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22 再生之恩

周围的群狼低嚎一声,猛的扑上前,张着滴着口水的利齿便咬向灵德道人,刹那间,压抑的闷哼声从野狼群中传出,那声音似在强忍着巨疼,紧咬牙根却不呼喊一声。

痛!撕心裂肺的痛意袭遍全身,他清楚的知道那野狼锋利的狼牙咬入皮内时的感觉,那种巨痛让他原本虚弱的意识渐渐的弱了下来。

皮肉被撕扯出来,他听见野狼嚼肉的声音滋滋的传来,没有办法躲开,也无法逃离,只能硬生生的受着,他的身体被野狼拖行了几米,地上血肉模糊一片,他仰躺着,周围围满了那些口中沾着鲜血的野狼,他的意识渐渐的模糊,甚至,已经渐渐的感觉不到痛意。

然,此时他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那头顶上的明月,不知是否他的错觉,他看到似乎有一抹身影从那明月中而来,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由远及近。

只是最终他都没能撑到那抹身影的来到就陷入一片黑暗中……

当唐心一身白色衣裙翩然落地时,那撕扯着灵德道人的野狼浑身一颤,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尾巴却是垂了下来,它们低低的呜嚎一声,惊恐的看了看那抹缓步走近的白色身影,步步后退,直到最后皆惊嚎一声便往林中逃去。

看着那一身血肉模糊了无生息的老者,唐心轻叹一声,缓步走上前,随手一翻,一枚丹药便出现在她的手中,她将丹药塞入他的口中,继而站起,白色的衣袖一拂,一股淡淡的透着绿色莹光的光芒缓缓从她衣袖中洒落,落光芒落下的地方,那老者身上的伤口都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嗯……”

一声低低的闷哼声传出,原本了无生息的灵德道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这一幕,哪怕是在往后上千年的岁月里他也没能忘记。

只见,那一身白衣的女子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柔和的气息,那如同月光般的气息很是温和,很是让人舒服,就仿佛身上的伤也都不痛了一般。

她的容颜如同九天之上的玄女,清冷尊华而令人不敢直视,身上气息的涌动,白色墨发的轻拂,让她看起来不似真实存在,而像是虚无缥缈的上仙。

她的衣袖微微拂动着,点点透着绿色的莹光从她的衣袖中洒落在他的身上,丝丝暖意渗入身体,滋润着他全身的筋脉,修复着他身体里的创伤。

随着他身上外伤的恢复,内伤的渐愈,他的容颜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本苍老的面容渐渐的往年轻化的趋势转变着,皱着的脸皮也因此而消失,身体各方明显的变化让他整个人瞬间从六七十岁的老者成了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唐心衣袖一收,身体的气息瞬间恢复如常。

“这……这……”灵德道人震惊的看着自己发生变化的身体,可就在他要开口之际,忽觉得体内灵力汹涌窜起,直奔丹田之处:“这、这是要进阶了!”

他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震惊过后是狂喜,迅速的盘膝坐起调气引导灵力进阶。

而此时的唐心则退至一旁,轻跃上树倚着,静观着那盘膝而坐进阶之人。

天空中轰隆之声如同闷雷,哪怕现在是夜晚时分,仍能看到那上空中的云层汹涌翻滚着,风起云涌,大地震动!惊得各方强者纷纷到高处观望那天空中出现的异象。

不知过了多久,那漆黑的夜空突然打开一道口子,如同明月拨开云层一般,一股光芒从上斜洒而落,落在林中灵德道人的身上,刹那间,第一道天雷轰隆的一声响起,雷鸣之声的巨响,震得他所处的这片地面猛然一晃。

那跃坐在树上倚斜着的唐心看到那一幕,唇角微微勾起,眸中划过一抹笑意,暗忖:这灵德不愧是心怀天下慈悲之人,因他的慈悲之心,因他的心存善念,进入仙者品阶居然如此容易,就连天地都助他一把。

