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07 疯狂

表面上看,伽陵学院似乎恢复了平静,但是在这平静之中,却又隐隐暗藏着未知的波涛。不知什么时候便会猛的爆发出来。

而这不安的源头,自然是凤长悦。

在这一场战斗之中,凤长悦付出了多少,学院之中的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即便是一开始对凤长悦颇有微词的一些人,经过这一次的磨难,也彻底改变了对凤长悦的看法,诚心实意的认了她新一任院长的身份。

毕竟她在生死关头,为学院力挽狂澜的样子,大家也都看在了眼里。

不是谁都可以在这个年纪,成为灵宗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拥有实力之后,还能毫无保留的为学院倾尽一切的。

显然,凤长悦做到了。

于是,学院之中的人,自然是十分叹服,想到那个在漫天纷飞的大雪之中笔直纤长的身影,唯有一声折服的赞叹。

或许百年之内,再也不会出一个凤长悦。

她,足以担得起这个胆子。

而这一次,外面的那些人,也终于再度意识到,伽陵学院所拥有的强大的隐藏力量。

所有人都知道了,虽然暂时没有苍离,但是伽陵学院却还有着好多实力强悍的长老。

随便放出一个,都是可以让帝都震一震的人物。

于是,无数人心中暗叹:恐怕,也只有伽陵学院,才能有着这样的强大力量吧?也只有他们,才能在拥有这样多的强者之下,低调的走了这么多年。

虽然每一个势力都不会讲自己的全部实力放在台面上去说,但是伽陵学院的底蕴,着实还是超乎了许多人的预料。

于是,虽然伽陵学院损失惨重,声望却是再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没有苍离,他们却是有着凤长悦,以及那么多的灵宗强者!

这样的伽陵学院,如何不让人仰望!

那些原本以为,四大学院其实相差并不大的人,此时纷纷恍然——原来伽陵学院,早就超过了其他学院!

那一天的那般情况,几乎举目皆敌,换做是任何一个除了伽陵学院之外的势力,只怕都是无力回天啊!

而三大学院,竟也是采取了一致的反应。

海涅学院和北星学院,从一开始就什么动作都没有,而新月学院,后来因为铃音的选择,而站在了伽陵学院的这一边,而且着实是帮了不少忙,不知多少人暗中咬牙,羡慕嫉妒新月学院竟是趁机和伽陵学院交好。

只是新月学院,却是十分低调,一点把柄都没有留下来。让那些想要趁势找茬的人们,也纷纷无功而返。

这件事情,看似终于平静下来,然而奥斯帝国,却是陷入了新的状况——

他们和纳克兰帝国,正式开战了!

虽然还是在边界,却并不能影响整个奥斯帝国人对这场战事的在意。

毕竟,三大帝国,已经超过百年时间没有发生过战争了。而这一次,纳克兰帝国竟是倾尽全国之力为之,可见其决心之大。

那么,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也可以想象了。

虽然对自己帝国的实力有信心,但是敌人来势汹汹,着实也让人无法完全放心。

朝堂之上,也有着不同的声音。

“陛下!此举着实是有失考虑啊!”

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臣颤颤巍巍的站出来,躬身颤声道:“陛下,纳克兰帝国虽然实力不如我们,可是此次,纳克兰帝国显然是倾尽了全国之力,势必要讨回一个公道。这样的攻势,对于我们而言,也的确是有着困扰的啊!还请陛下三思啊!”

羽千宴高坐上首,闻声面色冷清。

而下方立刻又站出来一个年轻的将领模样的男人,先是冲着羽千宴行礼,而后不赞同的看向那老者。

“文阁老此话差矣。情况已经如此明了,对方都已经挑衅至此,难道我们还只能一味退让?纳克兰帝国先是无缘无故的要求我们交人,将他们大公主的死,平白无故的放在我们的人身上,并且气焰极为嚣张,言语措辞,堪称威胁。如此看来,他们根本没有一分一毫的诚意,一切都不过是理由,想要挑动战争罢了!如果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是一直忍让,那可就不是宽容仁慈,而是窝囊怯懦了!”

“你!”

