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七十四章 重谈

生意下滑,这不管是对哪个店来说那都不是啥好事,尤其是对于张掌柜这种一门心思就想着往上爬的人,这完全就等同于是架在他脑袋上的一把刀,很快就要落下来了。

张掌柜自认为自己对店里面所干的那些个事儿也算是鞠躬尽瘁了,每天后厨里头买的那些个菜他也都是亲自过眼过的,半点也没有偷工减料的,咋地这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呢,店里面镇上的那些个老主顾也基本上都不过来了,这可咋好?

张掌柜心里面也是着急的厉害,只好去打听了,这一打听了之后,发现店里面的那些个老主顾竟然不少人都跑去那知味观里头吃快餐饭去了,也不嫌弃大锅煮出来的东西没个样子啥的,吃的还一个劲地叫好着呢,这可倒是把张掌柜给愁得头发都快要白了,他也实在是受不住,就和一个打过几次招呼的老主顾给客套了一下,问了问那菜是不是就真的那么的好吃。

那老主顾也不是个什么爱耍滑头的人,听到人都已经这么问了,倒也不藏私,直白地告诉了张掌柜,别看那铺子的确是小了点,但是味道是真的不错,那些个菜都好吃的厉害。

“这原本啊,你家那些个菜不也挺好吃的么,现在是不是换了买的地方啊?这味道都不对了,也不是说你们家现在的菜不好,但对比起以前的时候这滋味就有些不大好了,总觉得吃着就不是那么一个味儿啊!”

听完这一番话之后,张掌柜那一张脸完全就黑了,之前他们酒楼供应的那些个蔬菜大多都是崔家供应的,卖的可比寻常的人家的要贵上一些,他一直认为这只是提高了他们酒楼的成本,却没有想到这菜还会有这样的不同?

张掌柜觉得有些天崩地裂的感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省城里头也已经有人来问过了,说是再不给送店里面的麻烦可就大了,好些个老客都来问了咋地最近这菜的味道怎么是就不对了。

张掌柜也是心惊肉跳的厉害,一个人这么说他也就算了,现在都几个人说了啊,骨子里头多少还是有些不大相信的张掌柜也让店里面的新招的一个伙计上了知味观买了一份快餐回来,在张掌柜看来啊,这菜色也就那样,就是一大锅菜哪里比的上他们店里面那专门给炒出来的来得好吃,但现在人人都这样说着,他也不能不信这个邪,也只能是吃吃看。

等到那菜一入口,张掌柜也就觉察出不同来了,就像是同样一道菜,他们店里面也不是做不出来的,但吃起来的时候就差了人一些。崔乐文的那点厨艺张掌柜也是心里面有数,也就只能做做这种普通的,但就是这么普通的饭菜吃起来的时候就让人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吃了这出的菜再去吃别的菜,那感觉哪里像是在吃菜,完全就是在吃草的感觉啊。

张掌柜克制住自己想要把自己面前那一盘子菜给一口气吃了下去的冲动,他总算是明白了这些老客为啥要跑了,他也大概能够想明白当初自己前头的那一个掌柜为啥是会提到了京城去了,就这菜,哪怕是卖的贵一点也不愁没人吃的,就京城那处处都是爷的地方,只要是吃过一次就不怕不来第二次的,而自己的愚昧无知彻底地把事情给搞砸了!

不成,若是这样下去,这一次是省城里头的人来了,那下一次说不定就可能会是金车能够里头来了人呢。

张掌柜抹了抹自己脸上腻出来的那一脸虚汗,拼命地想着补救的办法,他可不想到时候被送到边关那种地方去,少爷可是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人呢。

崔乐文也不知道自家做的那些个菜到底是有多好吃,店铺里头的生意一直都挺不错的,基本上每一顿饭做的菜尤其是蔬菜都会卖完,等到晚上的时候再炒了新鲜的,看着人都说喜欢他做的那些个饭菜他这心里面也是美着呢,而且现在的活计基本上也不算是太累,就是整一些个大锅饭大锅菜的,也比之前在酒楼里面的那些个日子要来的轻松上不少,就炒炒菜能麻烦到哪里去的,真要说起来的话,还是洗碗洗筷来得麻烦的多。

