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2 处女座的顾北辰和西子美人

因为佟清然的这个案子,虽然结束的不算是很圆满,但是还是解决了,所以佟家已经开始着手佟清然的葬礼了,因为天气已经变得很热了,所以在接到了警局的通知之后,佟修就通知了一些相关的人开始着手准备相关的事情了。

而佟秋练正在吃晚饭的时候收到了令狐默的信息,“萧寒,后天佟清然葬礼,你有时间么?”萧寒抬头看了看佟秋练,小易则是眨巴眨巴眼睛,就那个被炸死的女人么?那个女人不喜欢妈咪的,小易那天晚上偷偷去令狐家就看见了那段监控视频了。

“你若是也不想去就别去了!”萧寒看着佟秋练似是有些为难的表情!

其实佟秋练是真的不想去的,但是佟清然的死,说实话,在佟秋练的心里面一个是个结,尤其是若不是因为佟清然的话,那么那天很可能死的人就是自己了,所以因为这个事情,佟秋练的心里面一直是有些愧疚的。

“你要是想去的话,我陪你去就行了!”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点了点头。

“妈咪,那个女人也不喜欢你,你干嘛还要去参加她的葬礼啊!”小易撅着小嘴,但是佟秋练却伸手拍了小易的脑袋一下,小易撅着嘴巴,不满的看着佟秋练,“嫂子,你这是怎么了?”萧晨伸手就要把小易抱过去!

“你过来站好!”佟秋练冷着脸,小易咬了咬嘴唇,还是挣开了萧晨的束缚,站到了佟秋练的面前,“说吧,谁和你说她是那个女人的?妈咪有和你说过要这么的没有礼貌么?说起来她还是你的姨呢!”

“我才不要那个恶毒的女人做我的姨姨……”小易撅着嘴巴,佟秋练伸手就要打过去,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小易一看佟秋练似乎是真的生气了,“那个女人不喜欢妈咪,妈咪为什么还要护着那个女人,妈咪太坏了,妈咪已经不疼我了,妈咪太坏了……”小易说着撒腿就要往外面跑!

佟秋练直接将小易拦腰抱起来,冲着小易的屁股就打了两下,小易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了,“呜呜……妈咪不疼我了,妈咪不爱我了,我不要看见妈咪了,我不要……”

佟秋练将小易放下来,蹲下身子,将小易扶好,“萧易!”小易嘴巴撅得老高,硬是不看佟秋练,“妈咪和你说过,好孩子是要有礼貌的,就算是不认识的阿姨你也要说一句阿姨对么?这个人虽然不喜欢妈咪,但是她确实是你的姨姨,你不想叫没关系,但是姨姨已经去世了,妈咪难道不应该去看一下么?”

“可是她不喜欢妈咪,我也不喜欢她!”佟秋练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小易搂进怀里面,“妈咪希望你能做个有礼貌的好孩子,还有啊,你这样别人会觉得这个小朋友没有教养的,你懂么?什么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的,是你小孩子可以说的么?”

在一边的萧晨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咳咳……这话应该不是和我学的吧,“去那边面壁思过去,什么时候自己想通了,什么时候去睡觉!”佟秋练指了指对面的一堵墙。

小易乖乖的走了过去,本来在吃饭的茶茶看见小主人站到了一边,也撒开蹄子跑了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小易的小腿,而大人则是慢悠悠的吃了几口饭,走到小易的脚边就闭目养神了!

佟秋练看到这一人两狗的互动无奈的摇摇头,“他还是孩子,好好教育就行了,你也不能就动手了啊!”萧寒虽然没有插手,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小易这没大没小的习惯我已经忍了他很久了,还有,你们别给小易做坏的榜样!”佟秋练说着一道凌厉的视线扫向了萧晨,萧晨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嫂子,我和小白约好出去玩,我先出去了哈!”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

到了晚上小易还是去找佟秋练承认错误了,萧寒抱着小易去洗澡,萧寒一边帮小易擦背,一边和小易说:“爹地也不喜欢那个女人,但是爹地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呢?”

