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谁也不能阻止!

湛蓝色寒光横空划过,离夜箭步走到邵延面前,邵延急忙后退,双掌绿褐色灵力激起阵阵波涛,迎面击打!

离夜扬起吾邪,笔直从空中砍下,绿褐色的灵力纠缠着湛蓝色的寒光,两股力量相辅相成,将邵延的攻击一分为二,凌厉攻势,剑气逼人!

邵延睁大双眼,踉跄侧身,匆忙躲开攻击。

“轰——”

磅礴浩瀚之力重重砸落在地上,地上瞬间出现巨大的凹陷,龟裂迅速蔓延!

剑气从邵延身侧划过,地上抖动震撼,他稍稍侧目看了一眼地面,巨大坑洼狰狞恐怖,后背顿时一阵发凉。

他不敢想象刚才要是没有躲过北宫离夜的攻击,自己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为什么自己已经巅峰先天天阶,会被北宫离夜逼成这样!

暗卫看着邵延惊悚的模样,气势瞬间又提升了大半,他们高举兵器。

“邵延都不是我们少主的对手,今天,我们就灭了邵家!让他们从哪来,回哪去!”暗一高呼一声,绿褐色灵力爆满。

“灭了邵家!”三个暗卫齐声吼道,看着主动攻击的邵家人,立刻冲上去!

“灭了邵家!”

“灭了邵家!”

一声声齐呼,早已宣示着他们的此刻势必要做的事情,今天他们只为一件事情而来!只为灭了邵家!

这些年,邵家用尽一切手段,打击着北宫家,攀爬而上,有皇权庇护,他们丝毫不知道收敛,今天,他们有仇报仇,有气出气,就是要灭了邵家!谁也无法阻挡!

暗卫宛若出鞘的宝剑,犹如翻滚的大海波涛,气势浩瀚的峻岭高峰,势必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罗刹缓缓拔出冰绝,冰寒四射的光芒,在阳光下杀气浓浓!

邵延手掌翻滚,看了一眼一旁呆滞空洞的邵武,绿褐色灵力直逼他而去。

邵武就像是被操纵的木偶,在邵延的控制下,挪动着身体,从动作缓慢到动作敏捷,双手举起一把关公大刀,跃起笨重的身体,直劈罗刹!

“剑技——行云流水!”

罗刹一声呵斥,身影跃到空中,迎向劈头砍来的邵武,身影如同白云在空中,鱼儿在水中那般自然,然而攻击却让人喘不过气,如同山岳压顶!

离夜单手负在身后,听着四周的厮杀,沉寂已久的嗜血因子纷纷躁动不已,黑亮眸中,露出嗜血笑意,注视着对面的邵延。

一个接着一个邵家子弟在面前倒下,邵延脸色阵阵苍白,他训练已久的邵家子弟,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几百人,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少去了三分之一,北宫离夜带来的人,不过才十七个,和他邵家子弟交锋的不过只有十六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不,大皇子肯定会救他的,大皇子的人已经前往北宫家!

看着邵延脸上精彩的模样,离夜讥讽一笑,到这个时候,邵延还想着有谁能来救他吗?可今天不管谁来了,都救不了他!

“邵延,你是想看着你邵家子弟一个个死去,再和小爷动手,还是让小爷把你和他们一起送下地狱?”邪魅冰冷的声音透着嗜血,白衣离夜,就像是从地狱走上来的死神!

邵延脸色顿时变成猪肝色,一个个邵家子弟的倒下,他的怒火到了爆发的顶点!

“北宫离夜!老夫要杀了你!”邵延提起大刀,一声暴喝,绿褐色灵力爆发,四周空气顿时变得稀薄,邵家子弟根本承受不住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威压。

只感觉阵阵晕眩,哪里还有对抗暗卫的心思!

“列阵——千罗万象!”

十六个暗卫立刻抓住机会,列阵排列,将邵家剩下的几百子弟包围其中。

邵延看到情况不妙,立刻收起威压,然而他即便是收起威压,也为时已晚,暗卫的阵已然形成,邵家几百子弟包围其中,无法突破。

“不!不!”邵延目光狰狞看着被暗卫包围的邵家子弟。

一个阵法,将几百子弟全部包围其中,任凭他们用上全力,也无法突破!

