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五章 互相依偎,携手逃离

留在寝宫中伺候的人领命,立即躬身往外退,整齐有序,并由最后面两个人轻轻带上殿门。

夭华在殿门闭合上的声音响起后,转身走向软榻的方向,整个人慵懒地往软榻上面一坐,从腰间取出当日从许敏身上得来的那块通讯器,沉默地看了会儿后再次将通讯器开启,不过仍没有开视频,只是开了声音而已。

开启的通讯器,立即从中心向四周散发出一圈淡黄色的光芒。

在这光芒下,一眨不眨地仔细盯着通讯器看,可看到通讯器里面似乎有红色的血丝在流动。

而刚一开启通讯器,那道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就立马从通讯器里面传了出来,似乎一分一秒都没有间断过的一直在另外那个世界等着夭华开启通讯器再联系他似的,“我一直在等你,这么多天了,你终于又开通讯器了。”

“是吗?真的是在等我?而不是在等你想要的结果?”夭华顿时止不住嗤笑了一声,笑声中说不出的嘲讽与冷漠。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我确实是在等一个结果,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加倍地抓紧时间。”通讯器内传出来的声音语气不变,紧接着道:“你现在可是有什么好结果要告诉我?开启视频,让我亲眼见一见你。”

“亲眼见就没必要了,我现在可以直接告诉你结果,一切已如你们想要,能接我回去了吧?”

“没有亲眼见到你本人,没有亲眼看到我们想要的最终结果的画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相信你应该还记得我们的规矩,也还记得我们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我现在不介意再重复一遍,那就是选出真正有能力的人,回到历史上去修正那些被改动的历史。所以你想要回来,就让我们先亲眼看一看画面再说吧。”

“那好,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定让你们亲眼看到万人朝拜俯首称臣的画面,相信这样的画面你们该满意了吧?”

“好,那就一个月,希望到时候你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总之,只要我们亲眼看到了,我们定然会比你急着想回来还急地想办法接你回来。”通讯器内的声音顿时有些笑了起来,话语中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浓浓期待。

夭华对于这样的结果已经事先料到,知道对方没有亲眼看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与画面,是绝不会相信与接她回去的。她之所以还是这么做,还在这个时候联系,最终目的可以说其实就是为了像眼下这样先事先约定好个时间。

换而言之,夭华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而此刻给出的这一个月期限,其实也是夭华自己给自己留的,心中已经定好了全盘的计划,务必在这一个月内找到乌云与解决了乌云,然后救出明郁,再处理好小岩,届时直接回去。

那边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都给她等着吧!一旦她回去,绝对有他们好看的。

而当年,为何会突然选上正在执行任务的她,她至今也还不是很清楚,只是在任务差不多快执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收到上头发来的密令,命她先停下手头的所有事,马上回国。

等她大老远的回了国后,早已经候在机场接应的人就马上带着她去见了那一干所谓的科学家,给了她这样一个新任务。

当时还说得好好的,说一旦出现情况或是她想回去,他们都会马上接她回去,可没想到人一过来了,那边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不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就别想再回去。就好像买卖东西似的,卖家对待买家,在买前买后完全两个样。尽管前些日子刚得到许敏的这块通讯器,与通讯器那头的人取得联系,听到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心中其实已经有数,并不意外,但这并不代表这笔账她就会这么算了的,她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对了,许敏呢?你上次还没有回答我,她现在在哪?她的通讯器怎会落入了你手中?”

夭华没有回答,如同上次一样直接关了通讯器,将通讯器往软榻上一扔,端起旁边那盏已经有些冷却了的茶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

被关掉的通讯器,四周散发出来的淡黄色光芒立即消失不见,恢复得跟块普通玉佩没什么两样。

与此同时,通讯器内刚刚问起的许敏,正与小岩两人悄悄躲藏在岛上一处林中的一个小山洞内。

漆黑、狭小而又潮湿的小山洞中,蜘蛛网遍布,伸手不见五指。许敏与小岩两个人不敢想办法取火,也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卷缩地依靠在一起,互相依偎,避免被正在到处搜查他们的魔宫中人发现。