经过头几天的磨合,现在他们也已经制定出了一个模式来了,像是崔乐文基本上都是住在镇子上的,为的就是早上早起买肉的活计,而菜一类的现在大多都是崔乐蓉和崔老大两家给供着,反正乡下原本种的杂,有啥弄啥,现在反正是春日里头,倒也是又不少菜,还有那羊眼豆也鲜嫩的厉害,正是好吃的时候,撕掉豆荚的经络,然后过油,加豆瓣酱加糖加盐加一点点酱油一炒,那滋味也别提是有多好吃了,下饭的很。

崔乐蓉和萧易这羊眼豆种的倒是不多,但是种了不少的豌豆,豌豆鲜嫩的时候能够割点来做汤,那豆苗汤也是鲜爽的很,现在这个季节倒是已经过了吃豆苗的时候了,而且也已经到了攀爬的季节,已经长出了不少小小的豆荚,豆荚里头的豆子还没大的时候,那就是荷兰豆,可以清炒也可以加肉片或者是香肠一类的进行炒置,下饭的很。等到豌豆老一点的时候,就可以把豆荚里头的豌豆剥出来,腌制过的肉下油锅炒到微微变色,倒入豌豆进行翻炒,然后加上米,倒入水,加入盐,等到煮熟之后,就是香喷喷的豌豆饭,既能当菜也能当饭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家做饭还是用灶头,那底下的锅巴也是香脆的很,上面还沾着豌豆和咸肉,那味道是更加的好吃了。

如果不做豌豆饭的话也可以做菜饭,那就是青菜加上咸肉,同样的做法,一样的咸香可口。

现在的安排就是崔乐文负责做菜,崔乐菲帮着端端碗筷盘子一类的,等到积累的多了那就先负责清洗,中午的时候,崔乐文也会到前头来负责装盘,收拾,崔乐蓉也是什么地方有空就帮忙,最主要的就是负责收钱。

萧易一般是早上送菜和送崔乐蓉和崔乐菲两个人过来,然后就会回去忙活自家的事情,多半都是在菜地里头折腾的,补种蔬菜啥的,家里面养的那些个也是要给吃食的,所以中午学堂里面的那定的盒饭现在大多也都是崔乐文在送,晚上的时候再到镇上来接了人把泔水运回去。

最忙的也就是这刚开始的一个月,崔乐蓉也是打定了主意最忙也就最多在店铺里面忙这一个月的功夫,等到下个月的时候,店里面肯定是要请个人的,不请别的至少也要请个帮忙送外送盒饭的人,到时候就让她阿哥在前头接手了收钱的事情,她总是把萧易一个人撇在家里面也不像一个事,毕竟也有不少的活要干的,最多也就是每天早上来送菜的时候帮一把手得了。对于崔乐蓉的这个决定,不管是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的,毕竟现在崔乐蓉都已经成婚了,怎么说也是萧易的媳妇,就算是萧易脾气好,但作为一个媳妇总不能一直撇开自己的丈夫不管吧?这说出去那也是个丢人的事情呢。

中午最忙的时候过去了,崔乐蓉他们也算是忙的够呛,送外卖的送外卖,打菜收钱收拾桌子完全就和打仗一样,直到最热闹的时间过去了,店里面也没剩下几个人了,他们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也有空出的时间来吃自己那一顿午饭了。

在铺子里头吃饭的人瞅着人家店主也吃的同样是快餐的饭那也是笑了。

“我说你们够可以的啊,还原本想着你们到时候会不会做点别的稀罕的菜色出来呢,咋地就吃的是一样的。”

