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1 萧寒vs令狐默

而这边的令狐家在收到了警局的通知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因为佟清然的事情,令狐家这几天的门槛都要被人踏破了,有的人甚至是带着一些适龄的女子到令狐家拜访的,美其名曰是探望,但是他们的那么一点的心思也是昭然若揭的。

令狐默这几天干脆就留在了公司中,这接到了家里面的电话才回到家里面,但是令狐默一回去就看见了沙发上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和王雅娴聊着天,令狐默松了松领带:“妈,我上楼了!”令狐默正眼都没有瞧沙发上面的女人,径直往楼上面走!

“阿默,这是你爸同事家的女儿,很仰慕你,这才来家里面做客的,你等会儿下来也陪陪人家!”王雅娴说着伸手拉着那女人的手就轻轻拍了拍,“她这刚刚大学毕业,你们公司要是有什么合适的工作岗位,你也给介绍一下!”

“我们公司今年不招人,还有,我回来是处理亡妻的事情的,我的事情……妈!你还是别操心了!”令狐默说着冷眼扫了一眼坐在王雅娴身边的女人,直接上楼去了!

“这孩子从小随他爸,性子冷,你也别介意哈!”王雅娴看着面前的女孩,举止得体大方,而且学历也高,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能把佟清然甩出几条街,那个时候怎么就脑子发热让那个女人进门了,说起来那个时候也是迫不得已的。

而这个时候蒋千里走了进来,看到王雅娴很客气的说了句:“嫂子!”王雅娴却是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蒋千里也是不羞不恼,和那个女人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直接上了令狐泽的书房。

令狐泽此刻坐在沙发上面,仰面吸着烟,蒋千里将一沓资料放在了令狐泽的面前:“这是佟秋练这几年能够查出的所有的资料,不过不多,只是她专业方面的资料,私生活的所有资料都被人抹去了!”

“萧家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萧寒是怎么知道那件事情的,有结果了么?”令狐泽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面,但是面色却十分阴沉,令狐泽说实话是个十分自负的人,加上他有令狐家的臂力,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无论是走到哪里,都是受到别人推崇的人,什么时候受过别人的威胁!

而萧寒大步闯入令狐家的事情,就像是一根刺一样的,让令狐泽想起来就觉得不舒服,若是那个人真的是让令狐泽佩服的人也是算了,而萧寒这个人,令狐泽只是听过无数次,但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令狐家的那次宴会上面,令狐泽一直自负自己的儿子是最出色的,但是萧寒这个人!

令狐泽看得出来,就像是深夜中的猛虎,披着温润的面具,但是骨子里面却是霸道非常的,就冲着那天冲进令狐家的事情就看得出来,因为令狐家的保镖都是持枪守护的,但是他却无畏的走了进来,这一点让令狐泽心里很不舒服。

尤其是家里面的私密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外人轻易的得知了,那么这么推论的话,也许他现在说的每句话,萧寒都有可能知道了,令狐泽对萧寒怎么可能不警惕呢!

“暂时查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是萧寒和白家的大少爷走得很近,我们正打算从白家入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蒋千里这话说完令狐泽就眉头蹙了一下。

“小心行事,白家在政坛也是举足轻重的,而且白家若是察觉到有人调查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蒋千里点了点头,“还有孙正的事情……”

“必要的时候就把他……”令狐泽按着烟蒂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将烟蒂在烟灰缸里面使劲的按了几下,“查到他手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么?”

“暂时还不清楚,但是他的身边有人保护,这些人像是凭空冒出来的,我们现在是毫无头绪!不过也许是萧寒的人,也有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令狐泽的眸子暗了暗,抬眼看着蒋千里,令狐泽的脸看起来比起实际的年纪要年轻一点,但是视线却是凌厉异常,尤其是盯着你看的时候,总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他怎么会认识那个组织的人,应该是萧寒的人,为了佟秋练呗,你见过佟秋练了吧,比起五年前,这小女孩成熟了很多,成熟的让我有些后怕!”蒋千里自然是十分清楚令狐泽的感受的!