安静中——

忽然,许敏凑近小岩的耳朵,在小岩的耳边很小声地道:“我们可是已经事先说好了,你也答应了,等逃出了魔宫后,就一起去薛家庄投靠薛大公子,他一定会收留我们的,我还是薛府的丫头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小岩于黑暗中看了一眼面前靠得极近的许敏,一张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话。事实上,他根本什么也没有答应过她,只是在她说的时候始终没有回应她而已,她就直接当他是“默认了,同意了,没有反对”等等。

但事实上,完全相反,那个所谓的薛家庄,他是断然不会去的。

等成功逃离了这里后,他只想立即返回南耀国去,那里才是他真正出来的地方。而在那里,那些欠了他的人,那些当日一再追杀他与他母亲,一心想将他们赶尽杀绝的人,他定要亲手报仇不可,一个都不放过。

那日,他与他母亲完全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地逃了出来,整个南耀国上上下下几乎已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他当时很害怕,真的很怕,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又可以怎么办,曾一再地问自己的母亲,可是母亲始终没有回答他,只是拖着为了救他而重伤的身体一路马不停蹄地带着他到达海边,然后就带他坐船出了海。那还是他首次出海。

经过整整几天几夜的航行后,他们终于到了一座小岛上面。在那座小岛上面,住着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

那个老头似乎认识他母亲,又似乎不认识他母亲,第一眼看到他母亲的时候,对着他母亲看了老半天,然后脸上与眼中都闪过一丝十分意外之色。之后,他母亲就有意支开了他,让他一个人到旁边去等着,自己与那个老头进了房,单独说了很久的话。

再后来,那个老头医治了他母亲身上的伤,他与他母亲就暂时在岛上住了下来。

对于那个老头的身份,他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过他母亲,可是他母亲怎么也不肯告诉他,只是说还没到他该知道的时候。而他也曾问过,他们日后是不是就在岛上住下来了,但他母亲却摇了摇头说“不是”。

当他再想多问一句的时候,他母亲闭上了眼,不再说话。

就这样,他心中堆积了越来越多的疑惑。

大概半个多月后,有一天中午,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艘很大很大的船,一路乘风破浪而来。

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追杀的人来了,急忙回去告诉自己的母亲,但岛上那个老头却对他说,让他不要害怕,不是追杀的人,是他的孙女来了。

他将信将疑,快速看向自己的母亲,只见自己母亲对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他一个人又跑回到岸边,只见在岸边停靠好后的大船上,那船舱内,走出来一个一袭红衣的女人。

阳光下,只见她红衣如血,衣袂飘飘,邪魅耀眼而又张扬,简直不可一世。当她看向他的时候,他至今还清清楚楚记得她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完全不同于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没想到岛上的老头竟会有这样一个孙女。

而就在那一天,就在那个一袭红衣的女人到来后,他母亲硬逼着他做了一件他很不情愿做的事,也是他这辈子都不想提起的事。另外,那个岛上的老头在同时逼了到来的红衣女人,到来的红衣女人比他还不情愿地勉强答应。在事情结束了后,他母亲死死拉着红衣女人的手不肯松开,并再一次支开了他。半个时辰后,岛上的老头过来对他说,他母亲已经去世了。

他根本不相信,以为老头是故意骗他的,急急忙忙跑回去,但没有想到竟是真的。

可以说,他几乎连自己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他母亲的身体不是都已经好转了吗?他母亲最后到底对红衣女人说了什么?可是不论他怎么问,红衣女人始终一个字也不肯说,简直当他是空气,是透明的一样。

两天后,在岛上亲手安葬了自己的母亲后,他只想回到南耀国去,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只想报仇。

可是一袭红衣的女人却不许,还强行将他带来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一路上只要他稍有反抗,或是稍微忤逆了她,就受到她一顿折磨,很显然她将老头那日逼她的恼怒之气都撒到了他身上。

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几乎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期间,在大海上航行了几天后的一天下午,海面上突然出现了另一艘大船,等到两艘船靠近的时候他才知道出现的这艘船是来接应这个红衣女人的。

红衣女人当即上了来接应的船,并把他也押了上去。

之后,红衣女人直接命人凿破了自己坐的船,让那么大一艘船就那么沉入了大海中。

而直到换了船后,他才知道红衣女人原来叫“夭华”,是什么魔宫的宫主。一船上的接应的人全都怕她怕得要死,在对着她的时候几乎大气不敢喘一下。其中的婢女小节,是唯一一个对他好,偷偷关心过他的人,可却因为他求情而遭到了连累,最后还死了。

