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七章 雪鸢之恨,姐妹相残

段无极看着那向自己走来的母子两人,他就不自主的想起半年前的事。看见他们,他好像看见了半年前的事即将再一次在他面前重演。那四国赛要不是他们母子两人,他们东篱堂堂第一大国不会这么输那么惨,也不会在其他三国面前出丑,还让皇兄赔了不少的银两。自己如何能忘记,是他们让自己回到国内受到众位兄弟的嘲讽,这是他长怎么大一来第一次受到那么大的侮辱,他永生不忘。

这次他是受皇兄的密令来这里的,没想到会遇到他们,不会又让他们坏了自己的好事吧。他们母子已经够让自己头疼的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圣王爷,看来自己要小心应对才是。

“圣王妃的话本王怎么会忘记,本王即使再自负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段无极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平淡的看着上官雪妍说。

“那就好,本妃可不希望有那么一天,本妃并不是嗜杀之人。只是想保护自己在乎的人,有时候难免极端了一点。对了,旭王不知道你来我医谷有何事,求医问药?”上官雪妍牵着儿子站在段无极面前,笑意盈盈的问,她把自己摆在了主人的位置上。

“不是,只是听礼郡王侄儿说今天这里有什么百年盛事,所以过来看看。圣王妃难道就是上官谷主刚回家的女儿,医谷大小姐?”段无极看着上官雪妍问,其实他想到了上官雪妍的身份,他疑惑的是上官雪妍是怎么嫁入轩辕皇室的,还有为什么没人知道她出身,外界都传言她是个孤女。

“旭王的消息真灵通,本妃也是才回来几天,没想到刚好赶上了医谷的盛事,要是晚回来今天,也许就不会巧遇旭王了。好了,先不和旭王叙旧了,我要先处理一些自己的私事。王爷,您先陪旭王坐着,容我处理一下私事。”上官雪妍对段无极说的话意味深长,然后又看着轩辕玄霄说,她想就在今天做那些自己想做的事。

“妍儿你去就是,本王就陪着旭王看着,绝不打扰。”轩辕玄霄笑着说,他现在虽然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可是他知道她做事有分寸的。

“好。”上官雪妍说完转过身看着在场的众人,一时什么话都没说。

下面的人也在看着上官雪妍,他们不知道今天的这场比试为什么会意外连连。先是东篱的郡王妃,东篱的郡王和旭王,现在就连西越的圣王爷和圣王妃都在这里,他们现在是不是要再次行礼。

上官雪妍身份的曝光除了上官博一家和上官腾以外,都很吃惊。医谷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这时隔多年自己找回来的大小姐,不但不痴傻了,医术好像也很厉害,关键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是西越圣王妃。他们医谷先是出了一个郡王妃,现在又来一个圣王妃。

对于上官雪妍的身份,上官一族那是惊讶还有惊喜,可是对于那些刁、阮、宋等家族来说,好像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在想这上官一族在医谷的地位他们是怎么也撼动不来了,他们原本还想从她那里套取关于银针秘术的绝学,那现在他们的计划不是又要落空了。

上官雪妍如果只是医谷的大小姐,他们可以想尽办法逼迫她,可是现在她是圣王妃,那就受皇室的保护,伤她就等于在和皇室对抗,他们可没那个能力。他们又看看坐在那里的轩辕玄霄,他们还有另外一个认知,她上官雪妍很得圣王爷的喜爱,要不然那圣王爷不会让她随心所欲,而他自己只是笑着坐在那里看着。

上官雪妍看了她们很久,然后从众人的身上收回目光,那些人的心思她不想去猜不想去想,她没那个时间,也不想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她现在有一件事那是必须要做的,因为那触及了她的底线。

“鸢妹妹是你说要教本妃礼仪还要替本妃管教儿子。嗯~。你认为本妃的礼仪那旭王受的起的,还是你的意思是在说那旭王其实是有不臣之心?毕竟本妃的礼除了四国陛下还真没几个人敢受,鸢妹妹,本妃没理解错吧?”此时上官雪妍是在和上官雪鸢说话,可是看的又不是她。上官雪妍故意曲解上官雪鸢,谁让她想利用旭王对付自己,那自己难道不就不能利用旭王对付她吗?