因为他在见到佟秋练的时候,自己都被吓到了,因为在他的心里面这辈子都不会出现的人,没有想到居然又一次出现了,而且看着自己的时候就像是五年前的事情完全不曾发生一样,那般的处之泰然,让蒋千里心里面始终不踏实。

“佟老爷子还是会培养孩子的,只是可惜了,她是个女孩!”令狐泽说这话的时候很显然是带着一丝可惜的。

汽车爆炸的案子算是告一段落了,而令狐默则是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准备就这件事情做一个说明,顺便说一下后面的事情,不过是一些举行葬礼仪式的事情罢了,本来是家事的,但是这事情闹得很大,而且加上关系到令狐家和佟家两个家族的事情,所以有必要召开一个发布会!

但是在令狐默正坐在后台准备上场的时候,在前面的记者却是已经得到了一份资料,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份,而且所有人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面都是一种十分兴奋的神色,有的是有条件现场直播的电视台直接开始直播了!

“亲爱的观众,我现在正处于令狐集团的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新闻发布会还没有召开,但是我们却收到了一份资料,这份资料或许会为我们解答一下,前些日子关于令狐夫妇和那个所谓小三的事情,虽然令狐总裁说会追究那个造谣者的法律责任,但是我们咨询过法院,至今没有收到关于令狐总裁的任何的诉状!”

“当时很多人觉得那件事情纯粹是有人恶意中伤,而且佟家也出面说他们夫妻的感情一直是很好的,但是我们手里面拿着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我们现在给大家翻一下,镜头切一下!”整个电视的镜头上面都是那一纸离婚协议书的内容,而且落款的日子和签署人的姓名都有!

“这个日期的时间是他们结婚的时候,看得出来他们的结合或许纯粹是为了利益,我们已经咨询过律师了,这一纸离婚协议是完全具有法律效力的,对这样的一纸离婚协议,我们稍后会向令狐总裁咨询的,现在还是先让我们把镜头切回现场!”

而此刻正在电视机前面的顾珊然一脚踹到了顾南笙的胸口,顾南笙则是一把扯过了顾珊然的脚,顾珊然惊呼一声,天旋地转之间,顾珊然已经被顾南笙抱到了怀里面:“珊然宝贝,你这也太暴力了,这事情难道我做的不够好么?发给这些记者不就算是昭告天下了么?”

“我是让你打印个几百份,从令狐大楼的天台扔下来,谁让你发给这些人了!”顾珊然说着还掐了一下顾南笙的脸。

“好吧好吧,我马上让人着手去做,放心吧,肯定包你满意!”顾南笙说着冲着身边的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着手去做那件事情了。

“啵——童养夫,你果然是对我最好的!”顾珊然还不忘占一下顾南笙的便宜,顾南笙感觉到顾珊然的手都伸到了自己的腰附近了,顾南笙伸手按住顾珊然还在自己的身上面作乱的手:“宝贝,你这是在玩火?”

顾珊然笑了笑,“有何不可呢?还是你不行了!”顾珊然说着渗伸出食指挑起了顾南笙的下巴,顾南笙那模样倒是妖孽至极,尤其是那一副委屈的模样,真是让人想要蹂躏啊,顾珊然直接将顾南笙按倒在了沙发上面,直接附上了顾南笙那艳丽的红唇。

“童养夫,你有反应了?”顾珊然说着埋头在顾南笙的胸口低低的笑着,顾南笙则是伸手抱着顾珊然,顾珊然则是伸手抱住顾南笙的腰,顾南笙直接将顾珊然翻身扑倒,这还没有开始动作,抬头看了看周围这些不识趣的人:“我们夫妻准备做做运动了,你们这是准备观摩还是怎么样,不会自动消失么?”

所有的保镖,立刻以一种风一般的速度离开了,心里面都在嘀咕,这才八点钟啊,少主这也太饥渴了吧,昨晚不是奋斗到了半夜么?这又开始了?古人说的饱暖思淫欲,果然是十分正确的真理啊!

而这边的佟秋练本来正打算出门,就看见了这个直播,他们居然结婚的时候就签了离婚协议,佟秋练真的搞不懂,令狐默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佟清然是以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待在令狐家的,佟秋练突然在心里面觉得佟秋练这辈子活得很悲哀,这辈子都在想要和自己争锋相对,但是最后却是因为自己而死。

“怎么还不走啊?”萧寒走过去伸手搂住佟秋练,在佟秋练的嘴边亲了一下,佟秋练微微一笑,刚刚想要说话,眼睛一转就看见了另外几个眼睛亮闪闪的生物,轻轻咳嗽了一声,换上了一副高冷女神范儿!