而由于换船的关系,所有接应的人并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像海面上那次,也就是第一次见到带着小奶娃出现的乌云的时候被绳索挂在船尾,一路上在海面上拖着还是轻的。后来进入斯城,被她一路拖拉在马车后面,险些死掉,这些账一笔笔都还在他心头牢牢刻着。那日,她竟然还恬不知耻地当众说他是她儿子,说他便是魔宫下一任继承人,简直不要脸到极点,谁是她儿子了,无耻之极的该死妖女。

这几月来,一直被铁链锁在她寝宫的外面,风吹雨打,他心中几乎每时每刻都巴不得她最好死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

眼下再次逃出,这次不同于上一次,他绝对不能再被抓回去了,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可。

许敏片刻等不到小岩的回答,一如既往就当小岩答应了,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接着道:“放心吧,有我在,这次一定可以成功逃出去的。相信我,等进入了薛家庄后,一切就安全了。”

小岩还是没有说话,心中有自己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他不会告诉许敏,也不会带上许敏,因为这一回去太危险了,他不想她与他一起冒险。这几个月来,她一直和他一样被锁着,被困在魔宫中,虽然她每天都唠唠叨叨的,但他知道她是真的对他好。再说,她还这么小,报仇是他自己的事,与任何人无关。

许敏早已经习惯了小岩如同一个小老头似的沉默不语,说完后笑着拉住小岩的手,转头看向洞口的方向,自己也说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好像有一种“母性的光辉”发作了一样,忍不住想要保护与照顾旁边的这个孩子,忍不住想要带他逃离这可怕的魔窟。想想他才不过这么小的年纪,才不过九岁左右,就遭遇了这么多的折磨,受了这么多的苦,还倔强地咬紧牙,真很让人心疼。

小岩没有推开许敏的手,也转头看向了洞口的方向。

洞口外面,树林子里,以及其他地方,还都是举着火把到处仔仔细细搜查两个人的魔宫中人。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一丝微弱的白光从洞外渗透进山洞中,只见在洞中躲了整整一夜的两个孩子正紧靠在一起,有些卷缩地睡着。

魔宫中的人昨夜里已在此搜查了差不多有两三遍之多,但都没有发现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洞。

在其他地方搜查的人,自然也是毫无所获,最后只能先回去向夭华回禀。

魔宫的正殿中,此时的夭华,正召集所有人再聚。

魔宫中的一干长老不知夭华这一大早的召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不敢违抗,也不敢借口有事,各个立马到来。

夭华看着底下一干到齐的人,还算满意,在众人好奇不解的目光下先慢条斯理地品了口茶,而后一字一句道:“几个月前武林中人突然大规模围攻魔宫一事,到现在虽然已经告一个段落了,并且还是以魔宫大获全胜,武林中人惨败告终,但最后毕竟还是让那么几千名武林中人逃回去了,这件事本宫断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若不赶尽杀绝,一来等于是斩草不除根,给了那些逃回去的武林中人一次东山再来的机会,他日将后患无穷。二是等于是让其他人以为魔宫好欺负,以后谁都来这么攻打,打不过就逃,魔宫还像什么样子?”

底下的一干长老闻言,眼前顿时止不住闪过黑线,经过这次围攻魔宫后,哪个还敢以为魔宫好欺负?没错,最后是让几千名武林中人逃回去了,但逃回去的人都已是残兵败将,死在魔宫的人绝对超过逃回去的人。不过,给了逃回去的武林中人一次东山再来的机会倒是真的,但这次武林已元气大伤,数年内都难以恢复,就算东山再来也至少需要数年之后了。

当然,夭华眼下都已经当众这么说了,一干长老自然不敢将心中的话讲出来,纷纷附和。

一同站着的于承和东泽,心中所想差不多,不明白夭华现在为什么要故意说这样的话,难道她是想以此为借口,趁此机会对武林赶尽杀绝,从而使魔宫走出去,称霸整个江湖?