“因为爹地特别坏,特别会隐藏!”小易撅着小嘴。

萧寒将小易的身子掰过来,正色道,“小易,今天爹地给你上一课,爹地知道你肯定听得懂的!这个世上面能够让我们真正喜欢的人真的不多,人活在是上面却又免不了和别人有接触,你不喜欢她,可以啊,但是我们却不能把对人的好恶表现在脸上面!”

“为什么不能,我就是不喜欢她啊!虽然我也不喜欢珊然阿姨,但是我却不会觉得珊然阿姨讨厌!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顾珊然是真的喜欢小易,而有的人喜欢的你不过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或者你是萧家的人,你要记住,别让你讨厌的人看出你的情绪,这是作为萧家的继承人最基本的!”小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而这边的萧晨和白少言都是第一去夜店这种地方,两个人刚刚出现就吸引了一大批人的观望,因为这两个人长得太具有代表性了,一个是皮肤黝黑的糙汉子,一个是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还有包厢么?”白少言开口问。

“两位是第一次来吧,里面请吧,去包厢哪里能玩得尽兴啊,就在这里喝一杯吧,你看这气氛刚刚好!”说着一个服务生就领着两个人到了吧台。

这边的舞池中间,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在卖力的跳舞,而她的边上面围了一圈的男人,而且有的男人还趁机揩油的也不在少数,萧晨在国外各种各样的辣妹见得多了,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继续喝酒了,白少言则是一直都是乖学生,哪里见过这种事情啊,脸蹭得就红了。

“小哥哥,第一次来么?”白少言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一身紧身连衣裙的女人,而女人的手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面,挨得很近,白少言都可以闻见女人的身上面那劣质的香水味道,和各种脂粉的味道,“小哥哥,要不要等会儿一起去happy一下啊?”

白少言在看见女人那嫣红的指甲差点没有吐出来,白少言捂住嘴,那女人整个身子都僵硬了,妈的,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我让他吐了!这是恶心反胃?“你什么意思啊!”说实话这女人的身材火辣,这夜店里面对她垂涎欲滴的男人可不在少数,但是对她恶心的人倒是第一个!

“不是,我不是……”白少言真不是因为她身上面劣质的香水味,也不是因为那脂粉味道,而是想起了那具焦尸罢了,都是红色的指甲油,所以看到这个女人的指甲之后,就没有忍住而已。

“他就是看你恶心了,你还不快走!”萧晨直接说,那女人直接抓起包,“你们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呗,什么了不起的!”萧晨满不在乎地说,倒是伸手拍了一下白少言的肩膀,“嘿嘿,你不会对女人无感吧?莫非……”白少言一看到萧晨那猥琐的笑,哪里想不到这个二货在想些什么啊,直接无视萧晨。

而两个人还没有离开夜店呢,那个女人居然带了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直接闯了进来,而周围的人都是往边上面散开了,也有人开始起哄欢呼的,那女人气愤的指着白少言:“大哥,就是这个男人,居然说他恶心我?”

白少言真是欲哭无泪啊,明明是萧晨说的好吧,不过白少言现在是看清了女人的样子了,这浓妆艳抹的,说实话,倒是真的倒胃口。

“本来就长得磕碜,你这样的就在家好好呆着,别出来吓人了……”白少言伸手拉了拉萧晨,你个白痴,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这群人是来揍我们的么?你还激怒他们,我真是被你蠢哭了,但是白少言看着萧晨的一身肌肉,难道这二货打架很在行,但是白少言很快知道他的判断是错误的。

“你拉我干嘛啊,本来就是啊,你这样的人就别出来吓人了,你脸上面的粉能不能刮下来一瓶啊!”那女人的脸都气得通红,“大哥——”女人一边跺脚一边撒娇!

