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1.坑深141米:晚安心里可能有疙瘩,你解释下

晚安掀起眼皮,随口不咸不淡的道,“他看上的女孩还有得不到。”

她怎么不知道他还喜欢过哪家的姑娘。

“你应该也不想知道他另外的爱情故事,”薄锦墨波澜不惊的道,“不过,他选了你,你对他而言很不一样。”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笑,“是吗。”

“嗯,”他简单的道,“笙儿昨晚淋了雨发烧在住院,南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找我。询”

“我知道了。”

薄锦墨待了会儿就带上门出去了,医生说等手术的麻药药效消失,等他醒来估计要到明天早上霰。

晚安靠在椅子里休息了会儿,梁秘书就带着早餐过来了,还买了临时的一次性洗漱用品,晚安简单的洗漱过后喝了一碗粥。

“夫人,不如通知家里的佣人让她收拾点衣服过来,还是我去给您收拾呢?”

晚安擦了擦嘴,抬头笑了下,“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这边有护士照看他,医生也说他最早都要明天才会醒来,我回家收拾好东西洗个澡休息一晚,明天就过来陪他。”

“恩恩,好的,您一个晚上没睡,是应该好好休息补充体力,等顾总醒来还需要您的照顾。”

晚安上午十一点让陈叔过来送她回南沉别墅,一个晚上没睡,她没有精神再开车,让林妈简单的炒了几个菜吃了午餐,洗了一个澡,回卧室睡了两个小时。

醒来后她就一直坐在电脑面前拿出纸和笔搜资料。

她没有经验所以不懂怎么照顾车祸后的病人,上网查了不少的资料,然后又用给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

一直忙到吃晚餐的时候才结束,吃完后找了个行李箱出来,找了两身舒服的睡衣,她自己需要换洗的衣服,住院需要用到的生活用品,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已经是晚九点多了。

又回到浴室洗了个澡,认真的洗漱完就关灯睡觉了,睡前给护士打了个电话,对方告诉她情况都好,她想了想嘱咐道,“我希望院方不要透露出顾先生在住院的消息,如果有来探望的客人,除了顾奶奶或者薄锦墨,你让他们直接打电话给我,他伤的很重,最好是静养。”

“好的顾太太。”护士答应得很快,一是因为晚安是家属,二则是因为她是这家医院的女主人。

晚安以为她会担心得睡不着,可是她的心房安静恬然,躺下去什么念头都没有,很快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晨七点。

顾南城睁开眼睛就看到黑色的长发垂下,撑着脑袋闭上眼睛安静睡着的女人。

他皱皱眉头,看着穿着病号服,原本没有下次的脸上落下好几处疤痕的陆笙儿,思维缓了好久才慢慢的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麻醉药的药效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就是各处伤口真实的疼痛。

脑袋从手上滑下,陆笙儿一下就醒来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醒来了,她略带惊喜的道,“南城你醒来了?”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疼不疼?要不要叫医生过来检查?”

顾南城疼得皱了下眉,面上却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没事。”

他记得当时他再看前面的时候一辆卡车从十字路口的另一侧直接撞了过来,他甚至来不及的思考,只凭着好几年前玩车的经验做出反应——

两辆车撞到一起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那时他想,如果他死了家里在床上睡着的女人会不会哭。

几抹深思飞快的掠过,因为重伤而显得没什么血色的男人的脸未露出任何其他的表情,目光停留在陆笙儿脸上的伤口上,“你的脸怎么了。”

陆笙儿闻言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事,在山里窜来窜去的被树枝和款木划伤了,伤口不深,不会留疤的。”

他深沉而内敛的眸望着她,“锦墨找到你了,有没有别的伤?”

