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03.丫头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

下午,突然出了太阳。

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宇文辙坐在书房之内,有些心不在焉,这两天他一直守在周璇身边,盼着她醒来,可是当她真的要醒了,他却逃了!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他手里拿着的是南宫望舒的亲笔信,周玉华给他们看的那封帛书的确是出自母后之手,帛书里面的事情竟然都是真的!

一直以来,他都把周家当做最大的敌人,却不知事实正好相反。

周家不但从未陷害过他母后,从未给他下过毒,还救了小月……而他却把周傲华害到如斯地步…霰…

可笑!

实在可笑!

想起自己以前对周璇的态度,想起自己那副施恩者模样,宇文辙更加惭愧了……

是他对不起周家,对不起璇璇!

关于周璇的身世,他并未向义母求证,每个人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她当初既然说自己无儿无女,其中肯定不想让人知道的原因,他作为晚辈不该多问……

唯一确定的是,璇璇应该就是义母的女儿无疑!

义母更是他们兄妹的恩人……

哎,哎……

宇文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声。

“宇文辙,你在吗?”

是周璇。

这一刻,宇文辙的心跳漏了一拍,随后又迅速加快,仿佛随时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一般。

周璇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不由地微微蹙眉,刚才她来书房之前遇到了薛进画。

薛进画说是来替她看病,但她看得出来,他是专门来找她谈话的。

在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

原来,真正害文德皇后的并非周家,而是宇文辙的亲生父亲景帝以及平日里看似最疼爱他的太后……

周璇作为一个局外人,得知真相之后尚且久久不能平静,更别说宇文辙这个当事人了!

二十一世纪,父母离婚都会让很多孩子难以接受,更何况父亲和奶奶害死母亲……

他们不仅害死母亲,还要害死他妹妹,害死他……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景帝却对自己的孩子痛下杀手……

宇文辙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周璇坐立不安,也没心思下厨了,她以最快速度朝着书房跑了过来。

她知道他在!

可是,他不开门……

这让周璇更加担心了。

“宇文辙,让我见见你好不好?”

周璇在门外小声地问道,声音轻轻的,却盈满了关心。

屋内一阵沉默。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在地上,留一地斑驳,轻轻地晃动,远处传来蝉鸣,惹人心烦。

周璇静静地站着,时间一点一点儿地流逝。

她想可能宇文辙现在并不想见到她。

出了这么大事情,他或许想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吧……

“宇文辙,那我先走了。”

周璇对着空气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这时候身后却传来开门的声音。

原本闭合的木门被打开,宇文辙站在门前,那张俊美的脸此时此刻看起来非常憔悴,漆黑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眼睑上有浓浓的淤青,昭示着睡眠的缺乏,下巴长出了胡渣子……

斑驳的阳光落到他的身上,让他原本就憔悴的脸蛋愈发显得苍白憔悴,好似风一吹便会倒了一般……

周璇看了心都软了。

“宇文辙……”

她开口轻轻地唤他,语气中尽是关切之意。

“本王无碍。”

他淡淡地说道,声音却有些沙哑,带了磁性,听起来却是别有一番味道。

无碍?

怎么可能会无碍呢?

若是无碍,他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周璇印象中的宇文辙除了装病以外,大多数时候都是活力十足的,什么时候这般颓丧过?

“宇文辙……”

周璇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般,她猛地冲上前去,将那憔悴颓丧的男子紧紧地抱住。

这一抱,让宇文辙着实愣住了。

他知道薛进画已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了。

那些话,他没法亲自开口跟她说,所以才会让薛进画帮忙。

她以为在知道真相之后,她会愈加讨厌他,憎恨他,甚至离他而去……

她来找他,他以为她是兴师问罪来了!