上官雪妍其实没打算现在就和上官雪鸢算账,可是谁让她不知死活,竟然把注意打到墨儿的身上,那自己就和她新帐旧账一起算。

上官雪鸢一直沉寂在上官雪妍的身份和她知道的完全不一样的事实里,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法百计打探到的消息竟然是假的。上官雪妍的身份地位那是自己触不可及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都不如她,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郡王妃的身份,在她面前也是这么的不值一提。自己从小就被她压制着,同样是上官家的小姐,为什么她到的万千宠爱,而自己只能躲在后面羡慕。痴傻的她压自己一头,现在的她又压自己一头,难道自己在她面前永远就没有出头之日吗?不可能,这不可能,要是那样自己这些年做的事算什么,难道事到临头就是让自己觉得自己其实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圣王妃和低贱的商妇,这真是云泥之别,亏的自己今天还盛装出现在这里,一心想着让她跪拜自己,被自己踩在脚下。原来那些也只能是自己想想罢了,是不可能实现了。

陷在沉思的上官雪鸢被上官雪妍的话给唤醒了,上官雪妍的话她突然听着很空灵很不真实,可是那声音又是实实在在传入她心底的。

“不是,不……,我没有……,你不要胡说。”上官雪鸢先是说的支吾不清的,后面突然站起身大声喊。整个人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剧烈的刺激一样。

“胡说,不,我从不胡说。就如你当年推我跌落千丈崖一样,我只说实话,不过有时候实话真伤人,我说的时候,都感觉不舒服。不知道鸢妹妹听见我的话,有没有让你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或者是痛快的回忆。例如你是怎么用右手推我下千丈崖的,又是怎么让人对付牡丹和芍药的。你要杀的是我,什么要那么对她们,她们那时也是刚刚成年,有着大好的年华,为什么你那么狠毒,不但毒杀她们竟然还让人毁了她们的尸身。我要不是因为痴傻是不是就会和她们一样?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鸢妹妹,大姐可是很想知道那时未成年的你,心思怎么会如此的狠毒。现在是不是后悔没像对待她们一样,对待我,要不然今天我就不会在这里揭发你的恶行了?”上官雪妍忍着心中的悲痛,问上官雪鸢。牡丹和芍药,当时死的太惨烈,以至于让自己哪怕恢复记忆也要去刻意遗忘她们。

那天她们三人去采药,走到千丈崖的时候,上官雪鸢领人出现劫杀她们。牡丹和芍药那是自己的随身丫鬟,也是爹为了让她们有能力保护自己,特意送去武堂练了几年武功。等自己长大之后独自在后山采药的时候,她们就一直贴身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从没嫌弃过自己的痴傻。可是那天却为了自己葬送了她们的性命,自己不但眼看着她们被杀,还看着上官雪鸢让人在她们的尸体上扎了很多剑,最后说要送进后山深处喂野兽。那时痴傻的自己哭的肝肠寸断,也曾求她停手,但是回答自己的只有她狰狞的面容和那残忍的一推。

也许是害怕,也许是过度伤心,痴傻的自己把那段记忆从自己脑中硬生生的排挤了出去,再也不愿想起。就连恢复了记忆的自己,都不知道这段过往,还在幻想着她们还在哪里生活着,自己是不是可以找到她们。可是这段记忆在昨天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让自己一瞬间回到了自己最无助,最害怕的那天,同时也是最厌恶的自己。悲剧之所以会发生,那就是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也没能力保护对自己好的人,自己厌恶那时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看着她们为自己死,除了哭泣求饶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可是现在自己可以为她们报仇,虽说晚了一点,可是自己一定要给她们一个交代。

上官雪鸢只是惊恐的看着上官雪妍,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直的摇头,她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她只是知道自己完了,原来她全都知道,她全都记得。现在的她根本不是十年前那个人任由自己揉捏的痴儿了,她是想当着怎么多人的面毁了自己吗?这不行,她现在也不是一个,她还有家,有孩子。可是她说的自己要自己去反驳?