“还真敢说,兄弟们,给我上……”说着七八个人就朝着两个人冲了过来,“萧晨,你应该会打架吧,你给我挡着……”

“挡个毛线啊,哥哥这身肌肉中看不中用,还不赶紧跑!”白少言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傻掉了,还是萧晨拉着白少言冲出了人群,因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七八个人冲过去的瞬间,这两个人会选择撒腿就跑,后面直接响起了一阵唏嘘的声音。

“萧晨,我要是知道你这么怂,我就不和你一起出来了!”白少言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突的跳得厉害,这可不是被吓得,是因为喘的太厉害了!

“你才怂呢,居然看到个女人还吐了,话说反正这群人也是要追杀我们的,干嘛不骂个够本再跑啊!”白少言也是无语了,原谅他真的跟不上这种二货的思维,自己当时是不是脑袋秀逗了啊,居然会想要和他一起来见见世面!

而就在不远处,五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正在路上面整齐的疾驰,“家主,前面有人在追杀两个人!”

而后座的男人,晃动着就酒杯,里面红色的液体正在里面晃动,男人的整张脸充满着禁欲的味道。男人眯着嘴角,“和你有什么关系么?”男人低着头,后座的男人则是一笑,这就是她在的城市么?是不是因为有她的存在,他觉得这座城市都格外的美丽,就是夜景都比别的城市更加的美丽!

“吱呀——”最前面的一辆车子急刹车,后面的车子自然跟着刹车了,而男人看了看自己手背上面的红色液体,慢条斯理的拿出了一个手帕,慢慢的将手背上面的红酒擦干,“把人解决了!”

男人马上会意,带了两个人出去,而撞到了车子的人就是追杀萧晨和白少言的人,萧晨和白少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这拉风的劳斯莱斯的车队停下了,然后下来了四五个黑衣人,直接走到了那群人面前,干净利索的将前面撞到车子的两个人直接拖了下来!

“你们要干嘛!”那个女人的大哥拿着一把刀冲了过去,但是还没有靠近,一把枪已经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面,男人瞬间刀都被吓掉了,而一个黑衣男人弯腰捡起了地上面的刀,慢慢的塞进了男人的手中,“别怕,我们不杀你……”

“这两个人带走吧!”说着直接上车准备离开。而后座的男人则是慢慢的喝着红酒,“别脏了手,我不想被军方发现我到了华夏!”

“属下知道!”男人说着立刻着手去处理,而白少言和萧晨只看见他们将那两个人拖到了角落里面,而里面响起了两声凄厉的惨叫声音,而随后那几个黑衣大汉就走了出来,那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出来,白少言和萧晨面面相觑,他们都觉得这个地方不宜久留!

而就在两个人落荒而逃的时候,坐在后面的男人透过车子的反光镜看见了两个人,“跟着他们,看看两个人分别去了什么地方!”前面的男人愣了愣,家主什么时候有这种喜欢跟踪人的习惯了,而且还是两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也没有看出来特别的啊,怎么就让家主上心了!

而这两个人惊魂未定的回到家之后,都是觉得应该对今天的事情绝口不提,先不说今天遇到的那一帮人都那么恐怖,而且两个人被人追着跑啊,怎么样都觉得很丢人吧,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回去对谁都没有说。

“家主,一个回了白家,一个回了萧家……”顾北辰手中的酒杯瞬间被捏碎,顾北辰松开手,看着玻璃渣落在车子上面,慢悠悠的拿起手帕擦了擦手,果然没有看错,一个是萧寒的弟弟,一个是她现在的助手吧,都是很可爱的孩子呢?

而顾北辰此刻到C市的消息,这边的顾氏夫妇是完全不知道的,两个人还在别墅里面打情骂俏呢,所以等到别墅的警报拉响的时候,两个人穿着睡衣就直接冲下了楼,“怎么回事,是谁不要命了,闯进来了么?”

