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九章 美人计

他们两个组队成功没多久,听到迷宫外面的枪声。

杨光迅速往外冲,边喊:“乔快点,一定是厉剑!”

刚才开枪的确实是厉剑,他已经把外面都搜查干净,“击毙”最后一个海豹队员正想进入迷宫,恰好碰到出来的杨光和乔,被他们两个打得跳到集装箱后边。

他在那里不出来,杨光看向乔,看他有没有什么好注意。

现在他们有两个人,当然是包抄。

乔给了她一个眼神,左手架着枪,负责集装箱的左边,杨光负责右边,两人慢慢合围。

集装箱总共是五个,地面三个,中间三个,旁边还堆放着一些稻草。

靠在集装箱后边的厉剑,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抬头打量四周。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了。

难道要“死”在这里?厉剑皱起眉毛,握紧手里的枪,全身紧崩,在他们踩着稻草快要进来时,猛的上跳攀住最高的集装箱,翻身滚到地上便蹲姿据枪瞄准乔。

看到有东西从上方飞过去的乔,反应迅速的朝他开枪,一连五发子弹没有打中一颗,在他稳住身子瞄准他时躲进集装箱背后,看到枪口对着自己笑盈盈的女孩。

杨光露出两排白牙,向他摇了摇手。“拜拜,乔。”

乔不敢置信的大吼。“杨,你怎么可以朝我开枪,我们是队友!”

“别告诉我你想和我一起共享胜利。”杨光面无愧色。“难道你不是想让我带你出迷宫,干掉厉剑之后再干掉我。”

乔哑然,不说话了。

杨光耸肩,敲了敲集装箱。“厉剑,我们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你进迷宫,到第五个隔板时放三枪。”

“好。”厉剑没有犹豫,站起来就跑进迷宫。

杨光耐心的等着,在三枪响后准备出去。

乔拉住她。“他要不是在第五个隔板后面,而是在第一个隔板后面,你一出去就会死。”

“乔,当你听到同个地方响起三声枪响,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杨光反头,挑着眼角看她。

她样子十分自信,乔如实的讲:“我第一反应是那里发生了混战。”混战是指未结束的战斗,还有敌人。说完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听到枪声的人都会去那个地方。”

“正确。”“厉剑放完枪肯定要转移位置,怎么可能等着伏击我?”

“噢,你们这些中国人真是太狡猾太聪明了!”

“谢谢夸讲。”杨光一点不谦虚,脸皮老厚。

再次回到迷宫里的杨光,马上就听到枪声,离她的位置很近。

等她匆匆赶到时,看到韩冬脱力的坐在地上。

韩冬看到她,俊美的脸下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又释然。“杨光,真意外你竟然会‘死’得比我晚。”

杨光大大咧咧走到他面前,好心情一点不掩饰。“队长,你怎么这么快就挂了?是谁把你干掉的?”

“别想从我这套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该不会是海豹队的人吧?”

韩冬扭头。“我什么都不会说。”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也知道是谁。”

“哼。”

瞧他高冷的样,杨光嘴边擒着笑。“是不是我哥?”看他细微一怔,杨光拍了拍他肩膀。“我大哥可是超人,‘死’在他手里你就知足吧。”

“那你是想‘死’在谁手里?长官?乔?赵传奇还是你大哥?”

“乔被我干掉了,接下来我要去干掉剩下的!”

韩冬:……

“队长,别这样,我会成功的。”

韩冬勉为期难的点头。“加油。”

于是杨光带着韩冬不信任的鼓励,继续去寻找“敌人”。

杨光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活着,她只能在确定还有活人时,尽力去搜找。

杨擎在干掉韩冬后,又发现厉剑,和他隔着一块板前进,在尽头时闪身走进走道,将他击毙。

厉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在他感到前面有风声时,还未抬枪就被射杀了。

杨擎对丧气的厉剑讲:“我妹妹一直夸你枪法不错,不过似乎还有提升空间。”

真是*裸的打击!

