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一十章 神挡杀神,佛阻灭佛!

两道身影匆忙往北宫家的方向走去,众人感到身边的波动看去,却只能看到两道残影,无法看清楚是谁。

北宫弑匆匆回到北宫家,离夜随后赶到,门口护卫看到两人匆匆跑回来,急忙迎上去。

“家主,少主。”发生什么事了吗?少主不是在和人比试?

“有没有谁来过?”北宫弑沉声问道,邵延若真是趁着他和夜儿都不在的空档,对北宫家做什么,他就带人去灭了邵家,看皇帝还有什么可说的!

门口五个护卫相视一看,迟疑摇摇头,他们没有看到谁来过,今天北宫家有客人吗?

“没事了。”离夜扫视了一眼五人,扬起邪魅的笑容,看上去放荡不羁,嚣张轻狂,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五人看的有些呆滞,过了好一会才点点头,站回自己的位置上,沉重的北宫家大门缓缓打开。

北宫弑大步走进去,滔滔怒火已经在爆发的边缘,离夜跟在北宫弑身边,明显能感觉到北宫弑的怒意,她又何尝不是已经杀气腾腾。

邵延这次若真做了不利北宫家的事,便是夙皇出面,也再也保不住他邵家一脉。

走进北宫家,四周寂静如常,仿佛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明亮璀璨的双眸注视着一个方向,玫瑰红唇轻启。

“暗一!”

黑色身影瞬间出现在离夜身后,宛若一道黑色闪电,单膝贵在北宫弑和离夜面前。

北宫弑看着突然出现的暗一,张了张嘴,走到离夜身边,指着跪在地上的人问道:“夜儿,你什么时候让这小子这么听话的?”

这些暗卫都是他亲自从北宫家选出来的,只听他亲口传达的命令,平常不现身,也没有谁能叫动他们做事。

暗一低头单膝跪在地上,对于北宫弑的疑问,脸色僵了僵。

离夜看向北宫弑,高深莫测露出一抹笑容,“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找他们几个暗卫聊了一下天,说了说理想。”

话落,红莲顿时阵阵狂汗,她确定只是去聊天和谈理想吗?有那么聊天和说理想的吗?

暗一身体紧绷,没有回答,缓缓抬起头,注视着一问一答的祖孙。

少主把他叫出来,应该不是听他和家主聊天调侃他们的吧,还有,昨晚那他是去说理想吗?说说理想能让他们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就胆战心惊,肉疼不已。

心里的恐惧,是吃了灵元丹对无法痊愈的,昨晚的少主实在是太可怕了。

看到暗一的眼神,离夜摸了摸鼻子,昨晚她不是没有劝过他们,是他们自己还要动手的。

“今天有没有外人出入北宫家?”离夜看了看四周,眸光变得深邃,杀气沸腾。

“没有。”暗一沉声道,低哑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

少主昨晚把他们所有暗卫一一打趴下以后,就让他们今天守在北宫家各个角落,他们并没有发现谁进入北宫家。

“是吗?”离夜迈步往前走去,“爷爷,我去看看。”

“我也去。”北宫弑不放心跟在离夜身后,现在这个时候,他还真不放心邵延,邵延昨天去找了东方红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离夜停下步伐,看向北宫弑,露出嗜血的笑容,“爷爷,我去的是邵家。”

邵延既然这个时候还没来,她就去邵家等着,不知道谁的动作更快一点,他也会知道,是邵家先灭,还是她北宫家先倒!

北宫弑脸上露出兴奋,立马抓过离夜,“老子更要去了,不少说过,老子不动手也要去击鼓助阵!”

看着离夜,北宫弑脸上的菊花格外灿烂,知道邵家会才出手,坐等挨打那是不可能的,反手一击,打的邵家一个措手不及,他们要是准备对北宫家出手,现在的防御肯定是最薄弱的。

“我带暗卫去就好了。”用不着那么多人,区区一个邵家罢了。

“这……”

“爷爷,邵家已经不是以前的邵家了,现在一个区区小家族,用不着你北宫家主亲自出手,叶家我都能灭,更何况是邵家。”离夜轻狂嚣张道,如今的邵家和叶家也没有什么区别。

叶家还有个宗师,邵家连步入神化的人都没有,用不着担心她。

北宫弑迟疑看着离夜,他还是不放心,暗卫加起来也不过二十个人,邵家现在说来也应该有几百个,她哪里会是对手。

“属下一定会保护好少主!”暗一坚定回答,暗卫已经对少主心服口服,会以生命保护好少主的安危!