于承与东泽想着想着,忽然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越想越觉得夭华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意图。

只听夭华接着道:“所以,本宫欲要趁胜追击,彻底统治武林,让整个武林乃至所有的百姓都跪伏在本宫的脚下,一次就彻底将所有人都打服了。”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一个月后做出万人朝拜俯首称臣的画面。对于这样的画面,她只要一天就足够了,等到之后武林中人是不是会反扑,魔宫与武林又会怎么样,已经不关她的事了,因为她已经回去了。

当然,在这期间,还必须要找到乌云与解决了乌云,还有救出明郁来。

一干长老震惊,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当年老宫主在世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野心,也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于承与东泽虽然已经想到了夭华的这个意图,但眼下亲耳听到夭华说出来,证实了他们心中所想,心底难免还是有些说不出的震惊,看着上方一袭红衣高高在上的夭华突然不知道可以说什么,这就是她最终的目的?让魔宫从这个岛上走出去,称霸武林,让所有人都跪伏在她的脚下?

“好了,本宫今日话说到这里,后面具体怎么做会很快安排下去,尔等所有人从这一刻开始,都给本宫时刻待命,随时听候本宫的差遣。”

“是。”一干震惊的长老连忙纷纷拱手,将自己从震惊中拉回来。

这时,从昨日开始奉命搜查小岩与许敏,一直搜查到现在的几路人差不多一起回来禀告,进入殿中,“宫主,还是没有找到人。”

“这个魔宫,说大不大,说小也还行,就那么两个小孩你们都找不到,本宫留你们何用?还怎么指望你们走出去对付武林中人?”闻言之下的夭华,话语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但一干回来禀告的人却顿时吓得跪了下来,一颗心猛然提起,“还请宫主恕罪,属下等马上再去搜查,定能将人找出来。”

“要是还找不到呢?”夭华反问。

“这……属下等……属下等愿意提头来见,还请宫主再给属下等一次机会。”跪下的几人一边说,一边后背冷汗直冒,同时头垂得更低。

夭华品了品茶,没有立即说话,殿内的气氛渐渐有些窒息般地沉寂下来。

一干长老们当然不会为了这么几个人求情,何况还是在夭华眼下阴晴难辨的情况下。东泽与于承倒是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的时候还是咽了下去,想那小岩与那许敏定然还在岛上,绝不可能已经出去了,这么多人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半点踪影,确实办事不利,绝不能说他们已经尽力了。

半响后——

就在跪在地上的一干人心底七上八下胆战心惊地快要喘不过气来时,终听夭华再次开口。

夭华从左到右缓缓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话对着跪在地上的几个人说的同时,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你们都给本宫听好了,当日本宫已经决定,并当众亲口说了小岩便是魔宫的下一任继承人,别以为本宫一直锁着他,那样对他,你们就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本宫决定了的事,定了便是定了,断然不会轻易更改,你们都给本宫记好了。今日,这人要是再找不到,或是有个什么闪失,你们个个都给本宫出去领罚。”

众人顿时再次震惊,包括东泽与于承在内。那日,乌云抱着小奶娃出现在众人面前,当众要乌云立小奶娃为魔宫下一任继承人,结果夭华拉出了一个小岩来,说他也是她的骨肉,并当场决定立小岩为下一任魔宫继承人,他们都已经夭华当时只是应对乌云之策,基本上都没有放在心上,尤其是夭华一直那么锁着小岩,在宣布了他成为魔宫下一任继承人后还是一样,就更不把小岩放在眼里了,没想到夭华今日竟会重申这番话,尤其还是在刚刚宣布了要称霸武林的情况下。难道,那个小岩真的是夭华在外面与人生的?夭华如今二十四五,九年前也已经有十五六岁了,倒也不是不可能。再说,那个时候她还基本没有回过魔宫,真在外面有了孩子,他们也根本不可能知道。

