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39 暗涌

“为何现在还未查到。”严安眯着眼睛,气的手指都在微微发着抖,“朝中能做得到这些事的人屈指可数,你们便盯着这几人,我倒要看看,谁有这本事,在我背后使手段。”

“是!”严安面前站着的人,穿着一身寻常的直缀,可眉宇见间的杀气,却非一朝一夕能历练而得的,他腰背挺直双双炯炯有神,“老大人,这件事属下另有想法!”

严安抬头望着他,颔首道:“说!”

“这几日,我们分成几拨人,跟着夏堰等南直隶的官员,甚至于郭衍我们也派人随着,可这些人都没有形迹可疑之处,所以,属下以为,这件事说不定不是他们所为,若不然他们不可能一点迹象都没有。”

严安就拧了拧眉头,问道:“你的意思是……”他说着顿了顿,“此事乃出自宫中?”

“不排除这种可能。老大人一向得圣宠,权势朝中无人能比,宫中两位想要拉拢您,是早就透露过的,可阁老您从来都只忠心圣上,她们若是着急,想要让您挪出个这个位子,也不是没有可能。”既然成了不盟友,那是敌人,尤其现在两宫陷入僵局,急需打破这个局面。

严安沉思了一刻,摇了摇头,道:“此事我看不然。”宫中两位虽对他虎视眈眈,可她们在没有万全把握将自己人推进内阁的情况下,动他只会给自己找麻烦,给敌人增加机会,可尽管如此想,他还是道,“宫中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办,你按原计划行事,鲁直家中你做个安排,切不可让他们再搜出什么东西来!”又道,“前夜的事情处理妥当了?”

“妥当了。”那人说着说着一顿又道,“他们什么都不会查到。不过有件事属下觉得有些奇怪……”严安望着他,示意他接着说,他就道,“东升客栈的暗中护着的人属下没有查到,但是宋夫人身边那两个护卫却是很奇怪,他们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来路奇特,那女子乃是孤儿出身,早年在外流浪,后来被宋大人相救,一直追随宋大人左右,属下奇怪的是,她的身手是谁教她的,宋大人不过一介文官,他为何带着这么多身手高强的人在身边!”

这件事严安也很意外,他想到了宋弈始终笑盈盈让人猜不透的脸,可是宋弈没有能力做到这些事,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即便有一日他严怀中不行了,也轮不到他宋弈,一个毛头小子不熬个三五十年就想飞黄腾达,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所以,宋弈现在就算要做,也该汲汲营营的服侍圣上,打通人脉。动他的势力,岂不是以卵击石,且毫无益处。

“那就派人盯着他。”严安虽不相信宋弈能办到此事,但不管什么人都不能只看表面,“但凡他有可疑之处,便速来报我!”

“是!”他抱拳领命,“属下告退!”就出了门。

严安端坐在书案之后,冥思苦想,始终猜不到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推动这一桩桩事情,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来者不善是定然的……鲁直只是他们的开端,他们的矛头根本就是他。

还有那本私帐,他必须想出对策来,一旦落到郭衍手中他必然要呈去西苑……

想到这里他坐不住,起身喊了常随,沉声道:“拿我的名帖去将陶然之请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常随应是,拿了严安的名帖去了西苑,戍时正陶然之匆匆而来,一见面他咕咚咕咚的喝着茶和严安抱怨道:“老大人,张茂省的事情您不能坐视不管哪,此人不除,贫道在圣上面前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你的事我心里有数,张茂省先由着他去,他们在自寻死路,好景不长。”严安指了指对面的位子示意陶然之坐,道,“鲁直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陶然之点点头,蹙眉道:“老大人,这鲁直实在太经不得事情了,才不过几日就扛不住,自动招了。”话落,想起什么似的,惊讶的道,“这件事,会不会牵扯到您身上。”

“这点事他们还没本事动我。”严安冷笑道,“一本私帐就想将我拉下来,那我这几十年岂不是白活了。”引起他注意的是背后的推手,这个人不可小觑,他若不揪出来除掉,就后患无穷。

“那倒是。”陶然之赞同的点着头,拍马道,“老大人的圣宠在朝中无人能及,此等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不值得一提,不值一提!”