但是两个人一看到沙发上面坐着的男人的时候,两个人瞬间蔫了,而顾北辰则是伸手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个苹果,也不看这两个人,顾珊然伸手推了推顾南笙,顾南笙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小叔,你怎么过来了,也没有和我们说去接机什么的,你看……这多……”

“没有我的日子你们很欢乐吧!”顾北辰嘴角噙着笑,顾珊然走过去,伸手拉了拉衣服,“干爹,不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也在想这几天你也要过来了,干爹,你饿了没?要不要给你准备晚饭啊?”

“怎么?给我做你唯一会做的蛋炒饭!”顾北辰这话说完,顾珊然直接囧死,还能别提这个么?“你们这样是准备滚床单了……”

顾南笙和顾珊然其实是真的去准备滚床单了,但是被顾北辰这一吓,哪里还有这种兴致啊,“小叔,您今晚要住这里么?房间都是每天打扫的,我带您去看看吧……”

“不必了!你们先去换个衣服和我出去一下……”顾氏夫妇相顾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反倒是直接冲上了楼,都是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就冲了下来,顾北辰看了看手表,“你们俩的速度都平均慢了零点五秒,看样子最近过得很悠闲啊!”

“干爹,不是的,那个是因为……”其实是真的过得很悠闲就是了,只是顾珊然哪里敢这么说啊。

“因为你胖了!”顾北辰说完直接起身离开,完全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那种,但是留下来的顾珊然整个人都呆掉了,顾珊然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紧身衣服,伸手捏了捏腰上面的肉,真的胖了么?

“别听小叔瞎说,身材好着呢!”其实顾南笙的心里面有个小人在狂笑,哈哈……小叔果然是火眼金睛啊,我就是要把自己的老婆养的白白胖胖的,嘿嘿……这样的话,才能给我生个小珊然啊!

“你少来,这些天你没事总是拿着吃的在我明前晃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在图谋着什么,告诉你——老娘已经决定减肥了!”顾珊然说着掐着腰就往外面走。

而三个人坐到一辆车子上面之后气氛变得异常的诡异,尤其是顾北辰此刻不断地转动着他拇指上面的扳指,淡淡的看着车窗外,面无表情,顾北辰的长相也是妖媚如丝的,看顾南笙这种长相就知道了,这顾家的遗传就是如此的,偏生顾北辰身上面的气场十分的强大,人们看到他的第一眼会被他身上面的巨大煞气骇住,谁还敢盯着看啊,这不是找死么?

而且顾北辰的给人的感觉还浑身上面充满了一种游离在世俗之外的感觉,而且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已经远离尘世的感觉,但是这个人却是做着天底下人人听了都会闻风丧胆的事情,而且顾北辰是典型的处女座的人,这样的人对什么事情都是要求尽善尽美的!

所以在顾北辰的身边,顾南笙和顾珊然都觉得压力很大,尤其是顾北辰现在转头看了看两个人:“珊然你的头发,南笙你的鞋子……”顾珊然哪里要理头发啊,而是直接将头发扎起来,而顾南笙则是笑嘻嘻的将鞋子上面的一抹灰尘擦掉。

“头发丝……”顾北辰指了指顾珊然的侧脸,顾珊然心里面在咆哮,老娘啊,老爹啊,你自己是处女座就算了,你自己有轻微洁癖就算了,你为啥要要求别人也要达到你的要求啊,真是够了!

但是顾珊然也只能在心里面咆哮了,因为她不敢说啊,因为之前她和顾南笙就举行过一次“起义”,但是起义还没有开始呢,就被顾北辰镇压了,顾北辰只是说了一句:“我这是为了提高你们的生活质量,还有啊,要想摆脱我,就等你们那天能逃离我……”

结果就是他们现在还生活在顾北辰的压迫之下!只要反抗就会被迅速的镇压!

