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六章 雪鸢替姐教子,身份暴露

轩辕玄霄也听到了那一句话,他的眉头紧皱了一下,看来事情越来越不可估计了。他本以为只是东篱皇室其中的一个成员卷了进来,现在看来事情远没自己想的简单。竟然连旭王都出现了,而且还出现在这个时候,那是不是说这事是东篱皇默许的或者说就是他在幕后指使的。

轩辕玄霄看了一眼在哪里继续救治病人的上官雪妍,他就知道在她眼里只有病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它的事她就会暂时的放一边。就让她继续做自己的事,那旭王自己先应付着。

轩辕看着那被一队官兵簇拥着走来的两人,前面一人就是东篱旭王段无极了,自己还是在四国赛上见过他,不过他倒是不认识自己。听说他也是少年英才,自小有神童自称,不过四国赛的时候却在艺科比赛时输给了墨儿,后面接连发生的事,让东篱这一次的比赛输的一败涂地,他们东篱皇不知道怎么怨恨西越呢。自己实在没想到时隔半年自己会再次见到他了,还是在如此的场合之下。

轩辕玄霄让自己的身子瘫倒在椅子上,这样他就看着没那么显眼了,他想先看看这段无极是为什么来的。

在场的众人再次在疑惑中行礼,他们实在不明白今天的比赛为什么东篱的人来了一个有一个,而且地位也是一个比一个高。他们是来了一个有一个,他们也要跪一次又跪一次吗?

坐在台上的上官博也在听到那一句话之后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然后从台上走了下了。

上官雪枫看见父亲从台上走下来,于是想上前搀扶,他知道父亲为什么要走下来,不外乎要给那旭王行礼。

“雪枫,你陪着娘,我去爹哪里。”轩辕玄霄起身拦着他,他原本想躲在后面看那旭王为什么来,不过他突然改变主意了,他想近距离去看看他们意欲何为,反正没人认识他。

上官雪枫看到如此积极的轩辕玄霄想说怎么总是抢自己要做的事,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善于应对那些人,让玄去总归比自己有用,他只好点点头。

轩辕玄霄走到上官博身边伸手扶着他和他并肩而行,那些长老跟着后面。

“不知东篱旭王远道而来,草民有失远迎,望旭王勿怪才是。”上官博走到那站立的旭王面前,就准备撩起衣袍跪下行礼。

“爹,旭王远道而来,想必也是累了,您赶快请旭王上座。”轩辕玄霄扶着上官博没让他跪下去,这是开什么玩笑让自己的岳父去跪其他国的王爷,在自己这里那可说不过去。可是他又不能做得太明显了,所以只好转移视线。

“你说的对,爹这是老糊涂了,是该请旭王上座才是。旭王爷请,请……。”上官博顺着轩辕玄霄的话说,也就没行跪礼。

场地上的很多人都跪了下去,那些不跪的人就显得很明显了。

段无极看着自己眼前站立的两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还有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他知道那老人是医谷的谷主,医谷是特殊的存在,就是上官谷主不行礼,他也不能说什么。可是这个男子是谁,和上官谷主如此亲近,那就应该是他的儿女后辈。他是听闻上官谷主的儿女回来了,要说这人是上官谷主的儿子,可是这年龄明显不符合。他是谁?见了自己一点都不慌张,不但自己不行礼还拦着上官谷主不行礼;他是谁?为什么自己在他身上看到了属于上位者的气势;他是谁?为什么自己面对他竟然有点慌张。

“你们都起来吧,本王今天也是听礼郡王侄儿说,医谷在举行什么比试选举谷主,所以就来看看热闹。上官谷主不知道比赛进行到哪里了,本王没打扰到你们吧?”段无极抬手让那些人都起来了,他笑着说,然后问上官博话。

“旭王哪里话,您能来,那是我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作为谷主的上官博还没说什么,跟在他们身后的木长老弯着腰说,话里明显带着讨好的意味。

“没打扰就好,对了比赛完了没有,是谁赢了?”段无极看了木长老和上官博一眼,然后笑笑又问。

“比赛结果正要宣布,就被旭王的突然出现打断了,我们也不知道是谁。等旭王坐好了,我们应该就能知道结果了。”这次的话是轩辕玄霄说,他说的还可没有木长老的顾忌和讨好。

“那倒是本王的不对了,不知道这位是……?”段无极略作抱歉的样子看着上官博,然后又问轩辕玄霄的身份。

“这是草民女儿的夫婿。”上官博一句话就算介绍了轩辕玄霄,至于身份什么的他都没说。上官博虽然不问世事,可是他又不是上官雪枫,没有一点防人之心,所以他说的时候还有保留的。

