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68.32箭在弦上

朱佑樘也是一怔。

他从小到大,过去的日子分成两极。

从前在冷宫里是无人问津,自然也是没人给送东西。月月是个例外,每次来都给他带好吃的,尽一个小女孩儿的心力的那种小礼物;后来恢复了身份,有了皇家名讳,太后、宗室、内外大臣也开始给他和娘的长乐宫送礼,但是那些礼物多是隆重而空泛的。

收到这样能融合两种感触的礼物,这还是头一回。

他便笑,忍不住歪头看向她霰。

“你很喜欢金子?”

“是!”她同样歪着头回望向他:“最漂亮,是不是?询”

他微微挑了挑眉:“倒也难怪,这世上没人不爱金银。”

人性如此,甭管自比得多清高,没人能抗拒得了金银的魅力。这般说来这小女孩儿也不过是俗人一个,又有什么分别?

朱佑樘比固伦大着两岁,又是男孩子,且是这样的身份,于是心思难免深了些。

固伦却是澄澈一笑:“所以我要送给你。”

他又眯了眯眼:“你最喜欢的,却不自己留着,反倒要送给人?”

“是呀。”固伦毫无心机地笑:“就因为它漂亮,我才要分给我喜欢的人。”

他又挑了挑眉,便合起了掌心,将金叶子攥紧了,收回袖口。却又歪头望来:“……那唐寅,王君玉,你也都给了么?”

他略去了月月,因为月月是女孩儿,也是他心上重要的人,所以眼前的小人儿就算也给了月月,他却也是欢喜的。只是另外的那两个,总归要问明白才好。

固伦便笑起来:“也给了,一人一颗金豆子。”

固伦说着笑着盯住他的脸,等着他也笑。

大家都有了漂亮的金子,没人都该开心,都会冲她笑的,是不是?

孰料他却绷紧了脸,那张渐渐长出了疏朗轮廓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笑意,反倒——轻轻哼了一声,攥紧了金叶子,转身就走了!

“喂!”固伦恼了,也不在乎这是什么场合,又对着是什么人,叉腰就冲他喊:“你若不开心,就把我的金叶子还给我!从来我给谁金子,谁都是喜笑颜开的!”

他回头瞪了她一眼,没说话,也没回来还金叶子,而是直接就走了!

固伦倒也没不开心,只冲着那男孩子优雅上车的背影吐了吐舌,“你不还给我,就是你还是喜欢!既然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了。只是你是个不会笑的怪人!记住,回去救冲着金子学着笑!”.

两个小孩儿置气吵嘴,谁都没心情去管大人的反应;可是对着两个小孩儿的情态,兰芽和双宝却惊得几番想上前一把捂住了固伦的嘴去!

可见她在大人和藏花的身边被宠成了什么模样,才养成这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全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性子……可是那是皇子,极有可能便是太子;而他身后还站着个吉祥!

果然,吉祥见状非但没有随着儿子一同上车离去,反倒舍了贴身宫女丹朱,自己亲自走向固伦来。

兰芽情知不妙,忙给双宝使了个眼色,她自己亲自上前迎住吉祥:“不知娘娘怎会出宫进香……此为殊宠,娘娘本该婉辞为上。”

身后,双宝已经赶紧拢着固伦,想往边儿上带。

吉祥却不买账,伸手推开兰芽,“应不应该婉辞,我也已经去完了,你现在说也已经晚了。”

说罢夺路赶到固伦近前,寒声喝止:“站下,给我瞧瞧!”

固伦也不知道害怕,反倒朝吉祥扬起了脸,清凌凌地问:“你就是毛毛的娘么?毛毛为什么不会笑,是你没教过他么?”

吉祥惊得瞪圆了眼睛,随即笑起来,却回眸去盯着兰芽。

固伦的相貌像极了兰芽,吉祥更因为从小与司夜染一起长大的缘故,在那孩子的脸上也找到了司夜染小时候的特征,她如何还不明白!