“我马上就走!”萧寒顺着佟秋练的视线看过去,小易正趴在沙发上面,伸头看着他们,眼睛还亮晶晶的,这就算了,关键是茶茶这只狗也趴在沙发上面,舌头伸在外面,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大人自然是继续端着他的傲娇范儿的,哼了几声就趴在地上面继续睡觉了。

“我送你出去吧!”佟秋练点点头,萧寒搂着佟秋练的腰就走出去,萧寒回身瞪了这一人一狗一眼,萧寒怎么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家里面现在要变成动物园了。

萧寒送佟秋练到警局门口的时候,发现今天的警局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佟秋练刚刚走进去就看见了此刻应该在发布会现场的人——令狐默!

令狐默一看到佟秋练立刻起身,锐利的视线直直的锁住佟秋练,佟秋练则是跨过令狐默的身边,走到了赵铭的面前,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令狐默在看到佟秋练的时候那种激动,虽然令狐默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令狐默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佟秋练半分。

看的赵铭心里面都觉得有些怪怪的,这令狐总裁是来处理刚刚的天台事件的,怎么盯着佟法医一直看啊。

“昨晚的DNA比对报告小白已经送给你们了,还有就是嫌疑人或许是个女人,这一点只是初步的怀疑,具体的还有等我今天检验结果才行!”赵铭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一直盯着佟秋练的令狐默,怎么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呢!

佟秋练刚刚跨过令狐默的身边,令狐默就伸手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胳膊,佟秋练则是无奈的回过头:“清然去世我也很难过,她的葬礼我会准时参加的,毕竟我们也是从小长到大的朋友!”

“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令狐默发现自己似乎有一堆的话,但是看见了佟秋练,似乎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令狐默刚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就看见了一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令狐默伸手就把佟秋练往自己的身边拉,但是来的人也很快,直接将佟秋练拉回了自己的身边,佟秋练就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身子已经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萧寒身上面的香味是清甜的海洋味道,很清新,会让人觉得很舒服。

令狐默的身上面的那种味道就和他这个人一样的霸道,似乎他身上面的气味都想要占据你的每一个毛细血管!

“你怎么过来了?”佟秋练抬头看了看萧寒,萧寒的脸色不是很好,要不是刚刚掉转车子还不知道里面的人居然是令狐默,难怪引来了这么多的记者和围观的群众。

“外面要变天了,给你送个衣服!”萧寒将一个袋子塞给了佟秋练的手里面,“晚上我过来接你!”萧寒说完俯身在佟秋练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佟秋练则是低着头,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而且脸颊微红,萧寒轻轻抱了一下佟秋练,“你先去工作吧!”

“那你……”佟秋练看了看萧寒,又看了看一边似乎是已经处于一种暴怒边缘的令狐默,佟秋练还是先离开了!

萧寒整理了一下衣服:“令狐总裁,请吧,我们聊聊……”然后两个人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到了警局大楼的天台,外面的天色阴沉,乌云像是要压下来一样,尤其是现在两个人在天台,周围这种阴沉的气氛,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

令狐默是一身黑色的西装,穿得一丝不苟,或许是以前当兵的缘故吧,令狐默站在那里就像是松柏一样,整个人就显得十分的精神,而萧寒则是一身的深蓝色的休闲服,双手插在裤兜里面,靠在天台的栏杆上面,俯视着下面的人来车往,而起令狐默的整个面部像是坏死一样,而萧寒则是嘴角带着浅笑。

“令狐总裁应该记得我和你说过远离我的妻子吧?”萧寒首先开口,令狐默走到栏杆处,俯视着下面,神色冷峻,就像是俯瞰天下的君王一样,睥睨着所有的事物。

“我和小练一起长大,难道老朋友之间叙叙旧也不行么?萧公子是不是管得太多了一点!”令狐默自然是不甘示弱的,本来因为佟清然的关系,令狐默是不可能和萧寒这么说话的但是佟清然已经去世了,令狐默现在是单身一个人了。