离夜稍稍侧身,看着将困在阵里的邵家子弟,红唇轻启,寒冷蚀骨的三个字传出,“杀无赦!”

“是!”暗卫齐声应道!

立刻转换阵型,绿褐色灵力凝聚成一道道剑刃,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变成一把把死神的刀刃!

“啊!”

“家主救命!”

“不要——”

几百子弟困在阵中,威压如山岳压顶磅礴之势,他们毫无反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道道灵力,没入自己的身体,无尽的痛楚蔓延开来,他们无处可躲!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邵延泣血嘶吼,看着一个个邵家子弟倒下,他,无能为力!

不该是这样的,他们邵家才是最强大的,他们邵家会将北宫家踩在脚下,应该是这样的,死的应该是他们北宫家的人,应该是北宫离夜!

他要将北宫家屠尽,用北宫家几千子弟的血铺垫他们邵家的盛世之路!

北宫离夜必须死,这些邵家子弟死了有什么关系,他还活着,他这个邵家家主还活着,便什么都有希望!

北宫离夜,他要杀了北宫离夜!

看着一个个邵家子弟倒下,邵延想的事情,依旧将北宫家踩在脚下,这些邵家子弟的命在他眼里,不过是走向盛世的一个过渡,只要他活着,他便能再次崛起,把北宫家踩于脚下!

清淡冷笑响起,离夜看向邵延,红唇轻启,“小爷倒是要谢谢邵家主,不是邵家主帮忙,邵家子弟怎么会如此快困在阵里。”

要不是邵延突然爆发出威压,邵家子弟怎么会如此落败,她来带的暗卫都是先天天阶,威压之力对他们来说,还能承受的住,反倒是邵家人,大多数都是天阶或者天阶以下,哪里能承受住邵延的威压逼迫。

说起来暗一他们能这么快,还得多谢他邵延,是该好好谢谢他。

邵延差点喷血,腥甜涌上喉咙,硬生生被邵延吞了下去,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在离夜身上戳几个洞出来。

北宫离夜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他也不看看,是谁让他一下子忘记压制威压!

说到底,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都是北宫离夜的错!

“我要杀了你!”邵延全身凌厉爆开,不再有任何顾虑。

绿褐色灵力如同江河之滔浪,排山倒海席卷肆意,尘土四溅,道道灵力形成狰狞的寒刃。

“正好,小爷也要杀你!”吾邪感受到主人的杀意,寒意四射,冰寒的剑气将空气凝结成冰,四周温度迅速下降。

绿褐色灵力闪烁四动,邵延将大刀插入地下,双手翻滚起浓浓元素,先天之力,如山岳之势,巅峰之压,如瀚海之潮!

离夜握了握吾邪,身影迅速往前走去,步伐奇特,身影怪异,若是有人围观,一定会唏嘘不已。

“掌式——炎龙!”

邵延双手间先天之力狂风起舞,绿褐色灵力如翻滚的浪花,慢慢形成两条龙形,只见他将双手推出,双龙翻滚,破空而去,直逼离夜。

飞沙走石,大地震动,风云骤变,将要焚灭一切万物!

飞身往邵延走去的离夜,看到席卷而来的龙形之力,神情微变,随即转身。

“剑技——天罗剑阵!”

吾邪飞向空中,成一字排列开来,绿褐之力操控着十几把长剑,迎向飞来狂龙。

“轰——”

“噼里啪啦!”

天动地摇,强悍之声,仿佛擎天之柱连根拔起,周围迅速陷入狂躁罡风之中,罡风席卷着一切。

看着不远处的邵延,离夜立刻抓过空中吾邪,箭步直逼邵延。

邵延拔起插在地上的大刀,横空划过,剑气形成,巨大刀刃迎向离夜。

“剑技——万影刃!”

离夜飞在空中,匆匆躲过逼迫而来的剑气,迅速翻滚,吾邪飞向空中,剑影形成,化作千把,从天笔直坠落而下!

