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28章 风萧萧兮(上)

“周小姐?”

老中医的声音传来,让周潇潇差点飘远的思绪,渐渐的回了神。

她抬了头,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人。

“怎么了?”周潇潇有些茫然。

老中医叹了口气,耐心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周小姐,您的月事……”

周潇潇忽然明白过来,连忙答道:“不是很准,有时候会提前,有时候会推迟,我记得有一次还停了一个月的。大夫,我一直都记得您给我说的那些话,平时饮食什么的都很注意,这是为什么呀?”

老中医皱眉,答道:“周小姐的身体从小就比较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在小的时候,应该还生过一场重病,落下了病根,是吗?”

周潇潇回想了一下。

她摇头道:“我对我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很深,不过,那时候我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一般我生病什么的,我奶奶都会上山去给我挖草药。大夫,我奶奶以前就和我说过,她说我小时候的身体是不大好,这和我母亲在怀孕时营养不良有关,但是一直都没出过什么大问题啊。”

“噢,原来是这样……”

老中医若有所思,他将搭在女孩儿脉搏上的手收了回来,一边道:“我的建议是继续保守治疗,不过,周小姐,恕我冒昧的多说一句,虽然中药的副作用比较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西药的治愈速度是比较快的,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可以和其他医生会诊,然后给您开出一些中西药,您看如何?”

周潇潇咬唇。

她倒是巴不得吃西药,可是,翟耀能同意吗?

“周小姐?”

老中医看着她,还在等待着她的答复。

周潇潇很快摇头,冲着他抱歉的笑道:“谢谢您了,大夫,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已经喝惯中药了,没必要再给我开西药,真的很感谢。”

老中医闻言,有些无法理解,他说道:“哪有什么喝习惯中药的说法,您还这么年轻,整天把自己弄得跟个药罐子似得,何必呢?”

周潇潇只是苦涩的一笑,并不言语。

老中医很无奈,低头开始写药方子,一边嘱咐道:“这个方子还是和之前的一样,不过我这次给您加了点补气血的,每日喝三次,一包药可以煎两天,噢对了,如果您嫌麻烦的话,医院里有专门的煎药室,你在窗口把药取了以后,可以去煎药室里让护士把药煎好装袋,每日喝药之前,您只需要把它加热就好。”

“嗯,我知道了。”

周潇潇点头,心里却在想,她倒是不会嫌麻烦,翟耀专门请了一个人给她煎药,她只需要每天按时喝药就好了,其余的,根本就轮不到她来管。

“平时饮食要吃温性食物,忌辛辣,按时睡觉,不要熬夜,这个很重要的,知道了吗?”老中医还在继续说着话,他有些语重心长:“怀孩子这种事情得看缘分,周小姐,您和您先生之间不要太急于求成,这样反而会加重您的心理负担,对您受孕一事有益无害,懂吗?”

“是,我知道!”周潇潇继续点头。

“还有,如果有时间的话,让您先生也过来一趟。”老中医忽然说道。

“什么?”

周潇潇诧异的抬头看着他,说道:“让他来干什么?”

老中医瞪她一眼,说道:“当然是给他把脉了,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哪能每次都让您一个人来看病?如果有时间的话,让您先生也过来,我给他看看!”

周潇潇偷偷地笑。

如果让翟耀知道这些,他肯定会生气的,居然有人怀疑他的能力!

哈哈,这个太搞笑了!

“好啊,大夫,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让他过来。”周潇潇答应得很爽快,可是,如果真让她去请翟耀来医院做检查,她却是做不到的。

这个只能在心里偷偷的幻想一下了。

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周潇潇的手机响了,司机在楼下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有些担忧,所以就忍不住的给她打了电话。

周潇潇并不会为难其他人,这些都是她和翟耀之间的事情,何必迁怒他人呢?

思及这里,周潇潇报出了一个楼层数,让司机上来替她排队取药。

哪料,她刚挂了电话,又遇到了之前的那个女孩。

“周潇潇!”