“令狐乾我是不反对他们交往的,但是你……就是不行,难道令狐总裁想要看着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瞬间土崩瓦解……”萧寒最后这句话说得极其嚣张,而且嚣张至极,最后的这四个字,说的极其的慢,像是生怕令狐默听不清楚一样。

令狐默则是看着萧寒,萧寒的脸上面挂着一贯的微笑,但是眸子中的侵略,那种与生俱来的掠夺性令狐默看的十分的清楚,令狐默这是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人,萧寒说实话是他看过最出色的人之一,长相俊美邪魅,手里面还掌握着庞大的商业帝国,尤其是此刻这种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更是让人侧目。

“萧公子这算是威胁我么?萧公子之所以能叫公子这个两个字,是因为认识你的人都觉得你就像是古代的公子一样,温润如玉,这话不像是萧公子会说的啊!”令狐默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但是心里面却开始犯嘀咕了,萧寒能够在商界混了这么久,绝对不会是那种会信口开河的人。

“难道我的威胁意味还不明显么?”萧寒轻轻一笑,“那些人有没有和你说过,和我作对的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就像是裴家一样!”

令狐默和萧寒两个人对视了接近几分钟,但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一点的退缩的意味,“令狐总裁,你退役创办令狐集团很不容易,我想你也不想辛苦了几年的集团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萧公子就这么有把握能够把我搞垮!”其实对于萧寒说的话,令狐默是半信半疑的,毕竟此刻令狐默知道,自己的一切萧寒应该知道的差不多了,但是萧寒的一切就像是个迷一样,自己是毫无头绪的。

“我既然能够说得出口就有把握,对了,那批货,令狐总裁就这么确定已经到了收货人那里么?怎么都不打电话问一下!”令狐默的手瞬间收紧,而就在同一时间,令狐默的手机响了,萧寒双手一摊,双手撑着栏杆,“令狐总裁何不接一下电话,应该有重大事情吧!”

令狐默拿出手机,是自己的秘书,电话接通:“总裁,不好了,我们运货的船突然遇到了事故,现在联系不上船长了……”令狐默挂了电话,他的心里十分的清楚这批货对自己的重要性,萧寒则是笑了笑,看着令狐默那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也终于出现了裂痕!心里面闪过了一丝快意!

萧寒从小接受的就是最严苛的训练,萧寒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打破一些既定的东西,那种快感和打碎令狐默脸上面的面具是一样的。

“令狐总裁倒是真的大方呢,几个亿的投资项目啊,令狐集团真的不需要这几个亿的资金还能顺利运转下去?”萧寒挑眉冲着令狐默笑着,只是眸子微眯,挑衅的意味十足!

令狐默快步上前,一把就扯住了萧寒的衣领,四目相对,萧寒的眼中仍然是满是笑意,但是令狐默却是蹙着眉头,令狐默的眉峰之间有深深地皱纹,那种经常皱眉形成的沟壑让令狐默的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冷凝,两个身高差不多,令狐默就算是扯住了萧寒的衣领,萧寒也只是笑着。

萧寒伸手握住令狐默的手,“松开吧,衣服皱了……还是令狐总裁想和你弟弟一样把我揍一顿,我就怕令狐总裁出手了,你的那批原料,就会立刻石沉——大——海——!”萧寒笑着伸手拍了拍令狐默的手,令狐默愤恨的松开手。

其实令狐默的双手已经青筋突起了,随后都有可能给萧寒一拳,但是萧寒仍旧是淡然自若,“令狐总裁,晚上之前给我答复吧,那批货能不能到收货人的手中,就看你的态度了,我们后会有期!”萧寒说着低声轻笑。

就像是看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这种笑声就像是有魔性一般,一直往令狐默的心里面钻!

“砰——”令狐默一拳砸在了铁栏杆上面,铁栏杆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但是被砸的地方已经凹下下去了,“萧寒——”令狐默的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萧寒下楼的时候,季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少爷,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已经和那边联系好了,令狐默的那批货怎么处理?”萧寒直接上车,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真是谢谢你了,麻烦你了,那批货本来就是你们定的,你先可以先生产着,到时候有情况麻烦你配合就好了……这个是自然的,你放心吧,只要你们不说,令狐默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批货已经到你们那里了……”萧寒打了几分钟电话就掐断了电话,“去公司吧,已经很久没有去了!”

