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0 上门

廖杰和宋弈在书房中对面落座,他好奇的问道:“你让我哥和漕帮这么对峙是个什么意思。”他不解的看着宋弈,“这样闹下去,事情恐怕难以收拾。”

宋弈要的就是难以收拾,他淡淡笑道:“两淮盐业乱像横生,朝中几位大人早有整顿的意思,所以……”他没有说实话,只朝廖杰露出副此言不必深讲的样子,廖杰心头一转立刻就顺着宋弈的思路想到了什么,他兴奋的道,“不会是哪位大人看中了都转盐运使司这个肥差了吧。”

宋弈笑而不语。

廖杰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搓着手道:“听你这儿一说,这是个大动静啊。”他来回走动着,又停下来看着宋弈,“那东阁的位置可是还没有定,这又捅了件事情出来,会不会吞不下去,反而噎了自己?!”

“这你就不必管了。”宋弈淡淡的道,“你不是不愿插手家中的生意吗,此次也当作你的补偿,将来你大哥走私盐也罢还是做正经盐商也罢,此事后必定万事皆顺!”

廖杰没有想到家里的事情,他大哥的能力完全不用他多此一举,他是怕看戏台不够高,一脸等看好戏的迫不及待:“不行,这事儿我得仔细琢磨琢磨。”他就在宋弈对面重新坐了下来,苦思冥想了一刻,“你人脉广,消息灵通,你与我说说,这里头到底有什么名堂!”

这件事,宋弈连郭衍都没有说,自然也不会告诉廖杰,他避重就轻的道:“正如你所言,秦昆在此位上坐的太久了,又恰逢吏部考核,朝中有人看中了这个位置,便就有了这件事。”

廖杰若有所思,颔首道:“若真的只是这样的话,那这事儿动静也搞的太大了些,我怎么瞧着苗头不对。”

“你有心思琢磨这件事,不如想想今晚回去和你那两位表妹如何相处吧。”宋弈端了茶盅,微笑着道,“看伯母的意思,此番你的婚事若定不下来,她势必是不会回保定的。”

廖杰一听家里的事,就立刻泄了气,耸着肩膀道:“你是不知道,我每每回去都头大如斗。”他拨着自己的头发,“瞧我头发,这是要早生华发了。”

宋弈懒得听他贫嘴,只道:“婚姻大事,你若不想成亲便去与伯母以死明志,若想成亲,便速速定下来,何必这样拖着,让自己不痛快。”

廖杰垂头摆着手,无话可说的样子,他哪是不愿意成亲,是不愿意和那几位表妹成亲,大家根本不是一路人,连话都说不得几句,最重要,他受不得那两位表妹身上的胭脂水粉味儿,浓的直呛鼻子,他恨不得一天洗个三遍澡才好。

“没法子。”廖杰垂头丧气,他再能说也说不过自己的娘,她老人家一声怒喝,就将他一肚子话化作了苦水,倒都没处倒,“这姑娘也不是我想找就能找得到,也讲究个缘分啊。”

宋弈淡笑不语,廖杰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你认识的人多,要不然你给我寻思个亲事吧,你挑媳妇儿靠谱,我信你。”

宋弈顿时黑了脸,眯着眼睛看他,廖杰立刻摆着手:“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又道,“嫂夫人我可一次真容都没见过,你心胸不会这么狭窄吧。”

“你既信我,我倒真能给你提一句。”宋弈不与他费口舌,“薛家还有位二小姐,你若有意倒可以去打听打听!”

廖杰一愣,立时就想起来那日宋弈成亲,把着门的那位薛二小姐,样貌娇俏,人也很伶俐的样子:“那我去打听打听。”他一本正经的道,“要不,你请嫂夫人来和我说说,她们可是……”廖杰的话还没说完,宋弈眉头一皱就这么不轻不重的扫了他一眼,廖杰就跳了起来,避着宋弈道,“我走,我这就走!”话落,自己开了门出去。

宋弈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幼清听见廖杰走便进了书房,笑着道:“廖大人走了?”宋弈微微颔首,望着她道,“我要去趟望月楼,你想不想出去走走?”