夭华并不解释。总的来说,小岩就是个麻烦加包袱,可是没办法,答应了那个老头了,也就是那个该叫声“爷爷”人。

那日,她原本在魔宫中好好的,可却突然收到了老头传来的飞鸽传书,让她马上去一趟,还说是急事。

老头一直住在那座岛上,从不前来魔宫,与魔宫老宫主虽身为父子,但却可以说是老死不往来的地步。

当年魔宫老宫主去世的时候,老头也没有来,影子都没有出现过,但她知道老头心里绝对是不好过的。

这么多年了,她回到魔宫,坐镇魔宫中,一直与乌云都,老头也从未来过一次。

老头突然这么急着找她,她当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匆匆忙忙赶去。而那个岛,是绝不能让人知道的。所以在出了魔宫后两天,在海面上,她就坐上了另一艘船赶去,身边几乎就只带了几名船夫。原本从魔宫出来的船则让他们按她的吩咐一路继续航行下去,直到接到她的传信,回到原地来接应她。

数日后,当她到达那座岛,从船舱走出去的时候,一眼看到一个大约*岁的孩子站在岸边,正朝着大船与她看过来,她当时还忍不住想老头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岛上寂寞了,几年时间给自己添了个小儿子,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叫她来就是要告诉她这件事。

等入了岛,见到老头后,才知道这个孩子他叫“小岩”。至于他的姓氏,还真是一个让人惹不起的姓。当老头一说起的时候,她对整件事就已经差不多知道了。

果然,在随后见到他母亲后,一切正如她所料的那样。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头与那个女人竟联手想了那样一个方法在等着她。

勉强答应之,并在事情结束了后,那个女人支开自己儿子,竟服毒自尽在她面前,用死来再次求她。

她看得出来,那个女人在死的时候心中绝对是一种解脱般的笑。一来,她唯一放不下的儿子,已经托付好了,她已经了无牵挂。二来,她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夫君,自己又是那个男人明媒正娶的正室,最后却落得被自己夫君赶尽杀绝的地步,连儿子都不放过,她的心早已经死了,活下去也没脸面对受自己连累的娘家。

老头与南耀国是有关系的,所以当那个女人带着儿子找上门的时候,他非但无法拒绝,还必须得助,于是就将她给拉了出去。在那个下葬后,老头就离开了,还真是什么都不管了,她只得将小岩给带回来。

对于他的身份,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一路上之所以故意那么对他,一则是因为确实有气,老头与那个女人都不在了,这气自然就出了他身上。二来他一心想要回去报仇,可是一点能力都没有,回去也只是送死罢了,所以故意锁着他,磨一磨他身上的气,从而激发激发他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如果连她都对付不了,她不会让他回去。当然,到要走的时候,她终究不会为了任何人留下。至于他,她在走之前安排好一切已经仁至义尽了。原本还想让容觐回来的,将他交给容觐培养,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将魔宫交给他,就当是送给他回去复仇的一点势力。可是容觐选择了不回来,那她届时只能将他交给东泽与于承了,魔宫也先交给他们两个人搭理,日后再交给小岩他。

至于许敏,夭华故意将她与小岩锁在一起,不能说完全没有让许敏助小岩的意思。

能送到这里来的人,她当然相信绝不会是泛泛无能之辈。当然,他能不能有办法让这个从另外世界来的许敏助他,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结果如何已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不然还真成他娘了,什么都为他想好,这也是通讯器那头的人几次三番问起许敏,她一个字也没有说的原因之一。

“好了,继续出去搜。你们自己下的军令状,再找不到就提头来见。”

“是。”下方跪在地上的几人连忙领命,快速起身出去。

一干长老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沉默不语。

于承与东泽也没有说什么。

“好了,你们也都下去吧,记住本宫刚才说的那些话,于承与东泽留下。”夭华摆了摆手。

一干长老们与殿内的其他人立即退出去。被点到名的于承和东泽站着没动。

“你二人随本宫来。”夭华起身往外走,边走边道。

于承与东泽跟上去。

“你们觉得小岩如何?现在这魔宫中,本宫最信任的便是你们两位,上次出魔宫之时便是将魔宫交给了你们二人打理,有什么话你们都但说无妨。”夭华没有回头,同时对后面跟上来的于承和东泽问道。

于承与东泽在这一刻对小岩的身份着实好奇不已,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好奇,那丝怀疑还清晰缠绕在脑海中。

于承犹豫了片刻后,语气踌躇,试探性地问出口道:“宫主,他真的是……”

