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九章 冥王vs九幽vs冷殇

“……我没有怕。”

王紫表情微僵,说什么怕啊?她什么时候怕过?不过见冥王认真的样子,王紫微微移开视线,冥王那好像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维护她的模样让她微微不自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很感动。

“乖。”

而冥王接下来轻轻的一个字却足以重重的把王紫钉在原地,这样纵容的字眼她在九幽口中听过,但九幽的宠溺她早已习惯了,可是从冥王口中说出来,她真的会怀疑这话是对她说的吗?这又是冥王说的话吗?

王紫僵硬的转头去看冥王,却见冥王说完之后又闭上了眼睛,刚才的话他说的自然,却不知道让王紫心里不平静的厉害。

“……你什么时候走?”

好半晌之后,冥王安静的好像睡着一样,王紫知道他没睡,只是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便问道,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难道梼杌都没有发现是陷阱吗?邪彤能撑多久?

“你想让我走?”

冥王反问道,虽然语气仍然是淡淡的,但总给王紫怪异的感觉,在她的印象中,冥王说话好像都不带着感情和情绪的,但是今天他说的每句话都很值得推敲,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像是他说出来的。

“那倒不是,邪彤还在外面,天亮了你一定得走吧,总不能也待在这里吧。”王紫暗暗告诉自己可能是她不了解冥王,然后解释道。

“那就天亮再走。”冥王说道,那口气像是在说就这么定了,也没理会王紫提到的邪彤,似乎在他那邪彤一点都不重要。

“唔。”王紫只好点头,又没了话,对于冥王这种想怎么做就这么做的态度表示她必须习惯,我行我素是强者的特权。

“你也睡会儿。”冥王却忽然说道,还有三四个时辰才天亮,冥王是真的淡定,一点都没有在别人地盘的自觉。

“不,不想睡。”王紫立刻摇头,来这里十天她几乎都躺在床上,现在重获自由必然不会再躺下受罪。

似乎是王紫拒绝的太快了,冥王睁开眼睛看了看王紫,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有浅浅的疑惑,见王紫几乎要摇头摆手了,似乎对他的提议很是抗拒,两秒钟之后,冥王翻身坐起,只看着王紫,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你可以接着睡啊。”王紫疑惑的看着忽然起来的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瞳孔就那么看着她,让她猜不到他想什么,那感觉怪怪的。

“你不知道反向封印吗?”冥王确实问道。

“反向封印?那是什么?”王紫疑惑。

“就是倒置的封印,在无法破除封印的时候,按照封印的类别反向拆解,用的是心法和神识。”冥王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封印吗?你的意思是说只要知道封印的类别,即便是经脉被封印,也是可以自己解开的?”

王紫一愣,继而有些惊喜的问道,她为什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封印?也就是说,如果她知道反向封印,之前被冷殇制住她就完全可以自己解开?

“嗯。”冥王点头,墨绿色的瞳孔微微波动,看着王紫一瞬间灿若星辰的墨眸。

“每个人封印都有自己不同的手法,但是大体也跳不出那么几个类别,只要小心一些,用在封印之下用神识绘制反向的封印似乎并不难,但是……心法是什么?”

王紫的思维迅速的运转起来,经过冥王的点播之后很快就找到了思路,王紫于阵法和封印打的交道最多,在别人眼中无迹可寻的封印在她这里却一清二楚,所以用神识构建反向封印对她来说并不难,如此一来,心法才是最关键的了,王紫不由得看向冥王,眼神带着些期待,等着冥王告诉她。

根本没有去询问冥王是不是会教她,王紫理所当然的等着,似乎潜意识里便觉得只要是冥王口中说出来的,就一定是真的,而且冥王也一定不会回绝她的问题一样。

果然,冥王只手中掐了一个诀,带着黑色的能量,指向王紫的眉心,几秒钟之后收回了手,王紫当下闭上眼睛去记那心法,半晌之后睁开了眼睛。

“你封印我的经脉,我试试看能不能解开。”

王紫说道,迫切的想要试试这个新技能,冥王点头,两指在王紫身上轻点,却是模仿了冷殇的封印,王紫闭着眼睛,用仅有的神识在封印之下勾勒反向的封印,过程很小心,却也很顺利,配合着心法,半晌之后,经脉中的封印真的除去了!王紫动了动身体,对这个反向封印很是满意。

“你怎么不用你的封印?”

