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八 被私下的假面,上官益的放过

被包裹住的上官雪鸢越挣扎越感觉身上的纱绫紧崩,她好像都快要出不了气了。身上传来的窒息感,让上官雪鸢不得不放弃挣扎,她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雪妍。自己从小就练习武术,那是师傅偷偷交给自己的,除了母亲没人知道自己会功夫,就连夫君也一样。这些年自己利用武功在暗处做了不少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自己也自认武功不错,为什么在她手里走不下一招?自己刚才为了杀她,不惜暴露身怀武功的事,可是竟然没能杀了她,反而是自己落在了她的手里。

为什么输的永远都是自己,她的武功又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些年她遇到了什么好事,才让她从一个痴傻之人,变得如此之强。

“上官雪妍,你不敢杀了我,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下不了手。”上官雪鸢嘲笑上官雪妍不敢在众人面前杀她。可是她也是心虚的,她是想用这些人逼她放了自己。

“是吗,你以为我怕他们说我吗?我可是什么都不在乎。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了你吗?我劝你还是不要想了。你的夫君礼郡王,他不会救你,旭王段无极也不会救你,而你爹他也不会救你。他们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而毁了他们的计划,在他们眼中你是可有可无的。而我和你不一样,玄霄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墨儿也不会看着我出事不管,就连我父亲和雪枫都不会看着我有危险而不管。你不觉得你很可悲吗?莫名其妙的恨着我,沦为他们的棋子,你敢说你恨我不是因为有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想想吧,也让自己死个明白。”上官雪妍走到她面前笑意盈盈的说,可是吐出的话很残忍。她就是要折磨她,自己说过谁要让自己家人痛一分,自己就让他们痛十分。自己现在要摧残她的心智,这些都是自己乱猜的,不过没关系,也许就是刚好被自己猜对了。

听完上官雪妍的话,上官雪鸢有一瞬间的愣神,有些话在她耳边响起。

“我的鸢儿哪里不如她了,这些人真偏心,鸢儿比她不知道好多少。”

“她不就是出身比鸢儿好了一点吗?要是鸢儿是大小姐一定比她做的好,要是鸢儿是她那个身份,一定会会比她做的更好。”

“鸢儿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因为你弟弟不和你玩呀。我们不理那臭小子,那是个不识好歹的,我们就当没他那个弟弟。”

……

“鸢儿一定会得到最好的,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消失。就是不知道鸢儿下不下得了手,只要她不在,那一切都是鸢儿的,是她夺走了鸢儿的一切。”

这些话是谁和她说的,是谁在她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直到后面慢慢长大,吞食了她自己。师傅,是师傅,这些都是师傅告诉她的。就连自己那天带着劫杀上官雪妍的人都是师傅安排的。

“不,不会的,师傅不会这么对我的,你不要挑拨离间,师傅对我很好的。”上官雪鸢狠狠的看着上官雪妍,她不信,她怎么能信。这些年师傅对她这么会好,怎么会利用她。

“不信是吗?你说你口中的师傅,会不会就在这里,在人群中看着你?要是看着你危在旦夕,他会不会救你?要不然我们试一下看看?”上官雪妍此时笑的有点邪恶,自己就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仇恨自己,原来真有人在后面挑唆。

上官雪妍后退一步,突然收紧纱绫“上官雪鸢,你不是说我不敢当着他们的面杀你吗?好,那我就做给你看。”

“丫头……?”

“不要……。”

“大小姐……?”

……

下面的人从上官雪妍说上官雪鸢的罪行、和上官雪枫出来指正、上官雪妍逼上官雪鸢喝毒药、上官雪鸢突然要杀自己的堂姐,其实他们一直都处在迷糊中。这每一次的变故他们都接受不了,尤其是上官一族的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两姐妹会自相残杀。他们多希望他们是看错了,这让他们上官一族在医谷还有何颜面待下去。

上官雪妍没理他们的喊叫,只是突然收紧手中的纱绫,那是一定要让上官雪鸢死的架势。

“侄女,可否看在三叔的面上饶了她一命,三叔觉得你给她的教训也够了。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那时候的她毕竟年纪小,也许是无意的。你现在也没什么事,还回到了医谷。你现在不要太胡闹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假的上官益出现在上官雪妍面前拦着她,好言相劝的说。话里的意思是他一直没出来阻拦是以为上官雪妍在和上官雪鸢闹着玩,只要让上官雪妍消消气就好了,没想到上官雪妍真要杀她。

