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0.坑深140米:我比你了解他,南城比他以为的喜欢你

正准备回拨一个电话过去,手机屏幕上又亮起了来电显示,她心脏一紧,还是很快的接了电话。

很公事公办的年轻女人的声音,“您好,是顾太太吗?”

“我是。”

“您现在能来医院一趟吗?顾先生出车祸了,现在在手术室。询”

晚安的脑子里呈现出短暂的空白,随即仿佛有一桶冰水从头顶淋了下来,手脚彻底的冰凉下去了,“什么?”

“顾先生出车祸了,在手术室做手术,顾太太您是家属,希望您可以马上过来。”

正说着,外面又一个深蓝色的炸雷响了,晚安差点没捉住手里握着的手机,她有些用力的呼吸,“在哪里……他伤……怎么样?”

“顾先生的车撞到了一辆大卡车,大出血,但是具体的情况还要问主治医生……霰”

那护士后面又说了些神马晚安记不清楚了,她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句话,

【顾先生的车撞到了一辆大卡车……】

她握着手机就起身下床,直接奔向了门口,开门的时候才想起来什么,又重新回到了柜子前,翻箱倒柜的扯了两件衣服出来换上,头发都没有打理,就直接出去了。

顾南城的车库里停着几辆车,陈叔基本都成了她的专属司机,所以她甚至不知道车钥匙放在哪里,从卧室找到他的书房,来来去去都翻不到车钥匙,晚安抓着自己的头发,几乎扯痛了头皮。

跑到林妈的门前,手用力的拍着门板,“林妈,林妈……”

被她的声音吓到,林妈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急急忙忙的下床去开门,走廊开着灯,她看着凌乱的长发下惨白的脸,还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太太……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车钥匙放在哪里?”晚安一把握住林妈的手,“林妈,你知道车库里的车车钥匙在哪里吗?”

“知道知道……太太,您这么晚拿车钥匙是要出去吗?”

“林妈你把车钥匙给我,快点给我。”

林妈本还想多问几句,但是看着晚安的神色毕竟又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不敢多说什么,“太太您别急,顾先生之前留了备用的车钥匙给我,这就去拿给您。”

说着就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了一串钥匙出来递给晚安,年纪大了忍不住絮絮叨叨,“外面打雷又下雨的,太太您自己开车太不安全的……不如稍微等会儿打个电话给陈叔让他过来接送您……”

晚安接过车钥匙已经转身走了。

林妈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担心,叹了一声气。

…………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外面。

晚安是第一个被通知到的,也是第一个到的。

手术室的红灯还亮着,医院的走廊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这种味道一度熟悉得让她绝望。

深夜时分的手术室外,透着一股幽深清冷的寒意,全都往她的毛孔里钻。

呆呆的看着手术中三个刺目的红字,她迟钝的脑海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他就这么死掉了。

刚刚跟她在床上滚过的老公转身下床在去找他心上人的路上出车祸。

她慢慢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抱着自己的脑袋。

心底溢出细细的幽深的凉笑,他当年凭着一辆破车差点追上了她开的组装赛车,大街小巷什么地方都能绕的过去,竟然会出车祸。

是今晚的雨下得太大了,还是陆笙儿让他魂不守舍得连卡车都看不到。

第二个赶到医院的是梁秘书,她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晚安垂首静静蜷着身体坐在长椅边的模样。

“夫人,”梁秘书手心都是汗,只知道顾总在手术室,却不清楚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只能往好处想的安慰着,“您别太担心,顾总不会有事的。”

她也不知道在凌晨全城都在熟睡的点,自家总裁怎么会出车祸躺进医院。

晚安缓了很久才抬起头吐出一个好字。

手术从凌晨一直到早晨天亮七点多,那始终亮着的灯才忽然灭了,手术室的门打开。

梁秘书比晚安的反应快,几乎门一开她就起身急步走了过去,紧张地问道,“医生,顾先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看了眼后面蹙着眉一双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布满着血丝又静默的晚安,“顾太太。”

这家医院早在晚安爷爷住院的时候顾南城就买下来了,虽然她不明白医生怎么知道她是顾太太,“幸好顾先生反应快车子没有直接的撞上去,加上车内弹出的安全气囊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经过抢救手术很成功。”

晚安心底那根紧紧绷着的神经终于一点点的松弛开了。

“不过顾先生失血比较多,有多处撞击,加上玻璃划伤的伤口比较深,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还需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简单的说就是

,人已经活过来了,不出意外不会伤残,但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到处都是。

晚安慢慢的舒缓了一口气,“好的,我待会儿去办手续。”

梁秘书连忙道,“夫人,住院手续我去办就可以了,您一晚上没睡也累了,我等下替您买点早餐过来吃,等顾总安顿下来,您就休息会儿吧。”

晚安没多说什么,疲倦的点点头,“好,麻烦梁秘书了。”

“这是我分内的事情,”梁秘书看着晚安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仍有些失神的模样,劝道,“顾先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您放宽心,不要担心太多了。”

晚安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好,我没事。”

忙了一个早上把病房安顿下来,晚安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男人,他英俊的脸上布着几道不深不浅的几道口子,破坏了原本的完美,显得有几分落魄。

干净的眉宇紧紧的蹙着,不知道是伤口疼,还是做了不好的梦。

温凉的手指伸过去,落在那粗一分显得犷细一分又显得太秀气的眉头上,指尖轻轻的点着。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能什么都没想,可能想了太多。

病房的门被推开,晚安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她转过身看了一眼来人,是一身黑衣风尘仆仆的男人。

薄锦墨明显彻夜未曾休息,他迈着长腿走了过来,“我问过医生了,南城的手术很成功,你别太担心。”

晚安其实本来想问问陆笙儿的情况的,但是话到嘴边,便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嗯字。

薄锦墨自然不会多说陆笙儿的事情,又本是性好沉默的男人,晚安不主动说话,两人之间便没有了对话。

椅子很大,装着她的身体已经足够,晚安的脑袋枕在后背上,闭着眼睛休息,嗓音是一晚没有休息的沙哑,“我会照顾他的,有什么问题我会跟你说,你去忙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顾奶奶前段时间跟人组团去了法国非洲去旅游,梁秘书过问她的意思后还是决定吧消息蛮下来,毕竟怕老人家太担心,反正他已经渡过危险期了。

薄锦墨低头淡漠的看着椅子里的女人,淡淡的开腔,“南城开车的技术很好,怎么会出车祸。”

“不知道,”她仍然闭着眸,“可能是雨下得太大了,又在电闪雷鸣,他心里担心陆小姐走神了吧,具体的要问问交警才知道。”

病房里沉默了一会儿。

薄锦墨单手落在裤袋里,“晚安,你爱上他了。”

“爱不爱都要过一生,说这些蛮无聊的。”

对顾南城而言,爱还是不爱没什么区别,她计较得太多,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男人的声线很干净,低沉淡漠,听上去不参杂任何的其他情绪或者浑浊感,“你别多想,笙儿的事情即便是为了我他也会插手的,”静了静,他淡淡的陈述,“我比你了解他,南城比他自己以为的喜欢你。”

“我知道他喜欢我啊,他不是第一眼看到我就喜欢我了,我知道。”

安城顾公子也不会花这么大一笔钱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这一点她一直都很清楚。

薄锦墨微皱了眉,随即舒缓开,恋人之间的事情旁人说得再多也没有什么用,何况他也不是一个喜欢说多话的男人。

“南城之前其实喜欢过别的女孩子,只不过阴错阳差错过了,他不是非要笙儿不可,只不过这些年除了那女孩再没有遇到过让他心动的了。”

——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