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29章 风萧萧兮(中)

周潇潇的心情还算不错,出了卧室以后,捧着乌黑的中药来到了楼下厨房里,她仰头将碗中剩余的药汁一口喝尽,随手便将空碗放在了料理台上。

旁边的管家见状,立刻将切好装盘的芒果递给她。

周潇潇摇手拒绝。

“我今天不想吃。”她慢悠悠的说道,嘴里尽是中药的苦涩味。

管家闻言,有些诧异,不由得问道:“周小姐,那您现在想吃什么,我立刻给您做!”

周潇潇皱起眉,摇头。

“不用了。”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管家跟在她身后走了几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周小姐,要不您喝一点蜂蜜水吧。”

那个中药很苦的,以前周潇潇在每次喝了药以后,都会吃一个水果,可今天,她怎的什么都不吃?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周潇潇脚步不停的往前走,一边回头看了眼管家,勉勉强强的冲他一笑道:“谢谢你了,管家。”

话未落音,她已经走上了楼。

管家识趣的没有跟上来,目送女孩儿离开以后,他叹了口气。

而此时,二楼。

周潇潇已经来到卧室门前,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翟先生?”

她开口唤了一声。

意外的是,男人并没有在床上,倒是外面阳台的落地窗大开着,夜风灌入,窗帘张扬拂动。

她提步走了过去。

安静的阳台里,修长的男人伫立在黑暗中,他微微仰头看着天空,冷峻的轮廓宛若一副静默的剪影,而在远处,衬托他的是布满繁星的无尽苍穹。

他一动不动,像是融进了这幅绝美的大自然画卷之中,致命的吸引力。

“翟先生,您怎么了?”

周潇潇站在阳台口,并没有走到男人的身边。

对于这个地方,她多少有些恐惧,犹记得上一次,男人曾将她压在这里,不顾她的挣扎,强行要了她。

那时候真是疯狂,翟耀向来随心所欲惯了,他甚至都不担心会被他人窥探,从来都是想做就做,哪会考虑其他?

可是,周潇潇不同。

她非常厌恶这种事情,如果可以选择,她一点都不想。

“过来。”

翟耀没有看她,而是冷冷淡淡的下达了一个命令。

周潇潇先是迟疑了一下,最终,她还是走了过去。

她睁着乌黑的双眸,小巧白皙的脸,在黑暗中像是一块莹白的玉。

翟耀侧了头,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潇潇。”

他出了声,嗓音很深沉。

此时此刻的翟耀,似乎有些不一样。

周潇潇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说实话,自从跟在翟耀身边以后,周潇潇每次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唯恐自己说错了话,或者是做错了事,惹他动怒。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所以,一直都在努力的扮好自己的角色。

她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能不受苦,她都愿意尽心尽力的服侍好他。

因为,那种痛,真的让人生不如死!

思及这里,周潇潇不由得开了口,表情很认真:“翟先生,外面的风大,您还是回屋里吧。”

翟耀没动。

他朝她伸出了一只手,其中意喻再明显不过。

周潇潇有些胆怯,缓缓的靠近他,将自己的手放进了那宽大的掌心里。

翟耀将手腕一收,轻松的便将人搂进怀里。

浓烈的男性气息,几乎瞬间扑面而来。

周潇潇有些紧张的绷起身子,默默的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翟耀只是抱着她,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我好像从未听你说起过你的父母。”

翟耀开了口,温热的气息,就在她的耳后。

周潇潇咬着唇,不吭声。

“不愿意说?”

翟耀冷笑,低了头,将吻落在她的发间。

“我没有父母!”周潇潇淬然开了口,她闭着眼,心里有些痛:“翟先生,您应该调查过我的背景,您也应该知道,我是孤儿,从小就只有一个奶奶陪着我!”

“噢?”

翟耀挑眉:“那你的奶奶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父母是怎样的人?”

