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20章 反正比你想我还要更多一些

心情不好的安夕颜,连码字都的心情都没了。

从早饭过后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她一个字也没写出来。

呆坐在书桌前,眼睛却是毫无焦距地看着空白文档,脑子有些乱。

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根本不知道到底犯了什么错,他莫名其妙地对她突然变得冷漠疏离霰。

她赌气从他房间搬出来,他甚至没有一丝反应。

上一刻还在幸福的天堂,下一秒,就被打入冰冷的地狱。

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个梦,现在梦醒了,一切又都回归了原点。

就在安夕颜暗自神伤之际,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李婶的声音,“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三婶婶在么?”

女孩清脆的嗓音,带着点熟悉的感觉。

叫她‘三婶婶’的女孩,只有一个……

安夕颜立马从书桌前站起来,走出了房间,朝一楼走去。

莫小曦进了别墅,直奔二楼,在楼梯的拐角处和安夕颜遇上。

二话没说,她直接扑到安夕颜怀里,哭得惊天动地。

一时间,直接吓坏了安夕颜,“怎么了这是?”

莫小曦只顾着哭,也不说话。

安夕颜没办法,只能抱着她,任由她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泪水。

片刻后,莫小曦这才从她怀里起来,擦了擦满脸的泪水,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婶婶,我饿了。”

待她站直了身子,安夕颜这才发现,莫小曦面容憔悴,眼底有些淡淡的青色。

见她很累的样子,安夕颜直接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先到床上躺一会儿,我下午给你做饭。”

“嗯。”

莫小曦直接倒在她的床上,然后把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间。

安夕颜见她这样,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起那几天刚高考完,难道是高考没考好?

一边想着,安夕颜一边出了房间,下到一楼,想了想,还是拨通了温心然的电、话。

上次在老宅,她们便互留的手机号,相约着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逛街做美容。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接了起来,“夕颜,小曦是不是去你那儿了?”

安夕颜有些意外,这样看来,莫小曦是刚从家里跑出来的,应该是和家人闹了点矛盾。

于是,她赶紧说道,“嗯,刚到我这儿,我害怕你和二哥担心,就想跟你说声。”

温心然在电、话那头松了口气,“去找你,我就放心了。”

安夕颜犹豫了下,轻声问,“二嫂,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唉,一言难尽。”温心然深深叹了口气,“她去找你,肯定会跟你说那事的,不管怎么样,夕颜你一定要多劝劝她,让她以自己的前途为重。”

“好,我知道了。”

“她现在是恨透了我跟她爸,估计也不愿回家,最近一段时间,就让她住在你们那儿吧,我一会儿让司机将她的东西给送过去。”

“好,她在我这儿,你和二哥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谢了,夕颜。”

挂了电、话,安夕颜就去了厨房。

上次在老宅,她见莫小曦光挑辣的吃,对口味清淡的一点不尝。

想着她现在心情不好,胃口肯定也不佳,于是便做了两菜一汤。

辣子鸡丁、麻婆豆腐,汤是李婶一早煲好的,排骨冬瓜薏米汤,很适合夏天喝。

将饭菜一一装进托盘,她走上二楼,然后推开了房门。

一听到动静,莫小曦就将头从枕头间抬了起来,看到安夕颜手里的饭菜,立马从床上跳了下去,跑道一旁的桌子前坐好。

安夕颜见她乖乖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几顿没吃了?饿坏了是不是?”

莫小曦抓过筷子,端起米饭,就夹了一口鸡丁,边吃边点头

,“婶婶,怪不得爷爷喜欢你,你做的饭还真好吃。”

“喜欢吃就多吃点,我特意为你蒸了一锅米饭。”

“嗯,我一定要把它都吃光。”

安夕颜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模样,有些心疼,“慢点吃,别噎着,喝几口汤。”

莫小曦突然停止了狼吞虎咽的动作,看着她,眼眶红了红,“婶婶,你对我真好。”

“傻瓜。”安夕颜想了想,“我刚给你妈妈打了电/话……”

安夕颜的话还没说完,莫小曦原本感动的表情立马变了,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你给她打什么电、话啊,早知道我就不到你这里来了!”

见她生气了,安夕颜也不急,只是嗓音愈发轻柔,“小曦,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开家,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有多担心。”

她的话,让莫小曦咬着唇儿的沉默着,之前激动的情绪缓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低落。

安夕颜见她这样,知道她是有些后悔了,便又接着说道,“我跟你妈妈说了,让你在我这儿住段时间,什么时候想回

去了再回去,她一会儿会派司机把你的东西送过来。”

莫小曦一听,立马抬起头,原本黯然神伤的眸子透着一丝亮光,“真的么?”