幼清就想到了那次去望月楼的情景,摇着头道:“我就不去了。”又问道,“那你晚上回来用饭吗。”

“回来。”宋弈站了起来,“你自己在家小心。”

幼清跟着宋弈出去,宋弈摸了摸她的头,大步出了门,江淮跟在宋弈身后,朝幼清拱了拱……

宋弈径直去了望月楼,在后院的书房落座,老安,阿古,方徊等人皆进了门,大家按次序在下首坐稳,阿古道:“爷,正如您所料,漕帮的大当家放了话出来,说他手中有盐引两百万引,若两淮盐商不放亮了招子,他一个不高兴,就将所有的盐都提出来,断了大家的财路。”

“扬州盐商商会怎么说?金员外带了那么多人过去,难不成就为了听漕帮的风凉话?”宋弈悠悠说着,眼底寒芒隐现,阿古回道,“金员外就将此话告到了两淮盐运使衙,不过,以秦昆的为人,只会做和事佬,肯定是不敢站出来承担责任的。”一个漕帮就说手里有这么多盐引,那沙迦帮呢,还有北方长芦盐场附近的盐商帮会呢,还不知囤压了多少,如此下去,盐价必定会动荡……只是可惜,这些他们都能看得清的隐患,秦坤却是装聋作哑。

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他不装聋作哑,也就没有今天这些事了。

“传书给十七,让他找个夜里将金员外丢运河去。”宋弈一下一下拨着盅盖,“留着他性命,廖家大爷带着他告到盐运使去,再派人将漕帮的二当家办了!”

这样一来,两方在不沟通的情况,都只会以为这些事是对方做的,那矛盾自然会升级,势不可收。

“是。”阿古应是,宋弈又道,“我会给廖氏手书一封,月底北方的盐商便会罢工,你和老安留在京城,方徊和十八去扬州等我消息!”

几个人纷纷记住宋弈的吩咐,老安问道:“您身后的尾巴要不要除掉?”严怀中自鲁直定罪后,一直派人暗中跟着宋弈。

“不用。”宋弈不以为然的道,“跟着也有跟着的好处,好让他知道我行踪明朗,不会多加防备!”

老安点头应是。

十日后,金员外被人丢进了运河,幸好被廖大爷发现救了上来,保住了一条命……金院外大怒,由廖大爷陪同一状告到了盐运使衙门,秦昆避而不见,对外宣称身体抱恙不得见客,金员外诉告无门,气急之下便召集了扬州所有的盐商,商议罢工罢市!

而廖大爷素来以义气闻名,便也随之手书一封回保定,让保定的廖氏子弟召集北方的盐商与扬州呼应,罢工罢市!

盐粮不但是百姓生存的根本所在,每年的税收更占了十之七八,尤其是扬州还是纳税大府,这样一罢市罢工,朝廷每日损失的白银那便是数以万计!

圣上望着一桌弹劾秦昆不作为的奏疏大怒,冷笑着看着严怀中,问道:“朕怎么记得,这秦昆也是你保举的?!”

“臣不敢当保举之说!”严安气的胡子都快直了,“这件事关键之处还是那些盐商,拿着朝廷的盐引做买卖,不知感恩还敢威胁朝廷,实在该杀!”

杀?把这些人都杀了谁来缴税?!圣上不耐烦的道:“这事不能马虎,你替朕拟封手谕,让秦昆速速解决此事,还有那什么漕帮,一群乌合之众,实在不成就派兵剿了,留着也是后患。”

“这……”严安犹豫的道,“漕帮虽是乌合之众,但这么多年在外已积累了不少势力,若此时动他们,恐怕会再次引起动荡,甚至影响到运河通畅,这引起的后果,臣以为得先想到解决的法子,有两全之策,才好动手。”

圣上是最怕麻烦的人,一听到会影响运河通畅就皱了眉头,不耐烦的道:“那就让他十日之内,把罢工的事情解决了,若是解决不了,叫他提着乌纱帽来见朕。”

严安眼中略过笑意,点着头应是。

回了会极门就替圣上拟了手谕送去扬州,他自己又手书了一封密信快马加鞭送去给秦昆。

廖杰在衙门口堵着了宋弈,他笑眯眯的道:“我娘请你去家中用膳,你可一定要赏脸!”宋弈就看着他,廖杰一转又看到了祝士林从后面走出来,他立刻将祝士林拉住,“相请不如偶遇,两位大人,一起,一起!”