“那好吧,你要小心点,这个你拿着。”北宫弑拿出一颗圆珠,圆珠黑色明亮,四周布满复杂的暗纹,散发着古老的气息,给人非常神秘的感觉。

“这是什么?”离夜拿过圆珠,疑惑问道,一丝浮动从指间划入身体,化作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是……这东西!真神奇,只是拿在手上,它就能自行认主,都不用滴血了。

“危险的时候就捏碎它,这里面是先祖融入所有心血凝聚而成的阵,所有人都说北宫家不擅长阵,那是他们不知道北宫家最擅长之一的就是阵,它叫伐天玉,也是一个阵,等你打开了以后,就知道怎么收阵,它会保护你的。”北宫弑眼中露出淡淡笑意,这样东西,终于传给她了。

有伐天玉在,他又能放心不少,先祖们用尽心血凝聚成的东西,一定会保护好北宫家的子孙。

“它好像已经认识我了。”离夜端详着手上圆珠,很熟悉的感觉。

“它是先祖的心血结晶,只有拥有着北宫家血脉的人,才能碰触它,只有北宫家的传人才能开启阵,它是有灵性的。”北宫弑笑呵呵道,先祖的东西自然不弱。

“我知道了。”离夜收起圆珠,是个好东西。

“你去吧,小心点。”北宫弑担忧道,他还是觉得跟着去比较好。

“好,那……”

“家主,小少爷!”灰色身影一闪而过,三千银丝,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箭步走到离夜面前,神情匆匆。

离夜的话刚开口,就看到北宫奇走来,她急忙迎上去。

“怎么了?”

“小少爷,的确有人潜进北宫家,不过没有很多,只有一个人。”混在北宫家几千弟子中,要找出这个人的确还不容易,幸好小少爷有办法。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嘴角微微上扬,“是吗?”

一个人,不知道这个人是夙琉展的,还是邵延的。

“我已经把小少爷给我的丹药给他服下了。”北宫奇眼中闪烁出笑意,早上大早小少爷找他,他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小少爷怕是算准了会有人来。

“去看看。”离夜刚迈出一步,就被拉住。

“夜儿,你昨晚到底做了多少事情!”北宫弑脸红耳赤问道,火气蹭蹭蹭往上冒,为什么他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离夜狡黠一笑,缓缓道:“我只是有备无患,可没想到真的抓到了。”

她昨晚炼药以后,就想到邵延,知道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才去找了暗卫,有备无患而已,刚才擂台上不适的预感,至少是真的,真的有人到了北宫家,想做点什么。

“去吧。”北宫弑摆摆手,他是越来越猜不透夜儿在想什么了,她真的是长大了,连他这个老家伙都无能为力,探究不到什么。

算了,随她去吧,不是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了。

至少她的预感是真的,不然今天北宫家,等他们比试完回来,已经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暗一,帮我叫罗刹来。”离夜看了一眼暗一,沉声道,该讨回的,今天就全部讨回来,邵家,该灭了!

“是。”暗一箭步走过,眨眼走出了几人视线。

北宫奇立刻在前面带路,离夜跟着的走去,北宫弑一个人站在原地,眼中隐含着笑容,也露出淡淡的担忧。

看到南门紫竹夜儿不会疑惑么,为什么她可以以女儿身做少主,却要扮作男孩,只是她女儿之身,是北宫家最大的秘密,否则不会只有他和北宫奇知道。

离夜跟着北宫奇往北宫家校场方向走去,离夜淡淡笑道:“奇叔,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吗?”

“不知道,他无论如何不肯开口,差点自尽。”北宫奇汗颜道,幸好发现的早,不然人就救不回来了,小少爷说要留着,总不能让人死了。

“噢?”离夜走到校场外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群北宫子弟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怎么,大家都不想参加下一次的比试了吗?”清冷声音炸开,带着淡淡怒意。

北宫子弟猛地站正身体,瞬间散开,排列整齐,冷汗直流。

少主来了!