“轰——”

一声巨响震天,暗卫站在不远处,宛若山岳的压迫笼罩在他们身上,他们只有咬牙,才能维持住阵法不被扰乱。

看到数千道剑影落下,暗卫额角再次滑下冷汗,看来昨晚少主对他们还是手下留情了,只把他们打的满身是伤,这些剑技,武式还没有用出来。

暗卫们忍住拭汗的冲动,使劲全力收回目光,维持着阵法,只有把邵家人全部解决了,他们才能好好看少主的实力!

邵延的等级好像是在少主之上,这么多招下来,他们的实力明显不相上下。

老天,高级先天天阶,巅峰级先天天阶,相差那么大,怎么到少主这里,感觉都没有差距!

“专心一点!”暗一冷冷呵斥道。

“是!”暗卫们立刻回神,加重阵法,将邵家子弟全部困在其中,千罗万象之阵,不死不休,阵里的人只有一个不剩的时候,才能收阵!

暗一扫视了暗卫一眼,见他们瞬间将注意力移到阵上,眼角余光看了看离夜,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差点为没能维持住摆阵。

暗卫狐疑看向暗一,看到他骤变的脸色,阵阵鄙夷,暗一轻咳一声,尴尬回神。

是少主太变态了,他一下子没承受住,还是别看的好,一看肯定又要出差错了,现在阵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出半点差错。

邵家子弟困在阵中,不管他们如何反抗,都逃不过“死神的刀刃”,千罗万象之阵,包含着无穷之力,身在其中,想要破阵,比登天还难,更何况,所有邵家子弟的实力,没有暗卫的高,破阵,是更不可能的事!

“你们最好赶紧放我们出去!否则等我等破阵,一定把你们北宫家所有人挫骨扬灰!”

“我们邵家有皇权的支持,你们这样,皇上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皇权要灭你们北宫家,你们北宫家最后只会被我们邵家焚灭,最好赶紧放我们出去,否则那些大人们回来,定会把你们扒皮抽筋!”

……

邵家人便是待在阵中,承受着死神随时降临的压力,还不忘皇权的支持,凌驾于北宫家之上。

暗卫们眼中燃烧起淡淡怒意,迅速提起所有灵力!

“想灭我北宫家,等你们走出阵再说!”暗一冷冷呵斥道,看了看暗卫们,他们一齐点点头,目光坚定。

“天罗万象——灭!”

灭!灭!灭!

绿褐之力汹涌澎湃,如排山倒海那般扑面而来,邵家人全部没入其中!

灭伐之阵,不死不休!

暗卫加重列阵之力,邵家人这下子不仅仅是死,还会死的无比痛苦!

邵家子弟也不想想他们现在身在何地,他们被困在暗卫的阵中,还以皇权压迫,提起皇权支持,说要灭掉北宫家,将他们挫骨扬灰!

这哪一条不是暗卫们的逆鳞,原本只是他们死了就算了,如今,他们会承受最大凌迟!

罗刹认真沉着,面对着傀儡邵武,目光冷静如常,寻找着他身上的破绽。

听着邵家人痛苦的嘶吼,他眼中露出杀伐之光,更凌厉的招式落在邵武身上!

“好一个邵家乃皇权扶持,今天杀了你们,看皇权能怎么说!”罗刹刚硬呵斥道,皇权,他可没忘记邵家人那样对他之时,夙皇说过什么!

再者,他罗刹只认主子,不认皇权,皇权又能如何,杀了他们邵家人,夙皇又能怎么样!

他坚信主子,主子能灭邵家,就能让皇权妥协!

听到暗卫和罗刹的声音,离夜嘴角扬起笑容,目光看向邵延。

“邵延,上次你不是说小爷偷学你们邵家武式绝学吗?今天小爷给你个机会,让你看看北宫家的绝学如何?”离夜冷淡问道,空中剑影瞬间消失,吾邪变成遇到湛蓝色光束落到她手中。

北宫家的绝学!

邵延微微一怔,迅速以灵力包裹全身,双手摩擦,狂风大作,罡风呼啸。

“凌空诀!”

离夜看到邵延的招式,目光冷漠淡然,她抬起手,把吾邪横放在面前,嗜血的声音冰冷寒霜!

“诛神剑式——诛灭!”

诛灭!诛灭!诛灭!

绿褐色之力掀起狂风,大地震动,偌大的邵家,掀起在一场前狂风之中,地面被灵力寸寸削开,铺在地上的石头瞬间粉碎!

