,好!”严安欣慰的道,“此人不清除出来,为父心中难安,他就像条伺机而动的毒蛇,谁也摸不准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严志纲点头道:“儿子一定不负您所托!”

“好。”严安说着摸着下颌上的胡须,又胸有成竹的道,“等明年大局稳定,为父打算陪圣上南下寻蓬莱,圣上登基以来还从未出去走动过,也该出去走走了。”

“父亲这个主意好。”严志纲道,“圣上也实该出去走动走动。”

严安颔首说起陶然之:“上回让勋贵募资修丹炉,陶然之成了众矢之的,如今张茂省又拿了十万两出来,他已经用处不大。”严安凝眉道,“我看你要再物色一个人,有备无患才好。”

严志纲点着头:“儿子已经派人去龙虎山了,不出数月便有消息。”又道,“倒是这个郑孜勤是个人物,能屈能伸,一句话不说就拿了两万两出来。皇后有恃无恐也是因为有他。父亲,储君之事不过早晚,您看,我们要不要适当松一松口。”

“暂且不用。”严安摆手道,“储君不能立,一旦立了储君朝堂便会泾渭分明,他们虽动不得我,但却会以储君马首是瞻,届时我们定然麻烦不断!”

严志纲微微蹙眉,圣上早晚会死,这个时候一定要将新君牢牢拿捏在手中,好为将来做打算,只是严安不赞同,他也不好多说,只得应是!

外头有人喊了一声。

“进来。”严安朝外头喊了一声,便立刻有人进了门,一身黑衣劲装打扮,眉宇间凶气骇人,朝严安父子抱了抱拳,“老大人,二公子!”

严安放了茶盅,问道:“那个叫什么来着……”严安一时间想不起来那人的名字,严志纲就笑着提醒道,“薛镇弘。是大理寺左少卿薛致远的胞弟!”

“对,对。”严安笑望着严孝,道,“事情办妥了?”

严孝点头道:“办妥了,现在薛府正为这事闹的鸡飞狗跳,据属下观察,薛致远虽口口声声说要将薛镇弘送去衙门,但这件事就算他真的这么做,对他来说也是摘不干净的,所以,他们势必要有所行动。而夏堰那边,为了保这个得力干将也会不遗余力。”

“嗯。”严安颔首道,“先让他们挡一阵子,等事情稳妥了,我们再出手收拾那些乌合之众。”

严志纲点着头,心头一动,道:“父亲,这次机会千载难逢,儿子还因此衍生了一个想法。”他说着微顿,接着道,“盐商势大财众,我们经营了这么久也收效甚微,您看,若不然乘此机会把两淮的盐纲整顿一番,彻底改头换面。”

严安闻言一振,问道:“你且说来听听。”严志纲就道,“两淮盐商以扬州为首,而扬州的盐商又大多数来自徽州,他们常抱作一团一致对外,有时集资购买盐引,盐场几乎要被这些人垄断,儿子想,不如乘此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往后两淮官盐只交由某一人经营打理,这样一来市场不但不会混乱,而我们也能通过此人,轻而易举的控制两淮的盐业。”

严安若有所思,踌躇道:“此事虽好,可动静太大。”他犹豫道,“你不如修书去问问秦昆的意见,这些年他对两淮盐业了如指掌,应该能对你有所帮助。”

“儿子知道了。”严志纲点头应是,严安又看着严孝吩咐道,“这个薛镇弘暂时留着还有用,你要稳住他!”

严孝点头应是。

“爷。”方徊在棋盘街外一家茶馆见到了宋弈,他关了门左右看看,低声道,“属下查到了,薛镇弘口中所说的叶三哥很有可能是严孝,此人是严安收养的义子,在严府负责严安的安危。据说他祖上姓叶,在家中排行老三,后来被严安收养后改名严孝。”又道,“因他甚少在外走动,所以,我们只知道严孝却从未听过叶三哥!江湖上不知他来历的人,都将他当做漕帮的,而漕帮的大当家确实也和他私交匪浅。”

宋弈闻言眉梢一扬,在椅子上坐下来,手支着面颊微笑道:“看来,严怀中是打算让夏阁老等人替他挡上一阵,好给他腾出时间来。”他微微思索,吩咐方徊道,“你回去收拾一番,明日陪薛三老爷出去一趟。”