“嗯。”安夕颜点点头,“先吃饭。”

或许是真的饿了,一锅米饭,平时三个人的量,被莫小曦一个人吃得干干净净。

安夕颜担心撑着她,便给了她一颗大山楂丸子,“一会儿觉得肚胀的话,记得吃一颗。”

莫小曦摇摇头,“我天生大胃,没事的。”

安夕颜忍不住失笑,“这么能吃,看以后谁敢娶你。”

她的话刚说完,原本心情还不错的莫小曦,再一次陷入失落的情绪中。

安夕颜有些莫名,“怎么了?”

莫小曦摇摇头,“婶婶,我想睡一觉。”

“好,睡吧,我去楼下。”

安夕颜刚到一楼,就见李婶拎着一个行李箱走进来,“夫人,这是二少爷那边送过来,说是小姐的东西。”

“嗯,先放这儿吧,小曦睡着了。”

……

莫向南接到温心然的电、话,得知莫小曦去了国山墅,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想了想,他还是给莫向北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二哥。”

莫向北的嗓音,听起来比平日里更加低沉。

“小曦最近因为填报志愿的事和我们闹别扭,今天一赌气就离了家跑去了你那里,估计会在你那住几天。”

“嗯。”

“她从小就听你的话,这次填报志愿,我和她妈的意思都是想让她上B*语专业,但她却执意选择A大新闻专业,怎么劝都没用,为了这个,她在家跟我们闹绝食。”

莫向北一边翻看文件一边低沉开口,“哥,你不也是A大出来的?”

莫向北的意思很明显,一个从A大出来的学生,怎么能看不起自己的母校?

再说了,A大虽然比不上B大的年代久远背景深厚,但论名气、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来说,还是不相上下的。

在国内,有多少莘莘学子以考上A大为荣!

莫向南岂能听不出莫向北话里的揶揄,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小曦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他就是考上了A大,所以……”

莫向北停止了看文件,将整个后背靠在大班椅的椅背上,唇角勾了勾,“当年,你和我嫂子能干的事,怎么到了今天却不允许小曦干了?”

莫向南满头黑线,却也是哑口无言。

当年,A大,的确是承载了他很多的美好回忆。

他和温心然最浪漫的一段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只是,他们是他们,小曦是他们的孩子,他却做不到淡定自若熟视无睹。

他和心然

都希望小曦能有比他们更好的发展和前途。

见他不说话,莫向北再一次开了口,“既然到了我那里,你们就不用瞎操心了!”

“好吧!”

临挂电、话的时候,莫向北又加上一句,“倒不如趁这个时间,你和我嫂子再努努力,给咱们莫家开枝散叶,老头子和老太太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莫向南嘴角微抽,直接就挂了电、话。

莫向北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响声,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有所缓解。

想起早上出门时还对他避而不见的小女人,他骨节修长的手指不自觉地划开手机屏幕,调出她的号码,正要拨出去,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

他顺手将手机放在一旁,然后抬头看向进来的唐逸。

唐逸大步走到他面前,深情有些凝重,“刚接到林副总打来的电、话,H市那边的工地发生了工人意外坠落身亡事件。”

莫向北一听,脸色立马变得沉重,“死了几个人?”

“两个,而且还是父子俩!”

唐逸的话刚说完,莫向北立马发了话,嗓音低沉冷肃,“通知公关部,我们现在出发去H市!”

“是!”

……

傍晚的时候,安夕颜有些心神不宁。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突然从何而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之,就像是有事情要发生似地,乱得很。

她想了想,就给在乡下的老太太打了个电、话。

老人家似乎在打麻将,她听见有麻将碰撞的声音,然后就听到老太太说,“颜颜啊,有事啊。”

“伯母,在那边玩得开心吗?小宝还乖吧?”

“开心得很呢,我打算带着小宝在这里多玩段时间,等过了大暑再回去,这里凉快得很。”

“好啊,那你忙吧,带我向伯父问好。”

“好好。”

安夕颜刚想挂电、话,就听到小宝的声音隐约传来,“奶奶,是安安吗?让我跟她说说话。”

“喏,给。”

手机似乎是被递到了莫小宝手里,紧接着,安夕颜就听到他稚嫩的声音传来,“安安,是你吗?”

他的嗓音顿时安抚了安夕颜一颗不安的心,忍不住扬了扬唇角,“是我,小宝,在那儿玩得开心吗?”

“开心,就会有点想你了。”莫小宝停顿了下,轻声问,“安安,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想。”

“那有多想?”

“反正比你想我还要更多一些。”

莫小宝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答案,“这还差不多,你在家好好的吧,我准备跟爷爷奶奶留在这里多玩几天,辛心也不愿让我走。”

“好啊,在那边多听爷爷奶奶的话,不要调皮知道吗?”