何小春一蹦一跳的来到她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满脸的高兴:“真巧,我又遇到你了!”

周潇潇听到这个声音,有些头疼。

“是啊,真巧。”

她回头看了眼何小春,敷衍的说了一句,准备提步离开。

“哎哎……”何小春将她拉住,目光盯着她手里的药方子,皱着眉头道:“你要去取药啊?周潇潇,你的病很严重吗?”

“还好。”周潇潇答道,低头看着何小春拉着她手臂的手,微微皱眉:“你能松开我吗?”

何小春赶紧松了手。

她还挺不好意思的:“对不起啊,我看到你太激动了,医院这么大,我只是没想到会再次遇到你。不过说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你,上次如果不是你让我插队的话,我起码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呢,你是知道的,那边窗口取药的人很多。”

“举手之劳而已。”周潇潇淡淡的说了句,脸上的神色没有变化。

可是,何小春却还是很兴奋。

她连连追问道:“对了,你刚才是找哪个医生看的病啊?”

“一个老中医。”周潇潇答道,末了,她又不禁皱起眉头:“不记得名字,怎么了?”

“噢……”

何小春长叹了一声,奇怪的看着她:“为什么要找中医啊?西医不好吗?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妇科里有名的医生,怎么样?”

“我”

“周小姐!”

周潇潇还没来得及出声,身后传来一道男声。

她转回身,正好看到司机朝她走来。

“你来了。”

周潇潇开了口,一边将手里的药方子递给他,说道:“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司机很爽快的接了过来,并笑道:“您稍等一会儿就好。”

说完,转身离开,应该是去取药了。

“他是谁呀?”何小春看着司机的背影,好奇的问道:“周潇潇,他是你的男朋友吗?呃,好像比你年纪大很多哎,还穿着西装,是在公司里上班的精英吗?”

这个何小春的问题,真的很多!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周潇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何小春,你今年到底多大了啊?简直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

“哈哈哈……”何小春笑,不在意的说道:“我今年有二十岁了呀,你呢?”

“我比你大!”

周潇潇答道,她举目看了眼前边的长廊,微微思索:“这里离仁美疗养院有多远?”

“仁美疗养院?”何小春想了想,答道:“挺远的,我听说那个疗养院在郊区,而且是在山上,一般人都不会去那里的。”

周潇潇皱紧眉。

“怎么了,你有亲戚在那里吗?”何小春疑惑的看着她。

周潇潇回了神,解释道:“我有一个亲戚在那里上班。”

“噢,是这样啊……”何小春听了没在意,继续说道:“对了,我还要给你介绍一个医生呢,他是很有名的妇科医生,姓何,是我亲哥,如果你想插队看病的话,可以来找我呀,我给你们安排一下,怎么样?”

她很热情!

只是,周潇潇却并不需要。

“不用了,谢谢。”

她婉拒,目光看见司机返了回来,不禁提步上前。

“哎……”

何小春欲伸手拉她。

周潇潇忽然回过头,冲着她感激一笑:“谢谢你了。”

何小春愣住。

这时候,周潇潇已经跟着司机走进了电梯里。

回去途中,车厢内很安静。

司机沉默的开着车,他的技术很稳,一直都是翟耀的御用司机,不过在每个月初的时候,他会为周潇潇服务。

在司机的印象中,这个女孩儿很安静,像是一株白色的百合花。

只不过,他有些想不明白,这位周小姐看起来身体很好啊,为什么每个月都要来看病?

“司机,请你在前边停一下车。”

突然间,周潇潇的声音响了起来。

司机闻言,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回复道:“周小姐,这附近是不让停车的,您要干什么?如果很着急的话,我可以停在马路边。”

“我想买花。”

周潇潇指了指前边的花店,淡淡道:“家里最近都是桂花,味道太重,我不大喜欢。”

司机顿时明了。

“好的。”

他答道,逐渐放缓车速,将轿车停靠在了马路边。

临下车前,周潇潇说道:“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好的。”

司机点头,目送周潇潇下了车。

他看到她走进了花店里,不知对着花店老板说了些什么,很快,老板拿了一束鲜花给她。

付了钱以后,周潇潇捧着鲜花回到车里。

司机看了眼,笑着道:“周小姐,这花挺配您的。”

“是吗?”