周潇潇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缓缓的说道:“奶奶说过,我的父母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彼此都有好感,然后就结婚了,再然后就有了我。”

很简单的一段爱情,和千千万万个夫妻一样,没什么不同!

翟耀没有说话。

周潇潇却在心里琢磨着,他为什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半响,男人忽然说道:“你想见父母吗?”

周潇潇闻言,惊讶的转头看他。

“什么?”

她好像没听明白。

翟耀却松了手,转身往屋里走。

“翟先生……”

隐隐约约的,周潇潇好像嗅到了一丝不寻常,她不由得跟着男人进了屋,满眼焦急的看着他:“您那话是什么意思?”

翟耀没有回答。

他径直坐在床边,冷魅的容颜上,几乎都没什么过多的情绪。

“翟先生……”

“把衣服脱了。”

男人毫无预兆的出了声。

周潇潇愣住,霎时间,那种受辱的感觉,迎面而来。

她不禁浑身颤抖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床边的男人,他犹如帝王般的俯视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卑微的奴隶一般,不管她怎么努力,永远都摆脱不了的身份。

“没听到我的话吗?”翟耀沉了脸,不悦的看着她:“脱掉!”

周潇潇咬紧牙齿。

她颤抖着手腕,一点一点的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

衣衫尽数落地,直到,她的身上只剩下内衣和内裤。

翟耀始终都是一副欣赏者的表情。

他闲逸的将双腿交叠,嘴畔的笑,无情又冷酷。

“继续脱!”

他像是施恩的王者。

周潇潇的脸色煞白。

她真是疯了才会觉得翟耀会绕过她。

她闭上眼,认命的脱掉上衣,在明亮的卧室灯光下,就像是一个进贡的女奴。

翟耀倒是笑了起来,声音低沉的赞道:“长大了许多。”

他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胸前。

周潇潇觉得难堪,咬着下唇,不吭声。

她弯下腰,慢吞吞的脱下内裤。

翟耀盯着她,眸仁逐渐加深变黑。

“过来,”

他恩赐般抬了手。

周潇潇迈出步子,缓缓的走到他面前。

男人的耐心很少,见她走得太慢,不由得一把伸手把她拽进怀里,低头便吻上她的唇。

只是,下一刻,翟耀忽然将她推到地上。

他大怒:“什么味道!”

周潇潇有些狼狈。

她全身*的趴在地上,表情却很无辜。

“对不起,先生,我刚才喝了药以后,好像忘记刷牙了。”

翟耀气得不行。

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满嘴的中药味,极为难闻。

“滚!”

他怒斥,不愿再看地上的女人。

周潇潇倒是求之不得,匆忙的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只是,她的手才刚碰到门把手,翟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去哪?”

他很暴躁。

周潇潇乖顺的答道:“客房!”

翟耀瞪着他。

“谁他妈让你去客房了?滚回来!”

他到底想干什么!

周潇潇认命的又走回来。

只是,翟耀的下句话,接踵而来:“立马去把自己弄干净,周潇潇,不要让我再闻到那个该死的味道,否则,看我不抽你!”

“是!”

周潇潇点头,乖乖的去了浴室里。

她在浴室里呆了很久,等着她再走出来的时候,翟耀已经躺上了床。

周潇潇先是很小心的看他一眼,确认他已经睡着了以后,这才关了卧室灯,轻手轻脚的掀开被褥躺了上去。

这是一个难得的平静之夜。

周潇潇仰面躺在床上,聆听着翟耀的沉稳呼吸声。

她想,她终于知道翟耀怕什么了。

……

次日清晨,周潇潇睁开眼睛的时候,翟耀正趴在她的身上,埋头啃着她。

她难受的扭了一下。

“醒了?”

翟耀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正好,一起来!”

