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九章 气吐血的雪鸢,抓云墨为质

上官雪妍看看离开的三叔,台上的父亲,还有坐在一边的二叔,和她的几位弟弟。他们都是她的亲人,都是一些心存善念,已治病救人为己任的人,他们把人命看的很重要。这些残忍的事,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做,那就我来做。她不是说不在乎那些人命,也不是说她天生狠毒,只是她比他们更明白心性。这些人你即使放过他们,他们也不会觉得你是好人,不会觉得是你仁慈,只会觉得你是无能,害怕他们,也许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你。

“爹……?”上官益在上官雪鹰的推动下离开,不过他没走几步就听见一声虚弱的声音。

上官雪鸢勉强抬起头,她被上官雪妍那一甩,摔成了重伤,可是没昏迷。她看着上台的爹娘,她心中很开心,想大声告诉上官雪妍,她说的不对,爹娘是疼爱她的,她不可怜。可是在她笑意还在挂在脸上的时候,她看见了什么?为什么上台的明明是爹,转个身却还换成了师傅,那个教导她武功的师傅。

她正在疑惑为什么爹爹变师傅的时候,她又看见了另一个人,他被弟弟推着出现。她就那样看着那人走近“爹娘”,疑惑他又是谁?可是她听见了什么,他才是爹,而且是几年前被师傅打下千丈崖的爹,为什么自己听不明白他们说些什么?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她分不清楚了。

上官雪鸢看着自己的母亲,希望从她眼中看到不一样的实情。可是母亲竟然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轮椅上的父亲,那只是一瞬的事,可是还是被她捕捉到了。更让她不能理解的是母亲竟然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师傅。那样好像就是师傅才是她看中的人,那轮椅上的人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上官雪鸢看着眼前的几人突然大口吐血,她现在很想弄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现在有心无力了。

上官益让上官雪枫停下,他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人。她也曾是自己护在手心的宝,可是没想到她由于嫉妒竟然推侄女下千丈崖。她果真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上官家没有如此心狠手辣的人。要是不知道她的身世自己看到如今的她也许还会觉得心疼,可是现在自己不会了。她和自己已经没关系,他们“父女”的情分早就尽了。

“我不是你爹,那人才是你爹。走吧,鹰儿。”上官益说完闭着眼,不在看她,吩咐儿子离开。说着她和自己没关系,可是她也叫了自己十几年的“爹”。

上官雪鹰也看了地上的那人一眼,就推着父亲离开,他们姐弟的感情其实一直都很淡薄,他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却不知道他应该做什么。只能推着父亲绕过她,他其实心中也很难受。不论她的父亲是谁,他们的母亲总归是一个人,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可是想想这几年她做的事,和自己看到的他们“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在想想多年来被困在千丈崖的父亲,自己还是不能原谅他们。

上官雪鸢听见上官益的话愣了一下,等她想问清楚的时候,他们已经绕过她离开了,只剩下趴在地上吐血的她。

姜画和那假的上官益没想到见到他们时露出极度仇恨的上官益会突然离去,他难道不想报仇吗?他们都做好应付的准备了,没想到他竟然走了,让他们想好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尤其是姜画,正想说什么自己对他没感情的话,自己也从没承认过是他上官益的妻子。在自己心中唯一有的人就是宿正,她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嫁给他的。不过她不会给他说抱歉的,自己给他生个儿子也算弥补了。他们在心中千转百回,都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化为乌有。

姜画和宿正看着走掉的上官益,堵在心口的话说不出来。他们也知道现在他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想办法脱身,要脱身就必须有他们上官一族或者是圣王爷看中的筹码才行,那他们唯一的人选就只能是他们眼前的上官雪妍了,于是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就联手攻击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看似在走神,其实场中的变化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所以当那假的上官益和三夫人姜画偷袭她的时候,在那些人的担忧的喊叫中,消失在原地,让那两个人的攻击落了空。

“想杀我?那你们可要拿出看家本事了。”上官雪妍这次连纱绫也不用了,她赤手空拳的和他们两人打斗了起来。

场上的人看着突来的变故,他们只能四处躲闪,让自己远离危险。

上官博看着那与人动起手来的女儿,眼里充满了着急,可是他又不会功夫,就是上去了也只能是帮倒忙。他看着轩辕玄霄,看他是不是会上去帮女儿。

“爹,妍儿完全可以应付,她也不会愿意我插手她的事。”轩辕玄霄看着岳父投过来的目光,有点无奈的解释到。

妍儿的脾气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她能解决的事,不会希望其他人插手,要不然她一定没有好脸色。她什么都好,唯独这点让自己很无可奈何也很挫败,总是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很没有用。

上官雪妍游刃有余的应对着他们,她现在也只是和他们玩玩。她也许是很久没动手了,所以想活动活动的,她要是想让他们死,她只要一掌,就可以结束他们的性命,不过那样太没意思了,达不到自己要的效果。他们给上官家造成这么重的伤害,她自己会轻易结束他们的性命。上官雪妍虽说没什么证据,可是直觉告诉她,他们上官家的变故和这个假三叔一定脱不了干系。不但三叔的伤残、小弟的丢失,恐怕就连她自己的遭遇也许都是他策划的。他真够狠的,潜伏在医谷多年。送自己的未婚妻给其他人,利用自己的女儿达成自己的目的。

上官雪妍不知道一个父亲要多残忍才会利用自己未成年女儿去犯下杀人的过错。他在利用那上官雪鸢的时候可想过她会害怕;会背负一辈的罪过;会毁了上官雪鸢的一生。这样看来上官雪鸢是真够可怜的,被自己亲生父亲利用而不可知。