怎么都没有人告诉他们少主来了,他什么时候来的?

众人阵阵惊悚,早知道就不该围观,他们只是想看看什么混进北宫家,谁知道……

离夜慢步走过去,看着紧张不已的北宫家子弟,目光冰寒。

北宫众弟子,看到离夜那双眸子,打了冷颤,只感觉身边的温度在急速下降。

“既然你们这么有空,那不如所有人都围着校场跑二十圈吧。”不轻不重的声音传出,沉重的脚步踏在地面,却如同闷雷一声声击打在众人心里。

什么!围着校场跑二十圈!

众人纷纷正大双眼,差点栽跟头,校场,二十圈!

所有目光扭头看向宽阔无边的校场,阵阵寒意渗透心底,二十圈?能不能少点,这真的要跑二十圈?

“三十圈!”清冷声音响起,众人狠狠打了冷颤,吞了吞口水,一阵欲哭无泪。

什么!

众人猛地看向离夜,三十圈!这这这……

“是!”三千子弟齐声应道,阵阵欲哭无泪,为什么会多了十圈?

留在北宫主家的子弟,不过只是整个北宫家的一半,其余都分散开来,四处历练,但剩下的一般,也有两三千人。

三千人齐声应道,声音震天动地,阵阵悲剧。

“活该。”红莲稍稍叹息,离夜让他们跑,他们跑不就行了,现在加了十圈,啧啧,校场这么大,跑二十圈圈就够他们受的了,现在变成三十圈了。

“记住,不许用灵力,脚踏实地的跑,三十圈,谁也不可以少,否则,逐出北宫家!”清冷声音再次炸开,铿锵有力!

三千子弟统统怔住,但是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心里回荡,他们回应的声音,更为坚定!

“是!”

“开始吧。”离夜摆了摆手。

偌大校场所有人齐步跑去,那叫一个郁闷,他们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罚。

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跑去,声势浩荡,大地连连震动。

离夜看着北宫家子弟走远的北宫背影,这才收回目光,往不远处站立着暗卫的方向走去。

北宫奇站在一旁,无声看着离夜,不禁轻笑。

小少爷说是在罚这些子弟,其实不过是在训练他们,三十圈,以后怕是他们都要在被这么锻炼了。

的确,与其让他们自己漫无目的修炼,各自修炼各自的,自由散漫,不如让他们脚踏实地的训练,这样才能成长的更快,不然北宫家给他们的那些丹药,也是浪费!

站在不远处几个黑衣人,看到慢步跑去的北宫家子弟,不自觉吞了吞口水,心里不禁开始庆幸。

幸好他们早就成为暗卫了,从成为暗卫的第一天开始,他们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么觉得,成为暗卫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被铁索绑住的那人趴在地上,嘴里咬着木棍,恼羞成怒瞪着走来的离夜。

离夜慢慢走近,当她看清楚趴在地上的人之时,眼中的杀意更为明显,她走过去,红唇清晰,清冷的声音传出,几个暗卫忍不住挪动脚步,往身边稍稍退了一小步。

这样的少主真的太可怕了,他们还是远离比较好,昨晚就是最好的证明!

“武蝉,我们又见面了。”

离夜双手抱臂,高居临下看着被绑住的男人,注视着他的双眼。

被绑住的人猛地一怔,诧异地看着离夜,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眸光。

北宫离夜,怎么会认出他,上次在雅王身边,他明明有用易颜丹改变自己的容貌,不是完全改变,至少让人认不出来,可北宫离夜怎么会一眼就看出来了!

“想知道我怎么会认出你的?”离夜俯瞰着武蝉,她还打算让人去查他,现在他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

武蝉死死瞪着离夜,他的伪装,是所有人中最好的,可为什么还会被北宫离夜认出来?