来吃饭的人里头也有几个已经熟悉的人了,平日里头也没少打了招呼,所以现在说起这话来也是嘻嘻笑笑的带着几分的调侃。

“忙都忙坏了,哪里还能想着再做点啥的,有的吃就不错了。”崔乐文也是和这些个熟客熟悉了,说话里头也少了那些个拘谨,试想想每天对着这些个人,他们还会在你的面前和你说“多打点肉菜”这种话,这还能够拘谨到哪里去呢。

“我们这不就是想着沾点光到时候也分两口来尝尝么!”那些人也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你们这做菜做的可好吃哩,就是天天来吃都不觉得腻的。”

“那感情好,要是你们不来我们这生意还不知道是要咋做下去的呢!”崔乐蓉也给了一个笑容,这才低下头吃自己的一顿饭。

等到中午店里头的人都散尽了,崔乐蓉也和崔乐菲两个人把那些个碗筷盘子还有装菜的盘子涮洗了个干净,忙活了好一会之后这才放松了,现在离晚上准备晚饭的时间也还早,但有些个肉菜崔乐文也已经开始用忙活起来了,肉菜么,总是要做的好吃才成,不油不腻的这才好。

前头铺子也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了,崔乐蓉和崔乐菲两个人就坐在前头,手上倒也没落下忙的,一个编着璎珞,崔乐蓉则是在做一身的衣衫,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热起来了,现在春日里头穿的衣衫那穿着也有些热了,她特地从布店里头弄了一些个棉麻布,棉麻这种布料子卖的也便宜,重点还透气,夏天的时候穿这种料子的衣衫那是要来的舒服的多了。所以崔乐蓉也是买了好几块,颜色也不深,像是夏天的时候男的在外头穿着短袖的衣衫倒也没啥,就是她们比较麻烦一些,大夏天的也还是要穿长袖的,崔乐蓉一想到夏天,就觉得有些开始怀念空调冷饮啥的了,不过想想应该还成的,像是他们住的这个地段有不少的山,夏天的时候温度应该没有那么高。

崔乐文也把肉下了锅子,用小火慢慢悠悠地炖着,现在倒是也有了闲工夫到前头去看自己那两个妹子在干啥了,三个人坐在前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现在店里面这情况还成,但我肯定也是不能整日地留在铺子里头,地里头萧易那儿也忙着呢,也不好一直都把事情丢给他去。等到下个月,我看咱们铺子里头肯定是要请人的了,请个人帮忙送书院里头订餐的,再请一个婆子帮着来洗了碗筷,阿菲到底是个年轻姑娘,总不能老是干这种事情不是?”崔乐蓉对着崔乐文道,“往后我就每天早上过来送点菜啥的。”

虽然挣钱是不错,但挣了钱那也得花了才行不是?

“是呀,我也是这样想的。”崔乐文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崔乐蓉的话,别说,现在铺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忙活起来的时候也还真是有点忙活不过来的,而且每天结算下来的钱也还不错,倒也的确是可以请两个人,总不能就一直这么忙着呢。

“阿哥,明天让我在门口摆个小摊吧。”崔乐蓉想了想之后朝着崔乐文道。

“你摆摊干啥呢?”崔乐文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多少有些好奇了,这好端端地咋就想到要摆个小摊了?

“这不是早上过来也不忙么,后厨里头的事情都是你在干,我最多就是和阿菲洗洗菜能花多少的时间?我之前做了一些个胰子,放了好些天了,差不多也是到了能卖的时候了,原本是打算弄到那些个铺子里头代售的,但我就想着吧,咱们家现在不也已经是有了这么一个铺面了么,我就趁着不忙活的时候摆着卖卖得了。”

崔乐蓉道,她原本也是想着不摆在自家铺子这儿卖的,毕竟自家是个吃食铺子,摆着卖了肥皂看着也不好不是,所以也去那些个铺子里头看过了,但那些个铺子里头的人也是贼黑,基本上不怎么同意代售,就算是搞了代售的,那也是要占了大头,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崔乐蓉一想到这一点也是有些生气,现在自己开了这铺子,虽说是不怎么搭调,但也好过被人当做冤大头一样给坑了来的好吧?