难道在他们那些人心中,自己的野心和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这个假的上官益他机关算尽又能得到什么,是不洁的“妻子”还是迷失本性的女儿,最后还会搭上他自己的性命。自己看多了人性,可是有时候也糊涂了,也许是因为自己和他们看重的东西不一样。

假的上官益和姜画越和上官雪妍打,越心惊。他和姜画为了脱身那是尽了全力的,他们也都有几十年的功力了,即使走到江湖上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原本以为就凭他们两个联手很快就能拿下上官雪妍,可是为什么他们越打越吃力,而那上官雪妍还在“心不在焉”竟然可以不慌不忙的抵御他们。是他们的身手退步了,还是她深不可测。

假的上官益看了一眼姜画,姜画突然从打斗中撤离,像着上官夫人而去。他们知道现在想从上官雪妍的手里脱身一时半刻是不行了,那他们就只能转换方法了。

上官雪妍看见姜画的离开也没阻止她,她想动自己的亲人,那就是加速了她的死亡。

姜画离开战斗圈,见上官雪妍没阻拦,她以为是宿正绊着上官雪妍了。她知道机会难得,所以几个跳跃就到上官夫人眼前。

“娘……?”

“大伯母……?”

“外婆……?”

“夫人……?”

一脸串的惊呼声,上官夫人也只是傻傻的看着姜画到她面前。

在大家都上前解救上官夫人的时候,姜画却突然把目标转到轩辕云墨的身上。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打算抓轩辕云墨,上官夫人只不过是她声东击西的幌子罢了。可是她选错了对象,看着是孩子的轩辕云墨,其实并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孩子。他才是上官夫人他们这一些人中最难啃得骨头,一不小心就会噎着了。

上官雪妍起初看她的目标是母亲的时候,她还有点担心。雪枫他们都在母亲身边,看母亲危险他们都扑上去营救,那样场合太乱容易有失误。她担心就在这怕有人乘机对母亲不利。现在看见她的目标是儿子,她反倒不担心了,通过刚刚的交手,那姜画的武功墨儿还是应付来得。

姜画看着站在自己前面对着自己笑嘻嘻的的孩子,她不知道他是怎么从自己手下逃脱的。刚才她先是拿那上官夫人当幌子,等那些人扑上去救上官夫人的时候,当然这孩子也是其中一个。她转身要抓这孩子的时候,明明危险在眼前,可是这孩子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已经站在这一些人之外了。

“你这人真卑鄙,你们两个人打不过我娘亲,就想拿一个对娘亲来说很重要的人威胁娘亲,所以你就选中了小爷。小爷承认我就是对娘亲很重要的人,你选的没错。这一点上你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值得夸赞。可是你犯了通常人都会犯的错误,小爷是个孩子不假,可是小爷可不是那些遇事只会哭的孩子。”轩辕云墨一边躲着她的攻击,一边碎碎念。

轩辕云墨的话激起了姜画心中的紧张,自己为了尽快抓到他应经差不多尽全力了,可是这孩子不但丝毫未损,还可以分神和她说话。她不信这孩子能和她打个平手,即使招式厉害,那要是内力不够也是不行的,那就让自己看看这孩子有多少的本事。

轩辕云墨看着对方突然猛烈的攻击,他知道自己在经历一场生死之战。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娘亲的累赘,他也不能成为这人威胁娘亲的筹码。面对对方的凌厉攻势,轩辕云墨变玉箫为剑,他想让对方知道选自己为质是个错误的选择,可是他又庆幸对方选的是他,而不是外婆。

在台上的轩辕玄霄也坐直了身子看着下面的儿子,要是他有一点危险,他就会冲下去救他。轩辕玄霄又看看那边在耍人玩的上官雪妍,下面她们母子在大展神威,而他只能当一个看客,这就是他这个身份的不得以之处。

医谷里的事,自己还不如墨儿自在,墨儿出手那是说的过去的,她是妍儿的孩子,身上流有上官家的血脉。无论他是西越世子,还是医谷的表少爷,但他都是妍儿的儿子,儿子为母亲做什么谁也不能说不许。自己是妍儿的夫君,是医谷的女婿,可是他们第一先想起的就是自己是西越圣王爷的身份,这就是自己和墨儿一样同时把妍儿放在在第一位的两人,可是却不能做同一件事的区别。可是如果是他们母子遇到危险自己相救那又不同了,他那时先是父亲和夫君,然后才是一国的王爷。他可以给他们母子很高的地位,让他们母子受尽荣宠,可是同时由于身份的制约他有很多事也不能轻易去为他们母子做。

上官雪妍突然给了那宿正一掌,打的那人直接飞了出去。她不想玩了,儿子好像累了,她就只能早点结束这一切。

上官雪妍打伤了宿正之后,跃身来到轩辕云墨身边,也同样给了姜画一掌,姜画就冲着宿正的方向倒去。上官雪妍看着他们跌倒的方向,突然觉得自己真心善,自己这无意中的两掌竟然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了。

这边上官雪妍还没来的及问儿子怎么样,那边突然出现很多黑衣人。他们分成两队,一队上来就围攻他们母子,另一队打算救人。

台上的轩辕玄霄即使知道那些人上官雪妍可以应付,可是他还是从台上跃入战斗圈,他不能继续看下去了。

那东篱的的旭王段无极,看见轩辕玄霄从自己身边消失,嘴角带着一丝得逞的笑,随之他也从座位上离开。

上官雪妍看到他离开,在心中让宸去跟着他,看他要做什么事。

她继续和这些人纠缠,拖延时间,要不然他们怎么能知道那段无极来医谷的目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