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19章 床头吵架,床尾和

安夕颜一觉睡了三个小时。

她从来没睡过这么长时间的午觉,醒来的那一刻,觉得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

走出房间,她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下,就走了过去霰。

伸手握住门把轻轻地拧开,将门开了一条缝,透过这条缝,她悄悄看了进去询。

原以为莫向北在房间,谁知道,她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他的人影。

把头缩回来,她将门又轻轻关上了。

转身朝楼下走去,在经过书房时,她的脚步顿了顿。

不在房间,他肯定是在书房。

安夕颜抬手想要敲门,但转念一想,他或许正在忙,她害怕进去会打扰到他,于是,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在门前站了几秒,就下了楼去。

……

安夕颜停在书房门外的那一刻,坐在书桌后面的男人将头缓缓抬了起来。

他的视线落在门板上,深邃的眸底,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但,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他不仅没等来敲门声,反而听见她离开的脚步声。

好看的剑眉不自觉皱起,棱角分明的脸上再一次变得阴沉。

前一秒他还在想,如果她能主动走进来,他就原谅她;但结果是,她根本没有主动找他的意思。

好!

很好!

既然想生气,那他就随了她的愿!

就在他暗自恼怒之际,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看了一眼闪烁的屏幕,脸色不郁的接了起来。

“什么事?”

口气,明显透着不悦。

那头的龙霆原本就心情不爽,一听到他这不爽的语气,于是心情愈发不爽。

“靠,你什么态度!”面对兄弟时,龙霆也毫不掩饰自己不爽的情绪,“姓苏的那个女人不待见我,我忍了;给你打电、话求安慰,你也这么个臭德行,我还活不活了!”

莫向北冷冰冰回他一句,“想死趁早!”

那头,龙霆被他气得真想一把甩了电、话,就在他想付诸行动之际,莫向北的声音沉沉传来,“老地方,出去喝一杯。”

“哼,还算你有良心!”

挂了电、话,莫向北坐在原地片刻,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又接到老爷子电、话。

“小宝要跟着我们在乡下住一阵子,你跟幼儿园方面请个假。”

“嗯。”

“那个,你媳妇呢?”

莫向北眉头一皱,“您有事?”

老爷子怒了,“没事就不能问问?”

“问完了?”

这一次,回他的,直接是莫老爷子‘吧嗒’一声挂断电、话的声音。

莫向北收起手机,将剩下的几分文件看完,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旁的车钥匙,就大步走出了书房。

……

安夕颜下楼之后,就直接去了厨房。

李婶正在准备晚饭,看她进来,立马笑着问,“跟先生和好了么?”

安夕颜摇头,“他在忙。”

李婶一边择菜一边说,“小两口闹点小别扭是正常的,一会儿你做道先生爱吃的菜,他保准就不舍得跟你生气了。”

从醒来到现在,安夕颜越想越觉得之前是自己小心眼了。

根本就是芝麻蒜皮的小事,却因为她的小心眼弄得彼此都不开心。

此刻听了李婶的建议,立马点点头,“李婶,晚饭我来做吧,你歇着。”

“我还是帮夫人打打下手吧。”

“嗯。”

安夕颜精心做了几道莫向北爱吃的菜,当她将饭菜摆上餐桌,正要去叫他的时候,就看到他从二楼走了下来。

心中暗喜,她以为他

是下楼来吃饭,便立马转身走到餐桌前,摆起了碗筷。

虽然她看似在摆碗筷,实则耳朵早已竖起,听到他从楼下下到客厅,从客厅朝这边走来,然后……

等等!

为什么她听见了开门声?

下一秒,李婶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夫人,先生怎么走了?”

走了?

安夕颜手上的动作顿住,愣了足足有一分钟。

直到院子里传来汽车发动的引擎声,她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朝外冲去,却在即将跑出餐厅的那一刻停住了。

李婶急切地催促着,“夫人,赶快去追啊,先生要走了。”

安夕颜摇摇头,转身走回餐桌前,坐了下来。

做饭时的满心期待和愉悦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无法掩盖的失落和难过。

“他决心要走,即便是追上去,又能如何?不过是自取其辱!”

她的嗓音很轻,带着虚无缥缈的忧伤,听得一旁的李婶忍不住心疼起她来,“先生怎么能这样?”

安夕颜没再说话,看着餐桌上她为他精心准备的饭菜,拿起筷子又放了下来。

“李婶,我没胃口,先上楼了。”她说着,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李婶忍不住劝道,“夫人,多少吃一点吧,一整夜呢,胃会受不了的。”

“我没事。“

安夕颜直接出了餐厅回了二楼房间。

在房间里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之后,她就去了对面莫向北的房间,将她放在那里的东西都拿了过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又拿起抹布,将房间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抹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的衣服,哪怕是刚洗过,都放进木桶里,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

直到累到筋疲力尽,她才倒在床上,什么也不想,闭着眼睛就睡了过去。

……

夜色倾城,至尊豪华包厢。

莫向北到的时候,龙霆正拎着一瓶子人头马路易十三朝嘴里猛灌,一旁坐着的东方骁正在落井下石喊加油,“今晚你

不把这些酒给老子全部喝光,你就别想从我地盘走出去!”

