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五章 银针秘术,突然出现的人

上官雪鸢对于这次让上官雪妍花言巧语躲过对自己的“跪拜”,她是极其不甘心的,可是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的走到父亲他们的身边坐下。她在想,那上官雪妍能躲过这次,看她下次还怎么能躲过去,终会有把她踩在脚下的那一次。

上官雪鸢对上官雪妍的妒忌,她自己也说不上是从哪天开始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种妒忌就变成了狠毒,所以才造成了那年她推上官雪妍下千丈崖的事。

上官雪妍看着坐着和父母说什么的上官雪鸢,眼中幽光阴寒。上官雪鸢你既然出现了,那倒是省了我很多时间去找你了,我们之间的事也该解决了。

又是一次钟鼓响,在场的众人知道那是第三场的比赛开始了,他们也翘首以待这第三局赛事。

“经过上午的比赛,我们迎来了今天下午最有看头的第三局比赛。现在我来介绍一下这一局的比赛者,阮家的阮不朽族老、上官家的上官益三老爷,还有谷主府的大小姐上官雪妍。他们这一局要比试的是医治病人,这些病人都是前来求医的,有些人的病要轻一些,还有一些人的病要重一些。看你们谁能又快有准备的诊断出他们的病情,他们一共是三十人,分为三组,每组十人,至于你们要诊治的是那一组,那就抽签决定。你们可以在前两局的人中选一人帮你一起记录你的诊断结果。”金执事走上前站在众人面前说。

他们三人从各自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前面,看着那倒扣着的签纸。

“两位这么说也算是雪妍的长辈,两位请先抽。”上官雪妍后退一步看着他们两人说,其实无论那一组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她没必要在这里和他们争锋相对。

上官雪妍的话让正在盯着那三张纸签的人看了她一眼,不过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同时伸手拿起其中一张纸签翻开看看。在他们身后的上官雪妍也在他们之后晚一步拿起那剩下的一张纸签,她翻开纸签上面只有一个粗黑的一,她知道那是自己要诊断的一组人。

上官雪妍举着那白纸黑字亮给众人看看。其他两人也学着上官雪妍的举动,让众人看清他们的字号。

上官雪妍也抬头看着他们的字号,阮不朽是二,那假的上官益是三。

“好,现在他们三位已经抽取了字号,让病人进来,然后比赛开始。”金执事看着他们三人的字号,然后对着场地的另一边说。

很快他们就看在有三队人凌乱的走了进来。他们或搀扶,或抬着,当然也有走着进来的。他们进入场地以后就在各自的位置上等候着,病重的还在呻吟着。

病人进场了,也意味着他们三人的比赛就开始了。

上官雪妍看着其他两人他们已经招呼自己的“助手”上前了。

“无忧,你来给娘亲的记录诊断结果。”上官雪妍对着轩辕云墨他们那里说了一声。

上官雪妍的话落,让那两人同时抬头看了上官雪妍一眼。他们有同一个认知,那就是他们选上来的人要是可以帮助自己的,所以他们选的都是他们认为医术比较好的那个人。他们一直以为上官雪妍也和他们是一样的想法,所以他们担心要是上官雪妍找的是大少爷上官雪枫,那对他们一定构成了很大的危险。可是他们没想到上官雪妍叫上前却是那个孩子,他们不否认那孩子第一局是让他们惊艳,可是医术他一定不行的。

“好的,娘亲。”轩辕云墨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把怀中抱着的宸放在身边人的怀中,就跑了上去。

上官雪妍之所以会叫轩辕云墨而不是上官雪枫,她有自己的想法。她今天想让这些人见识一下什么样的医术才是医术的,自己诊断时的速度应该会快一点,雪枫记录的速度有可能跟不上。

中间的空地上的六个人那是在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上官博他们也在紧张的等候着,这一局对上官家族很重要,让他如何不紧张。

轩辕云墨站在自己娘亲身边,看着另外几人,在看看他们母子两人,这要是比年龄他们母子那是输定了。看那二号位置哪里的两位竟然都是白胡子老人,三号位置哪里年轻的那个人也和自己舅舅年纪差不多大吧。

“墨儿,一会儿娘亲诊断的时候,你不要靠太近了,这些病人还不知道都带有什么病,再说他们看着也不怎么干净。你只要在这里记录娘亲的诊断结果就行了。”上官雪妍现在还不想让儿子接触这些病人,她不知道这些人都有些什么病,会不会有传染的,或者是有其他人安排进来的人,一切以儿子的安全为主。

“娘亲,我知道的,您放心吧。”轩辕云墨看着眼前托盘上的纸笔点着头,他一定会做好的。

“墨儿你看,娘亲把他们从第一个开始算起,一至十依次排开,娘亲说几号时候那就是诊断的哪位,你就要记下。”上官雪妍低头和他低声说。

“娘亲,我明白了,他们都已经开始了,娘亲我们也开始吧。”轩辕云墨看着那正在给病人把脉的两人催促上官雪妍。

“好。”上官雪妍看着那几人,自己好像输在了起点,他们都快诊断完第一个病人了。

上官雪妍没走到第一个病人身边,而是站在自己那队病人的中间,一动不动。

上官雪妍的反常行为,让在场的人都疑惑了,他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为什么不诊病。难道她不会把脉诊病?有人在心中这么想,可是又觉得不可能。她以前痴傻的时候就会把脉治病,没道理现在不会。