季远点点头,我的少爷啊,你终于还记得你有个公司啊,还知道去公司转转啊!季远这些日子已经被折磨得不行了,公司萧家来回折腾,也是够呛的。

萧寒看着窗外,手中玩把着手机,令狐默,和我玩,你还太嫩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批货已经到了那边,而且你也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人和萧氏已经是十多年的合作关系了,稍微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时候该站在谁的那边。

季远则是深深地被萧寒的这种腹黑所折服,无论是孙学初,裴子彤的事情,还是在令狐默的这件事情上面,只要是少爷上心的,就没有事情可以逃得过少爷的盘算,这男人果然是不好惹的,难怪在少爷接手公司之后,老爷和老太爷就立刻撒手不管了。

而就在所有人的议论声中,萧寒坐上了萧氏总裁的位置上面,那一年的萧寒还不到十八岁,但是就在股东大会所有人的议论声和一片的反对声中,萧寒吞掉了一个和他们已经打了两三年擂台的对手公司,并且在董事会上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们只要负责收钱就行了,若是钱都喂不饱你们的话,那你的位置或许我可以随时换人做做看!”其实外人都叫萧寒萧公子,其实董事会的人对萧寒从来都是畏惧的。

因为他们都是萧寒的长辈,有的甚至是和萧老爷子一辈的人,但是萧寒却霸道的迅速的在董事会占据了绝对的领导地位,属于他的东西,少爷是从来都不会放手的,那种绝对的占有欲现在就很好的体现在了对夫人的占有欲上面。

令狐默在天台站了很久,直到赵铭找了上来,和他说一下他们公司天台的事件的进展,进展就是没有进展,“不好意思啊,令狐总裁,这事情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令狐默没有说什么,只是刚刚转身准备离开,左腿突然开始传来了真狠疼痛,令狐默伸手捂住左腿,赵铭连忙走过去,“令狐总裁,您这是怎么了?需要我叫医生过来么?”莫非是被萧公子揍的?不应该啊,萧公子能揍到令狐默?

“不用了,我去你们的会议室休息一下就好了!”令狐默说着伸手推开赵铭的搀扶,令狐默和令狐泽都是那种自尊心极其强的人,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赵铭看着自己落空的手,只能悻悻地点了点头:“会议室在楼下,我带您过去吧!”

赵铭说着走到前面,这边的天台没电梯,需要爬楼梯才行,赵铭注意到令狐默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些细汗,而且令狐默的左腿明显像是受伤的样子,走路的时候也是一瘸一瘸的,而且双手死死地按住栏杆,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整个脸都变得惨白无比,赵铭心里面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佟秋练在解剖室待了一整天,就是午饭都没有吃,等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佟秋练打开手机,里面有萧寒的短信,佟秋练回了个信息给萧寒,萧寒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看见手机震动,一笑,因为这个手机里面只存了佟秋练一个人的号码,可以出发去接她了,萧寒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就往外走。

“少爷,那个文件很急,您……”

“季远,我是总裁,不需要你指导我,你留下帮我处理就行了,别熬夜,我先走了!”季远整个人都愣了,我处理……季远回头看着两摞文件,而且每个都有一米高的样子,这个样子,您让我别熬夜?少爷!您逗我呢?

佟秋练刚刚去洗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资料就准备下班了,刚刚出门就看见了李耐端着咖啡过来:“佟法医,您准备下班了?”

“嗯,你们还要熬夜?买咖啡?”佟秋练手里面拿着刚刚整理的资料,正准备去赵铭的办公室!

“佟法医,你是不知道,这孙学初的身份是确定了,但是留下的东西还很多啊,这怎么逃脱的事情还没有结论呢,而且这孙学初是被谁杀了我们也不懂啊,这不都熬夜加班么?这孙学初的尸体被焚毁的地方监控录像坏了,我们现在是对这个案子一头雾水啊!”李耐说着就带着佟秋练进了办公室。

整个办公室都是浓重的烟味,烟雾缭绕的,赵铭一看见佟秋练进来,赶紧将窗户打开:“佟法医,怎么样?案子有进展么?”