“胰子?阿姐你还会做胰子呢?”崔乐菲一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她可是高兴的很了,胰子这玩意可是个稀罕的东西,趁着现在在镇子上,崔乐菲也没少在空闲的时候上别的铺子里头去溜达的,那些个杂货铺子里头就有卖胰子的,从省城京城来的那些个胰子可不便宜着呢,光是那么一块胰子就能卖上上百文钱,她听着都觉得咋舌的了,觉得这可不是在卖胰子,都快成什么样子了啊、

“是啊,做的可不少,各种都有,到时候阿姐我送你几块用!”崔乐蓉笑眯眯地道,“有平常用来洗衣服的也有用来洗澡洗脸的,等到阿姐得了空,到时候再给做点擦脸的擦手的,到时候你帮阿姐我卖,咋样?”

“成啊!”崔乐蓉点头如捣蒜,她还记着自己阿姐冬天的时候做的那蛇油膏呢。

“阿哥,你看成不?”崔乐蓉看向崔乐文问道,这事儿她说啥也是要和自己大哥商量一下的,总不好自己大哥都没答应自己就这么干了,到时候起了嫌隙那就不好。

“这有啥不成的!”崔乐文一拍胸脯,表示这压根就不算是个啥事儿啊,像是他们也忙活不开,所以早上基本上也不怎么卖早饭,她们两个人来的也挺早的,基本上也没啥事干,就在门口摆个小摊子卖卖胰子也成的,这有啥不好的,“就是咱们这地方稍微偏了点,早上的时候人不咋多,你瞅着合适不合适的?”

“有啥不合适的,胰子这玩意又不是不能放的,咱们就慢慢地卖着就成了,虽说咱们这里地方的确是偏僻了点,可好歹住家的人多。”这种地段还是比较适合用来卖普通的用来洗衣服的肥皂不是么?

“那你都这样说了,那就按着你的意思办就成了。”崔乐文点了点头,也就不怎么纠结这事儿了,“现在天气还不大热,咱们店里面那热汤还成,我在想着啊,等到天气热起来之后,怕是不少人都不乐意喝那热汤了。那到时候咱们弄点啥汤?”

“弄点青菜,打两个鸡蛋下去,鸡蛋弄得稀薄一点,青菜切细点,青菜鸡蛋汤到时候放凉了也能喝的,到时候就把骨头汤给撤了。”崔乐蓉道,“这么算下来的话,也加不了多少成本。”反正一煮一大桶的汤,基本上都足够喝了。

崔乐文想了想,也觉得这事儿没啥问题,反正往后那时节青菜也是少不了的,鸡蛋到了夏天价钱那是更便宜了,到时候煮那么一大桶的青菜鸡蛋汤也成,要不了几个钱。

“当然,咱们也可以煮点绿豆汤放凉了之后吊水井里头冰一会,这个可就不能免费送了,一开始煮少点,到时候再看人多不多再决定每天要煮多少就成。”崔乐蓉想了想道,“也可以煮点消暑去火的凉茶。”

“成,到时候咱们再说,反正现在也还没到这么热的地步。”崔乐文也是计划着慢慢来,反正现在着急了也没个啥用。

崔乐文还想再说点啥,但瞅见了走进门来的人的时候,他倒是一下子说不出啥来了,只是勾勾地瞅着眼前这人,那脸上的神色多少也有些复杂。

崔乐蓉和崔乐菲也顺着自己大哥的眼色去瞅了人,但在瞅着人的时候也还是有几分的不解,在两人想要开口问的时候,那原本还有几分呆愣的崔乐文开了口叫了人了。

“张掌柜咋有功夫到我这个小店来了?”