“好呀,看在我三叔的面子上,我可以和她不计较,可是你是我三叔吗?”上官雪妍甩了上官雪鸢出去,收了纱绫,然后笑着问假的上官益。

“侄女这话是何意,我不是你三叔,还能是谁?不要胡闹了,你不是小孩子了?”假的上官益听到上官雪妍的并没有动气,依旧和蔼的说,就像一个容忍不懂事晚辈的长辈。

“何意?你应该比我清楚吧?怎么,心虚了?要不是为了引你出现,她早就死了。现在就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吧?”上官雪妍说完,就对着她挥了一掌,她没打算取他的命,只是想取下他的假面具。上官雪妍想不通,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厉害,怎么感觉那假面具谁都会做一样。

“那大小姐怎么打起三老爷来了?她不会是杀红了眼吧?”

“对呀,怎么回事?”

“大小姐疯了吧?”

“丫头……?”

“妍侄女……?”

上官雪妍的此举有明白的,例如上官博他们,不过他们担心的是,那假的上官益万一伤了上官雪妍怎么办。他们可是知道那假的上官益是会武功的,好像还很厉害的样子。而上官雪妍会功夫也只有上官博听说过,他可没见过,所以才会担心。

“我去帮大姐。”上官雪添说完就要上前,不过被人给拦着了。

“莫急,大姐可以应付的,我们只要保护好自己不给他添乱就行了。”上官雪枫拦着上官雪添看了眼轩辕玄霄他们父子几人,就知道大姐不会有事,要不然他们父子也不会稳如泰山了。

“圣王爷,圣王妃此举不妥吧?那人好像是她的长辈吧,你还不快阻止她?”段无极看着上官雪妍的方向和轩辕玄霄说,他现在心中很紧张,事情好像超出了他们的掌握,那人要是暴露了,他要拿的东西还有吗?他现在只能想让轩辕玄霄阻止上官雪妍了。

“旭王不急,妍儿不会这么没分寸的,她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再说那是他们叔侄的事,也是他们医谷的事,我们两个虽说和他们有点亲戚关系,不过怎么说也是个外姓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轩辕玄霄看出段无极的紧张,虽然他在竭力隐藏,可是也泄露了些许的情绪,看来他这此来医谷绝对不会是凑热闹那么简单的。看来自己今天要看好他了,想来妍儿也有这个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让自己“陪着”他了。医谷里的事,妍儿是一定可以解决的,她也不会希望自己插手的,那自己暂时不过问了。

段无极没想到轩辕玄霄会这么一副样子,一副信任上官雪妍不会乱来的样子,他只好给自己人使个眼色,希望他们在关键时候可以救下那人。他知道上官雪妍的会功夫,可是不知道上官雪妍的功夫高到什么地步,所以他现在后悔人带少了。

“你不打算转过身让大家看看你这个”上官三老爷“的真面目。我可是好奇的很,是什么原因让你背弃你的祖先冒充我们上官家的人,有你这样的后代,我真替你祖先感到可悲。”上官雪妍看着自己手中的一张假面具,笑着对那个侧身对着自己蹲下还用衣袖遮住脸的人。不过她说出的话,不怎么中听就是了。

假的上官益实在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自己用来伪装的假面具就被上官雪妍给撕了下来。他知道现在只要他拿下衣袖,他的真容就会暴露在众人面前,那他这些年的辛苦都将付之一炬。可是现在他还有的选吗,即使现在自己想逃能逃得了吗?他只是蹲着什么也没说,在外人看来,那是被上官雪妍伤的太重了,起不来了。

“妍侄女,你这也太过分了,我们是鸢儿对不起你,所以你喊打喊杀的,我们都没说什么,只想着只要你出出气就好了。可是你三叔也只是求你饶了鸢儿,你怎么就打起他来了?”上官三夫人越过人群走过来,大声的问上官雪妍。把错都归在上官雪妍的身上,说她无理取闹。

“三叔,他真的是我三叔吗?让他转过来给大家看看不就都明白了。”上官雪妍没有一点被她指责的难过,只是看着他们淡淡的问一句。不过话里无限讽刺,还有洞若一切的了然。

“上官雪妍,你这话越说越过分了,你是在说我姜画红杏出墙吗,这是你一个晚辈应该说的吗?在外几年你真的是连尊卑都不分了,老爷我们走,这此我们要找大哥要个说法。”上官三夫人姜画扶着那蹲在地上的人就想离开。