她的视线落在那股从夜空中洒下的光芒之处,这样的天地之力,也只有大慈大悲,大善之人才能令天相助,今日他得以新生,还得天地之力成功进阶仙者品阶,无需经历进阶时的天雷考验便能触及仙圣门槛,果真是天道酬善,这样的景象,已经是许久不曾见过了。

就在这时,紧接着又有两道天雷轰隆的一声击落灵德道人的身上,将他一身的筋脉瞬间扩展加强,他的实力一下从仙者跃至仙圣巅峰级别。

成功进阶的那一刹那,夜空中的云层如同被一双大手拨开,漆黑的夜色在那一刻变得如同昼日一般,半边天空出现的光芒令各方强者大为震惊。

只是,所有的人都不知这到底是何方强者进阶?但,这样的一幕不仅是惊动了各地的强者,更是惊动了那守护四个天角的守护者。

“这……这样的气息,难道是仙者诞生?不!不像,似乎不止仙者级别!难道、难道是仙圣?”北方的守护者震惊的看着夜空出现的异象,倒抽了一口冷气,当即命人速去查探。

“大陆有哪位强者临近进阶?竟弄出这样大的动静?这样的天地异象,此人必定是心怀天下慈悲之人!”西边的守护者站也喃喃的低语着,不多时,也招来人让人去查探到底是什么强者进阶。

相继的,那青岚老祖与另外的一位守护者也在看到异象后大惊,唤着人速去查探……

而在林中,盘膝而坐的灵德道人缓缓睁开眼睛,视线一下便落在那倚在树上的白衣女子身上,周围的风渐渐的歇下,可就在轻风渐停的时候,他却分明看得清楚,那被风轻拂而起的女子额前留海浮现着的一朵金色莲花!

“嘶!”

他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惊得难以言语,竟呆呆的坐着,目光震惊而不敢置信的望着那倚着树而坐的白衣女子。

哪怕仙者进阶为仙者,周围波动极大,却也没能伤及唐心一分,她姿态闲懒,举止透着慵懒,清眸半抬的睨了那盘膝而坐的灵德一眼。

“怎么?还不起来?”

几乎就在她声音落下的那一刻,灵德迅速的从地上站起,顾不得去看他眼下的变化,也顾不得去查看他体内的气息和现在的实力,他连忙上前两步,整了整身上破烂的衣袍,郑重而恭敬的双手相合,拱手弯腰朝唐心行礼。

“灵德拜见金莲圣主!叩谢圣主再生之恩!”

声音一落的同时,他合着的双手随着膝盖的弯曲跪下而往面面贴去,额头也随着抵在地面上,声音虽然强自压着震惊与激动,但那微微颤抖着的语音仍可听出他此时内心的震撼。

竟是金莲圣主!那传说中的那位强者,她、她竟从上界来到了下界,而且还出现救了他,他灵德何德何能?竟能得金莲圣主施恩相救?这、这真的恍如在梦中一般,那样的不真切,令人难以置信!

“起来吧!”

淡淡的声音透着慵懒传出,叩跪在地面上的灵德这才应了声是后从地上站起,只是,他却不敢直视她的面容,而是微低着头,举止恭敬而尊崇以着一个小辈的身份静立着。

“奕城的病疫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我这里一药方可治那病疫,你且拿去救治那些人吧!”拂手间,一个锦囊飞落灵德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锦囊,灵德道人压下心中的激动,微抬起头,目光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是落在她眉心的那朵金莲处,恭敬的道:“多谢圣主赐方。”收起锦囊,却有些欲言又止,想开口又不知如何开口。

那易成他的容颜的人是谁?这场病疫的背后又有什么阴谋?她出现在这里可会插手这件事?除掉那些为患的魔修?一个个的问题想要问出,可想到面前之人的身份,却又不敢放肆。

将他欲言又止的神色看在眼中,顾七淡不的勾唇,道:“你且按我说的去做便可,其他的事情,自有顾七等人去处理。”

“是。”听到这话,他当即恭敬的应了一声,心思微动,顾七?难道,金莲圣主是因她才会来到这下界?