“轰隆隆——”

强势之力,天动地摇,宛若力拔山河,惊天动地泣鬼神!

吾邪凌厉破空,席卷一切,邵延的凌空诀,在剑式之下,被刀刀削割砍尽!当然无存!

邵延惊悚看着离夜,凌空诀被剑式诛焚,他的灵力早已被震散,是在这么强势的力量之下,要再次凝聚想起来,他无法做到。

这怎么可能,北宫家的诛神剑式,听说极其难学,当年北宫弑也学了好久才有成就,北宫离夜什么时候学会的,而且他如此年纪轻轻,北宫弑怎么会把愤诛神剑式传给他!

邵延站在风中凌乱,目光呆滞看着离夜,离夜没有理会他的呆木,霸道强势的力量,吞噬着一切,华丽富态的邵家,瞬间变成一推废墟,再来,废墟震碎成渣,院中一切都被夷为平地。

“轰——”

强大余力震开,暗卫感觉到强势之力,纷纷正大双眼,立刻收阵,闪身躲开!

阵中早已承受万般折磨的邵家子弟,浩瀚之力重重打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像断线的风筝,被震出五六丈外,狠狠坠落在地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地面被砸出小小的凹陷。

“噗!”

邵家子弟躺在地上,一个个口吐鲜血,痛苦不已,再也站不起来。

暗卫心有余悸看向离夜,然而当他们看到离夜的招式,再次呆滞了。

诛神剑式!竟然会是诛神剑式!

这是北宫家的绝学,当然家主也从不藏着掖着,稍有天赋的人,都曾经学过诛神剑式,他们自然也学过,可没有一个人能把诛神剑式凝聚成招,最后只能统统放弃。

不只是招式复杂,学起来困难,还有就是要损耗极大的精神力和灵力,没有到家主那样的实力,他们就算学,也只能学到皮毛,可少主这……

这明明是把第一式完全融会贯通了,运用自如!

“老大,咱们昨晚那是作死吗?”某暗卫呆滞问道。

“老大,以后我再也不敢和少主过招了。”又一暗卫木讷道。

“老大,少主绝对比家主还可怕。”另一暗卫有感而发。

暗一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早就知道了,不过再怎么早也是在昨晚以后。

暗卫只听从家主之令,为什么他们会听少主的,昨晚发生了太多让他们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半夜少主找到他们,说是有事让他们做,没有家主的命令,暗卫当然不会理会,然后就是他们悲剧的开始。

少主一拳一个,狠狠砸在他们脸上,不是说打人不可以打脸的吗?可少主偏偏就往他们脸上招呼!

“噼里啪啦!”

“轰!”

巨大震动,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泣鬼神,震的人双眼发晕,双耳发麻。

十几个人摇晃了一下头,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一道炫丽的湛蓝色光芒从他们面前如闪电一般飞过,他们身体立刻僵住,呆呆看着胸前。

就那么一点,就只是一点点,他们就死定了!剑几乎从他们面前擦过去的。

邵延连连后退,被吾邪逼迫跌坐在地上,吾邪浮在空中,剑尖指着他的脖子,四周空气顿时凝结,杀气寒冷透骨。

“少主!”十几个暗卫齐呼道,少主还记着昨晚的事情吧?

离夜冷冷看了一眼邵延,听到身后的叫唤,慢慢转身,暗卫们苍白脸色落入眼帘,她轻咳一声讪讪微笑。

“呃……这招呢,我第一次用,力道什么的掌握的不是很好。”一下子力量用过头了,这要不是老头跟她说,难学难学,而且要用很多灵力精神力,她也不会一下子用力过头。

和万剑朝宗比起来,诛神剑式容易多了,不过相对其它的招式来说,的确是复杂不少,要用的灵力和精神力消耗也比较大。

第一次!

暗卫活像看到鬼一样看着离夜,脚步稍稍往后挪,脸上一片惊悚。

谁能告诉他们刚才那就是幻听,第一次用,少主说第一次用,这明明是融会贯通了好不好!

果然,少主生来就是打击他们的!

