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八章 谁是糟糠之妻

暮青沉默以对,她想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想说不纳妾只是她所求之一,想说她求的不仅是一生完整的感情,还有不欺不弃,白首不离。

但她一字未说,何必说,平白给人期许罢了。

她相信元修做得到这些,但于他来说,她已不是那一心人,哪怕有一日她与所爱之人不能终成眷属亦不会选择元修,因为那对他不公平。她期望别人如何待她,便期望自己如何待人,做不到与人付出的一样多,她宁愿不在一起。

元修早知会如此,但眸光还是黯淡了些,转头看向院外的梨树,梨花未开,枝头已添新绿,春风拂来,依旧寒瑟。半晌,他转过头来看向暮青时,脸上已带了笑意,未再提及方才之事,另起话题问道:“你问沈明泰时,曾说他假笑,如何瞧出来的?”

“你瞧不出来?”暮青问,元修生在士族门第,与人交际乃是常事,真笑假笑应一眼就看得出来才对,“真笑的话,眼睛和嘴角周围都有细纹,假笑则只有嘴角周围有,而眼睛周围没有,即民间所言的‘皮笑肉不笑’、‘嘴笑眼不笑’。这些假笑都是拙劣的,很容易看得出来,但也有些人八面玲珑演技甚好,比如沈明泰,他的假笑不算拙劣,但仍有端倪可寻——他笑时,左脸的笑容比右脸明显,这也是假笑。”

是吗?

元修摸着下巴,一脸思索的神情。皮笑肉不笑他看得出来,倒是没注意过左右脸的神情差别。

“真会有差别?”他问。

“有!”暮青肯定地道,“你只要记住,不真诚的笑容永远不会对称就好,比如假笑、冷笑、讥笑。”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人脑有左右之分,分管的思维不同,右脑主管的是感性思维,左脑主管的是理性思维,但它们所支配的身体部位刚好相反,即右脑支配左侧身体,左脑支配右侧身体。简而言之——右侧流露出来的是理性信号,左侧流露出来的是感性信号。

人在假笑时,感性思维会告诉他——我要笑!但理性思维会告诉他——我其实不想笑!因此便会造成左脸笑、右脸表情甚淡的模样。

“嗯。”元修含糊道,他虽然不知其意,但她说的话,他总是信的,“那你说他有压力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可记得他当时整了整衣襟?那是通气行为,人的谎言被识破时、内心有压力时,亦或愤怒时,血压会升高,脖子会冒汗,哪怕汗没有真的冒出来,身体也会觉得热,这时会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脖子与衣领之间进行通气,如此身体会觉得舒服些,内心也会觉得安全些。其实这些行为对身体无甚帮助,只是会给人心理上的安慰,但恰恰最能暴露内心的情绪。”

“……”血压?

元修似懂非懂,却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他望着暮青,琢磨了许久,虽有些词儿听着甚是陌生,但已渐渐意会。

“阿青,这些你都是……”他特别想问,这些她都是从何处学来的,但暮青却出声打断了他。

“说案子吧。”从何处学来的,暮青不打算多说,追根溯源,穿越之说,说也说不明白。反正她将如何观人毫无保留地教给元修了,但望他日后能用得上,其余的事皆不重要。

元修看了暮青一会儿,眸光微黯,其实这些事他虽感兴趣,更感兴趣的却是她,他问这些不过是想多了解她一些。她平时清冷寡言,只有问及这些,她的话才多些,他只是想听她多说几句话罢了。

“好,说案子。”元修没有勉强暮青,只依着她,她说说案子便说案子,“步惜晟和沈明泰你都见过了,我瞧你问沈明泰问的多些,可是他的嫌疑大些?”

论智谋,他原先就觉得沈明泰比步惜晟的城府深。

暮青却摇了摇头,“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什么?”

“若他们两人当中有一人是凶手,我在问起‘元隆五年相府别院’这话时,凶手心中就应该有所警觉,但步惜晟的脸上完全没有戒备神情,他是真的记不起当年的事了。勾结外族,杀人抛尸,这些图谋对凶手来说甚是重要,他会不记得吗?因此不是他。”

“那沈明泰呢?”

“沈明泰倒是防备很深,但他的防备来自于羞辱心,他在叙述当年被推入湖中以及在相府别院养病一晚的事时,不像是还有所隐瞒。如果一定要查,可以再查查沈明泰,但那日去过相府园会的士族公子还要再查一遍,我总觉得有遗漏。”

“何以见得?”

“直觉!”

“……”元修顿时无言,摇头失笑。

“别笑,直觉也很重要,尤其是女子的直觉。”暮青道,都说女子的直觉准,这是有道理的。

女性有十四到十六块的大脑区域拥有评估他人行为的功能,而男性的大脑里能够完成同类功能的区域只有四到六块,因此女性的感知力远胜于男性,也就是所谓的直觉,在洞察力方面,女人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

“我以为你断案讲究的是证据。”元修打趣暮青道。

“断案当然要讲究证据,但推理有时需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进行,尤其当案件进入死胡同的时候,直觉和经验往往能起到作用。”暮青看着元修道,“你还记得沈明泰的话吗?他落湖受惊,夜里需静养,客房却安排得离宴会之地甚近。虽然他说这是侯府子弟受人欺辱、没好地儿可挑之故,但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故意安排的?那夜,元相国宴请众家子弟,饮酒赋诗抚琴作画,人都聚在厅中,沈明泰也安排得离宴会厅甚近,这就说明,在宴会时分,别院的那些客房里都是无人的,尤其是偏僻处。”

元修目光一变,“你是说,凶手是趁着宴会时分杀了勒丹大王子?”