文阁老被这一番话气的面红耳赤,转而恼羞成怒,竟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陛下明鉴!老臣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奥斯帝国最为富强,何曾畏惧任何人?只是老臣私以为,为了个别人,将整个帝国都拖进去,着实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啊!修容将军年纪尚小,不懂得从大局考虑,但是陛下您却是要执意如此…。”

修容看了文阁老一眼,转身也朝着羽千宴跪下,拱手道:“陛下!帝国的尊严和容瑜不容人侵犯!对方已经如此冒犯,我们必须加以惩戒!否则,整个大陆的人都会以为我奥斯帝国好欺负了!臣——愿为帝国而战!”

这番慷慨激昂的话,立刻把文阁老噎个半死,指着他手指颤抖,好半天才道:“你你你…。你放肆!咳咳…。”

看着猛烈咳嗽的文阁老,修容面无表情:“看来文阁老的确是为帝国操碎了心,您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吧,否则,真是帝国的一大损失呢。”

虽然这样说,但是任谁都看的出来,修容说这话的毫不在意。

他们这群有实力的武将,向来和这些只知道舞文弄墨耍嘴皮子的文臣合不来,这一次更是如此,就差直接呛声了。

旁边立刻有人将文阁老掺了下去。

场间一片安静。

片刻之后,原本文阁老身后的位置上的一个男人,再度站出来,脸色严肃的看了一眼修容。

“修容将军虽然赤胆忠心,但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整个帝国的安危和利益,眼下这情形,再明显不过,对方不过是要求我们交出去一个人。战争一起,不知多少人会无辜而死,用一个人来换取和平,是最值得的做法!”

坐在上首的羽千宴,闻言忽然看了说话的那男人一眼。

修容冷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最前面,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剑平,忽然转过身来。

“这话说的,当真是轻松。”

沈剑平声音沉肃,总是带着一股铁血凝重的气息,一般和他对视,都需要一定的勇气,平时他也总是沉默寡言,但是只要一说话,就代表着他绝对的态度。

而且因为他超强的实力和他手下那群所向披靡的战士,深受帝国器重,他几乎是武将的最有身份的代表。

所以见沈剑平忽然开口说话,那男人一下子就心里“咯噔”一下,暗暗叫苦。

怎么他只是说了这么两句,就招惹了这位杀神?

但是这么多人看着,纵然众人都心中对沈剑平几多畏惧,但是却也不能太过明显。

他强自镇定看向沈剑平,却是错开眼神,看着沈剑平前面的一段距离:“不知沈将军此话何意?”

沈剑平面无表情,周身铁凝,即便只是一眼,也让人倍感压力。

这短暂的沉默,让不少人都心中发颤,那个男人,更是不断的冒出冷汗。

过了一会儿,沈剑平才道:“你可知道,他们要我们交出的那个人,是什么身份?”

“这……”

那男人一下子语塞,脸色一下子涨红,眼神躲闪起来。

他当然知道。

这件事情,只怕帝都之中,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了。毕竟那时候事情闹得太大。

太上皇最开始下的那道旨意,以及那些在伽陵学院外面不停闹腾的人,都提到了那个人的名字。

所有人只怕都已经对那个名字如雷贯耳,他又如何不知?

只是不知为何,对上沈剑平,竟是莫名的觉得心虚,以至于结巴起来。

见此,沈剑平沉声道——

“他们要的那个人,是凤长悦!”

最后三个字,铿锵有力,像是石头落在地上,让不少人一颤,似乎能从这句话之中,体会到其中重量。

“他们没有任何证据的指责,并且让我们交出人,便是随便的一个人,我们也不会轻易妥协,何况那人是凤长悦!”

他看向那男人,忽然问道:“你可知道,凤长悦现在的身份?”

“我…。她…。”

那男人只感觉一块石头压在心上,喘不过起来,忍不住低下头去,转移视线。

“凤长悦——曾经代表奥斯帝国,参加三国交流大会,并且成为第一个拿到了灵力和炼药比赛的两项冠军!为帝国挣得了无上荣誉!而之前,更是力挽狂澜,誓死护卫伽陵学院!现在,更是已经成为了伽陵学院的第一百三十七位院长!这样的身份,在场的谁,胆敢将她那么随意的交出去顶罪!”