方徊一愣,问道:“爷,您是……”

宋弈起身,负手道:“不知道严孝的身份,我们要顾忌会不会另有其人,可现在知道了他的目的,那就没什么可担忧。”话落,他微微一笑,“他既然送上门来,我们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方徊心头一动,不确定的道:“您让属下将严孝……”他做了个杀人的动作,宋弈点了点头,“先借此机会断严安一条臂膀,也让他感受一下,摸不着门路的焦虑。”

这样一来,严孝不在他们就没有理由来拿捏薛镇弘,即便将来查出来,没有佐证,薛镇弘也能推的一干二净。

在这样的局面下,宋弈这么做是最直接也是最好的办法。

“那何不在京城就……”方徊疑惑的看着宋弈,宋弈摆摆手,道,“京中严安的耳目众多,我们在暗处,办事更为便利。”

方徊应是,抱拳而去。

宋弈站在窗口,望着棋盘街走动的人流,微微一笑。

下午,宋弈去了薛府,薛镇弘看到他如看到救星似的,道:“怎么样,可有什么眉目!”

“三叔请坐。”宋弈和薛镇弘对面而坐,他道,“明日我会让人陪你一起出城,届时那位叶三哥定然会主动来寻你,到时候你什么都不用管……事情办妥后,你先回泰和,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管是谁去找你,都暂时不要理会。”严孝肯定派人盯着薛镇弘,只要他走严孝肯定会出现。

薛镇弘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的道:“这么说,你知道叶三哥的真实身份了?”

宋弈笑而不语,薛镇弘就知道宋弈不打算告诉他,他想了想,道:“成,那我听你的,这就收拾东西明天回去。”又道,“这样就不会连累我大哥一家了吧。”

“三叔先保住自己,才能想别人是否被牵连。”宋弈缓缓道,“往后您若要窝本便正大光明的走官途,我可以给您引荐几人,私盐的事,若无万全把握切入涉足。”

薛镇弘感激不尽,朝宋弈抱拳道:“有劳宋大人,这回的恩情我薛老三记在心里了。”

宋弈道:“不敢!”便起身和薛镇弘告辞,出了门去,薛镇弘在房里思虑了好久,突然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在门口碰到了焦平,他朝焦平道,“我方才和宋大人的话还没说完,我不出门,追着他把话问清楚就好了。”

焦平犹豫的看着他,薛镇弘不耐烦的道:“我又不是孩子,你别烦了。”大步朝外头走去,一刻不停的出了侧门,等他上街后就径直去了泰丰银号,在里面取了五十两的银子,又去了崇文门他住的客栈,找到里头的伙计,道,“你们马掌柜呢。”这家铺子的掌柜是他早年的好友,当初说要结伴去西北的,其中便就有他。

他此番来京受他颇多照顾,而当年认识叶三哥时他也在,做私盐之事他也参与其中,虽投的不多可也是合伙之一。

“我们掌柜出门去了。”伙计留着薛镇弘,道,“三爷去小院喝杯茶歇会儿吧,掌柜的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薛镇弘还有事要交代马掌柜,便颔首去了小院,这里和前头是隔开的,从客栈后面看是望不到这里的。

薛镇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头,就将当初认识叶三哥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实在想不通,如果真是叶三哥告密的,那对他有什么好处呢?除非,这件事从始至终就是个圈套,就等到适当的时机,将他推出来?

他心头震惊,蹭的一下站起来,若真的是这样,那马掌柜知道不知道?

薛镇弘有些坐不住,开门就朝外头走,一出门就瞧见院子里有人跺着步子进来,他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重新看了一遍,才不敢置信的喊道:“叶小哥!”