可是她却抱住了他……

属于她的独特气息将他冰冷的身子包围,那么温暖,那么舒服,那么迷人……

宇文辙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个一向运筹帷幄、习惯将什么东西都控制在自己手里的男子这一刻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唯一知道的便是,他贪恋这样的温暖,贪恋着周璇。

此生,他注定是放不下她了……

“璇璇,对不起……”

他开口,声音有些涩涩的,好似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那么词穷……

他在向她道歉,为他所做的一切道歉。

包括对她的,也包括对周家的……

“宇文辙,你喜欢听曲儿吗?”

周璇终于放开他,那一刻,宇文辙只觉得心里一空,好似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般,好在周璇又抱住了他的手臂。

“宇文辙,我吹笛子给你听好不好?”

她漂亮的双眸注视着他,眼中饱含的竟不是愤怒、不满,而是满满的关切……

璇璇,你为什么总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那么多呢?

周璇的曲子其实吹得不算好,但是她清楚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不适合,唯有用音乐安抚他的情绪,希望他的心情能好一点。

那天,周璇给宇文辙吹了一下午的笛子,她会的古曲并不多,很快就吹完了,没办法,她只好开始吹现代的歌曲。

什么《铃儿响叮当》、《哆啦A梦》、《青春练习曲》……

只要是她会的,她都吹了,不过宇文辙最喜欢的好像还是那首《youaremysunshine》,他让她吹了好几遍……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她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一遍一遍地给他吹曲子,吹到实在没曲子可吹了,她便开始给他讲《十万个冷笑话》、《万万没想到》里面的经典台词,逗他开心……

宇文辙笑了。

周璇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被她逗笑了,还是纯粹为了不让她失望而配合他,总之他笑了……

那一刻,周璇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十里春风不敌你一笑……

宇文辙的笑容就仿佛能让千年寒冰瞬间融化一般,暖暖的,仿佛人间四月天……

那一刻,不知为何,周璇竟下意识地抓住宇文辙的手,说:

“宇文辙,你不用担心!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我会陪你跨过去的……”

他低头看着被周璇握着的手,温润的眉宇间却闪过一丝失落,他蹙眉想了好一会儿,好似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般,终于开口,道:

“璇璇,从今以后,你是自由的,想要去哪里你跟说便是,我送你去……”

不久前,他曾以一纸契约打算将她一生一世绑在身边,那时候他凭借的是自己对周傲华施于的恩惠,然而如今这一切早已不成立,相反,是他愧对周家。

他自然没有理由再束缚她!

她若要走,便让她走吧!

或许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周璇也愣住了,漂亮的眸子熠熠生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璇璇,你有想去的地方吗?”宇文辙轻轻地问她。

想去的地方?

周璇想了许久,可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她摇摇头,没有。

她知道自己不能走,至少要等宇文辙渡过这道坎之后再说吧……

宇文辙似乎看透了她的鼓励,他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

“丫头,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十九年我都过来了,没什么过不去的……你还是好好为你自己的将来打算吧……”

不知道为何,在听到宇文辙叫她“丫头”的时候,周璇的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一张脸。

一张平凡的脸,可此时此刻,他却与眼前这个男子重合了……

天呐!

她真是糊涂了,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无痕大哥怎么可能会是宇文辙呢?

“想什么呢?”

宇文辙见周璇突然不说话了,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问道。

“没……没什么……”

周璇连忙否认,宇文辙见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以为她是在想要去的地方,于是对她说:

“丫头,不急!你若暂时不知道去哪里,就先待在齐王府吧,等有想去的地方了再跟我说,哪里我派人亲自护送你过去,一诺千金绝不反悔。”

宇文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之前自己多次失信于她,以为她会不相信他,特地重复了一遍。

“若璇璇不放心,我们可以立字为据。”

若是以前,周璇一定会让他立字为据,可是这一刻,她却没有。不知为何,她发自内心地相信他……

******

如同宇文辙自己说的那样,他并没有那么脆弱,周璇从书房回来的第二天,她便看到宇文辙忙碌的身影。

他似乎很忙,连带着慕雨和崩雷也跟着忙碌了起来,周

璇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也没过问,而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观柳居静养。