邵延躺在地上,目光阴冷看着离夜的背影,放在地上的手指稍稍一弹,几道银光往离夜飞去,他狠狠的笑了。

北宫离夜年少轻狂,怎么能比的上他,中了蚀骨针,天才也要毁于一旦!

银光闪过,离夜稍稍侧身,看到邵延脸上的冷笑,眼中闪过讥讽。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蚀骨针吗?就不知道他有几根了。

离夜手掌微微翻滚,绿褐色之力在她手上浮动,天青之力从空中落下,挡在离夜面前,几声微弱的声音响起,细小不可见到的银针改变了飞去轨道,直逼邵延!

冷笑中的邵延看到突然降落的天青之力,脸色大变,却没有看到直逼他而来的几道银光。

白色身影从天而落,似雾似幻,缥缈虚幻,仙姿飘逸,恍若虚幻,雪衣不染一丝凡尘,墨丝如瀑,清冷气息将万物杜绝阻隔在外,不由半点靠近。

仿佛就是临世的神人,与生俱来的凌然霸气肆意狂舞,冰冷双眸,杀气浓浓,谪仙之神,瞬间成了杀神!

纳兰清羽落在离夜身边,眉头紧皱,见她平安无事,皱起的眉头才稍稍松开。

然而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傀儡邵武都停止了攻击,罗刹一剑落下,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直直倒下。

暗卫惊悚看着出现在离夜身边的男人,神情一片惊悚。

天青之力,传说中的存在,神化神人!

国师,国师已经超越了宗师,拥有了神人之力!神化神人!

“你不是早就回来了吗?”离夜白了纳兰清羽一眼,刚才的蚀骨针她都看到了,可以挡下。

“解决了一点蝼蚁,立刻赶来。”纳兰清羽低哑开口,声音不再虚幻似梦。

小蝼蚁,离夜蹙了蹙眉头,注视着纳兰清羽,喃喃道:“你说的是夙琉展。”

该死!算到了邵延,她没算到夙琉展,这么好的机会,他让身边的武蝉到去北宫家,怎么不会自己动手,感情他是想和邵延联手,用邵延吸引她的注意力。

北宫家出事,她第一个想到的肯定会是邵家,她也会履行当天的话,灭了邵家,灭邵家肯定就要用到很多人,到时候被北宫家空虚,夙琉展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夙琉展也算漏了一件事情,她根本没想过要用到多少人对付邵家,他的人就算去了北宫家,也是有去无回!

“放心,没事了。”纳兰清羽轻描淡写道。

邵延呆愣看着纳兰清羽,回想起刚才的天青之力,双眼睁大,瞳孔缩紧。

神化神人!国师已经是……

“国师,国师救救我邵家,救救我。”邵延往纳兰清羽这边爬来,浑然不觉自己已经中了蚀骨针,拼命求着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眉头微蹙,睨视了一眼邵延,宽袖稍稍一挥,邵延立刻被一股力量驱逐,连连后退。

邵延彻底呆愣住了,寒风阵阵,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怎么会这样,国师……国师不打算将救他们邵家!

“夜儿要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纳兰清羽看向离夜,她应该不会想让邵延死的太快,死的太快就不好玩了。

离夜淡淡笑道,“当然了。”

而且邵延还不知道自己中了蚀骨针,拥有这东西,却不知道防备,日月殿其实也不过是利用他邵延而已,否则怎么会用,却不会防范。

力量慢慢流失,邵延猛地惊醒,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运力到丹田,然而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怎么会这样,北宫离夜,你做了什么!”邵延惊呼道,他的力气在慢慢消失,怎么会!

离夜越过纳兰清羽,慢步走到邵延面前,俯瞰着趴在地上的人,冷冷一笑。

“邵家主,懂的使用蚀骨针是没用的,否则怎么你连自己中了蚀骨针都不知道。”离夜的声音宛若魔咒,邵延脸色阵阵苍白,最后没有一点血色。

蚀骨针,他中了蚀骨针,中了蚀骨针!

邵延脑海中只回荡着这一句话,中了蚀骨针,是蚀骨针!

他怎么可能中了蚀骨针,北宫离夜是怎么知道蚀骨针的,日月殿明明说,除了他们,没有人会知道!

玄机城!

邵延幡然醒悟过来,是玄机城,这个世界上,除了日月殿,只有玄机城知道蚀骨针!

