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04.204姐妹情深5000+加更

观柳居挂着昏黄的灯笼,在地面上投下影影绰绰的影子,周璇站在门口,静静地望着宇文辙。

宇文辙没有回答她,他低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末,夜风轻轻吹过,观柳居的柳条在夜里袅娜地吹动,一种暧-昧的因子在二人之间迷茫。

乍看一下,那女子一脸淡然、落落大方,反倒是那俊美的男子举手投足之间多了分忸怩询。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睡吧。”

宇文辙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恨不得割掉自己的舌头。

这都说的是什么鬼话呀!

明明很想随她进去的霰。

“哦。”周璇点点头,看了他一眼,道,“那王爷也早点休息。”

言罢,她转身走进屋子,宇文辙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地想进去,只闻“咿呀——”一声,周璇已毫不留情地关了门。

屋内烛火被点亮,她曼妙的剪影落到窗户之上,宇文辙俊眉紧蹙,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几次伸出,落到木门之上,然而终究没有叩上去,默默叹了一口气,无奈离去。

“哈哈哈——”

宇文辙走了几步,一阵笑声自树上传来。

“小辙辙,让你口是心非装斯文!哈哈哈哈哈……这下连璇璇的门都进不了了!好可怜呀……”

嘴这欠,不用看都知道是薛进画。

“我听说薛掌门正在抓你回去和洛小姐成亲,他老人家身为一派掌门,日理万机,还要分身去找儿子,怪辛苦的。崩雷,你去知会他老人家一声,他家小公子最近在东都……”

“别……别……小辙辙,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朋友一场,高抬贵手呀!”

薛进画赶紧从树上跳下来,非常狗腿地抱住宇文辙的手。开玩笑!他还没玩够呢!才不要走入婚姻的坟墓呢!而且听说那洛小姐乃远近驰名的母老虎……

怕怕……

“不好意思!已经来不及了,崩雷刚刚已经出发了。”宇文辙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

薛进画欲哭无泪!

办事效率要不要这么高呀!

***

周璇再次见到周傲华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情的,八月初,桂花开遍了东都,空气中总是充斥着淡淡地清香。

周璇踏着桂花的香气,再次走入府内。

这次回府之前,她特地派人知会宇文辙,自从弄清楚真相之后,她和宇文辙之间的相处模式和以前发生很大的变化。

两个人,看起来真的是互相尊重对方、相敬如宾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周璇却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欲行欲远的感觉。

冥冥之中,彼此都小心翼翼的,像是在保护着什么……

可具体是什么呢?又想不透!

周璇过去的时候,并没有遇上林诗意,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周傲华的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精神很不错。

再次见到周傲华,周璇也是感慨万千。

以前,她一直以过客的身份看着周家,不悲不喜,无爱无恨,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周傲华救过她,周玉华也救过她……

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漠视一切了。

“父亲,免死金牌,完璧归赵。”

周璇以前也喊周傲华父亲,那只是一个称呼而言,可如今她再喊“父亲”二字的时候,却是真真切切的父亲了。

“免死金牌你拿着吧。”周傲华慈爱地看了周璇一眼,道,“父亲以后也用不着了,反倒是你,一如皇家深似海,留着傍身吧。”

“父亲莫非你要……”

“我这一生花了这么多心血苦心经营,才让周家登上大魏第一世家,没想到毁起来不过是旦夕的事情。我早该看透了,自古以来盛极必衰、物极必反。大魏是宇文家的天下,哪能让我们周家做大?还是文德皇后看得透,让苏老将军即使退隐,才保全苏家后代的安宁……”

文德皇后?

只宇文辙的娘亲吧?

周璇第一次听周傲华提起宇文辙的生母,倒有些好奇。

“父亲也要带周家归隐吗?”

“还有别的选择吗?”

周傲华苦笑,怪只怪自己一心做大周家,忘了自古以来的定律,若非妹妹以死保卫,只怕如今周府已是平地了。

此时若不好好安排,只怕辜负了玉华一片苦心了。

“为父打算带周氏一族南下百越,远离大魏,以后我们父女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面。从你出生至今,为父都没尽到作父亲的义务,这块免死金牌是为父唯一能留给你的了。”周傲华说道。

“母亲会跟父亲一起走吗?”

