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2.坑深142米:反正我一个人睡,也臭不到你影响不到你

陆笙儿看了一眼他刚刚放下的东西,笑道,“你不是买了东西过来吗?看看有什么能填肚子就先吃着吧,吃完了去给南城买早餐。”

岳钟愣了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是我去买?”

顾总是大总裁,出车祸住院怎么可能连买个早餐的人都没有。

他刚想问,不小心触及到床上男人的眼神,寂漠无声,眼角眉梢带着隐隐的戾气,心头一跳,很快的道,“好的,我啃只苹果就去买早餐。询”

正准备去找只香蕉出来,病房的门就被再度的推开了。

晚安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了一个保温盒,眼神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轻声开口道,“你醒来了?”

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语气是陈述的。

顾南城眉头皱起,却是目光平淡的看着他霰。

而晚安的视线很快的从他的身上挪开,看向了陆笙儿和岳钟,温温浅浅的笑,“陆小姐,岳律师。”

她用空着的手带上了门,然后直接的走到了床边,将手里的保温盒方向,“两夜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吗?我让林妈给你煮了点稀饭。”

顾南城抬眸看着她。

她今天的装扮跟以往有些不一样。

黑色的长发像个小姑娘似的全都盘了起来绑好,露出光洁饱满又秀气的额头,清净标志的五官没有长发的掩饰,身上穿了件V领针织套头毛衣,酒红色的,下面是简单的牛仔裤。

她俯下身来,手指轻轻的触了触他脸上被擦伤的伤口,秀眉蹙着,嗓音温软,“是不是很疼?能坐起来吃东西吗?”

淡淡萦绕的属于女人的香味扑面而来,在这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空气显得很明显。

顾南城看着她凑在自己面前白净的脸,皱起的眉舒展了一点,“是疼。”他嗓音低低的道,“扶我起来。”

晚安应了一声好,想了想转身朝岳钟道,“岳律师,能不能帮帮我?”

岳钟自然不能说不好,当即立即走了过去帮忙,晚安拿了两个柔软的枕头垫在后面,让他能舒服的靠着。

弄好后,低头去拧开放在床头的保温盒,然后用勺子装了一小碗,软糯香甜,晚安舀了一勺子味道他的唇边,“吃吧。”

顾南城没有张口,皱眉看着她。

“怎么了?不喜欢喝粥吗?那我中午的时候再给你准备其他的吧。”

男人瞧了她一眼,而后看向了岳钟,就这么淡淡的睨着,并不说话。

岳钟是多精明的人,虽然刚刚有短暂的脑回路现象,他扶了扶自己的金色眼镜框,很识相的开口,“既然晚安到了,那我先回去了,飞了一个晚上,回家休息一晚明天再来看你。”

顾南城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陆笙儿看了晚安的侧脸一眼,亦跟着笑道,“那我也先回去了,你好点休息吧。”

晚安站直了身体,转头朝他们道,“我不方便,就不送你们了。”

两人离开,顺手带上了门,病房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顾南城背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低沉的嗓音辨别不出情绪,“昨晚睡得好么?”

晚安抿唇,随口答道,“还可以啊。”

他平淡的问,“你的男人手术完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你在家倒是睡得很香。”

“医生说你已经渡过危险期了,”晚安静静的道,“回去收拾要用的东西觉得太累了,所以干脆在家里睡了一晚。”

顾南城看着她的眼睛,“是吗?”