段无极只听这一句话,就知道从上官博那问不出什么,他觉得现在不能操之过急了,自己总会弄明白的。

上官博他们走上高台坐下,轩辕玄霄坐在了上官博身后那原本属于上官雪妍的位置上。不知道是谁给段无极的安排的位置,他们两人的位置这样一来竟然是在一排,属于同等的地位。

等他们坐好之后,上官博示意金执事继续刚刚被打断的事。

金执事得到示意再次走出来,不过他先在场中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在担心还有什么人突然出现打断他的话。

“我现在宣读今天比赛的胜利者,她就是上官家的上官雪妍,也就是我们医谷里的大小姐。”金执事那句话都是喊出来的,他那是激动的。

场中的人,听到他的话,有开心的,有不开心的。

上官雪妍赢得比赛对于上官一族那是开心的事,这样一来,他们上官家就不会丢了谷主之位,也算不辜负先祖们的努力了。这场比赛对他们那是太重要了,现在他们心中的石头全放了下来,所以场中上官一族的人都欢呼了起来。

相对于上官一族的庆祝,那其他几族的人,各个都吹胡子瞪眼的,他们筹划了这么久的事,就这样输了,怎么可能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即使想做什么也带私下商议才行,现在都先忍着吧。

在那些生气的人中,最生气的要说上官雪鸢,她没想到上官雪妍的医术会这么好,甚至比她的父亲都要厉害。那这样她就是下一任的族长,可是她怎么会允许她占有这么大的荣誉,她说过要把她踩着脚下的。

“恭喜大姐了赢得比赛,我们上官一族一定记得大姐的大恩。大姐这是东篱的旭王爷,他可是特意来见证大姐的比赛的。你还没给他见礼呢,你快点过来见礼,要不然会被其他人认为我们医谷里的人不识抬举。这旭王爷可是代表的是东篱皇室,要是因为大姐你一个人不懂礼数,连累了其他人族人就不好了。小王叔,您等等我大姐一会儿就来给你行礼。我这大姐在外流落多年那礼仪,也许是忘记了,您不要见怪,我这就让人教大姐怎么行礼。”上官雪鸢说完就让自己身后的一个侍女走向上官雪妍。她就是故意的,先挑起小王叔的火气,然后在让自己的侍女以教她礼仪为由,乘机羞辱她。

段无极听了她的话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他有自己的考量,如果这下任谷主现在给自己行大礼,那自己今天也算没白来。

上官雪鸢想的很好,她那侍女也是得到她的意思走下台走到面前,打算叫上官雪妍如何给他们的旭王行礼“这位夫人,我家郡王妃让我来教你如何给我们旭王爷行礼。”她说完就就准备伸手拉上官雪妍。

可是轩辕玄霄他们父子怎么会让她打扰上官雪妍治病救人。那侍女手没伸到上官雪妍眼前就不知道给打了一下,定住了,然后又被轩辕云墨给踢了一脚。

轩辕云墨一直在上官雪妍身边,看着她在救治病人,那什么旭王来他看见了,不过在他看来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没理会。知道最后是娘亲赢得比赛,他也为娘亲高兴,也在心中告诉自己,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医术,也要像娘亲一样可以为人排除痛苦。他一直在娘亲身边知道娘亲现在救治的这个病人是个得重症的,不能有一点疏忽。这个时候谁打扰娘亲,谁就该死,于是看着走上来的人,轩辕云墨就给了她一脚想让她远离娘亲。

坐在台上的轩辕玄霄也有同样的想法,虽然他坐的远一点,可是他也看见那正在救人的上官雪妍,好像那病人有点棘手吧。所以一直打算暗中观察的他在那侍女走进上官雪妍的时候,他就点了她的穴道。相对于他的温和手法,他儿子那一脚真是粗暴的多了,那侍女不死也是重伤呀。

轩辕玄霄知道自己的儿子很护母亲,可是不知道竟然都到这个地步,那是不计后果的。算了,反正后面有自己给他兜着呢,谁让他们母子都是自己在乎的人。

“还不去看看她怎么了,我说小外甥,你那一脚是不是有点狠了点,她怎么说也是我的人。”上官雪鸢正等着看上官雪妍如何的出丑,没想到自己的侍女不但没触及到她,还被那孩子给一脚踢了出去。在她看来那孩子不是在踢那个侍女,那是在踢自己。

“鸢姨,勿怪,我那也不是故意的。谁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竟然敢对着娘亲伸手,我的娘亲怎么能让这贱婢碰触。”轩辕云墨连看都没看上官雪鸢一眼,开口说。

“那是我郡王府的侍女,不是你以前见到的那些侍女。”上官雪鸢被他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自己的侍女在他眼里怎么就成贱婢了,那自己是什么?也不想想他们是什么身份,不过一个是低贱的商妇,一个是低贱的商人之子,以后不也是个低贱的商人。