高兴的情绪渐渐平复之后,王紫抬头问冥王,其实她好奇的有很多,冥王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反向封印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但这也不是她孤陋寡闻,而是冥王知道的远远比她要多,这让王紫不由得想挖掘,冥王是不是还有其他很多她所不知道的东西。

“我的封印你解不了。”冥王说道,虽然说的是实话,可是在王紫刚刚学会了反向封印之后告诉她这样残酷的现实,不觉得会打击到她吗?

“唔……也许我以后可以呢。”王紫说道,心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什么东西都不是绝对的,看来反向封印也会受到某些条件的限制,倒是不强求,会一样总比不知道强。

“那就以后再试。”冥王却是说道。

“说到封印,你知道时空封印术吗?”

王紫却忽然想到巫族的封印,现在想来冥王对影族和巫族的恩怨一定也很清楚,当初六界围攻巫族的时候,幽冥地狱保持它一贯的风格,未曾参与争夺,也不站在任何一方,说不上是冷眼旁观,但一定是了解事情始末的,这么一想,王紫忽然觉得有很多问题想问了。

“巫族的禁术,这世上知道的人只有巫族,但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封印了,但说不定有一天你会知道。”冥王重新躺下,在王紫一开口就好像知道她要问什么了,接着又道:“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巫。”

“……”

王紫看着冥王,两句话就把她问了的、还没问的都回答了,他果然是知道巫族和影族的恩怨的,只是巫族的时空封印术他也解不了,却给了她希望,有一天也许她能做到。

她怎么没有想到?她一直在想这个世上哪里能找到解开时空封印术的办法,但是一搬出巫族的禁术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堵死了,却独独忽略了,她现在是战巫,若是还有谁能解开巫族的禁术,也好像只有她了啊。

“那影族呢?你不担心如果六界毁灭的话,幽冥地狱也会受到波及吗?”王紫接着问道,不过这话问出口之后她就有点后悔了,她都不曾想过什么六界安危,冥王就更不可能了。

“六界要乱是迟早的事,影族不可能善罢甘休,巫族也不会永远被封印在历史当中,六界本来就像一个浑身是病的人,不拔除病根怎么都会死,影族只是其中一个病因。”

冥王平稳的声音响起,像是洞悉一切的智者,永远都是从容不迫,王紫忽然就想,这个世上一定没有能让冥王大惊失色的事情了,不过不知是不是被冥王这样淡然的态度影响到,王紫也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

她将太多的焦点放在影族之上,却忽略了六界自形成依赖已逾几十亿年,这过程中的变数定然时刻都在发生,就像冥王所说,如今的六界像是一个浑身到处是病的人,小病不治拖到现在,随便哪一个病变都会是致命的,而现在率先病变的显然是影族了。

“你只顾做你想做的,就算捅破了天,也还有我在。”

冥王忽然把手放在了王紫的头顶,轻轻的揉了揉,墨绿色的眼睛看着王紫,似乎在传递他的认真,王紫本来盘膝坐在床上,手撑着膝盖上支着头,现在却忽然定住了,因为冥王的话,还有他略显违和的动作,又一次让她震惊的无法回应!

王紫不解的看着冥王,很想问问他今晚怎么了,虽然在他说出这样的话时王紫的心跳有些莫名的加快,冥王就好像给了她一个永远不会输的承诺,不管她做了什么,就算到最后什么都没做成,他都会给她一个完整的世界一样。

头顶上轻微的触感有些莫名的熟悉,就好像九幽经常做的动作,而在她下意识想产生依赖的时候,蓦然发现眼前的人不是九幽,他是冥王。

“你……”

王紫有些复杂的看着冥王,她其实很想问冥王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好的根本没有理由,可刚刚说出一个字,左边的锁骨上忽然一阵灼热,思有所感的,王紫猛的转头,却见一身剪裁合体的西服,身形修长的九幽忽然出现在了房间内!

九幽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坐着的王紫,红眸划过放心,却很快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男子,一袭玄色的锦袍,慵懒的躺着,气息淡淡,此时正自然但收回了手,看起来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他和小公主之间的气氛还算不错。

冥王微微侧头,看向九幽,这算是他俩第一次见面,比想象中的要快了许多……

九幽暗红色眼眸神秘而高贵,冥王墨绿色的瞳孔淡漠却摄人,分署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同样都是黑暗世界的主宰,彼此不曾有过交集,却因为王紫而正式见面。

“小公主,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在危险的时候想到我?”