“喝了它吧,它不会让你感受到一点痛苦的。因果轮回,你欠的也该还了。不要逼我动手,因为你不配。”上官雪妍突然甩给她一个瓷瓶,任是谁都知道那里面装有什么东西。

“丫头……?”上官博看着如此的女儿觉得陌生和害怕,但是更多的是心疼。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她遭受了什么,还有当年她看着牡丹和芍药死在她面前她又是怎么熬过来的。怪不得她现在性情和以前完全不一样,那一定是受了那天刺激造成的。

在场的众人的想法和上官博差不多,她们只是听到她的叙述就感觉难受,那当年经历惨痛遭遇的她,又是怎么样的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那该是多么的无助和害怕。让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鸢小姐是那么的狠毒,小小年纪就做出杀人毁尸的事,那现在会残忍到什么地步。

“不,不是我,你诬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事不是我做的。上官雪妍你这是血口喷人,这只是你想除去我的一个借口。这只是你一个人的片面之词,没证据,谁会信你。”这时候的上官雪鸢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样,站起身,直直的站起身,看着上官雪妍镇定的说。

“我可以证明大姐说的是真的,是我亲眼看着你推大姐跌下千丈崖的,想来牡丹和芍药的事,大姐说的也不会错了。你不是问我这些年为什么总是和你过不去吗?这就是我原因,那天的你让我至今想起来都害怕,我也想不通你和大姐有什么冤仇,竟然下如此的毒手,我们流有共同的血脉,是血缘至亲,为什么你能下的去狠手?”上官雪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人群中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他就那样边说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言之凿凿,后面的问话,言语中充满了不解和悲痛。

医谷里的人都认得他,那是上官二老爷家的雪添少爷。这样一来他们明白为什么这些年雪添少爷总是不给鸢小姐好脸色看了,不是雪添少爷不懂礼数,而是他知道鸢小姐的狠毒面目。

“雪添,你……你知道……你怎么不早说?”上官博听后激动的问,他一直以为女儿当年是失足跌落千丈崖的,没想到是人为的。他不明白那侄女为什么会对女儿下狠手,更不明白雪添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让自己在这么久之后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对不起,大伯。那天我目睹了那些事,回去就病倒了,一连烧了好几天,等我清醒的时候,才自己谷中传言大姐是失足跌落千丈崖的。我想说,又怕你们不信我的,后来就更加的说不出来了。”上官雪添走上前跪在上官博面前说,这也是他怎么多年一直背负的愧疚,现在他终于说了出来。

“爹,这不怪雪添,反之我很感谢他一直宁愿自己背负这愧疚也没说出真相。真相对您来说是个打击,您承受不了,还不如就让您以为我是失足跌落千丈崖死的。雪添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上官雪妍挥手扶起他,她是真的没怪他,再说现在都是过去的事了。

上官雪鸢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直和自己不对付的雪添竟然会知道真相,他那天躲在哪里自己怎么没看到?怪不得,他这些年对自己总是阴阳怪气的,说话也不清不楚的,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没想到的原因。自己说上官雪妍血口喷人,他就出来作证,又是一个对上官雪妍好的人。他们同样都是堂姐弟,为什么他们对自己不能像对上官雪妍一样,要是自己的得到的和上官雪妍一样多,自己会去嫉妒她吗,妒恨到去杀她吗?为什么到头了都是自己的错,就连现在她当着众人的面要自己喝毒药,这些人竟然没一个个出来阻拦,为什么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总是自己。