“三爷!”严孝一身商人打扮,穿着湖绸的直裰,大步而来朝薛镇弘抱了抱拳,薛镇弘道,“你不是南下了吗,怎么还在京城。”心头已有戒备。

严孝笑眯眯的和薛镇弘道:“这不是才回来,心想你许是还未离开,便来看看你。”他朝里头做了请的手势,“先进去坐,我正有话要和你说。”

薛镇弘心头也压着话,闻言就点了头和严孝一起进去,两人各自落座,薛镇弘凝眉道:“叶小哥,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太仓的事情你听说了吧。”严孝沉声道,“这段时间风声紧,我们的生意要暂停一停,你投的十万两若是急用我就拿出给你,若是不着急用就先摆在我这里。”

薛镇弘眯了眯眼睛,直接就道:“生意恐怕是要停一停了。”他顿了顿又道,“我被告密了,我大哥如今已经知道我做私盐的买卖,要扭送我去衙门。”他说完,就盯着严孝看。

“怎么会出这种事。”严孝一愣,惊讶的道,“贵兄长为何知道你这件事,这事很蹊跷。”

薛镇弘拍着桌子道:“何止蹊跷,分明就是有人要陷我于死地!”

“此事你兄长没有人让人去查,到底是谁告诉他的?”严孝打量着薛镇弘,薛镇弘就道,“已有眉目,只待确认!”

严孝心里就咦了一声,没想到薛镇扬这么快就查到了?不可能啊……他望着薛镇弘道:“没想到薛大人如此神速,在下佩服!”

“哪是他查的,而是宋……”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耳边听到“嗖”的一声,一颗石子穿透了门帘子,砰的一声将桌上的茶壶砸碎,惊的薛镇弘慌忙避开……

“什么人。”严孝猛然站起来,三两步跨至门口,唰的掀开帘子目光如梭子般四处一扫,就在这时,又有一颗石子飞天而来,严孝身体一侧立刻闪开,那颗石子便擦着他的脑门过去。

来人身手不凡,他猛然看向薛镇弘,三两步走过去,手中不知何时便多了个匕首,手背一翻逼架在薛镇弘的脖子上,他冷声道:“说,外面是不是你带来的人。”

薛镇弘没有害怕,大怒道:“姓叶的,你什么意思,老子没有怀疑你,你反而来质问老子!”又道,“老子问你,告密的人是不是你,你他妈到底什么人!”

既然撕破脸了,严孝就没有必要和他装下来,他刀递进了一分,道:“没想到你们薛氏藏龙卧虎,这么快就查到我了。”又道,“尤其这位宋大人令我刮目相看,小小的一个七品司正,就能在短短的一天一夜查到我的来路!”宋……和薛家有关,姓宋的人,除了宋弈还能有谁。

他没有想到这一次有这么大的收获,严安查了那么久猜了那么久,甚至那次他安排人去劫杀宋夫人都没有发现宋弈的问题!

难怪宋夫人会和凤阳来的女眷有接触……隐藏的可真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姓叶的,你要杀就杀,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他大喝一声,抓住严孝手里的匕首,忽然就朝自己的脖子捅去,“你想拿老子威胁我大哥,门都没有!”

严孝没料到薛镇弘会来这手,他手臂一动,薛镇弘已经带着他手里的刀,刺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顿时扎出了一个窟窿,血便顺着刀尖流了出来。

薛镇弘哈哈一笑:“老子来的干净,去的干净,你们谁能耐我何!”说完,还要将刀子递进一分,严孝抬脚就揣在薛镇弘的腿上,“想死,你也配!”

薛镇弘被踹倒砸在了身后的花盆架子上,花盆倒了下来摔在地上,他瞪着眼睛指着严孝道:“不让老子死,那就让你这个狗日的死!”说完,抓了花盆碎掉的瓷片,也顾不得脖子上的伤,就朝严孝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有两个人影宛若鬼魅般闪了进来,一人一柄长剑直逼严孝,严孝连连后退几步,不等他抽出腰间拴着的软剑,对面一人已是一剑刺在他的肩膀上,他闷哼一声,将手边的多宝格推了出去,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中,对面的黑衣人退让了一步,便是这一步的时间严孝抽出了剑,迎击而上,且打且朝外面退!

“没想到一个宋九歌,就能养这样的高手。”严孝心里震惊,盯着对面两个蒙面之人道,“不过你们想杀我还嫩着点,回去告诉你们宋大人,等死吧!”话落,翻跃出了房间。

“那你也要有命说出去才成。”其中一个人黑衣人招招致命,剑气凌人,严孝被逼到院中,冷笑道,“那就试试!”