邵延瘫软躺在地上,彻底醒悟已经太晚,那姿态完全就是一个彻底的落败者。

“杀了我,杀了我!”邵延低声轻喃,他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北宫离夜能现在就杀了他,他已经连自杀的力求都没有了。

离夜站直身体,冷冷一笑,“杀了你?你想死?小爷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

他邵延做了那么多是,怎么能轻易死,她也不会这么做。

“你想做什么?”邵延后背阵阵发凉,整颗心被冰冷吞噬,他现在已经无法想象北宫离夜会做出什么事来。

离夜双手摊开,露出无害的笑容,“我只是不想让邵家主这么快死去,你死了,那就不好玩了。”

邵延眼中蹭蹭蹭燃烧起怒火,他抬头看着离夜,双拳紧握,怒叱道:“你已经将我邵家灭门,已经让我中了蚀骨针,还想如何!”

离夜眼中闪过一道寒霜,冷声道:“灭门是你自找的,皇权扶持你们邵家,你们邵家大可以安安分分壮大你们的家族,是你邵延想灭我北宫家!”

她不过是把这些全部还给邵延而已,今天她不灭邵家,来日就是邵家灭她北宫家!

邵延浑身一颤,惊讶抬头看着离夜,北宫离夜难道早就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才从小就装成废物,受尽欺负,只为了今天吗?

“至于蚀骨针……”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邵延,“邵家主忘了,那是你的东西。”

邵延又是一颤,耳中回响着比试当天离夜强而有力的声音,天地为证,我定会灭了邵家!

难道那个时候他就发现……他就知道!

离夜不急不缓从袖子里拿出锦布,上面一排几近透明的细针在太阳下闪烁着寒光,让人只感觉头皮发麻,阵阵寒意。

“你想做什么?”邵延身体慢慢往后挪动,北宫离夜想做什么!

“邵家主,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想做什么了。”离夜睨视了一眼邵延,继续道:“罗刹,暗一,你们想不想试试蚀骨针打在人身上,看看一百根蚀骨针打在邵家主身上,会有什么反应。”

一百根!

邵延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一百根!

当初他问日月殿要了好久,不过才给了他十根,北宫离夜有一百根!

十七个人立刻走到离夜身边,看到她手上的细针,头皮阵阵发麻,但是当他们看到邵延,眼中便露出冷冷的轻笑。

这种好东西,一百根用在邵延身上,还真是浪费了,不过少主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们当然要好好招呼招呼邵家家主,不然怎么对得起少主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

“少主放心,我们肯定会一根不剩,全部招呼给邵家主。”暗一双手接过锦布,郑重说道。

离夜收回手,转身走到纳兰清羽身边,就听到那低哑充满磁性的声音。

“一百根,夜儿,会不会少了点?”纳兰清羽无害笑问道。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七天时间,能有一百根,已经不容易了,他要是觉得少,可以多拿点出来。

“我没有这种东西。”纳兰清羽仿佛知道离夜在说什么,然后淡淡回答。

“那就看着。”离夜淡淡道,没有还说。

看着离夜对纳兰清羽的态度,暗卫们捏了把冷汗。

少主啊,纳兰清羽说什么也是神化神人,咱们能客气点不?幸好国师的没有生气。

暗卫一人拿着一个蚀骨针,笑看着邵延,脸上的笑容让人有点不忍直视。

谁能想象一向没有表情的暗卫,突然笑了,那笑容该是多么可怕。

“砰!”邵家大门一脚被人踹开,两鬓斑白的老人匆匆走进来,脸上带着着急,看到不远处的白衣少年,紧张的情绪这才消散,他赶紧走过去。

“夜儿,你没事吧?”北宫弑担忧道。

他是在家里左等右等飞,实在是等不下去了,这才赶了过来,不过……

北宫弑扭头看向邵家里面,四周都是一片平地,只有一堆废墟,邵家以前那些什么东西,全没了,只有一堆废墟。

这是……他们家夜儿做的?

暗卫听到声音,立刻转身看去,看到北宫弑走进来,这才松了口气,手上的银针紧紧握在手上。

“爷爷,我没事。”离夜会心一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北宫弑松了口气,悬在空中的石头也彻底落地。

“北宫,北宫弑!”邵延咬牙切齿道,愤怒看着匆匆走来的老人,北宫弑,他还敢来邵家!