就在他们不明疑惑的时候,他们就见上官雪妍伸出双手,她的手中凭空出现很多白色的丝线,谁也没看见是从哪里出现的。她只是轻轻的挥一下,那白色的丝线就像被什么力量牵引着一样,飞出去全部缠在她面前的病人的手腕上,而另一端全部在上官雪妍的手中。

上官雪妍闭着眼,通过丝线感知十条不同的脉搏,其实她只要用精神力就能知道他们所有人的病症。可是她却选择了悬丝诊脉,她想让那些自认为医术了不得人看看。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他们的眼界太低,追名逐利不是他们这些医者应该做的。

上官雪妍不同的诊病手法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那是什么诊脉手法,难道她还想同时给十人诊病不成,可是那有可能吗?

上官雪妍没理会其他人现在是如何想的,她只是用心感受着那些人的脉搏,十条脉搏清晰的在上官雪妍的脑中波动,那些人的病情她也了然于心。

“墨儿,一号只是偶感风寒,病情不重。二号原本是中了蝮蛇的毒;用土法子处理过,不过没处理完全,所以现在伤口溃烂化脓,病人引发了高热……;四号这是曾从从高处跌落,经过治疗,可是脑子现在还有血块压迫,所以他才会经常头疼,甚至现在眼前都快看不清了;七号……。”上官雪妍的声音在场地上响起,她把自己诊断的每个病人的病情一一说出,没有一点紧迫,说的条理清晰。

对于上官雪妍叙述,轩辕云墨那也是下笔飞速一字都不疏漏的记录下来,那写字的速度一般人还真比不上。

上官雪妍的叙述那同时比赛的两人都停下看着她。

上官雪妍说完,轩辕云墨也停下记录的笔墨,他们母子配合的很好。他们是最后开始诊病的,可是却是第一个诊断完的。

上官雪妍收回丝线,走上那个被他说是二号的病人面前,蹲下,不知道不从哪里拿了一把匕首,点穴封着他腿上的穴道,先用匕首剜掉他那溃烂化脓的腐肉,从腰间拿出药粉给他敷上,然后拿出一块白布给他包裹着伤口。她之所以在诊断以后就开始施救,那是因为他们之中有些人的病,那是真的耽误不得,生死也就在这一时半刻。那白布是她纱绫的一部分,她不可能拿自己的随身锦帕给她用。

上官雪妍给这个二号包完伤口,又去看那个四号。她拿去银针扎在他的头上,用银针和灵力打散他脑中的淤血。

正在救治病人的上官雪妍不知道,当她拿出银针时,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有人激动万分,甚至都流泪了。而且还不只是一人,他们看着上官雪妍心中都在说着同一句话,他们终于等到了,几百年的时间,他们终于等到了。

正在诊病的假上官益看见上官雪妍拿出的银针,眼睛突然睁大了,里面有着震惊和欣喜。

“银针秘术?谷主,大小姐会银针秘术?”台上的木长老吃惊的问上官博,敢在人的头上下针,那要有一定的能力才敢使用。

其他几位长老也看着上官博,他们都知道银针秘术那是上官家的绝学,从不外传。几百年过去了,上官家会此秘术的人也不多了,他们都觉得那银针秘术其实在上官家应经失传了,即使有也只是一点皮毛。那点皮毛他们也多少知道一点,也没什么厉害的。可是他们现在看到的大小姐明明不只是皮毛那么简单,难道上官家的银针秘术没有失传,而那大小姐还学会了?

上官博这也是第一次见上官雪妍使用银针,他也是激动的,可是也知道这样下了,他们上官家又成了众矢之的,随之而来的有可能就是争夺和麻烦。那个秘密自己还没告诉她,所以她不知道这银针对医谷来说意味着什么,还有自己要是想的不错的话,那假的“三弟”就是为它而来的。可是他是怎么知道那两件东西在他们上官家的。

陷在自己思绪里的上官博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回答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要是说不是,那些人都看见了,要是说是,就会引来无尽的麻烦。

此时的这些上官雪妍都不知道,她只是在处理那些病人的病情,危重的病人她就紧急处理了。

时间好像过得很慢,又好像很快,阮不朽和假的上官益也站起身来,因为他们的那些病人他们也诊断完了。三人的诊断结果也都交于评委们,那些病人他们这些评委起先也是都看过的,并且他们也都知道这些人的病情。

这一局他们要比的就是谁的医术好。那大小姐,不但诊断都是对的,在同样的时间里,她还进行了救治,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一局是取胜的人那是大家都知道的,即使那些族长不愿意也只能让上官雪妍赢。他们现在还都有私心,想从上官雪妍哪里学的银针秘术。

“评判结果出来了,这次大赛的最终胜利者就是……。”

“东篱旭王爷到,礼郡王到。”就在金执事高兴的要宣布是谁赢的比赛的时候,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声音。

上官雪妍正在治病可是也不妨碍她听到那人的声音,她只是疑惑东篱的段无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为了那假的上官益不成?不过她没还是没起身,依旧忙着手下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