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三章:进入东海

一场闹剧在镜老的解释中终于收场,看着被禁卫军押走的王太后母子二人,议事殿的大臣们也忍不住唏嘘不已,同时对王座上的玄武族王更是心存敬畏。

真王血脉,玄武神兽直系后裔……

这样的身份,连左丞相和其他玄鸷一派的大臣们都不敢再有任何的质疑。

深海明珠发出皓皓荧光将整个大殿都照得犹如白昼,夜光杯在荧光下散发着幽幽绿芒。殿内的随侍宫人都退了出去,整个殿内就剩下轩辕天音三人。

看着满桌的丰盛佳肴,也不等玄武族王开口,轩辕天音率先拿起筷子开吃,只不过那吃相,就有待改进了。

“为何你要放过玄鸷那老王八?他可是不止一次想要杀你呢。”轩辕天音将自己面前的虾仁夹了一筷子到东方祁碗中,侧头看向一旁的玄武族王。

之前在议事殿,原本都会以为玄鸷会难逃一死的人,都被玄武族王的决定给弄得呆滞了一瞬,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饶过玄鸷,而只是幽禁了他,连同王太后一起,一并给送去了别宫。

玄武族王手里捏着夜光杯,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淡声道:“总要为先王留下一丝血脉才行。”虽然玄鸷想杀他,而王太后也一直恨不得自己死,但是总归是先王的血脉,毕竟当初先王对他不错。

放下手中的夜光杯,玄武族王抬头看向轩辕天音,问道:“那禁地的残阵到底是什么?还有那白袍人是什么人?”

听得玄武族王发问,轩辕天音咬着筷子,道:“禁地中的残阵到底是个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个残阵跟鲛人族禁地中的封印阵是一样的,不过虽然我不知道这残阵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有预感,这个残阵的封印决不能被解开。”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眸中情绪浮浮沉沉,“至于那白袍人,你也瞧见了,他使用的是蜕变之后的神力,来自上界。”

“鲛人族禁地的封印被他打开了?”虽然玄武族王这话是疑问句,不过脸上的神色却带着肯定,目光直直地看着轩辕天音,道:“如今你总该告诉我鲛人族禁地的法阵中封印着的是什么了吧?”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看向东方祁,见东方祁轻轻点头后,才道:“魔龙的龙魂。”

玄武族王拿着筷子的右手微微一抖,神色吃惊地看着她,“你是说魔族的魔龙?”

玄武神兽血脉从来都是一脉相承,玄武族王是玄武神兽的直系血脉,在他的记忆里,自然也有玄武神兽的传承记忆,所以对于魔族,他比这个世界中的任何人都要知道的清楚一些。

对上玄武族王吃惊的目光,轩辕天音缓缓点头,神色带了抹凝重,道:“那白袍人的目的应该不是在魔龙身上,我觉得他应该只是为了解开这些法阵的封印,但是其用意却不得而知。”

“所以不管如何,你们禁地中的封印,决不能再被他解开。”

“本王会在禁地中加派人手看管。”玄武族王闻言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道:“你说你们这次主要是想前往东海,你们去东海是要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

见轩辕天音似乎不愿意多说,玄武族王却是突然一笑,脸上再次挂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目光幽幽地看着轩辕天音道:“虽然本王很讨厌东海那群小泥鳅,不过却也不妨碍本王对东海中出现的动静的打探*。前段时日东海突然全海封闭,虽然东海将事情捂得严实,不过却还是被本王知道了些事情……”

闻此一言,轩辕天音顿时眸光一凝,直直看着笑得如偷腥的猫似的玄武族王,问道:“东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全海封闭?”

轩辕天音问得直接,玄武族王却是看着她笑而不语,那脸上明显挂着‘想知道?想知道就拿你们去东海的秘密交换’的神色。

对上这样无赖般的玄武族王,轩辕天音真是差点忍不住抬手一个盘子扣到他脸上去。

一瞬间的静默之后,轩辕天音在玄武族王一脸无赖的神色下,败下阵来,无奈地道:“去东海还能干什么,自然是为了去龙渊找龙族。”

玄武族王双眼一亮,“你们找龙族干什么?那群臭泥鳅性子古怪得紧,是绝对不可能让你们进入龙渊的。”

“那就打进去。”轩辕天音神色都不变一下,直接回答道,别说打进去了,为了神龙复活用的龙骨,哪怕是让轩辕天音将龙渊给翻个个儿来,轩辕天音也是能干得出来的。

打进去?