“的确。”夭华自然知道于承想问什么,就让他与东泽以为真是她生的好了。

东泽的脚步霎时僵在原地,难以动荡。

于承看过去,将东泽脸上的神色都收入眼底。东泽心中有夭华这一点,他不是瞎子,也不是傻瓜,自然多多少少能感觉到一二,只是从没有点破。此刻夭华的这两个字,对东泽来说是何种打击,可想而知,“那宫主,他父亲……”

“已经死了,你们也不必多问。从今往后,人你们务必给本宫照看好了。”

“是。”于承点头,“请宫主放心。”

夭华继续往前走,至于具体怎么做,等到离开前一日再对于承和东泽交代也不晚,免得他们起疑她为何要将人和魔宫交给他们两个。

下午时分,几乎快将整个岛翻过来了,还是找不到小岩与许敏两个人。

在快入夜的时候,寝宫中喜怒难辨的夭华,收到容觐从外面传回来的消息,消息上说,还是没有半点乌云的踪影,人好像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不过,他会加派人手继续找。

不久,另外几边同样传回来消息,一样的结果。

夭华抿唇,似笑非笑,这朵该死的乌云,究竟给她躲哪去了?无形中搞得好像和当年的明郁一样,一下子在人世间蒸发了似的。当然,就算是一样的蒸发,对夭华来说心情当然不可能不同。这朵乌云,他就是躲到天涯海角去,她也定要将他逮出来大卸八块不可。

深夜,月上中梢之时,夭华的寝宫内还一直亮着火光,守在寝宫外面的人谁也不敢进去打扰。

临时收到命令的于承,匆忙赶来,敲了敲门后推开殿门进去,“宫主,你找我?”

夭华正靠坐在软榻上,“恩,看来找人一事,还要你亲自去办。”

“是,我这就亲自去,宫主放心。”于承点头。

“另外,找到人后,不必惊动,想办法将人引到后山的密室中去,本宫记得那密室的墙壁上刻了不少武功。”那些武功对夭华来说,不值一提,但对其他人来说却已属上层,既然两个人那么想逃,就让他们进去试试吧。那日真该当没有收到老头的飞鸽传书,也就不会给自己惹了这么个包袱回来了。

于承有些意外,不过想起夭华白天在正殿时说的那些话,便又不觉得意外了,再度点头,“是,我明白了。”

“去吧。”夭华摆了下手。

于承快速退下,马上去办。

还躲在林中的小山洞中的小岩和许敏,本来准备白天再接着逃的,因为晚上太黑,没办法看路,但没想到已经被搜过几遍的地方,白天还是有很多人搜查,没有办法下只能继续躲着,一躲就又到了晚上。

爬到洞口处听了听,确定外面的声音已经渐渐远去,甚至快没有了后,许敏爬回到小岩身边,小声地道:“看来,我们得改变方略,改在晚上抹黑逃路了,就趁现在走吧。等到了岸边,直接躲入到岸边的那些船只中去。我们都这么小,绝对很好躲的。等到他们将船开出去的时候,我们就成功出去了,他们定然想不到外面会这么大胆的早早上船,就让他们继续在岛上慢慢找好了。”说到这里,许敏脸上不觉闪过一丝调皮之色,对着小岩这么个孩子,再加上自己眼下的身体也才不过*岁,不知不觉多了丝童心。

小岩点头,立即与许敏一起慢慢地爬出小山洞,抹黑前往海边。

若非逃的时候把婢女早上送的早餐也一并带上了,过了这么久早已经要饿扁了,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去。

亲自出来找的于承,没有惊动其他搜查的人,特意选了那些人搜查过后的地方去找,没过多久竟被他意外发现了两抹偷偷摸摸的小身影,不是小岩与许敏还能有谁。

于承不动声色地在后面跟了上去,一边跟一边暗暗想办法怎么将两个人成功引到后山的密室去。

片刻后,于承一个空翻,去到小岩与许敏的前方,让两个人看到他,当然他自己绝对装作没有看到两个人,然后一步一步如同赶鸭子似地将两个人一点点往后赶。

偷偷摸摸逃离的小岩与许敏没想到于承会突然出现,顿时吓得急忙蹲下身,互相捂住对方的口鼻,不发出一点声音。对于于承,他们其实差不多都已经有些熟悉了,因为在夭华离开这段时间,他曾有到寝宫外面看过他们,吩咐婢女一定要将他们时刻看好。