陶然之就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严安其实很不喜欢他,可是不喜欢归不喜欢,利益又归利益,他现在能用得上那便用用,等哪一日用不上了,还有会第二个,第三个陶然之,所以他敷衍的颔首,道:“但也不可小视,今夜请你来,便是为了此事。”

陶然之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是一片赤诚:“可有贫道出力之处?若是有,老大人尽管吩咐!”

“吩咐不敢。”严安回道,“圣上这些日子是不是见了好几位能工巧匠?”

陶然之点了点头,严安又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内库空虚,圣上手中没有银子,便是来再多能人异士也无济于事,此事你不凡和圣上一提,让朝中封爵的各府每人以募捐的方式出资,此乃国之大事,那些勋贵由朝中养了多年,家资不菲。此事你但凡说出来,圣上必定会欣然应允,到时候你不但能针对济宁侯,针对蔡彰,更能在圣上面前增谋士之力,此乃百利无害。”

陶然之沉默了一刻,语气莫测的问道:“老大人的意思贫道明白,只是……只是这话若贸贸然提起,会不会略显唐突了些?”他实际想说,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因为严安是无利不起早,他既然说出来,最大的受益人就必定是他。

“明日中秋,圣上必定要回皇宫用膳,此话你便在宫宴上提!”严安笑眯眯的道,“你不必担忧,届时会有人附和你的提议!”

陶然之没有说话,端了茶低头慢慢啜着,心里却在飞快的转,忽然恍然大悟过来……严怀中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鲁直受审将要定罪,抄家砍头恐怕是难逃了,可是他却是听说,郭衍从鲁直家中搜了本私账出来,他没有见过那本账,但是却可以肯定,上头严怀中的大名必在其中。

严怀中虽有信心圣上不会为了这点事降职罚他,可父子之间都会因摩擦矛盾反目成仇,何况君臣,事情一件一件的积累,总有一日圣上会对他生出厌恶之心,到时候他没有皇权的庇佑,严怀中可就不是现在的真老虎了!

所以,他不得不想个法子应对……更重要的是,他恐怕还要找出幕后之人,这个人是谁很重要,不除去那就宛若头悬利剑,严怀中怎么能安心。

宫中二位,恐怕就是他首先怀疑的对象。

严怀中让他在宫宴中提出让勋贵公爵之家捐资,这样就可以试探出太后和皇后对此事的态度……要知道,两宫可都是出身勋贵,动了她们的利益,她们自然不会任人鱼肉而不自保。

这样一来,严怀中就能从中知道,鲁直案幕后之人,是不是太后或是皇后。

不但如此,若此事最后能成,严怀中还能借此警告太后和皇后一番!

此乃一举多得!

可是陶然之依旧在心里大骂了一通严怀中,真是个奸诈小人,你想点子出主意,你自己怎么不去做,竟让我出个头,我再想打压张茂省,可也用不着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

要知道,他一旦提出这个事儿,就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就成了太后,皇后,以及那些勋贵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还有好日子过?!

“老大人不愧是老大人。”陶然之满脸的笑容,“这招用的极妙!”他堆着满脸的笑容,就是不说好!

严安冷眼看他,冷笑了笑:“是啊,你在圣上跟前六年,可花了不少银子,现在若能给圣上挣些回来,可不是大好事!”

“这……”陶然之脸色一变,端着茶的手就抖了抖,再笑不出来,扯着嘴角道,“是,是,老大人所言甚是,贫道回去琢磨一番,明日这话该如何说!”

严安露出满意之色,颔首道:“陶真人口才了得,定然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陶然之暗暗啐了一口。

中秋封印,幼清一早梳洗穿戴好,和宋弈坐车往井儿胡同去,在路上她想起赵芫嘱咐她的事,和宋弈问道:“那天来的那位廖大人,为人如何?”

“怎么?”宋弈放了茶盅,兴味的看着她,“你这是打算做媒?”