祝士林莫名其妙的看着廖杰,问道:“无事献殷勤,少仲贤弟还是先把话说清楚的好,免得我和九歌被你卖了都还懵懂不知。”

“说的我像奸商似的。”廖杰一手拉着宋弈,一手拉着祝士林,“不过,以二位这相貌文采,倒真能卖个好价钱。”

祝士林失笑拍了拍廖杰的肩膀道:“今儿不巧,老泰山一早就说过让我去用膳,他老人家的话我可不敢不从。”廖杰听着就朝宋弈,宋弈挑了挑眉头,意思在说,他和祝士林一样。

“你们……”廖杰眼睛骨碌碌一转,笑着道,“要不然,我也去薛家打一回秋风?”

祝士林脸一板,道:“什么叫打秋风,你若去便正经跟着我们去,难不成还少了你一口吃的不成。”话说着一顿,又道,“你不是从来不在外头吃饭的吗,何以今儿想破例了?”

“现在我是只要不回家,去哪里都成。”他说着,就从身后跟着的常随手中拿了碗碟出来,“我随身带着!”

祝士林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这样还不如不去。”话落,拉着宋弈道,“九歌,我们一路,我正有事请教你。”

宋弈颔首,与祝士林并肩走着,廖杰看着两人顿时羡慕起来,这连襟之间也有这样志趣相投亲若兄弟的,他想了想抬脚就追了过去,插着话的道:“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还以兄弟相称,却丢了我在这边孤零零的无处可去。”

“我们是连襟,称一声兄弟不为过,可与廖大人不相同。”祝士林拍着廖杰的肩膀打趣他,廖杰就立刻露出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祝士林,“祝兄这话可说早了点,你且又知道,哪一日我成不了你的连襟呢。”

祝士林闻言一怔,停下来打量着他,又指着廖杰问宋弈:“九歌,他这话何意?”

“不知。”宋弈含笑望着廖杰,“得少仲亲自说一说才成。”

廖杰脸一红,不过转眼就恢复如常,和两人边走边道:“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我说了若败坏了小姐的名声可不好,不过我不瞒二位,我还真打听了二小姐,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之下,倒觉得这位二小姐真是亲切可人,活泼可爱!”

祝士林瞪大了眼睛,像是不认识廖杰似的看着他,又眯着眼睛道:“你的意思是……你欲向二姨妹提亲?”

“有这个可能。”廖杰大言不惭道,“这不今儿打算亲自登门,让薛大人薛夫人瞧瞧我的模样,若是能相中,改日我就请了媒人去提亲,若是相不中……”他说着一顿,“不可能相不中,我一表人才,薛大人必然会喜欢我这位乘龙快婿。”

“算了,算了,就当我没问。”祝士林摆着手,“你还是等事情定了再说这事儿,免得传出去,叫人非议。”

廖杰呵呵笑着,点着头,拉着祝士林和宋弈,道:“往后都是一家人,我也不讲究那些规矩了,这饭早晚要吃,赶巧今儿有这机会,一起,一起!”就做出一副主人家的样子。

幼清听江淮说宋弈去了井儿胡同后,便自己一个人在家中用了饭,又和绿珠采芩在灯下做着针线活,她瞧见绿珠手里拿着件男子的衣服,奇怪的道:“你这衣裳是谁的?”

“哦,这是江大哥的。”绿珠头也不抬的道,“天气越来越凉了,江大哥却没有棉袄,我打算给他做两件,免得大冬天看见他们穿着单衣,我都觉得冷!”

幼清挑着眉头,索性放了手头的事儿,望着绿珠认真的问道:“绿珠,你和江泰是不是……”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全,就以为绿珠应该明白,可绿珠却一脸懵懂的道,“我和江大哥怎么了?”

幼清皱眉,采芩就推着绿珠道:“小姐的意思,家里可是有好几位男子,怎么不见你给他们做衣裳。”

“我就一双手,哪能做的完。”绿珠理所应当的道,“再说,他们都有棉衣,只有江大哥没有!”话落,又低着头飞针走线。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绿珠奇怪的看着幼清,问道:“太太笑什么。”

“自己想去。”幼清摇着头,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都想不明白,别人说了也是白说,等你想清楚了,你就知道我在笑什么了。”便不再提。

绿珠哦了一声,似懂非懂,却不打算追问。

“老爷回来了。”玉雪在门口露了个脸,幼清便收拾了针线篓子下炕迎了出去,宋弈身上微有些酒气,她笑着道,“姑父请你和姐夫回去吃饭,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怎么还喝了这么多的酒。”

“这回可不是薛大人要喝的。”宋弈边往暖阁走,露出无奈的样子,道,“是少仲,他吵着要喝酒,还硬灌了薛大人几杯!”