周潇潇挑了眉,淡淡的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百合花,不可否置。

……

傍晚,周潇潇还在厨房里炖汤,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汽笛声。

不用猜,她知道是翟耀回来了。

“先生回来了。”

佣人走到她身边,一边说话,一边将她手中的汤勺接了过来

“嗯。”

周潇潇的反应不大,将身上的围腰取下来以后,提步走了出去。

刚进客厅,她正好看见翟耀走进来。

“先生。”

她柔柔的唤了一声,连忙提步走了过去,并伸手为翟耀脱下外套。

“你在做什么?”

男人沉沉的出了声,蕴藏着锐利的眸,落在她的身上。

“我在厨房里煲汤。”周潇潇答了句,将手中的西装递给旁边的管家,接着又垫脚为他解领带,翟耀的身高比她高很多,在他面前,周潇潇只及他的下巴。

翟耀忽的邪魅一笑。

他抬手,顺势将女孩搂进怀里。

管家早已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今天去医院了?”

翟耀淡淡的问道,一边低了头,埋入女孩的乌黑发中,深嗅她的味道。

“嗯。”

周潇潇应了一声,两只手还放在他的领带上,但因为男人的动作,她无法顺利将领带取下来,只得放弃,转而抱住他的精实腰身。

“怎么说?”

男人又问了句。

周潇潇在心中稍作思忖,继而答道:“大夫说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侧头将她吻住。

翟耀的吻,从来都是凶悍而霸道,他将女孩的嘴唇整个含住,重重的与她交吻。

一时间,整个客厅里都是缠绵允吸的啧啧声。

若是旁人见了,必能面红耳臊。

过了许久,翟耀才满足的将她松开,而此时,周潇潇的唇已经潋滟红肿。

他邪笑着睨着她。

“潇潇,你最近很听话。”

周潇潇垂了眼,沉默的为他解开领带,捏在手中。

“您要洗澡吗?”她问道。

翟耀有个规矩,他回到家里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沐浴!

这个男人似乎有点洁癖!

他‘嗯’了一声,深邃的眸,紧盯着她。

“我去给您放水?”

周潇潇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纵然已经和他有过无数次的亲密关系,可是,她依然无法适应他的目光,太过于犀利,宛若能看入她的五脏六腑,让她无法遁形。

“好。”

翟耀颔首,松开了她。

周潇潇转身往楼上走。

她先是将领带放好,而后才走进了浴室里,调试好水温以后,开始往浴缸里放水。

她蹲在浴缸旁边,看着里面不断灌入的温水,有些微的出声。

直到,翟耀走进来。

“潇潇。”

男人看见她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不禁敛眉出了声,有些不悦。

周潇潇回过神,连忙站了起来。

而彼时,浴缸里的温水已经漫了出来。

她连忙关了水,转身看向后面的男人,有些诚惶诚恐:“抱歉,我出神了。”

翟耀挥手,并不在意。

“过来帮我脱衣服。”

他命令道。

周潇潇走了过来,开始一颗一颗的解着他身上的衬衣,直到男人结实有力的腹肌出现在她眼前,她都能始终保持淡定。

只是,当她脱下男人的裤子时,她的手腕又禁不住的颤抖起来。

“怕什么?”

翟耀看着她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不禁皱眉:“出去!”

周潇潇意外的抬头看他。

“怎么,想留下来?”

“我……”周潇潇张了嘴,想了想,赶紧提步往外走。

哪料,她刚走到门口,手臂忽然被人从身后抓住。

这一刻,她的心都凉了。

“让厨房做点凉拌木耳。”翟耀的声音传来。

“啊?”