怎么什么事都瞒不住他,幼清尴尬的笑着道:“我和大嫂都有点这个想法,不过却不知道为人如何,所以想问问你。”

“为人不错,虽有些小脾气,但也无伤大雅!”宋弈中肯的道,“不过,你若给二姨姐做这个媒,此事恐怕还要从长计议。”他将廖家的事情和幼清说了一些,幼清听的惊讶不已,道,“他们家还有这样的规矩。”廖氏族人只和商人结亲,她真的头一回听说,别人不都是通过联姻来壮大势力,好能在生意上助上一臂之力,他们倒好,竟索性一点不沾,干干净净的做生意。

这让幼清很意外,却对廖家的印象格外的好,一个家族能坚持上百年的陈规不变,始终如一,那不是保守,反而恰恰显示出他们的诚信和可贵。

“怎么了?”宋弈见幼清眼睛发亮,不由好笑的拧了拧她的鼻子,“像是猫见了老鼠似的。”

幼清掩面笑着,道:“我不过想想,这事儿还要姑父和姑母决定,再说,廖氏愿意不愿意和我们家结亲还不确定呢,怎么就猫见老鼠了。”宋弈轻笑,挨着她挑眉道,“那我们家的小猫需不需我帮忙?廖太太过了中秋便来京城,我们夫妻一起做回冰人?”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昂头望着宋弈道:“你那么多事情,有这个空吗?”又道,“这事儿我们提一提就算了,二姐可不比别人,将来她要是过的不好,指不定就收拾了包袱住我们家去了,让我们对她负责!”

两人笑着说着薛思琪和廖杰的事情,一路到了薛府,薛思琴和祝士林早早到了,见着宋弈和幼清回来,赵芫笑着道:“你们再不回来,娘就要让人去接你们了。”

幼清笑着挽了方氏的胳膊,问道:“您和姑父最近过的好不好,我怎么瞧着您瘦了一些。”

“瘦了好。”方氏高兴的揽着幼清,仔细打量她的面色,见她过的不错,心里放了下来,这边薛思琴道,“是豪哥闹的,娘好几日都没有歇好,还累的父亲去睡书房了。”

方氏满脸的喜色:“陪着我们豪哥,便是累点我也高兴。”

“听见没有。”薛思琪推了推赵芫,又朝薛霭挤眉弄眼的,“娘这是想孙子了。”

赵芫嘻嘻笑着,薛霭却是满脸通红,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幼清失笑。

“大老爷和三老爷来了。”陆妈妈笑着打起帘子,随即薛镇扬和薛镇弘进了门,大家皆是起身行礼,薛镇扬笑着和宋弈以及祝士林微微颔首,与薛镇弘在左右位坐下来,薛镇扬和宋弈道,“你们刚到?”

宋弈点点头:“是!”

薛镇扬很高兴,明天鲁直的罪名就能定下来,这是他进大理寺办的第一件案件,能如此顺利的落案,他怎么能不高兴!

最重要的,此事还牵涉到严安,明日一早便会有人开始上疏弹劾……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严安的好日子也不远了。

赵芫朝幼清打了个眼色,拉着她偷偷出了宴席室,两个人在外面站着,赵芫压着声音问道:“我和你大哥说了,他说廖杰口碑不错,为人也很慷慨仗义,且又聪明,诗文都是一等一的,他说,我这个想法可以和父母亲说一说,若有此番意思,他可以再仔细打听留意一番。”又道,“宋大人你问了吗,他怎么说。”

“和大哥的意思差不多。”幼清笑着道,“这事我们在这里商议没有用,你找机会和姑母说吧,还有二姐那边,她的婚事她肯定是要过问做主的,若她不同意我们就是再起兴也没有用的。”

赵芫高兴不已,笑着道:“我看*不离十,我们昨天回来的时候,还听她提了句廖杰。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不就是从注意他开始的吗,这事儿我看能成!”说着顿了顿,想了想道,“至于廖杰那边我到是不担心,我们琪儿又不差,他们没有道理为了那些个陈年旧规,错过这么好的儿媳妇!”