崔乐蓉和崔乐菲一听自己大哥这话就瞬间了然了,崔乐蓉也是没怎么和这个醒来的掌柜打过交道,之前原本的王掌柜在临走之前他们也是送了一批菜去的,原本也还想着后头再给送的,可还没等他们准备好呢,人家先撂挑子不干了,所以这面也就没见上。

崔乐菲那就是有着火爆脾气的娃子,听到“张掌柜”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眼前这人就是把自己阿哥骂了一通的罪魁祸首,那一张脸一下子拉长的和丝瓜一样,要不是现在在自己家店里面怕闹出点事情来太丢人,她现在就能够冲上前操起扫把把人给赶走了。

崔乐蓉那神色倒是镇定很,看向那张掌柜,自己大哥是个脾性好的,就算是当初闹的这样的难堪,现在上了门来那也肯定不会说啥,但她哥不说个啥可不代表着她也会完全不说个啥吧?!

一想到这里,崔乐蓉朝着人漾开了一个笑道:“掌柜您人客气啊,这不是管着咱们镇子上最大的那一间酒楼么,咋地不在酒楼里头吃饭上咱们这个小铺子吃饭来了?知道的人清楚您是打算来照顾咱们的生意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们酒楼里头的菜不好吃这才逼得你这个当掌柜的都来我们这个小铺子上头来吃饭了。”

张掌柜被这绵里藏针的话给挤兑的一张脸涨的通红,那模样更加的窘迫,他也想过自己过来可能会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但怎么也是没有想到会像是现在这样的,要是大吵大闹的掉脸的也不是自己,可这样被人挤兑着,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那一张老脸都快要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崔乐蓉才不管这么多呢,当初张掌柜是多么的让人没脸,那么现在的她就怎么让人没脸,之前不是说他们家的菜卖得贵么,卖的贵有本事你现在不上门来啊!

“不好意思啊掌柜,你看你来的也实在是不凑巧,我们家中午的量可全都卖完了,现在也没剩下个啥了,你要是真想来吃的话,我看你还是晚上趁早一点吧,要是迟了,咱们家的菜基本上也是要被人打包完了的。”

张掌柜那脸色是越发的难看起来,崔乐文也不吭气,他知道自己妹子现在正在挤兑着人呢,可那又怎么样呢,当初他挤兑着自己的时候自己不也是这样过来了么,现在他也不在酒楼里头干了,给不给人这点面子也无关紧要了,何必平白地让自己一直在人前矮上那一头呢?

张掌柜深吸了一口气,他之前也是听说过崔乐文有个妹子那是个一张嘴皮子要多利索有多利索的人,只是现在乍一见面的,他是真没想到人那一张嘴皮子还能够利索到这个份上,这一张嘴那可不是能够用尖利两个字来形容的,这都快成口吐毒液了。

“这话说的,其实我是来谈生意的。”张掌柜试图扯出一抹笑来,但发现现在自己的面皮僵硬的和什么似的,压根做不到扯出一抹笑来。

“来谈生意?”崔乐蓉用古怪的音调重复了张掌柜的话,脸上的笑容也有几分的古怪,“张掌柜啊,我可没听错吧?你们做的是酒楼的生意,也是有着自己的厨子的,应该不需要来买我们知味观的快餐饭吧?这说出去多掉了档次?”

张掌柜那面色是更加的难看了,他能够肯定眼前这人明知道自己现在过来主要是为了啥的却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说这种话,要是搁在之前还不知道啥的时候他肯定是要发飙的,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够让他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也不能在他们的面前闹腾个啥了,以前的他习惯了高高在上,现在却不得不抬眼看人了。

张掌柜那声音也早就没了啥底气,甚至还笑呵呵地道:“姑娘这话说的,我们是开酒楼的,咋能来买了你们家的快餐,这说出去不也是挺丢人的么?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着说,之前你们不是一直给咱们酒楼里头供菜的么,虽然量是少了点也不怎么稳定,但好歹也算是合作了那么长的时间了,我想了想,要不咱们往后还是这样合作下去算了,这价钱嘛,当然也是好商量的。”

崔乐蓉一听张掌柜这话那笑的也就更加的欢了,听听这话,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忘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子上,好商量?!当初指责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说上一句好商量呢?