“死者的面部因为整形修复的缘故,我们找到了一些整形手术用的一些东西,不过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不过我分析了一下里面的材料,应该是国外进口的材质,国内很少有,你可以去着手在C市周边问一下有没有大型的整形医院接收过这样的整形手术,还有就是在死者的身体里面也发现了类似断裂的指甲的东西,指甲油里面的色素是纯天然的色素,你们可以查一下?”

“色素?”赵铭和一众警察都是面面相觑,都是一帮大老爷们,谁懂指甲油啊啊,其实佟秋练也不太懂,也是因为这个案子才去查阅了资料。

“是这样的,大多数的指甲油生产厂商为了成本考虑都会使用人工色素生产指甲油,这样的指甲油对人体是有危害的,但是还是有用纯天然植物提取的色素的,这种指甲油价格就比较贵了,而且卖得商家比较少!”

“女人都喜欢这种东西吧,这个找起来也是大海捞针的啊!”一个警察抱怨道!

“这个断裂的指甲,上面只有一层指甲油,所以是自己涂抹的,而不是在外面做的指甲,肯定是自己买的指甲油,而现在生产这种指甲油的商家就只有几家,在C市的话,更少,你们可以查一下!”佟秋练这话说完所有人哦都市眼前一亮。

本来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查找监控的人瞬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行了,你们去找整形医院问问,你们去找这些商家问一下情况!”赵铭也是立刻来了精神,“佟法医,您下班了吧,需要我们送你一程么?”赵铭拿着车钥匙就和几个小警察准备出门调查了?

“不用了,你们先去办案要紧!”佟秋练刚刚和一行人走到门口就看见也正准备出去的令狐默,赵铭走过去,“令狐默总裁,您的身体怎么样?”赵铭是没有想到令狐默会在警局休息了这么久,而且脸色看起来还是很差,“需不需要去医院啊?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用了!”令狐默深深地看了一眼佟秋练,佟秋练觉得怪怪的,因为令狐默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早上的时候,还是带着浓烈的占有欲的那种神情,但是此刻里面却多了许多的东西,佟秋练看不透,不过也不想看透。

外面已经起风了,去了穿上萧寒给她送来的深蓝色薄外套,令狐默一看见这颜色就瞬间想到了萧寒今天对自己的威胁的话,左腿似乎更疼了!

所以这一行人出去的时候队形就有些诡异了,本来是赵铭和佟秋练走在前面,也是随意聊着案子的事情,而现在则是令狐默和佟秋练,其实两个人光是看外貌还是十分的般配的,但是两个人却都已经重新组合家庭了。

“你的腿怎么回事?是因为那次的事情么?”佟秋练看了看令狐默那左腿,一瘸一瘸的。

“旧伤了,阴雨天就发作,我已经习惯了,或许就是要提醒我那个时候的自己有多傻吧!”令狐默说着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你不和我在一起也是因为那次的事情么?”

“不全是,最重要的是,我爱的人不是你……”佟秋练刚刚走出警局大门,就看见了萧寒的车子,萧寒看见佟秋练摇下车窗,冲着佟秋练招了招手,佟秋练回头看了看令狐默:“阿默,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其实倒不如不见……”令狐默这小声的嘀咕还是被佟秋练听见了,佟秋练没有说什么,转身直接上了萧寒的车子,而令狐默则是眼睁睁的车子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心里面就像是一直被人敲打一样,疼痛不是一点点!

令狐默坐在车子里面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面,令狐默伸手死死地抓住左膝的膝盖,“要是当年我没有当兵的话,或许我们的结局也会变得不一样!”

而这边的萧寒和佟秋练坐在车子上面也是沉默着到了家里面,车库里面,萧寒突然就把车子锁死了,佟秋练无法打开车门,只能疑惑的看着萧寒,萧寒却一把扯过佟秋练,张嘴就咬住了佟秋练的嘴唇。

佟秋练惊呼出声,萧寒趁机就开始长驱直入,对佟秋练展开了猛烈的攻势,佟秋练哪里是萧寒的对手啊,佟秋练只能紧紧地攥住萧寒的衣服,萧寒则是在喘息的瞬间说:“搂着我,搂着我……”

佟秋练酡红着脸,还是伸出双手抱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则是眸子一暗,更是猛烈的侵袭着佟秋练的嘴唇,直到佟秋练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萧寒才将头埋在了佟秋练的脖子处,“小练,我不想任何的男人看你一眼,怎么办?”