“对,是我做的,是我看不惯你,才推你下千丈崖的。因为是你的存在抢走了我的一切,你明明是个痴傻之人,为什么大伯,二伯还有爹,都想尽办法去医治你?就连那些族老也是?大伯、二伯和族老做什么,我就不说什么。可是我爹呢,我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在我生病的时候,他却在和两位伯父一起给你炼药,看都不曾看我一眼,你能告诉这是为什么吗?明明我也是他们的姐姐,偏偏雪枫、雪添、还有我的亲弟弟雪鹰,他们只愿意跟在你身边跑前跑后的,当我不存在,你能告诉我这又是为什么吗?你明明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痴傻之人,却可以治病救人。就因为这样,原本是该受到嘲笑的你,却成了医谷学医天赋最好的孩子,备受上官医谷族老和族人的宠爱,稳坐你大小姐的地位。这些你是否可以告诉我都是为什么吗?所以我恨你,恨你夺走我的一切,恨不得你去死。所以我在你采药的路上悄悄跟着,然后才能除去你,拿回属于我的一切。看着你坐在地上痛哭,我是开心的,至少那之后我可以得到我一直想要的了。可是你为什么没死,又要回来,你一回来就又夺走了我在医谷的地位。?回来的好,我不怕你。十二年前我能让你消失,这次也一样。谁让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我是东篱的郡王妃,原本对付你是易如反掌,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你在我脚下跪拜求饶了。为什么你偏偏是西越的圣王妃,为什么不是低贱的商妇?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压我一头,现在竟然想逼我喝毒药,你以为我会乖乖就范吗?上官雪妍不要天真了,我不愿意谁也不能让我怎么样。”此时的上官雪鸢由于受了刺激的原因,不管不顾的发泄着她多年的不满情绪。对于自己曾经做过的事还有即将想做的事,也说的一点也不避讳,到最后还在嘲笑上官雪妍天真,竟然想让她自己喝毒药。

“但是这些都不是你可以罔顾人命的理由,你不该对我下杀手,既然做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动手,你自己了断吧,算是给你一点颜面。”上官雪妍不知道她心中曾经有怎么多的不甘和愤恨。可是那些都不是自己的错,也不是牡丹和芍药的错,她不该在她们身上发泄自己的不满。但是自己也知道如果没人挑唆,她不敢做些那些事,还有当时她身边的人都是哪里来的,这些一定是有人特意给她的。自己现在就是想通过她找到她身后的那人,其实那人也许就在他们中间。

“想让我喝下她,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上官雪鸢听后大笑出声,然后一跃起身,右手成五指弯曲向上官雪妍而去,她是打算擒住上官雪妍。

“大姐……?”

“大小姐……?”

“妍儿……?”

“丫头……?”

……

各种不同的呼唤声在场中响起,对比他们的担心和惊慌,上官雪妍的反应让人难以理解。

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是被吓着了,还是没反应过来的呆愣?

“大哥,我们要不要去救她,毕竟她……?”

“不用,那上官雪鸢不是她的对手,要是她就这么死了,也太对不我们了。”她能只是挥一下手就能重伤那些东篱士兵,那就是一定会功夫,恐怕也是个中高手吧。

“圣王爷,不打算去救圣王妃?”台上的旭王看着老神在在的轩辕玄霄,奇怪的问。

“她不需要我救,她的厉害,旭王不是领教过吗?你想妍儿能把你们西岳君臣只用纱绫救困住,能力可想而知。”轩辕玄霄笑着说,不过却是在揭东篱的旧事。

“圣王爷对自己的王妃倒是信心十足,有怎么厉害的王妃,那不是显得圣王爷无能了点。”段无极看着轩辕玄霄的笑,觉得很刺眼,尤其他还提起了那自己不愿想起的旧事。

“旭王,此言差异,有妻如此乃是本王之幸,这个种滋味只有本王能体会。”轩辕玄霄听到他的话不但没生气还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你这是想杀我,你以为我还是十多年前那个只会哭的上官雪妍吗,我本来没打算亲手结果了你,可是现在恐怕由不得我选了。既然你我之中必须有一个人的死才能结束这一切,那就只能是你了!”上官雪妍的纱绫缠着上官雪鸢,把她绑成了一颗活动的大粽子。眼含戾气的看着她,上官雪妍实在没想到事到如今她不但不知悔改,还想杀自己,那自己也不会放过她了。

上官雪妍慢慢收紧手中的纱绫,自己是想现在杀了她,不过她对自己还有用,自己不会就这么让她死了。

上官雪妍在等,等那个人自己跳出来,她今天要把这一切都处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