北宫弑听到有人叫自己,这才伸长脖子看去,当他看到趴在地上邵延,顿时乐了。

“啧啧,邵延,让你他妈的想偷袭老子家,现在你趴在地上求老子,老子也不原谅你!”北宫弑乐呵呵说道,趴在地上有什么用,邵家她是灭定了。

邵延听到北宫弑的话,阵阵晕眩,差点晕死过去。

趴在地上求他,北宫弑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是趴在地上求他了!

暗卫阵阵汗颜,他们真想告诉北宫弑,其实邵延是中了蚀骨针,转念想了想,家主不可能不知道,一定是故意气邵延的,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

“北宫弑,你要么现在杀了我,否则等会皇上来了,你就没这个机会了!”他不要承受蚀骨针的折磨,宁可被北宫弑一掌打死,要么就是他一掌打死北宫弑!

“小子,你还敢用皇上来威胁老子,老子今天还就告诉你,你的命,老子要了!”北宫弑一脸的火爆脾气,这些年的忍让,让邵家得寸进尺,这次怎么可能再放过,想都别想!

“家主,这个蚀骨针,你要不要玩玩。”罗刹把蚀骨针递给北宫弑。

北宫弑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立刻拿过罗刹手里的蚀骨针,“我家夜儿想的太周到了。”

用这么好的东西对付邵延,真的是可惜了,他邵延应该开心才是,毕竟蚀骨针是很难得的。

“爷爷,一百根呢,慢慢用。”离夜笑道。

“好好好。”北宫弑满意点点头,扭头看向身边的暗卫和罗刹,“看看谁速度快!赢的老子给他三颗破厄丹!”

“是!”暗卫顿时来劲了,破厄丹,他们当然都想要了!

反倒是罗刹一脸淡然,难道让他说,其实主子给他的破厄丹,他现在还剩下十几颗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十几个人,拿着蚀骨针,纷纷往邵延身上招待,刚开始还好,邵延并没有什么痛楚,慢慢的,越来越多的蚀骨针融入血骨,邵延脸色开始扭曲狰狞。

“啊!”邵延仰天大吼,无尽的痛楚将他淹没。

怎么会这么痛,蚀骨针怎么会这么痛!

离夜和纳兰清羽站在一旁,冷冷围观,看到邵延的痛苦,眼中闪过一道寒霜。

“不要!”邵延在地上翻滚,太痛了,那些针好像真的就是在蚀骨,四肢百骸,到处都是痛苦,真的太痛了。

他不要这样,他愿意死,愿意现在就死!

一行人匆匆走来,听到那凄厉的叫声,狠狠打了冷颤,明黄的身影,飞龙盘旋,站在门口,看到变成废墟邵家,一阵诧异。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夙皇匆匆赶来,身边跟着夙琉展,夙凌云,各国皇子少主也纷纷赶来。

离夜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去,当夙皇的身影落入眼帘,她看向夙皇身边的夙琉展。

这么快就搬来救兵,可惜,偌大是邵家,现在只剩下邵延一个人,而且也是已经半死不活,他不但是来晚了,还是太晚看!

正欢快射着蚀骨针的北宫弑,听到这一声怒吼,这才收住动作,波澜不惊转身。

“皇上。”他淡淡叫道。

“北宫家主,你这是在干什么?”夙皇怒叱道,今天他要是不来邵家,是不是邵家就被他北宫家彻底灭门!是不是邵家被灭门,他这个族哦皇帝的还会是最后一个知道!

北宫弑耸耸肩,指了指四周,“皇上看的不是很清楚吗?”

“你……”

离夜注视着夙皇,眼中的冰霜越来越重,看着夙皇的目光,杀意不曾减弱。

“皇上,我北宫离夜曾经说过,天地为证,我必定灭了邵家!现在不过是在做该做的事情!”夙皇来了,夙皇来了能阻止什么,今天,这邵家,她就是灭了!谁来了也没用!谁来也不能阻止!

------题外话------

放心放心,夙皇来了,也不能阻止什么!离夜可不会管夙皇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