廖杰也去井儿胡同了?幼清听着一愣,给宋弈拧了湿帕子递给他,问道:“廖大人怎么和你们一起回去了,姑父也请他了吗?”

宋弈就将当时的情况和幼清说了一遍,道:“他闹着去了,见着薛大人便天南地北的卖弄学问,薛大人倒是吃他这套,两人从古至今的聊了一个多时辰,连走廖杰还约改日再聚!”

“廖大人可真有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幼清就想到了当初宋弈跟着祝士林去薛家的情形,她在宋弈对面坐了下来,问道,“廖大人是不是动了什么心思?”

宋弈就微微点了点头,幼清兴起,高兴的问道:“那廖夫人知道了吗,他们不是不愿意和官家结亲的吗。”

廖夫人知道不知道宋弈还真是不知道,不过廖夫人的为人她若是不同意,廖杰恐怕也只能乖乖屈服:“那便是廖杰的事,他若想求娶二姨姐,总要拿出点诚意来才成。”说着一顿,笑望着幼清,扬眉道,“当初我求娶你时,可是磨破了嘴皮子!”

幼清脸一红,回道:“你怎么磨破了嘴皮子,不过是拿着个破羊角诓我罢了。”宋弈当然不是诓她,只是这会儿气氛很好,幼清有意打趣他。

“是,我诓你。”宋弈目光一转落在幼清的面上,视线不动身体却缓缓的靠了过来,凑的很近,他呼吸间酒香清冽令幼清有种微醺的感觉,就听他道,“那就让我诓你一辈子吧!”

“你!”说话越没谱了,幼清脸一红,推着他,“我不和你说了,你早点睡吧。”话落,转身就要出去,宋弈却是拉着她的手一带,幼清一个不稳就跌坐在他怀里,他看上去很瘦,可胸膛撞上去却结实的不得了,幼清哎呀一声压着胳膊,脸刷的一下烧了起来。

宋弈抱着她,她像个孩子似的架坐在他的腿上,偎在他怀里。

那么近,她僵直着一动不敢动。

这样子太暧昧了,幼清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和宋弈会这样。

她又羞又怒。

“好不好?”宋弈揽着她在怀里,视线从她微挑的秀眉,清澈的眼眸,秀挺的鼻子,宛若初雪落着红梅的面颊,一直停留在她那殷红娇俏的唇瓣上,幼清的心便砰砰跳了起来,这样的感觉她很陌生,陌生到令她无所适从,她红着脸推着宋弈要站起来,可动了几次她还是稳稳的坐在宋弈腿上。

“我不知道。”幼清撇过头去,一双凤眸蓄着委屈的泪光,宛若星子般,明辉熠熠,她斜睨着宋弈,千娇百媚自眼角就这么不经意的睇着,“你放开,我生气了!”

宋弈心头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了一下!

幼清见他发呆,乘机逃开,站的远远的不高兴的道:“我走了,你早点休息。”话落,就落荒而逃似的掀了帘子出来,一直到回到房里躺下,她心里还砰砰直跳,她坐起来喊着采芩,“把我的药拿给我。”

“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采芩立刻将药拿来递给幼清,又倒了温水,幼清也不知道,就觉得心慌的很,“没事,就觉得有些闷而已。”

采芩不放心抱了被子在房里打了地铺:“奴婢今晚陪您吧,要是您夜里不舒服,也有人在身边。”

“我没事。”幼清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你去睡吧,有事我会喊你的。”

采芩见还想说什么,可幼清不容分辩的样子,她便不敢再说什么,抱着被子又重新出了门,幼清躺在床上仿佛还能感觉到宋弈的拥抱,和那令她无所适从的温度……怎么会这样,她用被子蒙了头,想不明白自己心头是什么感觉,这和以前的牵手,拥抱,甚至那一夜她趴在他悲伤由他背着的感觉都不同。

她谁不清楚。

下意识就很抵触,可是,他们是夫妻,莫说只是坐在他腿上,就是他有再过分些的举动,她都没有理由拒绝!

想到这里,幼清坐了起来。

她这么直接的拒绝了他,跑了出来,宋弈会不会尴尬,会不会生气?

“采芩。”幼清掀了帐子,见采芩进来,她问道,“老爷歇了没有?”

采芩摇摇头,回道:“老爷刚才在院子里站了一刻,这会儿正和江淮在说话,还没有歇呢!”