佟秋练只是抱着萧寒,张嘴就在萧寒的脖子处咬了一口,“嘶——”萧寒虽然疼,但是只是抱紧佟秋练,佟秋练感觉到了自己咬的也是重了,抬头就看见萧寒的脖子处那鲜红的牙印,“你再乱吃醋,我就咬死你!”

因为佟秋练现在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些疼,真是的,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嘴唇,萧寒张嘴含住了佟秋练的手指,佟秋练嫌弃的看着萧寒:“我刚刚解剖完尸体,你不嫌弃啊?”

“不嫌弃,因为……”萧寒扯下佟秋练的手指之后就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佟秋练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好东西自然要一起分享了!”

“无赖!”佟秋练按下了车锁,就直接下车了,萧寒也笑着跟在后面:“其实你要是生气的话,也可以再咬我一次,吃了我,我也不介意的!”佟秋练真是对这个男人无语了,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

两个人刚刚到门口,茶茶就跑了过来,佟秋练抱起茶茶,“这就学会迎接主人了,真乖!”佟秋练说着在茶茶的狗脸上面亲了一下!但是佟秋练一回头就看见大人此刻正蹲在萧寒的面前,摇着尾巴,看上起心情不错,但是萧寒直接绕开了大人。

大人直接撒开蹄子,毕竟大人还小,只能小跑着跟着萧寒的后面,等到萧寒停下脱鞋子的时候,大人又一次蹲在了萧寒的面前,萧寒伸手拍了拍大人的脑袋:“行了,一边玩去吧!”

大人却没有走,还是看了看佟秋练和茶茶,又看了看萧寒,萧寒哪里知道这狗的心思啊,换了拖鞋就往里面走,大人却张嘴咬住了萧寒的鞋子,萧寒顿时无语了,直接抱起了大人,“你到底要干嘛!”

然后就是萧寒直接石化的部分了,因为大人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萧寒的脸,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人伸出舌头将萧寒的整个脸都舔遍了,看的小易和佟秋练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只有萧晨这个不怕死的说了一句,“大哥,大人很喜欢你啊!”

萧寒在石化的时候,大人似乎已经满足了,直接趴在萧寒的怀里面就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了,萧寒直接将大人扔到了沙发上面,几乎是跑着上的楼!

“大人,好样的!现在终于发现爹地怕什么了!”小易抓起大人的狗爪子,和大人玩了个击掌,大人则是完全无视小易,打了个哈气,调整了一下身子就接着睡觉了。

佟秋练上楼就听见了“哗哗——”的水声,佟秋练敲了敲门:“萧寒,你没事吧?”

“我怎么可能没事啊,以后不准那条狗靠近我!”说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水流声音,佟秋练看着满地的衣服,默默地低头将衣服捡起来,是有多嫌弃啊,大人那是喜欢你才亲你的,不然的话,你以为大人想亲你么?

但是正在洗澡的萧寒真的觉得现在整个人不好了,似乎一呼吸都能闻到大人的味道,啊——真是疯了!

萧寒刚刚出来,佟秋练正好换了睡衣,“我下楼了,你等会儿下来吃饭!”佟秋练这边还没有离开房门,整个人天旋地转间就被萧寒压在了门上面,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萧寒已经直接压了上来。

“干嘛啊,身上面还是湿的!”佟秋练感觉到有水珠落在自己的脸上面,冰凉的!

“消毒啊!”萧寒说完,佟秋练愕然,消毒?消什么毒?大人的口水?也真是够了,佟秋练直接推开萧寒,“我下去帮忙做饭,你赶紧下来,别矫情!”我矫情,我哪里矫情了,我的脸啊……被一条狗,还是一条公狗占了这么的便宜,你怎么就能无动于衷呢?

好吧,是萧公子自己抽风了!佟秋练完全是选择无视的!

------题外话------

还是要在这里申明一下,欢迎大家加群哦,福利多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