说罢,猛地托起她的腰身,不管不顾的就这么进来了。

周潇潇痛得痉挛,双手趴在他的肩上,随着他的动作,哼哼唧唧。

……

一个多小时以后,翟耀浑身清爽的坐在楼下餐厅里,管家将早餐端了上来,笑着问候道:“先生,早上好。”

翟耀‘嗯’了一声,目光依然看着手中的报纸。

管家一边观察着男人的表情,发现他的心情不错,这才又大胆的继续说道:“先生,今天的天气很好,很适合出门游玩。”

翟耀闻言,不禁抬了头。

他先是看了眼外面的天气,继而才缓缓的出声道:“出游?”

“是啊。”

管家答道:“我听说最近香山的枫叶都红了,很多人都去看枫叶了。”

翟耀睨向他,表情似笑非笑。

“怎么,你想去?”

管家被吓得一个哆嗦。

“不,不是的,先生,我的意思是,您可以带周小姐去看看枫叶。”

管家说道,小心肝扑通直跳。

翟耀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这时候,楼梯那忽然传来一声动静。

两人同时转头望去。

周潇潇正扶着墙,双腿紧贴在一起,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周小姐!”

管家走了过去,欲伸手扶她,却被周潇潇拒绝。

“不用管我!”

她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慢吞吞的走了过来,她的走姿有些奇怪,步子迈得很小,好像是怕疼。

翟耀心知肚明,优雅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出声道:“给她煮一碗馄饨,多放点。”

“是!”

管家闻言,立刻走向厨房吩咐。

周潇潇拉开椅子,坐在男人的身边。

她始终皱着眉,神色倦怠,好像是很累。

翟耀睨着她,语重深长:“潇潇,你缺乏锻炼!”

周潇潇咬着唇,不愿吭声。

缺乏锻炼?

真是可笑,她缺乏什么锻炼?那种锻炼吗?

过了没一会儿,管家端着一碗馄饨走了上来,并小心的放在女孩儿面前。

周潇潇拿起筷子,低头吃了一个,有些油腻,她不大舒服。

不过,她得忍着!

而相比较翟耀,他则是悠闲很多,一边看报,一边喝着咖啡,屹然一副享受生活的模样儿。

“管家!”

忽然,周潇潇出了声。

“我在。”管家立刻应声道:“周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周潇潇的表情有些痛苦:“你煮了多少个馄饨?”

她都吃了好几个了,可是,碗里还有好多。

“呃!”管家一愣,先是看了眼旁边的男人,这才答道:“厨房给您煮了二十个。”

周潇潇深吸一口气。

她欲说话,却被翟耀领了先:“你太瘦了,多吃点也好!”

言下之意就是,她必须吃完!

周潇潇心中愤慨,默默地骂了句三字经,埋头继续吃馄饨。

等着她好不容易的吃完了这一整碗馄饨以后,管家才上前询问道:“小姐,您的药已经煎好了,您是要现在就喝,还是稍等一会儿?”

周潇潇瞄了眼翟耀。

她突然有了恶作剧的心思。

“端上来吧,我现在就要喝!”

“好的。”

管家点头,准备去端药。

翟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不悦的看着她:“周潇潇,从现在起,你每天喝药的时候只能在厨房里待着,不准迈出一步,即可执行!”

他是下命令下惯了,这种强硬的语气,难免会带到家里。

“噢……”

周潇潇应了一声,慢吞吞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管家站在旁边,不明所以。

周潇潇见状,好心的解释道:“先生最怕吃药,管家,你以后可要多注意着点。”

管家惊讶了一下。

“周潇潇!”

翟耀呵斥。

“对不起,我错了!”周潇潇立刻乖巧的认错。

翟耀瞥她一眼,容颜冷峭,可最终,却是什么斥责的话都没说出来。

“喝了药以后记得刷牙。”

语罢,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悠然的度着步子离开餐厅。

管家转过头,目送翟耀离去,直到彻底没了影以后,这才好奇的看向周潇潇,问道:“周小姐,您刚才说,先生怕吃药?这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

周潇潇笑了起来,转过头,望着管家继续说道:“管家,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以后再给先生准备食物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凡是带苦味和辣味的东西,一定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我知道了。”

管家铭记于心,末了,他又笑着说一句:“只要周小姐您还在这里,先生的饮食哪容得了我们插手啊!”