周潇潇没反应过来,大吃一惊。

翟耀皱眉:“没听清?”

“我知道了。”

周潇潇赶紧应下。

翟耀这才松了手,并不忘嘱咐一句:“多放点醋。”

“是!”

周潇潇点头,走出了浴室,替他把门关上。

随后,她来到了厨房里。

佣人们看到她,纷纷出声:“周小姐。”

“厨房里还有木耳吗?”周潇潇问道:“先生想吃凉拌木耳,现在就开始做!”

“是是是……”

佣人们闻言,纷纷开始准备。

周潇潇想了一下,又道:“算了,你们把食材准备好,我来做。”

佣人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

晚饭前,周潇潇将菜按顺序摆好,今天翟耀说想吃凉拌木耳,所以她特意将这盘菜放到了离他最近的地方。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翟耀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已经换了套棉质家居服,双手随意的插在兜内,整个人显得清俊许多,只是依旧让人不敢靠近。

周潇潇拉开椅子,伺候他落座,并为他盛来米饭。

翟耀的大男人主义很重,虽然家里有很多佣人,不过,在关于他的私人生活上,他却喜欢周潇潇来替他布置。

比如,他的内衣裤都必须要周潇潇手洗,有时候要出差,他的生活用品都是由周潇潇一手置办。

现如今,两人的生活已经渐渐变得平稳和谐,周潇潇不再像刚来时那样自我堕落,她看开了许多,而且也明白了许多,既然有很多办法能让她自己过得舒心一些,她为什么又要和翟耀拧着来呢?反正,每次受苦的都只有她一人而已。

翟耀伸筷子尝了一口凉拌木耳。

有些酸,周潇潇刻意放了许多醋。

“怎么样?”

周潇潇很小心的注意着他的反应。

翟耀侧头看她,眸色逐深:“你做的?”

只有这个女人才敢往这道菜里添这么多的醋!

“嗯,是我做的。”

周潇潇点头承认。

翟耀‘唔’了一声,并未多加评论,只是,那盘凉拌木耳,他再未夹过第二次。

吃过饭后,翟耀去书房里办公。

周潇潇在楼下看电视,直到时间接近八点多钟的时候,她才起身走向厨房。

“话说,你们今天尝了那道凉拌木耳吗?”

刚走到厨房门口,周潇潇就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令她不禁脚步一顿。

“你说的是周小姐做的那道凉拌木耳吗?”里面的人问道。

“是啊,刚才我去收拾餐具的时候,偷偷地尝了一个,哎哟我的妈呀,那叫一个酸噢!”

“我白天看见周小姐在做菜的时候,往那里面倒了好多醋,那道菜肯定酸!”

“哎,你说,先生吃了这道菜,怎么也没生气?要是我,吞都吞不进去!”

“这你就不懂了吧,先生喜欢周小姐,所以不管周小姐做的什么菜,他都会吃的。”

“乱说,你个小丫头,哪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怎么就不知道了?”年轻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前段时间,周小姐生病的时候,先生一直都守在她身边,如果先生不是喜欢周小姐,他怎么可能会守着她?”

“切,如果先生真喜欢周小姐的话,怎么会把周小姐放在这里?他早就把她娶进家门了!”

娶她?

周潇潇听了这话,只是觉得好笑。

她从未想过,翟耀会喜欢她,更没有想到过,翟耀会娶她!

这怎么可能?

思及这里,她不由得咳嗽一声,提步走进了厨房里。

三个佣人正站在里面,看到她进来以后,立马停止了交谈,纷纷恭敬道:“周小姐!”

周潇潇‘嗯’了一声,脸色无异,出声道:“煲好的汤呢?”

“一直温着的。”佣人答道。

周潇潇点头,继续道:“盛一碗汤,记得把油去了,我端上去给先生。”

“是!”佣人闻言,立刻照做。

周潇潇站在旁边看着,过了一会儿,她又忽然问道:“那道凉拌木耳,真的很酸吗?”