眼见于承朝他们躲藏的地方缓步走来,小岩与许敏不得不一步步慢慢往后退。

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辛辛苦苦地将两个人都赶到了后山后,于承消失了一小会儿,先去开启了后山密室的入口,然后又很快回来,继续用之前的方法赶两个人。

在于承消失的那一刻,还以为终于可以脱身的小岩和许敏,没想到于承转眼又回来了,一时间不得不继续往后退,都已经不知道眼下这是在什么地方了,最后阴差阳错退入了密室入口。

于承见成功了,立马关了密室的入口,就回去向夭华禀告。

夭华还算满意,让于承接着想点办法,看看能不能隔三差五的送点吃的东西进去,又不让里面的两个人看出。日后的会如何,就让他们自己了。

待到天亮,夭华当众下令,所有魔宫中人整装待发,出魔宫,拿下整个武林,她也亲自出去。

四日后,几十艘大船前前后后分别在各个沿海岸口靠岸,场面浩大,每艘船上都差不多配有一名长老或一名率领之人,然后外加近百魔宫中人,分别负责其中的一路,一起横扫整个武林,所有大小门派一律端了,门派中的人全都抓捕,就连武林的泰山北斗武当派与少林寺也不放过,就算拿不下武当派与少林寺也要将他们困住,让他们没办法下山去救其他门派的人。

夭华坐镇斯城中,等着各路出发的人马送回来好消息,与将抓到的人都押回来。

得知情况的容觐,匆匆忙忙赶来。

可以说,容觐也没有想到夭华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让魔宫占领与统治整个武林,而夭华之前也没有这方面的企图流露过。对于这样的局面,不知怎么的,容觐有些不安,虽然夭华平日里冷血无情,但也不是那种见人就杀的人。眼下这样,他真担心她会走入魔道。

暂时回了唐门的唐莫,也没有想到会转眼间变成这样的局面。几十艘大船突然在各沿海岸口靠岸,超过万数魔宫中人一下子从大船中下来,兵分多路围攻武林各派,简直如大批蝗虫一下子席卷而来,黑云压城,武林各派早已元气大伤,根本无力抵抗,她究竟想干什么?

唐门中,唐二公子唐钰带着名剑山庄二小姐明敏,早已经已先一步回来。能救出当日一同落入乌云手中的明敏,还全靠唐莫。唐钰怎么也没有想到唐莫为了救夭华,竟不惜也冒险前去那迷失森林。后来求了他好久,他才答应顺便将明敏给救出。而名剑山庄已经不安全,他只能将明敏直接带回来了唐门中,顾不得父母的不喜欢与反对。

唐门二老,其中的唐夫人原本还是很喜欢明敏的,也很赞成唐门与名剑山庄这门婚事,可明敏那次在魔宫中伤唐钰,这件事让唐夫人知道了后,对明敏实在是有些喜欢不起来了,但奈何自己儿子还是那么在意她。

刚回来的唐莫,就要赶往斯城一趟。

在房间中养伤,从唐钰的口中得知唐莫回来的明敏,趁着唐夫人来看望之际,想办法先将唐钰给支了出去,心中自然知道唐夫人现在不喜欢她,来看她也只是为了唐钰而已,但没关系,她不在意,就趁机拉住唐夫人的手,借着诚心诚意为当日在魔宫中所做的事道歉下,状似随口无意般的说起唐莫对夭华一事,还有唐莫前往迷失森林救夭华,后经不住唐钰的恳求,顺手将她也救了出来。因为从唐钰的口中她知道,唐莫让唐钰什么也不许说,唐门二老还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

唐夫人闻言,难以置信自己大儿子竟喜欢上了魔宫妖女,脱口而出道:“这不可能。”

“是真的。唐夫人,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明敏故作诧异之色,后一脸懊恼,“对不起,我不该说的。不过,听唐钰刚才说,大公子准备马上赶去斯城……”

听到这里的唐夫人,快速起身就去大门拦唐莫,到达大门的时候果然见刚刚回来的唐莫又要出去,就快速朝唐莫的背影喊道:“莫儿,你给娘站住。”

唐莫听到声音转身回头,朝后面追来的唐夫人看去。

------题外话------

下一章,祭司大人该露面了嘿嘿,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