他忽然冷冷一笑:“十六岁的灵宗……那代表着什么,想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那是可以一人战万人的强大存在!即使是这一次战争,会死一些人,我在这里,也依然可以说,这是值得的!因为那个人——是凤长悦!”

殿上久久无声。

那男人也惊惧交加,其实之前,他也曾经听过一些,但是因为那一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混乱,很多消息都是传出来的,在那些人的口中,才不过十六岁的凤长悦,竟是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这当然是他们不太相信的。

再怎么样,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样的人存在呢?

想必这里面,有不少都是虚假的吧!

不止是他,连同帝国大臣之中,也有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他才会这般大胆的说话。

谁知,最先站出来反驳的居然就是最招惹不起的沈剑平!

他颤颤巍巍的朝着上方看了一眼,却是看到了这位新晋帝王深沉莫测的眼神!

沈剑平眼神从对面的那些人身上扫过,忽然冷嗤:“便是将你们都交出去,只怕对方都不一定会要!”

不少人脸上顿时涨红。想要反驳但是又不敢,而且沈剑平说的也的确在理,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羽千宴站起身,颀长的身影在光可鉴人的地面上,投射出一道清晰的影子。

“本王只要赢,明白吗?”

沈剑平当即跪下:“末将必定不负陛下嘱托!”

其他人也连忙跪下。

羽千宴却是已经转身。

“另外,伽陵学院,谁也不准动。”

说完,身影终于完全消失。

整个大殿都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然而最后的那话,却是在所有人心中回荡,惊起一身冷汗!

这一瞬间,无数人才想起来——陛下,也曾经是伽陵学院的学生!

沈剑平最先站起来,转身离开大殿。

见他离开,其他人才蹑手蹑脚的站起身,面色各异的离开。

沈剑平看了一眼伽陵学院的方向,眉间微蹙。

陛下这一举动,到底是…。

“将军,您怎么了?”

身后,修容满脸崇拜和好奇,却因为敬重不敢过于靠近。

“您今天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显然,这个年轻的小将,也依然因为沈剑平今天的行为激动不已。

沈剑平收回思绪:“走吧!这场战争,或许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修容闻言顿时生疑,但是沈剑平却是已经离开,只好立刻跟上,却也不敢怎么开口询问。

朝堂之上的事情,凤长悦等人自然是不知道。

她此时正忙着别的事情。

西泽将手中的灵宝检查了一遍,却定已经淬炼完毕,才从自己房间走了出去,下意识的看向了某个方向,眼中带着几分担忧。

那里,是原本苍离炼丹的房间,而现在,呆在里面的,自然是凤长悦。

她已经进去三天时间了。

从那一天事情结束,她便是一头扎进了炼丹房,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一待,就是整整三天三夜。

这三天,他时不时的会看向那里,却从不靠近,也不允许其他人靠近,生怕会给凤长悦造成干扰。

他猜到她肯定是在炼药,而且,肯定是一种极为难以炼制的丹药。

凤长悦的水平,他到底是知道几分的,普通炼药师炼丹或许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凤长悦却不会。

他虽然不懂炼丹,但是那时候天天呆在一起,偶尔看凤长悦炼丹,苍离从一开始的欢欣鼓舞,到后来的震惊呆愣,以及最后的麻木无感,他都看在眼里,自然也能猜到,凤长悦的水平肯定是非常好的。

一年时间不见,她必定变得更强了。

所以,他才会疑惑,凤长悦到底是在炼制什么等级的丹药,居然要花费这样长的时间。

“西泽!情况怎么样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西泽闻声,立刻转过身去,脸上露出笑容:“师父。”

来人正是五长老。

“还不知道怎么样,长悦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到底在忙着什么…。竟是这样的耗费心力…。原本她身上的伤还没好…。”

砰!

五长老忍不住一巴掌拍到西泽的后脑勺,而后一把将西泽手中的灵宝夺过去,无语道:“我是问你灵宝炼制的怎么样了!”

“哦哦,这个啊?这灵宝挺好的!我刚刚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您放心好了!”觉察到自己再次没有抓住重点,西泽有些羞愧,却也好奇,“我还以为师父你是问长悦的事情呢!”