玄武族王闻言嘴角抽了抽,虽然他跟东海里的那些小泥鳅不对盘,可是也从来不敢说打进龙渊去,这女人倒好,直接一句打进去,就如同这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般。

不过……

一想到这个女人要去龙渊闹事,玄武族王心中就有点雀跃了。

漆黑深邃的眸子泛着莫名的光彩,一瞬不瞬地看着轩辕天音,“你说得可当真?”

轩辕天音微微皱眉,似乎有点不明白这玄武族王突然这么兴奋是为何,“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哈哈…行,你不是在开玩笑。”玄武族王突然一乐,神色兴奋且雀跃地道:“若是你真的准备去龙渊闹上一闹,本王倒是可以帮你。”

“怎么帮?”轩辕天音听他这话,总算知道他这么兴奋是为什么了,感情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这玄武族王到底跟龙族是有什么仇什么怨才能如此这般啊。

玄武族王丝毫不在意轩辕天音瞧着自己的古怪目光,摆摆手,道:“你们那个进入东海的法子不妥,且不说那什么密道是否真的能进入东海,如今东海可是严防得紧,就算你们真的靠那密道进去了,估摸都走不到龙渊去。”说着朝轩辕天音和东方祁露齿一笑,笑出了一口明晃晃的白牙,继续道:“本王可以让你们直接到达龙渊附近。”

“哦?”轩辕天音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东海如今形势紧张,防得甚严吗?你有什么办法?”

“本王自然有办法。”玄武族王神秘一笑,“想当初本王可是为了能溜进东海,专门做了一个传送阵,那群小泥鳅再怎么也想不到本王会把传送阵放在他们龙渊的附近。”

“怎么样?你觉得你们是用本王的传送阵好呢?还是继续去寻那条密道好呢?”

轩辕天音忍不住白了得瑟的玄武族王一眼,这不是废话么?有传送阵可以直达龙渊附近,她又不是蛇精病,还费力的去寻找那密道干什么。

这一顿饭吃得简直可以说是宾主尽欢,似乎是因为得知轩辕天音去龙族是要给龙族里的那些泥鳅们找不痛快后,玄武族王对待轩辕天音的态度简直是来了个大转变,更是连她是神龙女神的这个身份都直接给抛到了脑后。

这也让得轩辕天音在心里再次感叹玄武族王跟龙族不知道有什么仇什么怨……

第二日一早,玄武族王就依言带着轩辕天音二人来到了他寝宫中的传送阵面前,看着将传送阵居然布置在自己寝宫中的玄武族王,轩辕天音脸上也挂满了黑线,他这是随时随地都准备着要去东海逛一圈吧,哪有将传送阵布置在自己的寝宫里的,而且还是布置在浴池里,什么怪癖啊。

直接无视掉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看着自己古怪的眼神,玄武族王自怀中拿出开启传送阵的秘银石,转头对着身后的二人提醒道:“先提醒你们啊,这传送阵是当年我一时兴起随便布置的,所以每次启动后的动静就有点大,若是平常可能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这次东海到处都戒严,传送阵的波动肯定会被人察觉,所以你们二人在一出阵后,立马得藏起来,若是被龙族里的那些交换逮到了,可不管本王的事儿啊。”

‘嗡嗡嗡嗡——’

玄武族王一番提醒说完后,便将手中的秘银石给抛进了传送阵中,只见那拳头大小的秘银石一入阵,立刻如启动机关的按钮般,唰地一声悬在了阵心之上,整个传送阵爆发出耀眼的白光,同时一股强烈的空间波动顿时从阵中传了出来。

一脚跨进传送阵,轩辕天音似想起了什么,右手一晃,自轩辕心锁内拿出一块传音佩抛给传送阵外的玄武族王,道:“这是传音佩,你先留着,若是禁地中的残阵出现什么状况,你立马给我传信过来。”见玄武族王拿着传音佩挑了挑眉,又道:“还有…小心那白袍人,这次他没能解开禁地中的封印,他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切记…万不能让他靠近残阵。”

话落,只见传送阵中白光一闪,原本还站在阵中的轩辕天音二人顿时消失,在二人消失之后,传送阵再次恢复平静。

玄武族王一招手,被他扔进阵中的秘银石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看了看已经空无一人的传送阵,玄武族王掂了掂另一只手中的传音佩,低声道:“祝你们好运,可千万不要被那群泥鳅们给丢出东海啊。”