她身上穿着病号服,应该也是在住院。

“没有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淋了很久,所以第二天发了烧,锦墨非要压着我住院,其实没什么,吃点退烧药涂点药就没事了,”她静了静,弯起唇角,最后一句说的很轻,“你不用担心我,养好伤。”

“我听跟锦墨汇报的交警说,你的反应再慢三秒车毁人亡没有任何的余地,”陆笙儿低着脑袋,苦笑,“你吓死我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近些年早就不飙车了,但是男人对车都有一种特殊的迷恋和情结,顾南城亦然,他当年玩车疯的时候比锦墨疯多了。

怎么会出车祸,她无法想象。

顾南城淡淡静静的道,“意外而已,会游泳的人也会溺水,雷电和雨太大了,那个路口的红绿灯没亮。”

他很快的转了话题,拧着眉头问道,“你住院,锦墨呢?”

“他这两天忙坏了,处理我的事情又要处理你出车祸的事情,忙着对

媒体封锁消息,两天两夜没怎么休息了,我让他回去睡觉了。”

顾南城嗯了一声。

虽然没有过重的伤,但他做完手术整个人还是很虚弱,只不过是强打着精神跟她说话,眼睛半阖着,仿佛随时都会睡过去。

陆笙儿从来没见过整个男人躺在病床上连说话都显得很累的模样,心口呼吸都是窒息的。

她咬着唇,轻声的问道,“南城,你饿吗?我让人买点粥过来给你喝?你暂时应该只能喝点流食。”

却见又睁开眼睛的男人蹙上了眉,问道,“晚安呢?”

他问这话时的表情很平淡,如果不细看很难发现他眉眼间的不悦。

陆笙儿顿了顿,“你前天晚上出车祸进手术室她就守了一个晚上,应该是累坏了也吓坏了,昨晚回去收拾东西休息一晚,待会儿应该就会过来了,我是因为刚好也住院,所以比较早。”

看着男人的脸,“要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给你带早餐吃?”

她其实昨晚就过来看了他一次,只不过顾南城还在昏迷,她自己的身体也还虚弱,锦墨也不允许她在外面都逗留得太久,所以没待很长时间。

不过从昨天中午开始慕晚安就一直没有出现在医院,这个她也是知道的。

顾南城抿唇,淡淡的道,“不用了,她一晚上没睡可能很困,平常她睡得晚就会起得晚。”

她没睡饱被闹醒简直是要发脾气的,所以他平时起床也几乎不会发出一点声音,虽然偶尔觉得她起床气气呼呼不耐烦恨不得咬他的样子瞧着活色生香让人很有吻她的冲动。

陆笙儿想了想,还是很委婉的道,“我想……她可能是介意……你出车祸的事情,晚安心里可能有疙瘩,你跟她解释一下……不然她应该不会一个晚上不来。”

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出车祸。

她半天一晚不出现在医院很容易让人诟病。

有些事情,稍微了解情况的旁观者都明白,却也不方便说得太明白。

顾南城开始没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病房的门被敲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头朝门口看去,出现的却是男人的身影。

岳钟手里拎着探病的礼物,摸了摸脑袋,无辜的问道,“顾公子,我虽然来晚了点但也是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就从夏威夷飞了过来,已经很有爱心了……你不用这么不欢迎我吧?”

怎么看着很嫌弃他的样子。

“笙儿也在啊,你没事吧?”

“我没事了。”陆笙儿笑着摇摇头,起身,“南城做完手术伤口应该还很疼,心情不好在所难免的,你别打趣他了。”

岳钟觉着这一幕有种说不出来的和谐。

但是又隐隐觉得这股和谐下好像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的。

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这才想起来,“我刚下飞机就直接过来了,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了,慕大神是不是出去买早餐了,能不能也给我带一份?”

他对晚安的称呼一直如此,慕大神。

话音落下再看看陆笙儿脸上有些尴尬朝他使眼色的表情,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什么了。

他只直到顾公子出了车祸——是因为在雨夜驱车去支援锦墨找笙儿的。

眉心跳了跳,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

——第三更,今天的一万字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