“我会继续努力的。”厉剑点头,接受他的批评。

杨擎没再说什么,一身常服仍旧一丝不苟,似乎他现在不是对战,而是拿着枪来拍征兵广告的。

在迷宫转来转去的杨光,终于在二十多分钟后看到那抹纯绿色的身影。

二话没说,她迅速的跟上去,脑袋不断运转要怎么把她大哥拿下。她大哥玩枪一流,所以不能靠武器取胜,但是冒似也不能靠武力取胜?

正在她思考间,杨擎和靳成锐狭路相逢了。

蓦然听到枪声,杨光吓了一跳,跑上去就看到长官和大哥干上了。

两人实力不分伯仲,现在一左一右靠在木板上,都在等一个最佳的时机。

杨光想了想,走出去叫了句:“大哥。”

在杨擎反头的瞬间,靳成锐毫不犹豫,干脆利落把人击毙。

被干掉的杨擎看到笑得灿烂的妹妹,莫可奈何。“杨光,有你这么坑大哥的吗?”

杨光走过他,站到长官身边。“大哥,他是我男人,我当然是帮他,你以后给我找大嫂,说不定都不记得我这个妹妹了。”

靳成锐听到她的话有些意外,看杨擎的眼神稍稍有些不同了。

杨擎做出很受伤的样子,一脸难过的讲:“都白疼你了,还没嫁人胳膊肘就往外拐。”

杨光小鸟依人贴进靳成锐怀里,然后仰头看他。

看她一脸讨好的样,靳成锐摸了摸她脑袋,对杨擎说:“我会照顾好她。”

“得,这话别对我说。”杨擎看他看妹妹的神情,心里的担心消去了大半。管他这个男人是好是坏,是帅是丑,只要对他妹妹好就行了。

杨光听到他的话不禁脸红,踮起脚尖勾住他脖子便亲了他下。

她亲的是唇,绝对的吻。

杨擎和靳成锐都愣了下。

这还有人呢,要亲热找个没人的地儿。

杨擎刚想提醒这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家伙,就听到“呯”的一声枪响。

在靳成锐脸色僵硬,杨长拿着枪退开,脸上笑开了花。“看来三十六计还真管用!”然后对错愕的杨擎讲:“大哥,我很公平吧?”你们谁都“活”不了。

“哈哈,这才对嘛,这才是我妹妹。”杨擎笑出声来,抱住她肩膀就往外走。“杨光,大哥跟你说,这有些男人就不能宠知道吧?你越宠他就越贱……”

靳成锐:……

最后的胜利者,自然是杨光莫属。

回到宿舍的杨光还想着“击毙”长官的事,想着想着就不自禁笑起来。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第二天,赵传奇和杨擎各自基地还有事,吃了早餐就准备走。

去送他们两个的杨光,看着赵传奇欲言又止。她想把事情说清楚,可是他根本什么没说,让她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杨擎看她为难的皱着眉,大意明白她想说什么。“杨光,你回去吧,这外边还下着雨。”

昨天晚上下了一晚上的雨,现在沟里全是水,连操场上有些地面较矮的都浸了水。

杨光打着伞,听到大哥的话,犹豫的点头。

赵传奇笑着讲:“光光,你要是舍不得我,干脆跟我一起走吧。”

他说得很轻松,像是在开玩笑,可杨光还是听出他声音里的期待。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的很让人抓狂。

杨光看向大堂外等着自己的战友们,故作轻松的讲:“我更舍不得他们。大哥、传奇,气象局的说还有暴雨下,你们路上小心点。”

“行了,这事用不着你操心,快回去吧。”杨擎揉了揉她头,转身坐进车里。

给他打伞的兵哥便绕到驾驶位,收伞也坐了进去。

看到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开出基地大门,杨光突然有些伤感,又加之下雨天,心情更不爽了。

后面辆车里的赵传奇,望着打着伞还站在雨中的人儿,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

前头开车的兵哥看他不高兴,关心的寻问:“首长,你是不是舍不得杨小姐?”兵哥不认识杨家,不过跟杨擎的司机聊天时知道一些。

赵传奇沉闷的讲:“舍不得又怎么样。”

“喜欢就去追啊,看首长和杨小姐蛮般配的。”

“那你觉得靳准将和她配不配?”