周璇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觉得以林诗意的性格,不像是能放下金钱

、权利的人……

周傲华摇头:

“她至始至终都非我周家人,不愿离开也罢了。终归是我负了她一辈子,这座相府便留给她吧,算是我对她的补偿。”

这句话周璇有些听不明白,却又不好追问。

其实周傲华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与林诗意虽成婚这么多年,却真的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因为他不能背叛望舒。

林诗意的三个孩子皆非他的骨肉,而大小姐也只是他收养的堂弟之女……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着,等有一日他完成了对周家的使命,便带着璇儿去找望舒……

直到十年前,发生了一场意外,被王氏所设计……

虽然那不是他愿意的,但终归他还是背叛了他的望舒……

望舒曾说过,她要的是一心一意的爱情,不能有一丝瑕疵……

周傲华终于认命,此生注定与那女子无缘!

这就是他一直不肯原谅王氏,不肯让喜宝入周家宗谱的原因。

因为王氏让他彻彻底底失去了爱情。

从那以后,周傲华便开始用没日没夜的工作来麻醉自己,好像只有这样才会不再想起望舒,心里才会不那么难受,以至于在其他方面都一塌糊涂……

以前,他总不愿意看到周璇。

因为周璇是他的一个心结,可是他又狠不下心来对一个孩子下手,尤其还是望舒的孩子……

这孩子长得不像望舒,性子也不像她,有时候他都忍不住会怀疑或许她根本不是望舒的女儿,只是别人摆他的一到棋,直到后来,她长大了,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的确跟他爱的那个女子有七分神似,有时候的某个表情会让他忍不住想起她……

一直以来,周傲华都以为自己是巴不得周璇死的,可当她真的遇难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担心得要紧,只因她是望舒的女儿……

爱屋及乌,终归,他还是不忍心。

遇难的那一刻,他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周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下意识地把这丫头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了……

“璇璇,好好照顾自己。”

这是周傲华在东都对周璇说的最后一句话,表情非常慈祥,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临别前忍不住对女儿一再嘱咐一般。

史书云:景元二十年八月初,丞相周傲华辞官,率其族人南下,帝痛惜,亲送其出城,君臣依依惜别。

周璇感慨万千。

伴君如伴虎,精明如周傲华,尚且如此,更何况别人呢?

周璇低头看着手里的免死金牌,视线竟有些模糊,她明白,周傲华也是不放心她,才将周家的传家宝给她……

哎——

或许,她也得找个机会离开东都才行……

周傲华率周氏族人离开之后的第三天,周璇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周夏音写的,让她回周府一趟,否则她去城郊的枫林,否则她就杀了喜宝。

周傲华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大部分周氏族人,却留下了喜宝,终归他还是没法原谅王氏,没法接纳喜宝……

周傲华离去之后,整个周府便是林诗意与周夏音这对母女的天下了,喜宝的日子自然不会好过!

王姨娘与周璇之间的恩怨本来也算是两清了,可是喜宝毕竟无辜。

周璇忍不住想起喜宝跟在她身后,张着大眼睛,甜甜地叫她“璇姐姐”的场景……

她知道,这事她是没法坐视不理的。

东都城东有一片很大很大一望无际的枫叶林,每当入了秋,便是红彤彤的一片,好似一团团烈火,妖娆无比。

林子里有一个荒废已久的凉亭,周夏音便坐在凉亭里面,桌子上摆着酒壶和酒杯,身后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侍卫。

看架势就知道是来找茬的。

周夏音说过不准周璇带人,否则便要了喜宝的命,周璇不能拿喜宝的命做赌注,她只能只身前往。

“喜宝在哪里?”

明人不说暗话,周璇懒得跟周夏音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此时恰有一丝清风拂过,浮动她素色长衣,衣袂飘飘,清尘脱俗,端庄大气,好似从天而降的仙子,身后那妖娆火红的枫林也沦为了陪衬。

美!

好美!

美得让周夏音心中发闷!

一直以来,她不喜欢周璇。

因为从小到大,这个女子不需要果断的装饰,却总是这么端庄大气,浑身上下不自觉便透露出一抹与生俱来的高贵……这让周夏音很不爽!