“夙琉展还真是用苦良心,他要是想来北宫家,跟小爷说一声不就好了,还让你先来,先给邵延探路吗?”离夜继续道,嗜血的笑容愈来愈深。

武蝉心虚收回目光,尽管不像北宫离夜说的那样,但是他已经猜中了十之*。

“你们四个记得昨晚怎挨打的吗?”离夜见武蝉不说话,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四个暗卫。

听离夜问了,四个暗卫急忙点头,他们当然记得,尽管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可是看到少主,他们就会觉得痛。

少主也厉害了,他们二十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想到那些痛,他们这辈子怕是都忘不了了。

“记得就好,他就交给你们了,记得,不要把人打死了,留一口气,他还有不小的用呢!”离夜扫视了一眼武蝉,没有这个叫武蝉的,她怎么让夙琉展乖乖付出代价!

夙琉展想要皇位不难猜出,可他把这主意打到被北宫家身上,就是不行!

四个暗卫眼中露出奇异的光芒,这么说,他们可以泄愤!把昨晚挨的打都还给这个人?

武蝉看到暗卫脸上欣喜若狂的表情,几乎是身体的本能,急忙往身后挪动,想要逃离这里。

“是!”四个暗卫齐声应道,二话不说就往武蝉脸上招呼。

武蝉被塞住嘴巴,想叫又叫不出来,只能死硬撑着,脸上瞬间出现了八个脚印。

离夜轻啧看着四个暗卫,他们不知道打人不能打脸吗?太粗鲁了,还直接用脚,啧啧,算了,也算是帮她报仇了,她可没忘记在国师府,武蝉是怎么狐假虎威的。

“噗!”武蝉狠狠吐出木塞,瞪着离夜,大吼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夙琉展都要对我客客气气的!”

“不难猜出,日月殿的嘛,记得,好好招呼这位日月殿的贵客,不能让他死了。”除了日月殿的人,没几个人敢直呼皇子的名字。

红莲乐的在离夜身体里不停翻滚,日月殿,这个人也太逗了,还问离夜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知不知道,在离夜面前,日月殿的人会被打的更惨,这个人类一定会后悔报上日月殿这三个字。

武蝉脸色一僵,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北宫离夜知道他的身份,还敢动手!

看到武蝉的脸色,离夜本来还有几分不确定,现在立刻确定了下来,他就是日月殿的人!

“是!”暗卫狠狠暴揍。

北宫奇站在一旁,不忍直视,这几个,真的是常年跟在家主身边的二十个暗卫吗?

“奇叔,我先去邵家了。”离夜转身看着北宫奇,她再不去邵家,邵家的人就该来找她了。

北宫奇点点头,然后从衣袖里拿出锦布,“这是一个叫风千的给你的,他说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然后便急匆匆走了。”

今天早上忘记给小少爷了,现在给,应该不算晚吧?

“你说他急匆匆走的?”离夜拿过锦布,垂下眼眸,隐藏著眼中的担忧。

“嗯。”北宫奇点点头。

“我知道了。”收起锦布,离夜大步走出校场。

北宫家的校场声声震动,几千子弟一步一个脚印,在校场上奔跑,刚开始速度还极快的人,后面速度就变慢了。

离夜从侧门走出北宫家,十六个暗卫跟在她身后,罗刹走在她身旁。

不过眨眼,空中几道残影闪过,站在北宫家侧门外的十几个人,已然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去了何方。

邵家,邵延着急来回走动,站在他面前几百人整齐排列,邵武双目呆滞空洞,全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静静站在原地。

“怎么还没传来信号。”邵延着急道,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不可能啊,夙琉展身边的人,怎么会被北宫家的人轻易抓到,再说北宫弑又不在,能有几个人抓住他。

邵娇娇躲在一旁,看着几百人的整齐排列,咬了咬嘴唇。

“爹,我们真的要去对付北宫家吗?”邵连文兴奋道,这是要给他去报仇吗?

他一定不会放过北宫离夜,废了他的丹田不说,还在北宫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他,实在是不可饶恕!

“文儿,你留在家里就好了。”邵延目光阴沉看着绍连文,他现在和废人没什么两样,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留在家里,至少他不用分心去照顾他。

邵连文立刻抬头反驳,忿忿道:“爹,我要去帮自己报仇,北宫离夜那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他的!”