九幽嘴角微勾,短暂的打量后移开了视线,长腿一迈,走到床边捞起王紫,自己坐下然后把王紫放在腿上,语气有些重,十几天没有消息,他在担心的四处找人,她却在这地方跟这个男人相处的融洽,九幽抱着王紫,却在冥王看不到的角度把手伸进了王紫的衣领,摸索着王紫锁骨处的十字架。

“不是,我之前被冷殇封印了经脉的,是冥王刚才才帮我解开的,我想西诀会告诉你们的啊……”王紫一僵,刚才还在为九幽的出现而高兴,很快就意识到九幽有些生气了,很快又认错的说道:“九幽你别生气……”

不管有没有错都要先认错,九幽的情绪很好分辨,他生气那就是真的生气,一定是她让九幽不高兴了,想到今天晚上解开封印后竟然也没有第一时间跟他们保平安,顿时也觉得自己错了。

“封印了经脉跟我的力量有关系吗?就算你动一动让我知道你在那里也好过我没有方向的找啊。”

九幽直接忽略了王紫口中的冥王,但仔细注意的话九幽在王紫说到冥王的时候眉心微微皱起,语气更加生硬,而冥王就淡淡的看着九幽和王紫,那双墨绿色的瞳孔里风平浪静,轻轻的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墨绿色戒指。

“我不会用……”王紫这才意识到九幽指的是什么,九幽修长的手指一直在她的锁骨处摩挲,那个十字架封印的是九幽的力量,可是她似乎不会用啊……

“当然,你都没想过去用怎么会用?”

九幽说道,语气几乎带着冷意了,只要王紫的意识触碰这个封印就会知道该怎么用,可王紫从来没有想过,以前他不在意,但是在担心了十几天之后找到王紫,看到的却是王紫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强者,而且两人绝对不是刚刚认识的,若他就是冥王、那两人的确认识好久了呢。

“我只是更想唔……九幽!”察觉到九幽更生气了,王紫正想解释却忍不住呻吟一声,九幽的手顺着一动,顺着往下摸去,王紫咬着唇,惊讶的看着九幽,身体往前,想挡住一点两人之间的空隙,她背后躺着的就是冥王,却正好送进了九幽的手里。

“更想什么?”九幽勾了勾唇角,不忘她刚才说的话,似乎是王紫紧张受惊的样子让他刚才的怒气消散了些。

“我只是更想把你的东西珍藏起来……”王紫松开牙关,下唇被她自己咬的有些泛白,手抓着九幽的手想把他拽出来。

“……傻瓜,这个不能珍藏,该用的时候要用,不然我会很担心。”

九幽一顿,顺了王紫的意抽出了手,但是对王紫的回答实在无奈,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根本怪不起来,明明是她不长记性,害他担心之后每次都狠不下心来跟她生气,就这么惯着她,活该他担惊受怕……

“我知道了,下次就用。”王紫咽了咽口水,是紧张的,终于松了口气后立马保证。

“呵,如果下次记不住,就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了。”九幽哼笑一声说道。

“唔……穷奇他们呢?”王紫点头,九幽怎么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王紫靠着九幽,余光却看了看冥王,刚才他应该是没看到的吧,至于下次再犯九幽会怎么对她她不敢想了,赶紧转移了话题。

“应该快到了。”九幽弯唇轻笑,知道王紫是在转移话题,但也配合着说道。

“他们遇到冷殇的人了吗?”

王紫顿时看了看冥王,又问九幽,她还记得冥王说冷殇另有所图,而且该是大事才对,她在等九幽几人,那冷殇也是等他们了?就是不知道双方有没有遇到。

“还没有,但你不打算走吗?”九幽道。

“现在还不能走……”王紫却道。

“为什么?”不出意外的,九幽挑眉问道,转眸看了看从始至终并未发言的冥王,似乎猜到跟此人有关系。

“因为、因为……”王紫其实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九幽说冥王让她先别走,但是直觉上她不能说,九幽一定不喜欢听,正在她犹豫的时候,房间内气息微微波动,一阵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现出身形的冷殇,浑身带着冰冷的气场。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了。”冷殇淡漠的声音响起,就连说话都好像带着冰渣,无处不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