“离开,那是不可能了。你姜画是不是红杏出墙,你自己清楚,既然你自己出现了,那你们都不用离开了。你们想找我爹要个说法,那我们上官家的说法,又该去像谁讨,我三叔又该像谁讨要一个说法?欠的都是要还的,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三叔,侄女没食言,现在害你的人,侄女依然抓住了,是三叔亲自报仇,还是要侄女代劳?”上官雪妍拦下要离开的他们,看着他们声如寒冰,说着让他们两人心惊的话,尤其是最后那一句。

姜画和假的上官益听到她后面的那一句话,随着她的目光看着那缓缓走进他们视线的人,那张脸是他们熟悉又陌生的。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不是应该死了吗?

上官益坐在轮椅上,有上官雪鹰推着走进大家的视线。中午吃饭时,上官雪妍让他下午过来看那比赛,不过先不要出现,有好戏给他看。

“我没死又回来了,你们这对无耻之人,想不到我们会有再见的这一天。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姜画我自认对你不错,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上官益看着眼前的两人,心中的仇恨瞬间点燃,他忘不了那年的那天,是他们让自己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在崖底就是这份仇恨支持着他活了下来,现在他终于可以报仇了。

“你没死,命真够大的,你现在的样子活着还不如死了呢!”假的上官益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真上官益,很是震惊。他是自己打下千丈崖的,也料定他必死无疑。

那天参见完谷主府中的宴会,姜画说上官益有可能没死,会回来找他们报仇的,自己还说她那是过度紧张了。没想到这才几天自己竟然还真见到他了,那就是说自己的身份早就暴露了,怪不得上官雪妍说话肆无忌惮,原来只是在戏弄自己。既然身份暴露了,那自己要这么脱困才是。

真假上官益的对面有人场中的众人,议论纷纷,他们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上官一族的人心中有的是愤恨,从而他们想到了今天在早上的祭祖,怪不得当时三老爷的香不燃,原来那是祖先们知道他不是上官家的子孙。

“族长这……?”金长老看着下面的变化问上官博,他又转变不过来了,这情况有点太复杂了。先是姐妹相杀、叔侄大打出手、后来就连三夫人都出现了,还把错归咎在大小姐身上。族长没说什么,他们也只能看了,那现在又是什么事,难道他们一直见到的三老爷其实是假的?

“那人是假的,我的小儿子就是他们抱走的,被三弟发现了。他们在争夺中那人就把三弟给打下了千丈崖。然后他以三弟的身份出现在我们面前,三弟也是前今天才回到我府中的。”上官博看着下面的几人和金族老他们解释着,他没想到丫头会在今天就打算解决这事,连三弟都出现了。

段无极看着那面对的几人,还有下面的议论声,他知道那人的身份是彻底暴露了,现在只是希望他能脱身,自己要的东西还在他哪里呢。

“死?你们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就是因为你们我才撑了怎么多年,不过这次轮到我看着你们如何遭报应了。”上官益咬着牙说,他抬头看着他们,其实他是看着自己的妻子姜画。他本想问姜画为什么这么对他,可是他突然发现现在那些都不需要了。他们之间也许从一开始她对自己就没什么情分可言,自己要是再问,只能自取其辱。自己也不去说她什么了,毕竟她还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自己被仇恨支撑了怎么多年,现在明明可以报仇了,却觉得没必要了,他们不配脏了自己那双救人的手。

他们潜伏在医谷一定做了很多事,即使自己现在不杀他们,侄女也不会放过他们的,那自己又何必计较呢!

“鹰儿推我走吧。侄女,他们三叔不想搭理了,你随便处置吧。”上官益突然好想放下了多年的心结,好想顿悟了什么,于是让儿子推着自己离开。

“三叔,雪妍知道了,不过他们欠我们上官家的那是一定要还的。”上官雪妍目送着三叔离开,她就知道是会是这个样子,他们上官一族避世不出,秉持的是善念。从不会去害人性命,也不会和谁解下仇怨。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知道三叔所说的恨,只不过是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还有心结罢了。现在看着这而两人,他释怀了,也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了,所以才会由此决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