“知道了,你们女人还真是啰嗦。”

想象着他嘟着小嘴不耐烦的小模样,安夕颜忍不住笑了,“等你长大了,想让我说,我都懒得说你。”

“那我得快点长大,好让你们都省省心。”

安夕颜,“……”

真是个熊孩子!

挂了电、话,安夕颜的一颗心稍微安定了些。

一看天快黑了,她就上了二楼,然后轻轻推开了房门。

莫小曦依旧在睡,她轻轻走过去,坐在床沿上,还没等她开口,原本紧闭着的双眼的莫小曦突然醒了过来。

见是她,便叫了一声,“婶婶。”

“睡得好吗?”

“嗯,很香。”莫小曦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伸懒腰,“很久没睡这么舒服过了。”

“睡饱了就起来,该吃晚饭了。”

莫小曦扭头看向窗外,有些意外,“天都黑了?”

要知道,她睡着的时候,还是上午呢。

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一觉睡得真够长的。”

安夕颜起身,将门外的箱子拿了进去,“这是你妈下午派人送过来的,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个房间。”

莫小曦看了一眼一旁的行李箱,点了点头,“嗯。”

……

两人随后下了楼,李婶已经将饭菜都端上了桌。

莫小曦先去了餐厅,安夕颜站在客厅落地窗前,看着已经亮起路灯的院子,表情有些低落。

平时这个时间,他已经回来了;即便是回不来,也会打一个电、话跟她说一声的。

但今天……

“婶婶,三叔还没回来吗?”

莫小曦的声音从餐厅传了过来。

安夕颜收回视线,转身进了餐厅,“没有,估计夜晚会有饭局,不回来了,咱们先吃。”

古灵精怪的莫小曦一眼就看出了安夕颜异样的情绪,但她什么都没说,而是替安夕颜盛了碗粥放在她面前,“婶婶,吃饭吧,吃了饭,你陪我出去走走。”

“嗯,好。”

……

离开南城,一路飞到H市,一路上莫向北都在忙。

在飞机上,他已经和公关部研究出一套安抚工人家属的方案,至于能不能被对方所接受,还是一个未知。

一下飞机,就直奔工地而去,一路上,唐逸接到林副总打来的几个电、话,大体意思都是在说,“这次事故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场预谋,幕后推手是谁到现在还是个未知,即便是在事故发生的那一刻,就封锁了一切消息,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传了出去,现在,整个工地已经被各大媒体围得水泄不通,伤亡工人亲属更是闹得特别凶,叫嚣着

不接受任何方式的补偿和道歉!”

莫向北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坐在他身边的唐逸忍不住提出建议,“Boss,为了您安全考虑,我想,应该把银蛇他们调过来。”

“有小黑就够了。”

“我还是担心,毕竟这一次不以往,死者亲属现在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我害怕他们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来。”

一旁的公关部经理开了口,“Boss考虑是对的,如果派人出面保护,势必会将局面恶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此刻,坐在副驾驶座的小黑扭过头,一脸冷静和坚决,“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靠近Boss半步。”

商务车很快就停在了事故发生地,车门还没打开,已经被各家媒体围得水泄不通。

小黑和唐逸率先下了车,以一夫当关之势,将人群隔开一条道,莫向北随后从车里下来。

他出现的那一刻,原本嘈杂的工地,像是突然之间被什么东西抽走了所有的声音,变得异常安静。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地将目光看向他。

那些目光中,有敬畏,有崇拜,有嫉妒羡慕,更有仇恨。

他从车上下来后,就大步朝事发地点走去,携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和冷漠气质。

一路上,原本拥挤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那些媒体记者们都似乎忘了来这儿的目的,直到人群中突然扑过来一个妇人,就像疯子一般朝他身上扑过去。

小黑一把将那妇人抓住,正要推开,莫向北开了口,“你是亡者家属?”

那妇人一边哭着一边冲着莫向北怨恨地咒骂,“你这个吸人血挨千刀的资本家,你把我丈夫和儿子都害死了,你怎么不去死!”

林副总走到莫向北身边,轻声道,“事故这边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和咱们集团关系不大,是那位父亲中午偷喝了酒,在施工过程中误操作导致吊车发生事故,只可惜了他的儿子。”

莫向北点了点头,“家属除了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

“喏,就是那个女孩,死者的女儿。”

莫向北顺着林副总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人群中,有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女孩,正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大而单纯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见他看过去,也没避开,眼神倔强而忧

伤。

莫向北淡淡收回视线,开了口,“带上她们,回酒店!”

“是!”

ps:这周的加更时间,周四和周五,每天一万字~

甜蜜终究要过去了,因为女二出现了,单纯又柔弱,无辜又可怜,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会让莫向北和安夕颜之间的感情出现多大的波折?

明天,精彩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