明明自己才是名正言顺的周家嫡小姐,她周璇不过是个野种而已!凭什么总是被她抢了风头!

沐哥哥喜欢她!

如今竟连一向心里只有自己的太子哥哥也被她够去了魂!

不!

些本该属于她周夏音的!

周夏音越想语气,漂亮的小脸都扭曲了,她不断地跟自己说:

没关系!

没关系的!

周璇得意不了多久了!

过了今天她就将身败名裂,成为东都的一个笑话!

周夏音这么一想,胸口的怒火方才平息下来。

“想要知道喜宝在哪里吗?先喝了这杯酒,我再告诉你!”

周夏音把酒往周璇面前一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

周璇闻了一下,秀眉一挑,笑得温婉:

“音妹妹让我在这荒山野岭喝媚--药是什么意思?”

周夏音端着酒杯的手一颤,没想到会被周璇识破。

不过没事!

识破就识破吧!

如今喜宝在自己手里,不怕周璇不束手就擒。

周夏音冷冷地看了周璇一眼,突然邪恶地捂嘴笑了起来:

“既然是媚---药,你说我是什么意思呢?齐王殿下身子不行,妹妹我是怕姐姐你***寂寞呀……”

“还真是劳妹妹费心了。”

周璇依旧笑得温婉,她那副淡然冷静的样子让周夏音觉得奇怪。

周璇既然知道自己要陷害她,为什么还能如此淡定?

莫非她有后盾不成?

不对呀……

这四周都是她的人,周璇明明是一个人来的……

一定是她虚张声势!

这女人一向都很能装!

“周璇,想见到喜宝就喝吧。”

周夏音端着酒,逼近周璇。

“喝!我一定喝!但你至少要让我先见到喜宝吧。”周璇看向周夏音,“现在我连喜宝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万一她已经被你给杀害了呢?”

其实今天周璇就算不喝,她灌也要给她灌下去,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周夏音倒也不想用强的,毕竟那样会降低这场游戏的好玩程度。

反正四周早已被她的人包围,周璇也玩不出什么把戏来。

“既然你这么不放心,给你看看也无妨!不过希望你不要言而无信才好……”

周夏音给下属使了个眼色,不出须臾,便有侍卫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走上来。

那女孩一身粗布衣裳,头发凌乱,手臂上有淤青,看样子先前是经历过一番激烈地挣扎。

“璇姐姐……”

喜宝见到周璇,眼中一喜,但是随即她起自己刚才偷听到的话,立马皱着一张小脸,大声叫道:

“璇姐姐,你快走!他们要给你下药,然后给太子殿下看……”

喜宝毕竟年幼,对周夏音的话不是很能理解,不过听她这么说,周璇立马便明白了。

看样子应该是太子可能下午会来这里赏枫,周夏音想让自己吃了媚---药,在这里上演活春----宫给宇文轩看……

还真是用心良苦!

周璇默默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周夏音,道:

“是不是我喝了这杯酒你就会让我带走喜宝?”

“那是自然。”

周夏音轻笑,不过只怕你出不了这林子就那个……嘿嘿……

她已经在外面准备了数十个乞丐,都是东都最脏、最卑贱的男人。

周夏音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周璇躺在他们身下喘息连连、卖弄风姿的样子……

好期待!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了!

“璇姐姐,你别信她……你快走!不用管我……她不敢真的拿我怎样的!”

“我不敢?”周夏音冷笑,“喜宝,你什么时候跟周璇这么姐妹情深了?竟连性命都不要了!”

“要你管!”喜宝冲周夏音做鬼脸。

周璇没说什么,喜宝有这份心,她便觉得自己这一趟是值了,即便她没有这份心,周璇也不会不管她,毕竟喜宝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女孩!

“周夏音,酒拿来吧。”周璇道。

“算你识相!”

周夏音露出一份得意的笑,心情好到了极点。

好戏马上上演了!

“璇姐姐,不要——”

喜宝不断挣扎着,想要上前阻止周璇,无奈被那些侍卫桎梏着,动弹不得。

“喜宝别担心,璇姐姐不会有事的。”

周璇拿起酒杯,非常干脆地一饮而尽。

******

乐乐:谢谢下雨同学的10朵鲜花!更新完毕!凌晨不更了,明天在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