“今天你能顺利进入仙圣品阶,与你心存慈悲有极大关系,天地相助你进阶,免去了你的天道考验,但愿你能将心中善念保存着,将来造福更多的百姓。”她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又道:“你如今已是仙圣品阶,待这事告一段路后,你便前往上界历炼吧!”

“是。”灵德道人再度应着,如今已经是仙圣的修为,这下界已经不再适合他停留了。

接下来,唐心又交待了一些事情给他,而后更是用传送阵亲自送了他一程,将他送到奕城地界。

“接下来,应该去看看那顾七了。”她轻喃着,唇角轻扬,白色的衣袖一拂,提气便往空中掠去……

而在另一边的顾七,此时正在树下火堆边休息着,旁边的葛天正在跟她说着先前天空出现的异象,她静静的听着,心下知道,定是有强者诞生在这片大陆上,若不是非同一般的强者也不会引得天地出现异象。

正想着,便听一阵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趴在她怀里的赤虎骤然眯起眼睛抬起头来朝身后的林中看去,而同时,旁边的葛天也同时警惕的站了起来,护在顾七的身边。

“姑娘,有人。”他盯着那黑漆漆的林中,听见奔跑的声音传来,当一阵风拂过时,还隐隐的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顾七也站了起来,怀里抱着赤虎敛着眼眸,她看不见,白天黑夜于她都是一样的,现在她凭的是神识,凭的是耳力。

“救、救命……”

一声细弱的求救声传来,从那从林中跑出来的人一个步伐不稳摔了下去,伸高一只手求救着,也在这时,葛天身影一闪已经来到那人的身边,手中的剑已经架到那人的脖子上。

“你是什么人!”

低喝声响起,警惕的盯着他时,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们就听见后方传来的动静,听到那动静,葛天眉头一拧的看向顾七:“姑娘,这里有危险,我们得马上走!”说着,见那浑身是血的人了没什么威胁,便收回手中的剑大步走向顾七。

然而此时的顾七却是在听到那细弱的求救声后微挑了下眉头,她站着没有动,只是以神识跟地虎交流一下后,趴在她怀里的赤虎便跃了下去,迅速来到那人的身边一看。

“主人,真的是那个修士。”赤虎以着神识跟顾七说着。

其实早在那人求救的声音说出时,顾七就听那声音有几分耳熟,那声音不就是那个给她安排客栈的修士吗?他们不是回去复命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听那有力气无力的声音似乎还伤得不轻。

闻言,顾七这才迈着脚步走上前去,她虽冷情,却不冷血,这人帮过她,现在让她碰到了,虽说她眼睛看不见,但身边不是还有个葛天和赤虎么?

见她上前,葛天怔了一下,问:“姑娘认识这男的?”她明明眼睛看不见,而且看她也不是喜欢管闲事之人,怎么就往那受伤的人走去了?

顾七点了点头,已经在赤虎的带引下来到那人身边,伸出手摸卫下,碰到一手的血时微顿。

“是、是你?”那受了重伤的修士此时也终于看清是顾七了,震惊大于惊喜,因为他可是知道她的眼睛看不见的,当下便道:“你们快走!他们就快追上来了!”他没想到遇到的人竟会是她,他本是看到这边有火光才往这边逃来,想着,能在这外面露宿的再怎么也是有自保之力的修士,若知是这个眼睛看不见的女子,他一定不会往这边来连累她的。

“走不了了。”

葛天的脸色冷了几分,看着那几个瞬息间便将他们包围在中间的那一拨人,脸色浮现了凝重。对方的人那么多,而且一身杀气凛冽,看样子是训练有度的杀手,他护着一人尚可,可若还要护着一个受了重伤的杀出重围,只怕……就难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