她在做完这道菜以后,曾经亲自尝过一个,可是,并不是很酸啊!

“呃……”

佣人见她忽然提出这个问题,有些尴尬,尤其是那个偷吃过凉拌木耳的佣人,更是不敢抬头看她。

周潇潇保持微笑不变,说道:“别担心,我不是要责怪你们,先生很挑剔,我也是希望能够尽力的让他满意,他今天也没说这道菜好不好吃,所以我就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不用怕,有什么就说!”

“是有点……”

那个佣人开口了,小心翼翼的:“周小姐,那道凉拌木耳,的确很酸,我、我偷偷尝了一个,但是实在是吞不下去,所以就吐了……”

周潇潇闻言,心下诧异。

她都吃吐了?

可是,她分明记得,翟耀是咽下去了啊!

“我知道了……”

她若有所思。

五分钟以后,周潇潇端着汤,敲响了书房房门。

“进来。”

翟耀缓沉的声音传出。

她推门走入,第一眼便看到了端坐在桌前的男人,他正看着电脑,容颜冷峻,神情平和。

“翟先生。”

周潇潇出声唤了一句,提步走上前。

翟耀转过头,看到她将一碗汤放到桌上,皱了眉。

“这是什么?”他问道。

周潇潇开口解释:“这是清炖鲫鱼,我放了点中药,很养胃的。”

翟耀不说话。

“我听司机说,您每次出差都难免会喝些酒,所以……所以我就想着给您煲点养胃的汤……”周潇潇一边说道,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您……”

翟耀伸出手,端起那碗汤,喝了一口。

瞬间,他眉头大皱。

“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喝!”

他‘咚’的一声将碗放在桌上,脸色黑沉。

周潇潇却在心中诽谤。

这鲫鱼汤里加了中药,当然不好喝了!

可是,她的面上却维持着关切之意,开口道:“先生,这是养胃的汤,虽然味道不大好,但是对您的身体是极好的,您”

她话还没说完,便在翟耀的冷锐目光中,住了嘴。

“为什么要给我煲汤?”

他沉沉问道。

周潇潇脸色不变,恭敬道:“我想照顾先生,连同您的胃!”

翟耀勾唇,似笑非笑。

“是吗?”

他语气凉凉的。

“是的!”周潇潇点头,无畏和他对视。

翟耀平静的看着她,几秒后,重新端起那晚药膳汤,仰头一口喝尽。

这汤的味道,的确很难喝!

“你也喝一碗。”他说道,这么难喝的玩意儿,她必须跟他一起!

“好。”

周潇潇点头,重新让佣人去盛了一碗汤,并当着翟耀的面,一口喝光。

她几乎是面不改色。

比起中药,这个药膳汤的味道,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翟耀望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头忽然就涌起了一股子的烦躁。

“出去!”

他呵斥。

周潇潇端着空碗退出了房间,心脏扑通直跳。

其实,她是故意往鲫鱼汤里加中药的,既然翟耀不让她好过,她也要让他不好过。

只不过,她只敢偷偷的做。

……

晚上临睡前,周潇潇坐在卧室里的大床边上,手里捧着中药在慢慢的喝。

翟耀刚进门,立马就闻到了那股子难闻的中药味。

他大怒。

“你在做什么!”

满屋子的药味,真是让人倒尽胃口。

周潇潇从床边站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我在喝药啊,先生!”

翟耀咬牙切齿:“谁让你在卧室里喝药的,滚出去!”

周潇潇被吓得浑身一抖,赶紧端着中药往外走,路过男人的时候,她又故意的停了脚,捧着乌黑的药汁,在他面前晃荡:“先生,您不喜欢这味儿啊?”

翟耀的脸色都变了。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

“是是是……”

周潇潇疾步往外走,在翟耀看不见的地方,她笑得很窃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