他这是恭维的话。

可是,落在周潇潇的耳中,却让她再也笑不出来。

“是吗?”

她勾了勾嘴角,表情有些落寞。

“您怎么了?”管家看出异样,不禁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问道:“周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我去给您请医生来看看?”

“不用。”周潇潇摇头,叹气道:“你说得对,只要我还在这里,的确不会出错的。”

因为,只要是关于翟耀的事情,她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管家连连点头,笑得愈发灿烂:“周小姐您人这么好,您放心,先生以后一定会对您很好的。”

“这和我人好有什么关系?”周潇潇自嘲道:“管家,你也是男人,在这天底下,试问有几个男人不花心?又有几个男人能做到专情?我都这么大了,早就不相信什么童话故事,这个社会很现实的,如果过于天真,下场就只会是遍体鳞伤!”

真是难以置信,这些话,竟是出自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孩口中。

管家活了大半辈子,其实,很多事情,他都看得很明白,关于翟耀和周潇潇之间,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呢?

他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想安慰一下周潇潇。

怎料,她倒是半点不领情。

或者说,周潇潇根本就不愿意领情。

她跟在翟耀身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却从未想过,她会和这个男人长长久久的过下去。

不可能!

完全就不可能!

喝完了药以后,周潇潇走了出去,却意外的看见翟耀正坐在外面沙发上。

他已经换了衣服,只是,难得的没有穿西装,而是一套休闲装。

“您要出门吗?”

周潇潇问道。

翟耀看着她,眸仁平静如湖面。

“去把衣服换了。”他说道,声音沉沉的。

“好!”

周潇潇点头,并没有问原因,而是道:“穿礼服?”

她以为,翟耀是要带着她去参加某个宴会。

男人沉默了下,道:“运动装。”

“啊?”

这下,周潇潇倒是意外了:“穿运动装?”

在她的记忆中,这好像是第一次。

“有问题?”

翟耀冷下脸。

“没。”周潇潇摇头,忙道:“我马上就好。”

说完,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大约十分钟以后,周潇潇穿着一身浅灰色运动装出现在男人面前,手里还拎着一双运动鞋,头发被梳成了一个马尾绑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无敌。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周潇潇,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翟耀从沙发上起身,不发一语的往外走。

周潇潇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完全就像是一个小跟班,她从来就猜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所以,她也就懒得去猜想了。

上了车,翟耀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去香山!”

司机闻言,即刻发动引擎上路。

周潇潇眨了眨眼,十分的意外。

“我们去香山干什么?”

她好奇的问道。

翟耀转头看她,冷冷的笑:“周潇潇,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问我问题了?”

周潇潇缩起脖子,有些惶恐:“对不起,我越矩了。”

翟耀没再说什么,阖眼小憩。

一路来,车厢里都很安静,周潇潇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外面蓝天里飞翔的小鸟,终于明白了‘笼中雀’的含义,她就是被翟耀关在笼子里的那只鸟,只能供他消遣玩乐,没有丝毫的自由。

有的时候,周潇潇会幻想,如果当有一天,翟耀终于厌烦了她,选择放她离开了以后,她一定会带着奶奶离开这座繁华却冰冷的都市,然后去到一个美丽的小镇子里,安安生生的和奶奶过完下半辈子。

或许,奶奶会比她先一步离开,但是没关系,周潇潇相信自己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她会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

吱的一声,司机忽然刹车。

周潇潇和翟耀都同时朝前倾了一下。

男人睁开眼,隐约有怒意。

“怎么回事?”