“嗯,”晚安似乎不怎么想聊这个话题,蹙了蹙眉问道,“喝点粥吧,不然冷掉了,你身体不好更需要补充营养。”

他瞥了一眼,“我没有洗漱,不吃。”

晚安想了会儿,还是放下了碗,起身,“我带了生活用品过来,你等会儿,我去洗手间接点水。”

顾南城于是看着他一身温婉耐心的小妻子很贤惠的忙前忙后,眉目温静,不说什么多的话,但也始终没有露出过不耐。

最后,她仍是拿着勺子喂他。

盯着她长睫毛下的脸看了会儿,他还是顺从的张开了口,喝了下去。

他到底虚弱,没有什么精神和力气主动的说什么,而晚安也没有主动的开口说话。

喝完粥,她便安安静静的收拾东西,见阳光照进来了,又去把窗帘拉上了一半,转身的时候见他睁眼看着她,蹙眉道,“你的伤口应该很疼的,还是睡吧,睡着了就没那么疼了。”

顾南城顿了会儿,便随口道,“我不舒服,要洗澡。”

她严肃的瞧着他,“你现在满身都是伤口,怎么能洗澡,”她抿唇,缓和了下语气,“再忍两天吧,等好点的说话会有护士替你擦身体的。”

顾南城眉毛动了动,望着她,“护士?”

“护士可以做这个的,”晚安看男人的面色似乎

不善,补充道,“我不是专业的,会不小心弄到你身上的伤,让她们来比较好。”

晚安觉得这个没什么,而且她是真的没照顾过人,伺候不好没什么,如果不小心撞到伤口了会很麻烦。

她说的在情在理,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顾南城半响没有说话。

GK总裁车祸住院的消息虽然被封锁了,但是还是会有部分知情人断断续续的来医院看他,各种营养品各种礼物要堆满了整间病房。

晚安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

但是她每天都会按时喂他吃饭,在他醒着的时候会陪他看电视,给他找书打发时间,就是陪他聊天的次数偶尔了一点。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三天。

第四天吃完晚饭,晚安照例收拾东西的时候问道,“你不是嫌没洗澡不舒服吗?今晚让护士给你擦身体好不好?”

男人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不好。”

晚安困惑,“你不是不舒服吗?”

“是不舒服。”

她顿了会儿才问道,“那为什么不要?”

他抬眸看着她,淡淡的道,“你不是不愿意吗?”

顾公子对卫生方面虽然够不上洁癖的级别,但一天至少要洗一个澡,还是充分的对得起他贵公子的做派。

他说这话时不咸不淡的,好似被自己的女人嫌弃了。

晚安咬唇。

顾南城又淡淡的看她一眼,“太阳下山了,你该出去遛遛散步了。”

这是她这三天的惯例,在天黑下来之前会出去散步,然后在天黑之前又回来。

晚安再抿唇,听出了他不温不火的调调里某种别的意思,不明显,但是够她感觉到了。

“如果你不喜欢让护士给你擦身体的话,那我来吧。”她一边说一边卷着毛衣的袖子,温静的眉目带着浅浅的无奈,“我会小心点,尽量不弄到你的伤口。”

顾公子,“……不用这么勉强,反正我一个人睡,臭不到你也影响不到你。”

晚安,“……”

这是优雅矜贵的顾公子说的话吗?

“我不是不愿意,怕弄伤你。”

“不用解释,”他眼睛看着天花板,继续不咸不淡的道,“毕竟我是这么大块头的男人,比不得你轻的随随便便就能抱进浴室,我又带着伤满足不了你,不像我隔三差五给你洗澡要吃点豆腐,我又几天没洗澡了又是药味又是血味,也不像你平常香香软软的,不乐意很正常。”

晚安,“……”

顾公子这番抱怨真的像个傲娇委屈的怨妇啊。

字字句句都在控诉她他平常给她洗澡洗得很勤快,她找那么多借口不愿意给他擦身体。

她走到他的床边,耐着性子道,“我去准备水好吗?”

顾公子瞥她一眼,“这个时间你该去散步,看着天色慢慢黑下来。”

晚安拧着眉,“你到底要不要我给你洗?”

“……”

男人将头扭到另一边,温淡的道,“把电视打开就行了,你整天伺候我,不耽误你散步。”

晚安没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不过不是朝着门口,而是走进了浴室。

高级病房的设施很齐全,她这几天也基本一直在这里陪他,偶尔回别墅拿点东西。

他还不能下床,所以晚安只能接了温水,然后把门关了给他擦洗身体。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