……

东海内域在明昊海之东,这里跟其他的海域不同,整个东海内域都是一片荒芜,更没有什么其他海族的存在,因为所有内海中的海族都知道,这里…是龙族的地盘,而龙族对于自家的领地,管控是异常的严格,也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的海族在东海内域中扎根。

但是由于东海内域的矿物质异常丰富,又有不少海族喜欢来东海挖掘宝矿,而龙族对于这些来东海挖掘宝矿的人,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是不靠近龙渊和不在东海内域中扎根安家,龙族都不会出面干涉。

原本东海常年里还剩挺热闹的,可是不知为何,前段时日里,东海居然禁止再有外人进入,连同在还在东海中的挖掘宝矿的海族也被一并给撵了出来。不过也不是全部被撵出了东海,有些其他海域大世家的族人却依然留在东海里挖掘宝矿,这些人的家族基本都是跟龙族有交情或者有交易的家族,龙族虽然强大,可是依然得过日子,东海矿脉众多,龙族却不擅生产,自然要跟一些大世家交易,才能保证整个龙族的生活。都说靠山吃山,而龙族就是靠着整个东海的矿脉养活自己一族的人。

龙渊又被称为极地之渊,是一道极深的海底鸿沟,而龙族的大本营便是在这海沟之下。

龙渊向来幽静,一是因为这里被龙族例外禁地,不允许外人靠近方圆进百里,二是因为龙渊地势险峻,除了龙族,也没人能靠近这里。

幽静的龙渊中,静得连一丝声音也无,而就算如此静谧的龙渊,却突然被一阵空间震动的声音所打破宁静。

‘嗡嗡嗡嗡嗡——’

海水翻滚,地动山摇,连同一束白光冲天而起,几乎照亮了整个龙渊。

轩辕天音只觉一阵翻天覆地的摇晃后,终于一脚踏出了传送阵,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这传送阵闹出的动静给惊得脸色唰地一黑。

这就是玄武族王口中说的不小的动静?

妈蛋!这他妈简直就好比拉想了整个东海的警报了……

远处有破风声急速而来,东方祁神色一敛,目光扫过四周,道:“天音,有人了。”

轩辕天音低咒一声,也顾不上在心里咒骂玄武族王那个坑爹货了,抬手拿出两道符纸,快速往东方祁身上和自己的身上一贴,道:“天道无极——乾坤借法,大隐隐于尘,隐身!”

‘唰唰唰——’

就在轩辕天音二人身形消失之后,远处的几道破风声已经掠了过来。

用了隐身术的二人悄无声息地躲到了一块岩石后,静静地看着这突然到来的几人,从这几人身上的气息来看,不难看出是龙族的人,也只有龙族的人,身上才会带着如此浓郁的龙气。

“咦?二叔…刚刚明明是这里有其他的气息的反应来着,怎么却没人呢?难道是我们感觉错了?”四人中,一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疑惑地看着四周,问向身边一名高大的中年男人。

“应该不会错。”中年男人皱眉打量着四周,沉声道:“小灵,你们四处去找找,刚刚那番动静也的确是这里传出的,如今东海不平静,凡是小心点,我怕又是那些该死的家伙混进东海了。”

“那些该死的家伙别让我找到,不然非他们撕成碎片不可。”被称为小灵的少女似乎十分厌恶嘴里的那些人般,娇俏的脸上顿时出现一股戾气,一双杏眼儿中也掠过一抹浓郁的杀气。

“好了,别说这样了,都四处找找吧,小心点。”

“嗯,知道了二叔。”

看着四人分开寻找,越来越远的身影,岩石后的轩辕天音眸光一闪,显然是抓住了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些‘该死的家伙’的几个字。

莫非龙族会封闭东海是因为有人先去了龙族捣乱,会是什么人?或者是那白袍人?

就在轩辕天音在心中疑惑时,那龙族四人的气息也彻底消失,轩辕天音轻轻碰了碰身边的东方祁,传音道:“看来龙族果然是出事了,我们现在是立刻进入龙渊,还是先在四周去看看情况?”

“先去四周探探情况吧,什么都不知道就贸然进入龙渊太冒险了。”东方祁同样传音道。

“好…先离开这里。”

对于东方祁的话,轩辕天音自然是不会反对,点点头后,二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龙渊附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