但是顾北辰这人对佟秋练却是十分的纵容的,说实话,他们都不懂顾北辰是看上了佟秋练什么。

而就在他们的车子停住之后,顾南笙和顾珊然才发现这个地方居然是个废弃的仓库,三个人连同着所有的保镖都下车之后,突然一阵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所有人都觉得刺目的难受,随之而来的是一身尖锐的刹车声音,带起了一路的风尘,顾北辰伸手理了理衣服,就往里面走。

而车子停住之后,众人才看清是一辆拉风的兰博基尼的红色跑车,而跑车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女人将眼镜摘下来,露出了漂亮但是但是却近乎妖媚的丹凤眼,女人直接下车,紧身的布料包裹着完美的身材,玲珑有致,女人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路过顾珊然和顾南笙的时候,还冲着他们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珊然,你胖了……”烈焰红唇,还冲着两个人送上了两个飞吻,轻挑眉毛,一扭腰身都是万种风情。

说完袅袅娜娜的离开了,顾珊然差点石化,难道我真的胖的这么的明显么?

而在场的很多人都是被绝色尤物迷的神魂颠倒了,这女人可是刚刚被杂志评为全球完美女性前十名的女人啊,只是这样的女人,他们这些人也只是能够看看罢了!

“北辰,你每次都挑这种地方,真是不符合我的审美!”女人的手说着直接拉住了顾北辰的手,顾北辰无奈的看着女人,女人只是晃了晃手中的眼镜,“怎么了?确定想要甩开我?”

顾北辰只是握紧了女人的手,女人笑着走到和顾北辰并排的位置,“其实你还是挺喜欢我的吧,我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爱呢?除非你不是男人……”顾北辰还能说些什么,这女人的脸皮厚度和顾珊然是有的一拼的。

因为这个女人此刻整个人都要贴在顾北辰的身上面了,手指还在撩拨着顾北辰的下巴,“你的胡子每次都能刮得这么的干净?怎么办?我喜欢有胡子的男人了,今天和我演对手戏的男人胡子好性感呢,真是好喜欢呢!”

顾北辰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凌厉,直接将女子的腰肢一楼,两个人瞬间身子紧紧贴在一起,两个人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对方身体的微妙变化,女人仍旧是伸手环住了顾北辰的脖子,“怎么了?这么猴急啊?”女人还不断地在顾北辰的耳边呵着气。

谁让顾北辰每天都是一副死人脸,尤其是这种禁欲的脸,更是让人想要看到这张脸能出现别的神情。

“妖精,你是在玩火么?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顾北辰的话没有说完,女人直接伸手将顾北辰的嘴巴堵住了,脸上面出现了一丝娇羞,加上那绝美的面孔,真是美极了,顾北辰张嘴直接咬住了女人的手。

“疼——呢……”女人撒娇的捶了一下顾北辰的胸口,“我明天还有戏要拍,估计这几天不能陪你了,你一个人一定要乖啊……”

“我一直很乖……”顾北辰说着直接将女人的两只手反剪到了后面,直接倾身上前含住了自己已经肖想了很久的红唇,“别咬破了,我明天还要拍戏呢……”女人这话刚刚说完,“嘶——”就被咬了一口。

“难道这些东西比我还要重要么?”顾北辰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女人,伸手将女人搂到了怀里面,“我明天就让那个和你搭戏的那演员消失……”

“那正好,我也不喜欢他……”女人伸手推开顾北辰,整理了一下衣服,“外面的人,你们可以进来了!”

顾珊然和顾南笙面面相觑,整整半个小时了啊,不知道天气不好么?这外面又起风了,你们两个人这速度也是够快的,等到他们都进去之后,发现这两个人还装模作样的规规矩矩的站着。

但是顾北辰嘴上面的那口红又是怎么回事啊?真当他们是眼睛瞎么?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是被压迫的人,哪里敢多说什么啊,只能装着眼瞎了!