她便走回来,避开众人,只压低了嗓音在兰芽耳边:“我说谁家的孩子跟月月那般相像?原来是你和他的孩子!怎么才出现啊,看样子怎么也有三四岁了,原来是偷着在辽东生下了,藏在民间了。”

“只因为你和他名义上都是太监,若是出来个孩子,你们俩就都是死罪。到时候不仅你们两个死,你们身边里里外外但凡知情不举的,就同样都是欺君之罪……”

兰芽心下黯然一沉。

吉祥就是吉祥,心中永远放不下这口恶气,永远对失去大人无法释怀,于是但凡捡着一点能踩着她的小事,也一定都不肯放过。

兰芽便转眸直盯回去:“这也包括娘娘你自己啊。从前我有身子,你也不是毫无所知;今日见了我的孩儿,你就更是知情不举……怎地,现在就要去揭发了我,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我也倒要看将来娘娘和三殿下在这寂寂深宫里,还有谁人可以依靠!”

吉祥也一咬牙,浓浓不甘从眼中翻涌而出。

兰芽避开众人目光,伸手砰地一把捉住吉祥的手腕。

“娘娘这么不甘,是不是想反驳我?娘娘是想说,你还有皇上,是不是?娘娘自以为又能将皇上引到长乐宫去,就又是复宠了,就又有了转机。可是娘娘自己也觉得说不出口呢,娘娘也是聪明人,如何不明白那究竟能不能靠得住!”

“你!”吉祥咬牙切齿,却无言以对。

兰芽缓了一口气,面上露出谦恭平和,口气却寒意更盛:“不瞒娘娘,微臣是当真十分爱重三殿下。可是微臣也首先是一个母亲,所以这天下所有人的性命都比不上我孩儿的性命。倘若有人敢伤害我孩儿,微臣便不管是谁,一定也会以牙还牙!”

“你敢?!”吉祥也惊得额角冷汗滑下。

“娘娘千万不要再这么问了,因为娘娘心下也明白,微臣的答案一定是——敢!”

兰芽说完了,松了手,退后一步:“恭送娘娘回宫!”

双宝见势,也忙跪倒:“奴侪恭送娘娘、殿下——”

众人便也都跟着一同跪倒,同声高呼。

吉祥恨恨地盯一眼兰芽,也只能拂袖而去。车驾轧轧而远,兰芽依旧扬眸望去。她知道,车驾里的吉祥也正回眸朝她望来.

事不宜迟,回到灵济宫,兰芽便安排藏花和固伦北归。

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所有的情势都已经不容得她再思虑,最后的决战终将打响了。

临行这晚,她与藏花一夜长谈,细细密密嘱咐。

鸡叫三遍,藏花带着固伦便悄然踏上了归途而去.

九月,皇帝终于下了决断,正式册封皇三子朱佑樘为皇太子,由内阁首辅万安、司礼监太监怀恩亲自陪着小太子赴太庙告祭,储位确立。

虚悬多年的太子之位,终于尘埃落定,大明朝野上下均是一片欢喜之声。

除了,昭德宫。

消息传进昭德宫,贵妃狂怒,将皇上赏赐给昭德宫珍藏的瓷器一股脑全都砸碎在了地下!

一地碎瓷,门外一片斜阳如血。

贵妃也不在乎自己会被割伤,就呆呆立在那一地的狼藉里,哀哀大哭:“皇上……,你误了我,误了我!从此生生世世,我与你终究再不能相伴!”

薛行远、柳姿都吓得跪在瓷器碎片里,苦苦哀求。

可是贵妃谁都不理,只恍若大醉,蹒跚在满地碎瓷里,心如死灰。

太子册立,满朝文武都向皇上道贺,薛行远亲自派了三清去乾清宫报信儿,可是皇上主持大典,一时难以脱身。

正在为难间,三清忽然小碎步跑进来附在薛行远耳边,薛行远也一怔,低低与柳姿说:“张敏张公公求见。”

柳姿也吓了一跳:“娘娘在气头上,上回已经当着皇上的众位大臣的面儿打了张公公;今日娘娘更是哀痛心思,张公公这个节骨眼儿来了,岂不是讨打的!”

薛行远也点头:“到时候咱们两个相机行事,设法护卫着些。张公公年岁大了,可再挨不起打。”

人来了,他们两个也不敢拦着。柳姿缓了缓,只好上前向贵妃禀报。

贵妃一听,便立在原地,突地迭声冷笑:“来得好,他来得好!叫他进来,本宫倒要问问他究竟是安的什么心?从前的那些情分,难道就都是叫狗给吃了?!”

斜阳日暮,张敏一身老态,蹒跚而来。

望之,已如油尽灯枯。

【明天见~古人同宗不婚,所以固伦和毛毛的情态,大家不必多想,是派的别的用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