“我说张掌柜,你这话说的也是再是太可笑了一点,当初我哥从酒楼里头出来不干了不就是你觉得我们家卖的菜贵,我哥以权谋私么,咋地现在倒是又上门来说这事儿了?那当初说的那些个话都成啥了啊,光是听着都不对味了啊!”崔乐蓉笑了,她就知道早晚都是会有这么一着的,只是没想到这么一着来的日子还正经挺快的,“当初都说成了那样了,咱们家也不是这些个爱热脸贴冷屁股的人,也没有和你闹个什么,现在掌柜你倒是说要来买我们家的菜了?怎么听着都觉得不对味了呢。这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给说错了?”

“当初我也就觉得自己那些个话说的的确是有些过分了点,阿文到底也是在我们酒楼里头干了那么些年的,那个时候我也刚来,也不懂得个啥,就想着那么贵的菜实在是不怎么合适,你们现在也是自己开铺子的人应该知道,要是不掌握好了成本,这压根就是挣不到几个钱,我这说到底也是为了铺子着想不是?”张掌柜那一番话说的也可算是十分情真意切,一脸的“你们都能够理解我”的表情。

但是很抱歉,偏偏眼前这人还是真不能理解的!

“当初是你们说不要就不要,半点余地都不留给我们家,现在又说是要买菜,当我家是个啥人呢?由着你们当了猴子耍了不成?”崔乐菲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听听这些个话就是让人觉得生气到不行的地步,“现在你们说要,那等到哪天说不要的时候那是不是就又会说一堆的难听的话,然后把我们给赶走了?哪有这样的事情!”

崔乐蓉也是等着崔乐菲把话说完了这才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阿菲别生气,气坏了可不合算。”

那话里面的意思就是不值得为了眼前这人和这点事计较,计较了气坏的那可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张掌柜哪里听不出来这话里面的意思,但现在的他也不好说个啥,只能是静默着,谁让自己当初说的太难听了点,现在被人这么挤兑着也完全没有别的话可说。

“掌柜啊,不是我说个啥,之前的事情我们也不想和你怎么计较,过去的事情就算是现在再计较也不能改变个啥了不是,但这菜呢,我们肯定是不能再给提供了,不说别的事情,我们自己这铺子也是每天都要用到菜,就像是你之前说的那样,要是不控制着成本这也没多少钱挣不是?我们这原本就是小打小闹的,这菜自家种了现在拿来用了,这样一来也就能够省下不少的买菜钱呢。所以对您啊,我们只能说句不好意思了,要是当初你不来那么一出,现在我们不管咋地也都是会留着给供给的份儿,但现在么,我们也只能先紧着自家铺子了,等下一次是有机会的话,再来谈这种合作的事情了。”

崔乐蓉也没有把话说的太绝,但那话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他们家是不可能再给供货了,也别说什么下一次机会了,因为绝对不可能会有下一次了。

张掌柜听着这话那脸色就越发的不好看了,要是现在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他当初咋能干出那种事情来呢,可现在说啥都迟了啊。

“要不你们再好好想想?这价钱再稍微高一点也没啥的,我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张掌柜道,他觉得最多就是再给提个价钱呗,价钱高了总不能再说个啥了吧?!

“这不是价钱不价钱的事情,而是我们现在也忙的很,基本上都只能够自家用的,到时候不够的时候还得问了别人家买了去呢,所以张掌柜你也别说啥了,我们也还有不少要忙的事情,还得去后头洗菜去就不招呼你了啊!”崔乐蓉对着张掌柜说完也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直接越过了人往后厨走。

涨价?现在出了问题就来找了他们,要是他们趁着现在真的挺了人的话长了价钱到时候他可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把责任给撇的一干二净的,到时候说起来之前不供货就变成了他们要坐地起价了,这样的屎盆子她哪里能够让人扣到自己的头上来,他自己作的因,现在就得自己承这个果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