而仓库的后面,灯光照亮之后,里面关着三个人,而三个人除了脸上面是完好无缺的,身上面已经没有一块好的了,一看就知道是顾北辰的手臂,因为顾北辰这人喜欢留下别人的脸。

“小叔,这三个人是怎么回事?”因为当他们靠近了之后,顾南笙和顾珊然都注意到了,这几个人面部表情的不自然,尤其是其中的两个人脸上面还挂着一丝享受的微笑,顾南笙疑惑的看着顾北辰,“小叔,你给他们喂药了……”

顾北辰一记冷眼扫过去,“这是我抓到了的那个组织的人!”

顾南笙走过去,其中的一个人已经昏死过去了,但是其余的两个人则是看到了顾南笙就冲着顾南笙嘿嘿的笑着,弄得顾南笙心里面一阵的恶寒,两个大男人,冲着自己笑得那么的天真无邪,能不让人觉得恶寒么?

“是因为那种药?”顾南笙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我们本来的药针对的是人使人的头脑短暂的失去自我的分辨能力,也就是短暂的丧失思考的能力,但是后来实验发现,这种药根本不可控,所以那种药才会停止研究,但是他们的这种药却是直接摧毁别人的智力,长时间服用,智力会完全退化!”说话的是那个打扮妖娆的女人。

她靠在一边的墙上面,隐没在黑暗中,但是声音却不像是刚才的妩媚动听,相反的,带着一丝的冷清,但是这媚骨天成,就是怎么掩饰总是透着一丝娇媚的。

“你是怎么得到他们的药的?”顾珊然有些疑惑了,这么说的话,他们是知道他们的药的成分了?

“抓到这些人的时候那些人正在注射毒品,里面有残留的药液而已,珊然小朋友,你每次关注事情的点能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呢?我们在讨论药效,而不是药是哪里得来的……”

“西子美人,我是怕你用的是美人计,从那个组织得到的药!”顾珊然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明明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弄得好像是自己的长辈一样。

女人慢悠悠的走过来,就像是在都t台服装秀一样,妖娆的走到了顾珊然的面前,女人的手刚刚伸到顾珊然的面前,顾珊然猛的向后一缩,但是女人的手更快,直接就捏住了顾珊然的小脸,“我若是想用美人计,你觉得哪个男人逃得掉呢?”

女人靠近顾珊然,温热的气息直接喷洒在顾珊然的脸上面,顾珊然饶是脸皮够厚,也是觉得这两个女人靠得这么近还是有些怪怪的,“亲爱的,怎么了?你在发抖么?难道是被我的美貌震慑住了?”

“西子美人,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不再乱说话了!”顾珊然伸手表示自己投降。

“早说不久好了,我也不喜欢难为小美人的!”说着女人伸手捏了捏顾珊然的小巴,“真的是胖了呢,这小下巴都有肉了,果然这段时间你们过得很滋润啊,真是羡慕呢,都没有人想要把我喂胖了?”女人说话的声音娇滴滴的,而且还冲着顾北辰飞了个媚眼。

顾北辰直接过去将女人拦腰给抱了过去,女人趴在顾北辰的肩头呵呵的笑着,顾北辰则是阴沉着脸将女人扛到了车子里面,女人伸手将高跟鞋蹬掉,“这么突然啊,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女人说着显得有些娇羞!

但是这话音未落,“砰——”车子的门就被锁住了,女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就被整个锁住了,女人直接愣住了,但是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女人拍打着车窗,“顾北辰,你个混蛋,你把我放出去,你把我放出去……你干嘛啊?”

顾北辰则是对着窗户说了几句话,女人通过口型已经明白了,捏紧了手,顾北辰你丫的好样的,给我来这招,因为顾北辰说:“既然你口味这么重,连我的干女儿都要调戏的话,我们晚上回去不如试试口味更重的……”

你妹的,我才不喜欢重口味的,但是似乎是突然想要看见顾北辰这种人怎么做那种重口味的东西一般,女人恶趣味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靠在车子上面,拿起了顾北辰的那瓶红酒,慢慢的喝了起来。

而此刻的仓库之中,“这药物的成分虽然和KN350的成分是不一样的,但是里面的所有的药的药效是一样的,改变了其中的某几样吧,而且这组织现在是在用他们组织里面的人做实验!”