幼清掩面而笑,赵芫又道:“我娘近日也在给我哥寻亲事呢,高不成低不就的,她可是头疼的很,所以我说,廖家肯定不会拒绝的。”

幼清也觉得有道理,赵芫就兴奋的拉着她进去:“今天我们就和娘说这个事儿。”

一家人在家中热热闹闹的说着话,中午吃了午饭,宋弈陪着薛镇扬和薛镇弘饮着酒,赵芫将薛思琪支走,就请方氏还有薛思琴去了暖阁,关了门她将廖杰的事情告诉了方氏,方氏听着却没有赵芫这么兴奋,犹豫的道:“自古官商不分,廖氏却分的这么清,定然有他们的道理和原因,我们即便打破这个陈规,那琪儿嫁过去也会廖氏的那些妯娌格格不入,到时候岂不是又生是非。”

方氏一盆冷水泼下来,赵芫顿时愣住。

方氏说的没错,廖家一家子里里外外都是生意人,娶的媳妇也是商人家的女儿,到时候难免比较。以薛思琪的个性,没有矛盾也就罢了,一旦有了矛盾,那还有安稳日子过?!

“这……”赵芫尴尬的道,“我们还真没有往这事儿上。”

方氏笑了笑,道:“你们年纪轻,能想到这么多已经不容易。”又道,“不过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位廖大人不错,找机会我和老爷说一说,看他是个什么意思,若是琪儿成亲后能住在京城,不回保定定居,这门亲事也不是不能想的。”

赵芫点着头,朝幼清挤着眼睛。

晚上回家幼清将方氏的话和宋弈说了,宋弈笑道:“那就给廖杰透个音,试探一下他的意思。”说着,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宋弈却想到方才听来的消息,陶然之在宫宴上提到募捐之事,忍不住轻轻笑了笑。

严怀中果然老奸巨猾,这样的法子也能用得上,就是不知道,两宫的反应,能不能令他满意!

第二日,鲁直的案子定夺下来,抄家,秋后斩首!郭衍定案后直奔西苑,将鲁直的私帐呈上,圣上翻了几页一眼就看到了严安的名字,便放了一边和郭衍道:“此账留在朕这边,朕仔细看看。”

郭衍早有预料,垂头应是退了出去。

圣上看了眼账册起身出了门,钱宁随身伺候,暗暗心惊,看来大家还是低估了严安在圣上心目中的重要性,这么大的事情,圣上随意扫了一眼就一副不打算再提的样子了,可见这事儿有的人是白忙活了。

可等到中午,行人司和通政司将各处弹劾的奏章纷纷送入西苑时,圣上望着堆积如山的奏章忍不住拧了眉头,他烦躁的翻了几本丢在一边,又捡了一些匆匆一览,顿时拍着桌子对钱宁吼道:“把严怀中给朕找来!”

钱宁骇了一跳,忙出去吩咐人去找严安来,不过半刻严安便垂着头进了门,圣上望着他,见将一桌的奏疏拂在地上,又将私帐丢在他身上,喝问道:“你给朕解释解释,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严安白着脸,捡了本河南道御史弹劾的奏疏翻开看了一遍,里面句句犀利,例举了数百条他十恶不赦的罪证,他又捡了账册在手中看了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圣上,老臣冤枉啊!”

“冤枉!”圣上冷笑道,“一个人冤枉你也就罢了,何以这么多人都来冤枉你,你严安是家财万贯被他们惦记,还是屯着美妾良妻被他们妒忌,你和朕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冤枉你。”

“老臣不知,但老臣对圣上,对朝廷忠心耿耿,此心日月可鉴哪。”严安竟是嚎啕大哭起来,抱着圣上的腿,“老臣没有万贯家财给他们惦记,更没有美妾良妻,他们妒忌的不过是臣的圣眷,妒忌的是圣上对臣的一片关爱之心。还求圣上明鉴!”

“那你和朕说说,这账是怎么回事。”圣上低头看他,“本来朕还不打算问,现在既然说起来,你就来告诉朕,这上面记得账是不是真的?一百万两,朕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有钱,朕和你们比起来,那可真是穷的叮当响。”

严安早就想过了说辞,立刻就道:“不瞒您说,臣也想这一百万两。”他说的真情实意,“可臣活了这么把岁数,莫说一百万两,便是那十万两臣也不曾摸过见过,不过……臣不敢瞒骗圣上,臣确实拿过鲁直的银子。”

圣上眼睛眯了眯,问道:“拿了多少?”