寒光剑影,薛镇弘衣襟上已经被血浸透,他胡乱的抹了一把,扶着门框看的目瞪口呆,他在外走动多年,别的本事没有,可看人交朋友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的,从他第一次见到宋弈,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却也只是觉得不简单,从来没有想到过宋弈会养有暗中的势力……

正如叶三哥所说,宋弈不过一个七品行人司正,今年才二十三岁,怎么会有这样的势力和能力。

随即,他便知道自己办了蠢事,宋弈既然连他们都没有告诉,就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这么一抖出来,岂不是将他推到人前来……到时候肯定是麻烦不断。

“他妈的。”薛镇弘气的不得了,望着严孝恨不得将他吃了,他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在墙角找了个烧火的铁叉,杵在手里就走了过去,指着严孝道,“这位小哥说的对,今儿就是你是死期。”非要杀人灭口不可。

严孝被追击的大汗淋漓,他节节败退,已经是无路可退,两个黑衣人形如鬼魅,身影交错根本叫人看不清楚,严孝虽武艺不错,可无论如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几个回合严孝跳起打算翻墙而走,可不等他上墙,一柄长剑在他面前一挡,他当即朝后避开,长剑不收追随而至,剑梢一挑他的脖子便已经开了手指长的口子,泂泂的血喷涌而出……

薛镇弘一看情形,立刻冲了过去,举着烧火棍照着严孝的后背就扎了进去,又狠狠的抽了出来,他还要再扎,却被黑衣人拦住,道:“薛三老爷,此地不宜久留,你先走!”

薛镇弘就丢了火叉,也不耽搁,朝两个人抱拳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告辞。”话落,撕了直裰上的布,擦了擦脖子,又朝倒在地上瞪着眼睛的严孝踢了一脚,开了院门快速出了门。

“你看看周围还没有漏网之鱼,严孝应该不会一个人来。”方徊扯了脸上布,吩咐阿古,阿古点点头,飞快将周围检查了一遍,“没有见到人。,”

没有人,那很有可能在他们方才打斗的时候已经走了,方徊眉头紧蹙,脸色很难看:“先把严孝的尸体处理掉,再去和爷说一声。”

“嗯。”阿古重新将面罩带上,忍不住道,“这位薛三老爷真是能闯祸。”

方徊没有说话,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暗处,若是因此将爷暴露出去,以后恐怕再没有现在这般便利,还有严安……势必要对爷下手,朝堂的事不是江湖,不是你功夫好就天下无敌,刀光剑影危险无处不在,他们往后的路只怕更加难走。

薛镇弘一路出门,因他满身是血脸色煞白,引的路人纷纷避让,他大步走着招手就喊停了一辆黑漆平顶的马车,跳上了车,喝道:“去三井坊!”车夫见他这样不敢不从,抖抖和和的架着车往三井坊走,薛镇弘因为失血已有些头晕目眩……

约莫小半个时辰,马车在三井坊停下来,他丢了锭银子就站在宋府的门口拍着门,开门的是江泰,见着他微微一愣,薛镇弘就扶着门框道:“我方侄女在不在!”

江泰没吱声,搭了把手将薛镇弘拉了进来,啪的一声关了门,转身绕过影壁进了院子,过了一刻幼清提着裙子跑了过来,她一见到薛镇弘就惊呼道:“三叔,您这是怎么了。”

“给我请个郎中。”薛镇弘不敢回家,也不能去薛思琴那边,就只能到幼清这里来,他相信宋弈能护着他,“我不行了。”话落,就砰的一声栽在地上。

幼清让路大勇和江泰将薛镇弘扶到客房里休息,又派人去请了郎中来,郎中未到宋弈便回来了。

“你回来了。”幼清迎着宋弈进门,道,“三叔不知道怎么受伤了,我正让人去请郎中。”又道,“你可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

宋弈出声道:“郎中不用请了。”说着,让江泰取了他的药箱来,他娴熟的给薛镇弘止血包扎,待事了后他擦了擦手和幼清道,“他被严怀中义子所伤。”

幼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弈,宋弈接着道:“严怀中应该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怎么会这样。”幼清紧张的抓着宋弈的衣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