说着,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五长老原本正将手中的灵宝仔细观看着,闻声,缓缓叹气,看向那方向,眼神有些复杂。

“你还不知道她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她不会的事情?炼丹,总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但是对她也不过是时间长短的区别罢了。”

何况,还有那位。

这一次伽陵学院损伤惨重,凤长悦更是首当其冲,当时第一个冲出来,前行战斗,的确是受了不少伤。那位现在指不定怎么心疼着呢。

也就是现在,凤长悦还没痊愈,一旦她完全恢复了,就真的是那些人的噩梦来了。

表面上看,那天来闹事的人都已经能杀的杀了,能抓的抓了,可是实际上,那些人大多是各个帮派势力的人,虽然帝国下令清理,但是怎么可能真的彻底将这些人和这些势力完全清除?

可是那个男人不一样。

五长老一想到那一双清冷尊贵,却又充斥着无上杀意的眼神,就忍不住心里一抖——

再等等,那些人真正的地狱,才真的要来了。

看到五长老这模样,西泽却是有些犹豫。

他虽然那也相信凤长悦,但是这个情况,还是有些奇怪。

她就算是炼制丹药,三天不出来,也的确是有些奇怪了啊……

而且,虽然后来凤长悦出现的时候,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只要一想到之前她那么突然的倒下,西泽心里就总是有些不安。

只能祈祷了。

“这两天,怎么没看到蒂亚?”

五长老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了一句。

平时那丫头就最是闹腾,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中,蒂亚的表现很是让他们吃惊,手段干脆利落,行事果决聪明,的确不愧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

那性子虽然还是咋咋呼呼,可是实际上却是粗中有细,实在是让众人吃了一惊。

本来打算等事情结束,奖励她一把上好的灵宝,却一直找不到人。

见到西泽,才想起这两人向来关系不错,才突然开口询问。

西泽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奇怪,吭哧了半天才道:“她这两天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没有出去过。”

“哦?”

这下,五长老是真的奇怪了。

“那丫头居然耐得住?”

他还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安静的呆在一个地方呢!

“嗯…。她这两天好像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一直呆在房间里。”

西泽有些艰难的说着,微微垂下头。

他要怎么说,蒂亚不知怎么搞的,居然将自己的嘴唇搞的肿的像是什么一样,实在是没有脸出来……

他其实也是无意间进去才看到的,当时也是震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就被蒂亚一道灵力轰了出来。

五长老点点头,没有深究。

当然,谁也不会知道,可怜的蒂亚小姐,居然会把自己的嘴唇搓肿了……

而正在此时,一道浓郁的药香,忽然扩散开来!

两人面色都是立刻一变——

“她成功了?!这样的药香,这样的动静……难道她在炼制六品丹药?”

五长老听到西泽的问话,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心中犹自震惊。

他虽然不懂炼药,但是因为和苍离关系匪浅,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了解也不算浅。

这药香浓郁清香,居然已经穿透了炼丹房传来!可见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而且…。他仰头看去,果然见到天空之上,乌云竟是在逐渐汇聚!

她这是、这是要炼制七品丹药啊!

她疯了吗!?

五长老心中一沉,而后立刻飞身而去!

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七品,只怕六品都困难!

她这么疯狂,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在炼丹房内,小白也是立刻闪身出现,震惊不已的看着正凝目炼丹的凤长悦:“主人!快停下来!”

七品丹药!这会要了她半条命的!

然而凤长悦却像是没有听见,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一团三色火焰,而在最中间的位置,正有一团色彩斑斓的能量,几乎已经成了一颗丹药的形状!

然而那股气息也越来越恐怖!小白几乎心都要跳出来!

“主人!停下!停下!”

凤长悦额头上的汗不断冒出,而后迅速蒸发。

一股甜腥的气息,忽然弥漫开来。

小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嘴角溢出的鲜血,顿时颓丧苍白的脸色,几乎声音都哑了。

“主、主人!”

凤长悦再度用力!所有精神力倾斜而出!

斑斓的火焰,顿时炫彩燃起!

而在那之中,却是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正是昏迷了的轩辕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