兵哥吓了跳,不敢接话了。

“回去罚你一周体能。”

“是!”司机暗暗抽自己嘴。让你说话,让你说话!

杨光走进大堂,伞还没来得及收,就被史蒂夫他们拉去打牌,让那点离别的忧伤都没时间去回味。

这个打牌也就图个消遣,不然他们这么多人,得开一个牌馆了,所以真正上桌子的只有四个,其他人围着看,闹闹轰轰的。

杨光没上桌,让队长代替。打牌也是技术活,还是交给他们这些聪明的来。

而实事证明,聪明的韩冬和徐骅两人也有输的时候,所以这更加证明,运气还是很重要的。

杨光在他们磨叽出什么牌时,问他们。“史蒂夫,你们的飞行员呢?这样的天怕是飞不了吧?”

史蒂夫扔出对J,把科拉推出来。“他是飞行员。”

科拉摇头讲:“飞不了,在来的时候就差点降停了。”

“哇,那要是真的要降停怎么办?那可是在太平洋上。”

科拉跟史蒂夫是一边,看到他出对J就骂他,说应该出对A,听到杨光的话便没在意的讲:“拖沿时间,停海上机场。”“史蒂夫你个猪脑子,你看看,被别人的大了去吧!”

杨光看他们吵吵嚷嚷的能把屋顶掀起来,默默的退到一边消化刚才科拉那句话。海上机场啊?听起来挺酷的。

在他们玩得不易乐乎时,指挥室里的乔和靳成锐还有朗睿伤透了脑筋。

“乔,明天你是肯定飞不了的,现在暴雨还在下,据气象局透露,起码得等半个月后。”朗睿说出实情。“不如你就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

乔痛苦的捂脸。“朗,我也想多呆,可是现在美方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如果我那个时候才回去,詹姆斯他会杀了我的!”

“但是现在你能有什么办法?”

“我正在想。”乔抱头,看着手机上一条条摧魂信息,焦头烂额中。

靳成锐看着变幻的气象图,建议的讲:“乔,如果你真要赶回去的话,还有一个办法。”

乔和朗睿都抬头看他,然后看他盯着的地方。

水路!

如果全程军队护航,最快时间三天就能到达。

但是这条路有点冒险,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乔想了想,决定的讲:“就走水路,我会联系詹姆斯,有他派出舰队。靳,我希望中方能送我们到上海—巴拿马城。”

到上海—巴拿马城,需要绕过朝鲜、日本,然后进入太平洋到达这个坐标,到那里后,再过去就是横滨旧金山航线,美方的海上军队将从那里出发来迎接他们任性的总统。

中方为了两国交好当然应该护送的,只是得向上汇报,获得批准。

而中方对于这个唯一可行的方法,给予了大力支持,连夜做出战略方案,并调回刚出海没多久的两艘巡洋舰和潜水艇,在他们离开日本海域后,远在大平洋上的航母舰会负责接应,可以说是在倾国力护送。

这事件的各个环节很快敲定,文书在第二天早上便下发到战狼基地,并且在当天的中午就可以出发了。

靳成锐带着韩冬他们,护送乔和海豹六队的人去到军事码头,站在倾盆的大雨中送他们上舰。

乔望着停在海里面的两艘巡洋舰,犹豫的讲:“靳,你们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靳成锐对他的话微微感到意外。“会有两栖特种队护送你们,直到你们安全上了自己的舰队。”“乔,这是中方的军舰,海盗们不敢打它主意。”

“我不是怕危险,只是……”乔显得很不好意思。“只是这么长的水路,没个认识的人,我会很烦躁。”

乔跟靳成锐以前是战友,这和自己带出来的部下不一样,因为自己带出来的人,总想着去保护他们,这样他就会相当不安,像是一个人在孤军做战。

靳成锐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不管了,你必须跟我上去,不然我给你们总统打电话。”

战狼:……

有权就是这么任性么?