“一共三次,统共八千两!”严安老泪纵横追悔莫及,“那八千两臣还不敢动,一直藏在枕头里,圣上若不信现在就派人去老臣家中搜,那八千两的银票还叠的整整齐齐,从未动过!”

圣上哼了一声,就真的喊钱宁进来:“派两个人去严府将严怀中的枕头抱过来!”

钱宁一愣,看了眼跪在地上哭诉的严安点头应是。

“朕派人去搜,要是搜不到你就给朕等着。”圣上抖开严安,指着他道,“朕非把你皮扒了,像先帝那样制成皮草堂,让你真正千古流芳!”

严安抹着眼泪:“圣上,莫说您只查老臣的枕头,便是搜老臣的家也是应该的,老臣吃皇粮拿俸禄,圣上就是要剜了老臣的心去吃,老臣也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朕要你的心作甚,你当朕是那吃人的妖狐不成。”圣上气消了三分,“朕要不是念在你对朕忠心耿耿,早将千刀万剐了。”

严安感激涕零抹着眼泪点着头。

钱宁抱着枕头回来,圣上亲自接过,就见这枕头外头裹着的布旧旧的,一看就知道用了很多年,他面上嫌弃的指着枕头对严安道:“你倒是会装穷。”心里却是很满意,别人和他装穷,都是在衣裳上打补丁,整日里在他跟前晃,巴不得让天下人知道,自己清廉,可严安从来不会如此,衣着得体,有着一个重臣该有的风仪,他还以为他过的不错,却没有想到,他家中却是这么穷,连个枕头都换不起!

圣上让钱宁拆了枕头,果然就在里头看到个牛皮信封,那信封一股头油味儿,钱宁拆的直皱眉头,抖开里头的三张纸,果然见着上头盖着银号的印章,一张五千两,一张两千两,一张一千两,总共八千两!

“谅你也没有胆子收人一百万两。”圣上将枕头丢给严安,“这银票你也别要了,明日拿出来给弹劾你的人看看,若不然你这百万两的黑锅是背定了。”

严安抱着枕头应着是,圣上又和钱宁道:“去拿个新枕头给严怀中,别叫别人知道了,朕的次辅还用这种东西睡觉,太丢朕的脸面了!”

可真是有本事,钱宁暗暗对严安竖大拇指,若说这朝中谁最了解圣上,恐怕非严怀中莫属了。

严安也暗暗松了口气,抱着新赏赐的枕头大摇大摆的回了家!

顿时,严怀中用八千两换了条命外家一个枕头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满朝哗然之际,大家却更看清了一个事实,想要扳倒严怀中小打小闹是不成了,不来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圣上断断是舍不得杀他!

严安回到家中,将枕头丢给儿子,自己坐在书房中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洪先生笑盈盈的进来,朝严格老拱了拱手:“恭喜老大人化危为安!”

“坐!”严安指了指椅子,笑着道,“这些宵小之辈,以为用这点雕虫小技就能能扳倒老夫,呵呵……老夫若连这点自保的本事都没有,岂能有今天!”话落又道,“老夫这么多年,唯一的挫败,就是没有让夏老贼致仕,此事乃老夫心头之恨。”

“夏阁老坚持不了多少日子。”洪先生道,“更何况,他也只能占着首辅的位置罢了,在实权之上,夏阁老远远不如老大人您哪。”

严格老笑笑,端茶喝着,洪先生就问道:“那些弹劾的奏疏,您要怎么处理?”

“倒是好事,也叫老夫知道了,朝中哪些人该留哪些人该清一清了,等开年吏部考核,岂不是事倍功半!”严安胸有成竹,又道,“借力打力,老夫要叫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老大人英明。”洪先生满脸笑容,东家能得圣宠如此,他这个做幕僚的自然高兴,“昨夜陶真人的提议,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两处的反应可圈可点,疑点重重,您看,这事儿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各家勋贵捐资?到时候,老大人和陶真人,很有可能成了那些人的箭靶,流言诋毁只怕少不了。”

“这你就不懂了。”严安笑了起来,“这做人和做官不同,做人你要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可做官却不然。你看老夫这样,需要他们的关照和肯定吗,他们如何看待老夫,与老夫何干!所以,这事儿不但要办,还要大张旗鼓的办,至于那些勋贵侯爵的如何想,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洪先生暗暗点头,这个道理他很多年前在严怀中的身上便学到了,在朝堂不管你身居何位,都必须弄明白,你真正的主子只有一个,那便是坐在龙座的那位,除此以外,什么都不重要!