“难道没这可能?沈明泰说了,宴会时厅中推杯换盏抚琴吟诗的,甚是吵闹。如果凶手选在此时杀了勒丹大王子,哪怕出点声儿,想必听见的人也会以为是从宴会厅那边传来的,不会太在意。且宴会时,丫鬟小厮多数在厅里厅外伺候,公子们带来的小厮也都在厅里随着自家主子,这时是别院里的人最少的时候,论作案时机,此时下手是最方便的。”

元修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他知道这推论是很有可能,但……

“沈明泰的屋子是我五哥安排的,你还是怀疑我五哥?”元修问,绝不可能是他五哥,只他不懂武艺这点便可将他排除在外了,“凶手亦可能在其他人里,他心知众人排挤安平侯府,便伙同其他人将沈明泰排挤到了靠进宴厅的屋里。我五哥为人甚是谦和,不擅与人争执,无奈之下才将沈明泰安排在那处屋子的,这也并非全无可能。”

“有这可能。”暮青知道元修袒护元谦,但他的推测确实也有可能,“你若真想要你五哥洗脱嫌疑,那最好还是查一查他,那日到相府别院的人也都要再查一遍,尤其是那夜宴会时有谁中途告退过。”

“好!”这回元修很干脆地点了头,事情涉及元谦,他也没心思多待了,“那我这便回去派人再查!”

暮青点点头,见元修走了,这才出了花厅,往后园而去。

刚到练武台前,月杀便从梨树枝头落了下来,眼神冷飕飕的,“你说谁是糟糠之妻?”

暮青步子不停,绕过梨园便往后园去,只一道清音随春风送来,也凉飕飕的,“不是说你。”

月杀一噎,正瞪暮青,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回头时见刘黑子提着两副药回来,那药是巫瑾开给暮青调理信期的,不由瞪着那药恶狠狠道:“给我!”

刘黑子下意识护住药,“越队长,这汤药是给都督的,您要是也想调理身子,俺去给您抓。”

月杀的脸色顿时青了。

刘黑子吓了一跳,不明白说错了什么,只听见月杀一字一句杀气腾腾的道:“我去煎药给她喝!”

刘黑子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挠了挠头,腼腆一笑,“可是,现在还不到晌午,不是服药的时辰啊,现在煎了药,午时该冷了。”

“早点喝死不了人!”月杀耐心耗尽,一把将药夺过来便往后园去了。

那女人的信期还是早些来的好,免得她真把自己当成男儿了。他就没见过有女子以男子的口吻说妻妾说得毫无违和感的,这女人需要意识到她才是女子!

*

相府办园会前常会先列单子,这些单子事后都会存放好,因此要查元隆五年有谁去过园会很容易,但要查晚宴时谁中途离开过就没那么容易了。时隔十几年,只怕能记得的人少之又少。

元修回到侯府后,先派人去查当年在相府别院里当差的下人,这些下人有些调到相府或庄子上了,有些因犯错被打杀了,有些被卖走了,当年的老人没剩下几人,不知能查到几人。

暮青在都督府里也没闲着,她命人写了请帖,发去了当年到过相府别院的人手里,约那些公子明日到都督府来。傍晚时分请帖便都全发出去了,暮青用过晚饭后却没早早歇着,而是坐在桌边对灯看书。

边看边等。

屋里置了面织锦屏风,屏风上竹枝青翠白鸟啼春,屏风后立着雁足雀灯,烛火一跳,竹影栩栩,鸟儿如生。不知何时起,屏风后映出道人影,华袖如云,竹影与鸟儿乘着,仿佛上了云端。

暮青翻书时瞥见那团云影,当没瞧见,继续看她的书。少女青丝松系,面具已摘,低头细阅医书,烛火映着眉心,暖光一团,化了清冷。

一道屏风隔着两人,她看着书,他看着她。

半晌无声,却终是他先从屏风后转出来,来到桌旁抬手覆了她的医书,悠长一叹,淡道:“说了多少遍了,夜里莫看书,伤眼。”

暮青这才抬眼看向步惜欢,“不是等你来,我早睡了。”

若非知道他今夜必来,她早就歇着了,何需看书打发时辰?

“倒是我的不是了?”步惜欢眸光柔得溺人,如画般的眉眼灯烛衬着,越发暖柔如玉,月色珠辉亦难及。

回宫才三日,他竟觉得三生未见她了,思念熬人,他此生竟还能再尝一回,所幸她活生生坐在他面前,不像母妃……

“自然。”暮青理直气壮。

步惜欢摇头失笑,就她这性子,他还想着她,也真是不知哪辈子欠了她的。他将她的医书拿开,送去书架上放好,摆弄书时道:“我哪敢不来啊,听说美人都要送进府了。”

“没进得来。”

“嗯,人是没进来,不过都督不忘贫贱之交,不弃糟糠之妻,真乃大好儿郎。”步惜欢走回来,笑着牵暮青的手,笑容和善至极,“来来,与为夫说说,谁是‘糟糠之妻’?”

暮青面无表情,不答反问:“你是在意‘糟糠’还是在意‘妻’?”

“你说呢?”男子一笑,窗外的梨花都似要夜半盛开,如此不似人间之色,令人看了顿觉糟糠二字用于他身上实乃极大的犯罪。

暮青却不为所动,理由很充分,“你我相识于微寒之时,所谓糟糠,不算有错。至于妻,我如今是男儿身份,而你喜雌伏……”

话未说完,步惜欢便笑了,笑声沉而有力,半晌抬头,眸光沉幽,“夫人所言甚是有理,既如此,今夜为夫便雌伏给你瞧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