“如果上面批准,我会接受任务。”

战狼:……

长官,你这样由着他胡来,真的好么?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人家总统说了算,靳成锐带着他的部下们,一起登上068巡洋舰,而旁边067巡洋舰护航。

这还是杨光他们第一次上这么大的军舰,那感觉啊,爽啊!

海风夹带着雨珠狂咂,咂得人生疼,也似要快被吹走了。

杨光他们跟着长官,在舰长和乔握过手后,走上广阔的甲板。

沿途是云雾缭绕大海,因为下雨的原因,海水一层接一层的翻起白色的浪花,看着异常的惊心动魄。

舰长是名资历深的大校,莫约四十来岁,精神面貌很好,就是非常的严谨严肃,舰上的一物一人,都必须恪守岗位,不然就会像这样:

舰长大人看到原本是两人站岗的地方少了一个人,便不管美方总统是否还跟着他一起淋雨,扯着嗓门中气十足的吼:“这名下士哪去了!”

“报告舰长,他去放水了!”旁边一个中士很大声的回答。

“停航时谁准你们到处走了!就算拉裤兜里也要给我站在这里!”

“是!”

“等他回来让他去舰长室找我!”

“是!”

杨光他们本来对舰上的东西挺好奇,也到处打量,现在被舰长这一吼全崩紧了皮,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的长官。

舰长有几十年的航海经验了,但据这里的水手说,他是位非常变态的舰长,可在杨光问他们有多变态时,水手们都摇头,麻遛的走了。

军舰里的位置有限,床位也很小,刘猛虎和史蒂夫塞进去就动不了了,而且房间就差不多一个人高的长度,应该是二米五,上下两张床铺,真的感觉空间很小,很压抑。

不过在海上面,就不要求这么多了,现在乔急着回去,就算条件再差也无所谓,谁让他们都是特战队员呢?

也因为是水下,重量及房间数量都是有控制范围的,所以除总统以外,都是两个人一间,连靳成锐都没有例外,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些水手的床被占了去,他们只能去睡站岗战友的床。

“杨光。”靳成锐叫住跟着韩冬走的女孩。

杨光是想跟队长一个房间的,因为他不仅赏心悦目,还很聪明,在这艘无比陌生的军舰上,他应该懂得比其他人多。她突然听到长官的喊声,反过头一脸茫然。

“过来。”

杨光不知道过去做什么,但还是贴着墙站,让陈航他们过去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靳成锐让她过来却没有指示,在舰长把房间都安排好,韩冬带着陈航、厉剑带着刘猛虎、徐骅和史蒂夫他们进房间后,向疑惑的女孩挑了挑下颌。

杨光看看他,又看看房间,突然欣喜若狂的笑起来,迅速钻进房间里。

“装备放到柜子旁边,把湿衣服脱下来。”靳成锐关上门,告诉她应该做什么。

在小小的方寸之地,杨光缷下装备,转一圈就撞到进来的长官身上,顿时郁闷的想,这里也太窄了吧?

靳成锐把她推到角落,把装备放在她的上面,让她把外套脱了。

脱衣服,这在基地里是常干的事,可现在在单独的空间里,被他这样盯着,杨光别扭尝试的讲:“长官,你能不能,转过去?”

“脱。”

------题外话------

PS:许大大好霸气,亮瞎香瓜的眼,还以为10:1折,没想到一比一折,请收下香瓜的膝盖>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