司机有些惶恐,连忙道:“对不起,先生,刚才有个小孩在横穿马路,我不得不刹车。”

随着他的话,周潇潇举目往窗外望去,果然,有个小男孩正站在熙攘的来往车流之中,他的年纪很小,哭得很凶,脸上全是泪水,却很迷茫无助。

“太危险了!”

周潇潇说了一句,准备开门下车。

翟耀将她拉住。

“你干什么?”

男人盯着她。

“我要去帮他。”周潇潇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她甚至挣开了男人抓着她的手,不顾一切的想要开门下车。

翟耀一愣。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里,周潇潇已经开门跑了下去。

“该死的!”

翟耀咬牙,赶紧也跟着走了下去。

这里是机动车主干道,来往车流很多,周潇潇一边躲避着车辆,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正站在马路中央的小男孩,好几次都和疾驰的汽车擦身而过,惹得车主张口破骂。

只是,她都不在乎,刚一靠近男孩,立马就把人抱到了怀里。

“妈妈……呜呜呜……”

小男孩在哭,一边在喊着要妈妈。

“乖,别怕别怕,姐姐带着你去找妈妈。”周潇潇出声哄道,一边左右注意着来往车辆,正要迈步,肩头一重,整个人便被扯进了一堵温暖霸道的怀里。

“蠢货!”

翟耀斥了一句,紧紧的搂着人穿梭在极速车流之中。

“呜呜呜呜……”

小男孩哭得很凶。

周潇潇顾不得其他,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脸蛋,软声细语的说道:“小朋友要乖啊,姐姐和哥哥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是男子汉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和煦的阳光。

翟耀忍不住的低头看了眼,却正好看到周潇潇在亲吻小男孩的脸颊,这一幕其乐融融的画面,不知怎的,竟忽然让他想到了另外一幅画面。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有一个孩子,就像现在这样。

他抱着周潇潇,而周潇潇则是抱着孩子。

终于!

他们安全回到人行道上。

一个妇女匆忙跑了过来,满脸的泪水。

“小明!”

她激动的叫道。

“妈妈!妈妈!”

小男孩看到她,立马伸出手要抱。

周潇潇将孩子递了出去。

“谢谢!谢谢你们!”

妇女连连道谢,一边将自己的孩子抱进怀里,眼眶里面尽是激动的泪水。

“以后要小心点,不要让孩子单独过马路。”周潇潇说道,看着眼前这对母子相拥的情景,她的心里却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从来就不知道母亲的怀抱是什么样的。

“还没看够?”

忽然,男人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回过神,这才发现,那对母子已经走远。

她转过身,对上翟耀的眼。

翟耀冷笑:“周潇潇,你可真是好样的!”

“对不起……”

周潇潇嗫嚅了几下唇,低垂着一颗小脑袋。

翟耀看着她这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心里忽然生出烦躁。

“走了。”

他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周潇潇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连忙跟了上去。

司机已经将车停在了马路边,看到男人正大步走回来的时候,连忙就恭恭敬敬的拉开后座车门。

翟耀冷着脸坐进车里,随后,周潇潇也跟了进来。

她很小心的看着他。

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翟先生,刚才的事……谢谢你!”

“谢?”

翟耀转过头,眸仁里尽是嘲弄:“谢我什么?周潇潇,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再让我看到你烂好心,我一定会亲自收拾你,记住了?”

周潇潇忙不迭的点头。

虽然,她不明白翟耀为什么要这么说,总之,在这个时候,她是决对不能忤逆他的。

许是被周潇潇的乖巧所取悦,翟耀眉目间的冷意渐渐消散,只是,他忽然说了一句:“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很麻烦的,知道吗?”

“啊?”

周潇潇一时蒙住,不禁仰头看他。

翟耀凑了过来,捏住她的下巴,笑得有几分残忍:“比如刚才,要是你被车撞到了,成了残废,以后在床上,会很影响我对你的兴趣。”

瞬间,她脸色如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