幼清松了口气,能和江淮说事儿,证明他没有生自己的气吧,幼清重新躺下来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刚才的事情……

她胡思乱想着,好像只是一会儿似的,就听到宋弈起床的声音,她惊的坐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丑时了,她想了想又重新躺了下去,蒙着被子睡觉……可耳朵却能听的清清楚楚的,宋弈在梳洗,在走动,在翻书,他出了门似乎在门口站了一刻,随即又听到他的步子往外走。

他怎么没有吃早饭就走了,幼清一骨碌爬起来,开了门,采芩已经点了灯在外头候着,见她出来吓了一跳,幼清问道:“老爷走了?”她说着就走到了门口,随即一愣,就看到宋弈正笑盈盈的靠在门边,唇角微勾着,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幼清无奈的道:“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厨房给你温着早饭呢,记得吃了再走。”

“不生我的气了?”宋弈走过来,牵了她的手低眉望着她。

幼清以为自己会不好意思,或者会像以前和徐鄂那样,觉得自己不痛快了,见着徐鄂她就数落一顿,她甚至还朝徐鄂丢过茶盅,可是她见到了宋弈,便觉得这个法子行不通,至少对着宋弈她没有办法更没有立场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她抿着唇道,“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没有!你快去吃早饭吧,我回房梳洗了便过来。”

昨晚她明明是生了气,可还是压着自己的脾气,笑脸相迎的对着他,宋弈叹了口气!

小丫头在忍耐?!是他太心急了。

“好。”他松了幼清的手,见她只穿着中衣,道,“快进去吧。”

幼清点着头回了房里。

早上两个人安静的吃了早饭,幼清将宋弈送出门,她又回到床上睡回笼觉,周长贵家的看出什么端倪来,过来偷偷问采芩:“太太和老爷是不是吵架了?”

“我也不知道。”采芩朝房里看了看,摇着头道,“早上老爷走还好好的有说有笑啊。”

周长贵家的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你们这几个小丫头没有成亲也不懂这些事情。”她压着声音道,“太太成亲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一次老爷走了她还回去睡觉的,都是处理家里的事情,就是没事也会坐在炕上做针线,今儿这样,指定是心里头不痛快了。”

采芩面色微变,紧张的道:“那怎么办。”太太的脾气不算好的,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和宋大人红过脸,她们还以为太太这是因为宋大人改了脾气了,所以这冷不丁的头一回,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这事儿我们能怎么办。”周长贵家的道,“不过小夫妻闹闹脾气也挺好,咱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采芩却觉得这事儿不对,她都没有发现幼清生气了,可见幼清并没有和宋弈闹脾气,但周长贵家的毕竟是过来人,看这事儿比她们透彻,她想了想道:“太太早上送老爷走时还笑盈盈的,看不出和平时不同的地方,您说她不舒服,怎么不和老爷说呢。”这不大符合幼清的性子。

周长贵家的一愣,她还记得她刚成亲那会儿,见着周长贵是又羞又臊,正眼都不敢看,两个人客客气气的谈不上发脾气,可过了段时间知道了他的为人,又成了又爱又敬,舍不得和他发脾气,等后来两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她但凡不高兴就能冲着周长贵吼几嗓子……

和刚成亲那会儿比起来,她更喜欢后来这样,夫妻间不就是这样吗,人无完人,谁能没个脾气,不能对别人发火,和自己最亲近的人难免会使点小性子。

而且男人也吃女人这一套。

不过,太太和老爷,好像和她们不一样。

“你留意着就好了。”周长贵家的朝房里看了看,“有事你就喊我。”便走了。

采芩就犹豫的在门口做着针线晒太阳,心里头越想越糊涂,不明白周长贵家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采芩。”周长贵家的去而复返,指了指外头,压着声音道,“你去请太太起来,郭夫人身边的周妈妈来了,说是郭夫人有事要和太太说。”

采芩应了是,丢了手里的活忙进了房里,过了一刻将周妈妈请了进去。

幼清请周妈妈坐,笑问道:“郭老夫人和郭夫人近日可好?”