景元二十三年七月廿三,文忠皇后出殡,雕玉为棺,文梓为椁,整个皇宫齐鸣乐,黄纸漫天,哭泣声哀哀,一干人等均着白衣麻布,三步一跪,九步一扣,以儆孝之。

周璇也出席了葬礼,她和这位姑姑本无太多交集,可薛进画讲了一些关于她生平的事迹之后不由地悲从中来,倒是觉得应该好好送一送这位风华绝代的皇后……

不管怎么说,周玉华也算是救过自己一命……

出了齐王府,周璇才知道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有人自首说是自己在周丞相寿宴之上对周丞相下药陷害他,幸亏周丞相自制力强,并没酿成大祸。

原本传说已经自杀的杨墨瞳再次出现,并且验明正身,乃是少女之身,还周相清白。

那人说周丞相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他却陷害他,近日来饱受良心折磨过意不去,才来自首的……

当官府的人想要追问其幕后主使是谁的时候,那人却咬舌自尽了。

有人猜此人八成就是李太尉,李太尉与周傲华一向不合……

当然这只是猜测,毕竟没有证据。

周璇清楚,这一切应该都是宇文辙在幕后推动的结果,知道真相之后,他在以他的方式尽量弥补……

葬礼上,周璇见到了宇文轩,他憔悴了不少,看得出来皇后的去世对他打击不小,宇文轩是有名的孝子。

周璇叹一口气,想起周玉华也算有恩与自己,于是她走上前去,轻轻地说:

“人死不能复生,太子殿下一定要保重身子。”

她的声音传到宇文轩的耳朵里,那一刻,宇文轩以为自己是伤心过度以至于神志不清出现幻听了,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周璇,震惊。

竟真的是她!

她在安慰他?

宇文轩做梦也没想到周璇竟会主动同自己说话,还安慰他……

“璇璇放心,本宫没事。”

他淡淡地说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周璇担心他。

“恩。”

周璇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冲着宇文轩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

周皇后的葬礼上有一个不速之客,虽然她易容了,周璇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她。

那个人是东方弄月。

她一直混在人群中,跟着大家三步一跪,九步一扣,动作非常认真。

送葬的队伍返回时,她还一直跪在周皇后陵前不肯回来,周璇见状过去忙去提醒她,跟她说若想来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切莫让人看出端倪。

东方弄月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她没想到周璇竟会认出自己,更没想到她会帮着自己。

明明,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差点要了她的性命……

那一日,东方弄月是易容成齐王府的婢女去参加葬礼的,礼毕之后便跟周璇和宇文辙一起回府。

路上周璇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明明想哭,却一直忍着。

回答齐王府之后,东方弄月本想离去,却被周璇拉住了。

“要不要来观柳居坐坐?我那儿有秘制的花茶,正好拿出来给你品品,润润嗓子。”

宇文辙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周璇竟会主动邀请东方弄月,有些惊讶,投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

“我有事先走了!”

东方弄月却并不领情,伸手将周璇的手抚去,冷漠地转过身,足下一点,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这丫头真不像话!”

宇文辙眉心紧蹙,他知道周璇是一片好心想要安抚东方弄月,却没想到小月竟如此对她……

“没事!”周璇摇了摇头,“宇文辙,你最好派人跟着东方姑娘!我怕她会想不开……”

从东方弄月今天的表现应该可以看出,她已经知道周玉华乃她的救命恩人了……

救命恩人死在自己剑下,东方弄月只怕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恩。”

宇文辙点点头,连忙嘱咐崩雷,他这些日子太忙了,差点忘了小月,好在有周璇提醒,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虽然这些日子里来,他们同在齐王府,可自那日午后,他一直都没好好跟她说过话,心里其实有很多话想要同她讲,可偏偏到了她面前,却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一切无从谈起。

他们并肩而行,一路无言。

可宇文辙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即便不说话,就这么走着,也是幸福……

只可惜路不够长,没多久便到了观柳居。

周璇顿下脚步,抬头看他:“王爷要进屋坐坐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