“是!”洪先生点头应是,“那鲁直的家眷……要不要提点一番。”

严安摆摆手,靠在椅子上不屑的笑了笑。

夏堰和刑部尚书单超,大理寺左少卿薛镇扬,国子监祭酒赵江,顺天府尹陈眀京按主次在夏府的外书房中落座,赵江哈哈大笑,道:“我等忙了几日,奏疏写的手都酸了,结果还给严怀中换了个枕头……实在太可笑了。”说着,他就真的笑个不停!

夏堰蹙着眉满眼郁色,无奈的道:“严怀中服侍圣上多年,若能轻易扳倒,也就不是严怀中了。”他说着叹了口气,陈明京问道,“老大人,明儿这奏疏还上不上!”

“上。”夏堰端着茶却无心喝,又重新放了下来,“圣上不看不罚,但我们的势头却不能因此弱下去,此事不单要做,还要往大了闹,闹到圣上看见我们就头疼才好!”

赵江笑眯眯的点着头,道:“也就废几张纸,我非要把严安祖宗八代拉出来溜一圈不可!”

“你啊。”赵江的话令大家都失笑,薛镇扬道,“你若解气,莫说八代便是八十代也可!”

赵江闻言摆着手:“严家哪有八十代!”话落,大家又是一阵笑,气氛也在笑声中轻松了一些,这些日子忙着鲁直的事情,为的不就是今天,可是他们大张旗鼓的忙活了半天,最后就像赵江说的,还给严怀中换了个枕头回去。

如何能不气。

可是气归气,事情还是要做的,不但要做还要当着圣上的面,把严怀中往死里骂,众口铄金,他们到要看看圣上真能宠他如此!

“此番郭召南的能力令我们刮目相看。”单超看向夏堰,“您看,要不要试探一番,郭召南是个什么意思。”

夏堰颔首,道:“郭召南有郭阁老的余威在,在朝中人脉不可小觑,确实该示意一番,若能为我们所用,又是我们一名肱骨!”他看向薛镇扬,出声道,“此事交由致远去办吧,宋九歌和郭召南私交甚好,让宋九歌问一问郭召南的意思更为妥当一些。”

薛镇扬点头应是,这边赵江就望着薛镇扬问道:“致远,我倒觉得这宋九歌很不简单,当初在老大人递郭召南重审鲁直的凑本时,宋九歌虽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可我却觉得最后圣上能不顾严怀中下了决定,和他脱不了关系。”

宋九歌虽不是他的女婿,可是也形同女婿,赵江能这么赞宋弈,薛镇扬很高兴,他谦虚的道:“九歌是有些小聪明,可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他的话没说完,单超就摆着手打断他的话,道,“赵大人所言不错,这个后生不可小觑,致远你不能任他成了盲流,得用自己的优势和在圣上跟前的话语权,为朝廷社稷,为百姓做点事才成。他年纪轻不懂,你便要教一教他,说不定将来我们这些老东西,还要考他们这些后生提携呢。”

薛镇扬抱拳应是。

“这一直弹劾倒是不难,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还是要研究个章程吧?”单超看向夏堰,道,“中秋夜,陶然之提出让功勋府邸募资修丹炉,您看,这事儿能不能借题发挥一下,先将陶然之拖下来,再将见机行事问责严怀中。”

“我看这事还不如向内务府发力。”夏堰若有所思,颔首道,“引着那些人将视角放在内务府,先掀起个风浪,到时候宫中两位肯定不会坐视不理,我们借此到可以坐山观虎斗。”

众人一愣,单超抚掌道:“还是老大人高见。”他想了想,道,“两宫沉寂许久,此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以陶然之的修为若非严怀中暗示撑腰,他还没有这个胆子说出这样的话,两宫拉拢不成,势必要对严怀中下手。”

薛镇扬却犹豫的道:“两宫说不定也正有此想法,坐等我们斗下去,他们好收渔翁之利。”他的话一落,众人皆惊,纷纷叹了口气。

“这……”陈大人忧心忡忡的道,“此事不能再拖,明年便是吏部三年考核,若不将严怀中的势力削弱,到时候……”到时候他们就真的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夏堰站了起来,负手在房里来回的走,沉声道:“此事我们再想,先将鲁直的事情办妥了,听圣上的意思,他这是等鲁直的家资开锅呢!”