莫向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宽大的茶几上,摆满了人头马和皇家礼炮,平均一瓶五万,十瓶就是五十万。

龙霆猛灌了几口,抬起一脚朝东方骁踹去,“爷我今天不好,喝你几瓶酒又怎么样?区区五十万,你也放在眼里?”

“我得养老婆孩子,钱得省着用,一辈子还长着呢。”

莫向北大步走过去,睨了他一眼,沉声开了口,“你哪来的老婆?”

见他来了,龙霆立马甩了酒瓶子就朝他扑了过去,但被莫向北一脚踢了回去。

随后,三人各占据一方沙发,喝着酒说着话。

莫向北的话原本就很少,再加上今天心情不好,他几乎没开口,只有在龙霆和东方骁点到他的时候,才会淡淡回上一句。

另外两人很快就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东方骁率先开口问道,“怎么了这是?”

龙霆接着问,“你不会也是被媳妇赶出来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郁闷的心情一定会好点!

看到别人因为同一件事痛苦,特别是这个别人还是莫向北的时候,他的心情会更好。

但下一秒,莫向北的一句话,让他原本郁闷的心情更加郁闷。

他睨着他,淡淡道,“你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像你这么窝囊?”

龙霆,“……”

他哪里窝囊了?

他是不想跟那个姓苏的女人一般见识!

东方骁大笑几嗓子,特别认同的点点头,“自从小叶子出现之后,我发现某人也不敢再招花惹草了,甚至,连其他女人都不敢再多看一眼,啧啧,现在又被扫地出门,这要是我啊,哪还有脸喝酒?直接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龙霆抓起抱枕朝

他砸去,“你还有脸说我?一个女人追了半年,连手都没牵过,我要是你,直接找根面条,吊死算了。”

一句话,戳中了东方骁心底最深的忧伤,收敛了嘻嘻哈哈的表情,有点小郁闷,“我这次真的要载在她手里。”

蓝花越不理他,他就越想她。

如果有一天,蓝花主动给他打个电、话,哪怕只是警告他不要再往她寝室送花,他也觉得特满足。

最起码,这说明她手机里是存了他的号码的。

龙霆使劲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咱仨要么不爱,一爱就都爱了,而且还整天爱得这么痛不欲生。”

东方骁听他这么说,好奇地问,“你家小叶子到底把你给怎么了?”

“她今天也不知道是发了哪门子神经,把我的东西都扔出来了,还不让闺女见我。”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

龙霆用手指捏着眉心,一脸苦恼,“我现在是恨不能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哪还舍得做对不起她的事。”

“看来,女人就是不能太宠着,宠过了头,她就容易蹬鼻子上脸。”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该收拾的时候,还是得收拾!”

话音落,立马有两道目光齐刷刷地朝他射来。

一直沉默的莫向北缓缓开了口,“下次见面,我不介意把你这话原封不动地传达给蓝花。”

东方骁立马装傻充愣,“什么话?我刚刚有在说话吗?”

“切!”龙霆丢给他一个极其鄙视的眼神,“还要点脸么?”

东方骁立马回他一句,“目前来说,蓝花比面子更重要,为了能得到她,我可以再不要点脸。”

莫向北,“……”

龙霆,“……”

三人一直喝到深夜才散场,莫向北到家的时候,安夕颜已经睡了一觉醒了。

醒来之后,她再也睡不着。

虽然极力想再次睡过去,但越是想睡着,就越睡不着。

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之际,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声音,她立马睁开了眼睛,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一颗心跳得莫名有些快。

心跳为什么会加快?

是有所期待?

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安夕颜无暇多想,她的耳朵直直地竖起,听着楼下传来的动静……

车子停下了,他下了车,他朝别墅大步走来,他推开了别墅大门,他正穿过客厅朝楼梯走去,他上了楼梯。

他正朝二楼走来,一节又一节的台阶,他上了二楼,正朝着他房间的方向缓缓走来……

安夕颜立马闭上了眼睛,装熟睡。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之所以这么晚还没睡着,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她凭什么要这样在乎他呢?

只是,随着他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她紧紧地揪着毯子一角,紧紧地闭着眼睛。

脚步声停了,片刻后,她听见他拧开了对面的房门。

这一刻,安夕颜就在想,他一定是发现了她不在他的房间。

但,更让她期待的是,他该做什么反应。

他会不会找她?