周妈妈生的微胖,皮肤黑黑的,但为人很和气的样子:“老夫人和夫人都挺好的。”她笑着将手里一直捧着的请柬递给采芩,和幼清道,“秋高气爽,我们府里的菊花都开了,夫人寻思着设个宴,就请了好些夫人太太们过府热闹热闹,奴婢今儿来就是给您下帖子的。”

幼清眉梢微挑接过了请柬在手中翻开了看了看,上头写的与周妈妈所言相同,她有些惊讶,郭府向来低调,怎么突然要大张旗鼓的办赏菊宴呢……

难道是因为郭大人的官职,郭夫人决定和外头多走动走动?

倒有这个可能。

若这么论起来,那姑母也该多出来走动才是。

她心里转了一圈,点头道:“九月十六,我记得了,劳烦您和郭老夫人郭夫人说一声,劳她们惦记,届时我一定赴宴。”

周妈妈笑着应是:“那奴婢就告退了。”说着站了起来,采芩送她出去,递了个荷包给周妈妈,“劳您跑一趟。”

“宋太太客气了。”周妈妈接了荷包,笑盈盈的走了。

采芩回到房里,见幼清将请柬放在桌子上,她笑着道:“这还是您成亲以来头一回赴宴呢。”她笑着将周妈妈方才用的茶盅收起来交给小瑜,又道,“您打算穿什么衣裳,那件银红色的好不好,艳丽的颜色适合您。”

幼清失笑,道:“你都说了我是头一回,自然要谦虚些才成,更何况,郭夫人请去的夫人,无论年纪和官阶都该比我们高,我们更不该张扬!”她想了想吩咐道,“挑件妃色妆花褙子就成!”

采芩应是,挑了件妃色的褙子,又忍不住拿了件桃红的比在手里,幼清轻笑指了指妃色的道:“就这件,你拿去熨了挂着,去不去这宴等晚上老爷回来我问问他的意见。”

采芩就想到周长贵家的说的话,点着头道:“那您今儿中午不给老爷做饭了?”

“做!”幼清说着穿鞋下来,褪了手上的镯子,“绿珠呢,怎么一上午没见着她。”说着,和采芩一起往外走,采芩回道,“绿珠好像在后院呢,说开春后要在后院的倒座种葡萄,江大哥在帮她葡萄架呢。”

这丫头,现在除了江泰的事情,眼里就没别的事儿了:“等明年她及笄了,就把她嫁了,省的整日往江泰跟前跑!”

采芩抿唇轻笑,陪着幼清往厨房去,刚走了一半儿,蔡妈妈匆匆追了过来,回道:“太太,门口有位廖太太来拜访,说是廖大人的母亲。”

廖太太,廖大人的母亲?她怎么会来拜访她?幼清心里转了一遍,原地打了个转对蔡妈妈吩咐道:“先将人请去宴席室,我马上过来。”便回了房里,将刚才褪的首饰重新戴上,整理了衣裳就迎了出去。

就望见院子里一位年纪约莫四十左右,穿着件青莲色撒牡丹花妆花褙子的妇人走了进来,容长脸生的富贵圆润,一双长眉飞扬,眉宇间竟有股若隐若现的侠气,她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保定廖氏的当家主母,是这个样子。

像是在外头走动的女掌柜般,有股子豪爽之气。

“廖夫人!”幼清走过去朝廖太太行了礼,廖太太侧身让开,快走几步上前携了幼清的手,满脸笑容的道,“这就是宋大人的新媳妇啊,长的可真俊俏。”说着褪了手上戴着的一只翡翠玉镯套在幼清手腕上,“我临时起意来,没有打扰你吧。”

“夫人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打扰。”幼清顺手扶着她往宴席室去,“常听宋大人提起您,说您是女中豪杰,我还盼着您来京城,我也好有机会去拜访您,却不料让您亲自来了,是我这个做小辈的失礼了。”

廖太太暗暗点着,她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若是宋夫人不是那会讲话的,她就直接明了的把话问了,若是宋夫人是那小姑娘家的脾气,那她也不多留,只等改日请宋弈再过府问他就好了,却没有想到,宋弈娶的小媳妇不但见着生人不怯场,还能八面玲珑的应对着她。

小小年纪,能做到这样,非常的难得!

“你们成亲,我家中正有事,也没能来观礼。”廖太太和幼清一起进了宴席室,她由幼清请着在主位坐了下来,采芩上了茶退了出去,廖太太就接着道,“瞧你们这小家收拾的齐齐整整的,真像个过日子的样子,可见你这孩子是个有成算的。”

幼清大约猜到了廖太太此番的来意,面上便越发的客气:“我也不懂,家里的事有老成的妈妈打理,外头的事老爷安排的周周到到,我便是个实打实吃闲饭的。”

“你太谦虚了。”廖太太暗暗点头,对幼清欣赏不已,她端了茶就很自然的问起幼清娘家的事情来:“听说你嫁过来前是住在姑母家的,宋大人也没什么亲戚,你们小夫妻闲了就只往薛府走动?”