圣上当初为什么答应重审鲁直,看重的就是鲁直的手里的钱,如今又将此事交由他办,而非严怀中,换个角度来看,圣上对严怀中还是有所防备的,至少在银子上,圣上是谁都不信!

“银子,才是牵动圣上的关键所在,我们还是要从银子入手!”夏堰若有所思。

薛镇扬自夏府回去,就将宋弈,薛霭以及祝士林皆请到了书房,将夏堰的话与三人说了一遍:“鲁直的案子是我们想的太好了,在圣上那边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们得另想对策,否则,明年吏部考核,我等只会陷入被动。”都察院和吏部都在严怀中的控制之中,这一个窝里说审查,不排挤他们是不可能的。

“父亲。”薛霭望着薛镇扬,“此事不能心焦,先将鲁直的家抄出来,看圣上的反应再定对策也不迟。”又道,“严怀中为何能这么受宠,圣上不舍动他,原因我们也早就知道,便是因为严安总能有办法给圣上寻到银子。以我看,圣上的软肋便是银子,我们只要抓住这点,寻找到合适的机会,必然能有所收获。”

“季行说的没错。”祝士林道,“鲁直的家抄查出来到底有多少,圣上的态度便能一清二楚,届时我们再想办法。”

薛镇扬微微颔首,觉得薛霭和祝士林说的没有错,圣上向来如此,平时什么事都好说,可若一旦说到银子的事情上,他就很容易动摇和被左右,他心里转了一遍,望向宋弈,道:“九歌,你对此事又何看法?”

“我与季行想法略同。”宋弈淡淡的道,“不可操之过急。”他说完,望向薛镇扬,道,“倒另有一事要与伯父商议。”

薛镇扬动了动,很认真的等着宋弈说话。

“东阁空虚,按如今形势看,莫不是户部的彭大仁替上,便是工部的钱大人,我看,您不如和众位大人合议出此事如何善后,吏部的岳侍郎那边您不凡走动一番,打探虚实。”

薛镇扬明白宋弈的意思,不管是这两位大人谁入阁,格局变化是再所难免,这多出来的位置到底是谁坐,得先定下来,一步一走不要只盯着严怀中一个人看,反而误了别的事。

“好!”薛镇扬心里很清楚,这事目前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关键的,若是郭衍递进一阶,那这个大理寺卿的位置定是非他莫属,“此事我与阁老等人商议。”

宋弈微微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十日后,八月二十六,原凤阳巡抚兼都察院右都御史鲁直的位于凤阳保定两处宅邸如篦头般搜查后,共查出现金银二十二万两,古玩字画不计其数价值略估约近二十万两,共计四十余万两。一时间所有得知者一片哗然,要知道大周白银紧缺多年,市场皆以铜币和银票流通,就是银号囤不了这么多的真金白银。

由此可见鲁直的能耐。

但是,最让人震惊的却不是鲁直囤积真金白银,而是在他的箱笼里压着的,自三年前到今年年初的所得的盐引,竟有窝本一百六十万引,这么多盐引一旦拿出来,几乎能将一个小盐场上半年的出盐搬去一半。

两淮,长芦甚至山东辽东盐商每年因手持盐引去盐场支取盐却被一拖再拖而积怨深深,此事一出,大周各处盐商便骚动起来,又有人私下议论,鲁直的银子能留着的都是他私藏的,而真正的大头早就贡献入朝,当朝次辅严怀中手中的盐引更有百万难计。

九月初八,运河之上素来令人闻风丧胆的漕帮和盐商金员外,以及保定廖氏的人在太仓动手……至此震惊内外被后世津津乐道的盐引案初露狰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