找到她之后,会不会将她抱回他的房间?

这一刻,安夕颜就在想,如果他能进来将她抱走,她一定不计前嫌,原谅他的。

但一切都只是假设。

她幻想中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她听到了对面传来的关门声。

安夕颜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心凉到极致。

她该是多么幼稚,才会对他有所期待。

说什么这辈子非她不娶?

说什么这一生有她就够了?

到了此刻,安夕颜才知道,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可笑的是,每一次,她竟然都会因为他动情的表白而激动不已。

一时间,安夕颜又气愤又伤心,咬着毯子的一角忍不住泪流满面。

默默流了许久的泪,直到觉得心底的忧伤淡了些,她这才闭上有些红肿的眼睛,缓缓睡去。

所以,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没多久,对面房间的房门悄然而开。

莫向北身穿黑色浴袍走到她的门外,静站了片刻,抬手,将她房门轻轻拧开。

皎洁的月色透过纱幔射进来,正好洒落在大床正中央的位置,恰好将床上的女子团团包裹着,悄无声息地镀上一层柔和安详。

他缓缓走进去,走到她的床边,站定。

深邃的视线落在她熟睡的面容上,不由深了几分。

他在外面借酒消愁,她倒是在家睡得挺香。

似乎受干扰的只有他一个,她就像是没事人一样,除了矫情地从他房间搬了出来,其余倒是什么都没变。

莫向北忍不住咬了咬牙,如果现在不是半夜三更,他一定会将她从床上拎起来,狠狠地收拾她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和他闹小脾气!

最终,他只是在床边站许久,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那一夜,没有她在怀里,莫向北睡得极浅,以至于早上起来,脸色就阴沉得可怕。

安夕颜倒挺意外,哭过一场之后,她竟然睡得极香。

一夜无梦,一觉到天亮。

从床上起来,她的心情还是有点低落。

洗漱过后,她依旧待在房间没出去,虽然肚子饿得咕咕叫,但一想到会碰到莫向北,她强忍着饥饿,想着等他上班走了,她再下去。

……

一楼餐厅,莫向北端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

李婶从厨房走出来,看向餐厅门口,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夫人怎么还没下来?”

莫向北头也未抬,声音清冷,“她不饿!”

李婶听了,立马说,“哪能呢,夫人昨晚都没吃饭呢,这都一晚上了,现在肯定饿了。”

李婶的话,让莫向北吃着早餐的手微微一顿,但仅仅也不过是瞬间的事,他很快就恢复如常。

李婶见他这样,只能在心底深深一阵叹息,先生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莫向北吃饭一向很快,但今天,他好像故意似的,一直慢条斯理地吃着,原本十几分钟的早餐,他愣是吃了半个多小时。

上车之前,他抬头看了眼二楼某扇窗户,见窗帘在不停晃动,紧抿的薄唇微微勾了勾,原本烦躁的心情竟然平静了许多。

小东西,今晚再算账!

……

此刻,安夕颜就站在窗帘后面,整张脸上都是懊恼。

她原本是听到他推门走出来的声音才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的,谁知她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被他突然抬头逮了正着。

吓得她一把将窗帘拉上,但因为动作弧度太大,纱幔的窗帘一个劲儿地晃动晃动,晃得让她都忍不住红了脸颊。

她咬着唇儿,垂头自言自语,“看什么看,没见过偷看的美女么?”

院子里,终于传来汽车启动的声响,紧接着是它缓缓驶出去的声音。

听到声音越来越远,安夕颜这才大着胆儿将窗帘拉开,低头,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立马转身,跑出了房间。

她都快饿死了!

今天他吃饭怎么这么慢,慢得让她一度以为他今天是不是不上班了。

冲进餐厅,李婶立马将她的早餐端了上来,“夫人,饿坏了吧?豆浆是温热的,不烫,赶紧喝一口。”

安夕颜立马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感觉豆浆的温热慢慢地流进她的胃里,这才叹了口气,“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

昨晚肯定会把一桌子饭菜都吃光。”

李婶笑着说,“这就对了,再生气也别忘了吃饭,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嗯。”安夕颜一边吃着小蒸包一边点头,“李婶,你说得太对了,这一夜都快把我饿死了,有好几次我都想下楼找点吃的。”

李婶忍不住笑了笑。

安夕颜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冲在厨房里忙碌的李婶道,“莫向北今天早上是不是故意的?”

“先生怎么了?”

“以前吃早饭,他都是将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之内,今天怎么这么久?是不是他知道我昨晚没吃饭,故意想饿着我的?”

李婶,“……”

哎呦苍天耶,是她无意中的一句话害了夫人呢。

不过,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心眼了?

而且,他使坏心眼的对象,竟然还是他最在乎的小媳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