“那又怎么样,在我眼里他还不如我在府中见到的那些侍女呢。”轩辕云墨依旧背对着她不在乎的说。

“你……好,很好。大姐的礼仪忘记了,看来你大姐也是不知道怎么教导吧?我今天就替大姐教育一下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来人,给我抓住他。”本就有气的上官雪鸢这时是被轩辕云墨彻底气坏了,她一是觉得这小子是在贬低她,二是想通过那孩子刺激上官雪妍。所以她下命令给自己身后的侍卫,让他们抓轩辕云墨。

“旭王,你没什么要说的?”轩辕玄霄看着那一直噙着笑的段无极问。

“这是他们医谷自己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段无极一句话就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

“希望旭王记得自己的这句话,对于医谷来说,你只是一个外人,最好不要插手医谷里的事,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轩辕玄霄说完站起身,看着那正在要围着儿子的侍卫,只是抬了一下手。

段无极听完轩辕玄霄的话,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还有他到底是谁,知道自己身份还该这么说,那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就在段无极猜测轩辕玄霄身份的时候,就听见一句“本王倒要看看在西越的王土上,谁敢如此嚣张敢伤害我的王儿,把那些敢伤害世子的人全拿下。”轩辕玄霄的话落,隐藏在人群中的冥楼的人出现。

轩辕玄霄觉得现在自己也不需要隐藏身份了,自己就正大光明的看着那旭王做什么,自己的身份也可以让那段无极有所顾忌。

这一下两方的人就成了对立之势,好像争夺是一触即发。

“王爷,你是西越的王爷,不知道你是西越的的哪位王爷?西越的几位王爷,本王可都见过,本王可不记得见过你,莫不是假的吧?”段无极听到轩辕玄霄的话只是有一瞬间的迟疑,很快他就反问轩辕玄霄。西越他去过,西越的几位王爷他也是见过的,可是眼前这人他确定自己是没见过的。

“可是本王见倒是见过你。”轩辕玄霄看着他说,没回答他的话。

“旭王,你不认得我的父王,那不知道旭王可还认得本世子,我可是记得旭王。”下面传来轩辕云墨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很清脆,明明是有点稚嫩的声音,却给人一股威严之感。

段无极抬头看着下面的那小子,眼里有着吃惊,他怎么在这里?他在这里,那正在治病的人难道是圣王妃?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圣世子轩辕云墨,那我眼前这位就是圣王爷了,那想必就是圣王妃了?本王倒是没想到还在这里遇到西越圣王一家人,看来本王今天这是来对了,就是不知道圣王爷一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段无极看着轩辕云墨咬着牙齿说,一一点明他们的身后,然后又变脸好像十分好奇的问轩辕玄霄。

“本王只不过是陪王妃回娘家罢了,倒是没想到旭王会来这里。这当地的官员真是疏忽,都忘记迎接旭王了,怠慢了。旭王勿怪,这人我回头上禀陛下,一定严惩。”轩辕玄霄笑着和他说,不过话里的意思有点奇怪。他是说着严惩本地官员,实则是在说旭王私自来西越还瞒着当地的官员。

“圣王爷客气了,这不关当地官员的事,是本王考虑不周。本王今天也是一时兴起和礼郡王侄儿来看看医谷盛事,圣王不必在意。”段无极怎么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也只能说是自己的过错。

台上的两人你来我往的,不断“客套”着。台下上官雪妍把那些病人全都看了一边,有些不严重的她开了方子让人回去抓药,严重的她就当是给药了。

“你回去吃的要清淡一些,忌口,要不然伤口严重了,你这命说不定也保不住了,记住没有。”上官雪妍对自己眼前的人认真的说。

“记住了,记住了,谢谢大夫。”那人被同行的人搀扶着道谢。

“好了,你们走吧,给这是方子,拿回去抓药吧。”上官雪妍起身递给他们药方,然后让他们离开。

“娘亲……,您累不累,我们先去那里休息一下。”看见那最后一个病人离开,轩辕云墨伸手扶着站起来的上官雪妍,关心的问。

“墨儿,娘亲没事,这一会儿怎么会累呢?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什么伤?”刚才的事情她全知道,只不过她在看那些病人,所以才没理会那些人,现在就不同了。

“娘亲,儿子没事,有父王在保护我。”轩辕云墨笑着说,他觉得父王刚才的样子好厉害,好霸气,原来被父王保护是这种感觉,真好。

上官雪妍用打湿的锦帕擦着自己的手,看着他眼中的崇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看来自己无论对他多好,他始终是需要一个父亲在身边的,好在玄霄现在回来了,可以陪着他身边。

“旭王,半年不见,你是否已经忘记本妃说过的话,那本妃不介意在重复一次。这次你可要记牢了,我的王儿要是在你们东篱皇室人手中受一点伤害,本妃可不管什么造不造杀孽,定让你们东篱血流成河。”上官轩辕牵着儿子一步一步的走向段无极,她说完话的时候,同时简单的挥一下衣袖,那原本和冥楼对峙的人,全都倒地吐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