“是啊。”幼清笑着道,“我们在京城都没什么亲友,能去的就只有姑母那边。我姑母待我如同亲生,我几日不回去她便会派着人过来问问,便是她不问,家里的姐妹也会来瞧瞧我,倒也还算热闹。”递了话给廖太太。

真是个剔透的孩子,廖太太满脸的笑容,又道:“那也是你的福气,自小没了娘却有个姑母疼宠着。”说着一顿,又道,“我听说你还有几个表姐表妹?有一位大表姐就住在隔壁?”

还真的是来打听二姐的事情啊,看来她是不好直接去姑母那边拜访,所以就迂回的到她这里来探探虚实,幼清索性就顺着她的话一五一十的道:“是,当初姑母在这里买了连着的三间宅子,给我们姐妹三人做陪嫁的,我和大姐成亲后就都住过来了,中间那幢如今还空着的呢。”意思是说,她二姐还没嫁。

“你姑母是个慈爱有心的。”廖太太目光微顿,心里过了几遍,端着茶道,“那你倒比你二姐嫁的早些。”

幼清笑眯眯的将桌上的茶碟推过去了一些:“夫人用些点心。”回道,“我也是因为宋大人的缘故,所以才嫁的早,我姑母和姑父想将我们姐妹多留两年,所以,便没有急着给二姐寻亲事。不过这事儿您也知道,也讲究个缘分,倒强求不得!”意思在说,我二姐没嫁并非她不好,而是家里想留几年。

“你说的没错。”廖太太若有所思,昨晚廖杰回家就到她这里来说了薛家,她一开始只当他随口敷衍他,毕竟他躲着不想成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这一回他像是认真了似的,非让她请人去薛家提亲。

若是普通的人家,只要姑娘好,她只有高兴,可是薛氏虽出身商贾,但现在一家父子都在朝中,就连小幺儿也考了秀才正在读书,将来一门都肯定是走仕途了,他们廖氏这么多年来,还没有打破过陈规。

这事儿她犹豫了一夜,早上就派人去打听,等打听回来她不由暗暗惊讶,这薛家如今看着不大起眼,可家里的无论儿子还是女婿都是争气的,将来定然不可估量……这亲事若真要结还是他们高攀了。

这些事儿倒不重要,等廖杰成亲的时候她多给点银子就是,这亲事难就难在,她回去要怎么和家里的开口!

她素来不在乎这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更何况廖杰打破规矩也不是头一回了,只要他将来过的好,论她媳妇到底是什么出身……

她思来想去,儿子难得看中一门亲事,头一回答应要成亲,她怎么也不能打击儿子的积极性,便素性收拾了一番往宋府来了,比起她直接去薛家,来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宋弈和廖杰数年的好友,和她也认识,她来这里走动是顺理成章,别人瞧见也不会乱说道什么。

如今听幼清这么一说,她高兴自己没有做错决定,这位宋太太不但聪明还是心思通透的,一句话没说完她就知道你的来意,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最是痛快了。

“这缘分还真是说不清楚,当初我还催着九歌,说他作为兄长得带个头,他当时还没一句痛快话,却不料转身就把亲给成了。所以像你说的,都是缘分。”廖太太笑容满面,“我明儿要回保定,过些日子就回来,到时候请你和九歌一起来家里做客!”

幼清对廖太太的印象很好,没有拐着弯说话阴阳怪气的,她笑着点头,真诚的道:“等您回来,我和老爷一定登门拜访您。”

“那我就回去了。”廖太太很爽利的道,“明儿要走,我还有有东西要收拾,你留步!”

幼清还是将她送到了门口,目送廖太太上了马车才让人关了门回来,一个人坐在炕头上琢磨廖太太的心思……等到了午膳时间,采芩将饭菜摆好她这才想起来,懊恼的道:“老爷的饭送去了没有?”

“送去了。”采芩笑着道,“不过,不是您亲自做的,也不知道老爷吃不吃的惯。”

------题外话------

感谢姑娘们慷慨大方的把月票给了我,无以为报,我只有更加努力码字!啵一个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