“活人做实验?他们是搞毒品的,研究这种东西做什么啊!”顾珊然疑惑了,本来他们组织研究这种药物是准备应用到枪支的子弹上面的,但是他们这是准备做什么!

“对付想要控制的人用毒品自然就可以了,但是对付对手的话,这种药不是正好么?直接摧毁这个人的智力,这个人估计就直接成了废物了,哪里还有能力和他们作对呢,你们两个人这两天也闲着,就去好好调查一番吧!”顾北辰说完就忙不迭的上了车子,顾珊然和顾南笙刚刚准备上车,这还没有坐上去,车子一溜烟跑了……

“那个……这个小叔未免太猴急了吧,我这个……”因为顾南笙的手已经伸出去了,这还没有碰到车门呢,车子就嗖的开了出去,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瞬间消失在了夜色中。

“行啦,我们还是自己回去吧!你以为那妖精能放过干爹啊,肯定会把干爹榨干的!我们回家自己睡觉好了……我都累死了!”顾珊然说着伸了个懒腰。

其实顾北辰本来也以为今天晚上肯定又是一场恶战,但是顾北辰错了,因为某个对酒精没有一点的抵抗力的人,居然喝了自己的酒,等到顾北辰上车之后,女人已经趴在座位上面睡着了,顾北辰无奈的摇着头,将女人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在女人的红唇上面亲了几下。

“你个妖精,真是天生来祸害我的!”顾北辰说着将女人抱到自己的腿上面,女人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北辰……疼疼我不行么?”顾北辰抱着女人不再说什么,只是看着窗外的景色越发的温柔。

而此刻在军区的令狐乾,完全是不想回去,已经入夜了还在抽着烟,他的手里面是几张女人的照片,而女人的身边不意外的都有一个男人,令狐乾这几天只要回去,家里面就有形形色色的女人等着自己。

令狐乾完全不想搭理这些花瓶,或许是常年在部队的缘故,令狐乾对于那种中看不中用的女人是完全没有一丝的兴趣,而自己喜欢的人,却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或许一开始的相遇就是个错误的吧。

令狐乾拿起了手边的打火机,将照片点燃,看着照片上面的女人渐渐地被火苗吞没,令狐乾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人挖掉了一部分一样,整个人都空落落的难受。

突然就有人敲门了,令狐乾将照片放在地上面踩灭:“进来!”

进来的是他的随行官,王怀安,王怀安长得模样十分的俊俏,但是这么多年在部队接受训练,皮肤也变得有些黝黑了,“首长,我们在江边发现了三个疑似服用过那种药物的人,这三个人的身上面,有一个人是有那个组织的纹身的。”

“现在就过去!”令狐乾拿起了手边的帽子就往外走,这些人是来向自己挑衅的么?这么大大咧咧的就把人丢在啦江边!

其实事情的经过不是这样的,在顾北辰离开之后,顾珊然看了看顾南笙:“童养夫,这三个人,怎么办?没有什么价值啊?本来就是被他们组织做活人实验的,我们留着做什么啊?”

“我也没有打算留着,直接扔在江边好了,正好送个礼物给令狐乾!”顾南笙已经知道令狐乾正在调查这个组织,同时关注着这个药物的事情,“反正我们留着也没有用,这些人根本没有智力了,也供不出我们来的!”

“行吧,听你的!”对这三个人就被扔到了江边,被人报警之后赵铭带着一群人立刻赶了过去,而赵铭总是觉得三个人的面部表情总是有一丝熟悉,突然想起了酒吧的事情,这才打电话通知了王怀安!

若是令狐乾知道这几人压根是顾南笙不要施舍给他的,估计又要呕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