“放肆……”

“弟弟,听父亲的话。”邵娇娇急忙跑出来,拉过邵连文,脸色阵阵苍白。

父亲已经不是以前的父亲了,他会连文儿一起杀的,这都是北宫家害的,都是北宫离夜害的,邵家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北宫家的错!

邵连文还想说什么,看到邵娇娇紧张的神情,也只有闭口不言。

他只是想帮自己报仇,有什么不对!

看到邵连文倔强的模样,邵延深深叹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文儿,现在的北宫离夜,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北宫离夜,你大哥都不能伤到他,更何况是你。”

邵武都不是北宫离夜的对手,连罩门都轻易被他找到,他去之时送死!

“可是,爹……”

绍连文还想再说什么,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传遍邵家每一个角落,冰冷刺骨。

“小爷都不知道在邵家主眼里,这么看得起小爷,看来今天这一趟邵家没有白来。”白衣似雪,少年从天而降,手持湛蓝色长剑,浓浓杀气肆意翻滚。

十几道身影如同鬼魅,一道接着一道,落在离夜身后,动作划一!

邵家几百个人,赶紧拿出手中兵器,警惕看着来人。

邵延看到白衣少年,似笑非笑出现在邵家,眼中露出疑惑,随即立刻走到众人面前。

“北宫离夜,本家主还没去北宫家,你倒是先送上门来了!”北宫离夜和东方红袖的比试,这么快就比完了?不太可能!

邵延厉声呵斥道,眼中露出得意的笑容,北宫离夜来了更好,这么十几个人,还能奈何他们邵家几百个人!

今天去北宫家之前,他就先在邵家杀了北宫离夜,让北宫弑彻底绝后!

等会再和夙琉展的人会和,杀进北宫家,让被攻击爱彻底在天龙国消失,很快天龙国就不会再有北宫家的这个三个字的存在,只有他邵家!

“噢,原来邵家主是要去北宫家的,暗一,别忘了把邵家主的话记下来。”离夜垂眸把玩着吾邪,漫不经心道。

“啊?”暗一愣了愣,记什么?

听到暗一的疑惑,离夜扭头扔给他一个白眼,白色身影眨眼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

邵延惊悚看着瞬间消失的离夜,脸色阵阵苍白,这,北宫离夜不才是巅峰天阶吗?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剑技——流光剑影!”

清冷声音从人群中炸开,离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几百个邵家人之中,只见她随意挥动,绿褐色灵力瞬间凝聚出一个身型,定在原地,离夜残影闪过,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留下一个残影。

邵延看到那绿褐色的身影,倒吸了口凉气,双眼睁大,有些失神。

不是巅峰天阶,是先天天阶!

先天天阶!

北宫离夜才十五岁,怎么可能,若如此,他不就是风启大陆第一的天才,谁能在十五之龄,达到先天天阶!

暗卫们和罗刹看着离夜的身影招式,阵阵惊叹,这种招式他们都没见过,能用灵力固定住招式,这得有多强的精神力和灵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邵家几百人乱成一团,每个人拿出兵器想对付离夜,然而每个连离夜衣角都没碰到,她的身影已然离开。

“狂妄小儿!即便你是先天天阶,老夫今天也要杀了你!永绝后患!”邵延咬牙切齿道,箭步冲进人群中,走到离夜跟前。

邵延拿出一把大刀,狠狠劈下,也不管自己的举动算不算偷袭,大刀直接往离夜后背劈下!

“少主!”

“主子!”

暗卫们和罗刹着急叫道,想要出手,站在他们面前的邵家人,立刻冲上来,拦住他们。

卑鄙!无耻!

十几个人在心里咒骂道,担心着离夜,还要对付面前的敌人。

在背后偷袭,算什么意思,他邵延好歹也是前辈,对付一个晚辈用上偷袭,他还真是本事了!臭不要脸!

眸光微转,离夜感觉到身后的波动,身影往侧倾斜,手中长剑立刻挥出。

“锵!”

兵器碰撞的声音响起,离夜咬咬牙,绿褐色力量在她手上浮动,造化诀,丹田暖流同时在身体里运行着周天。

邵延用尽全身力气,注入大刀之中,然而阵阵寒意笼罩而来,让人不寒而栗,打着冷颤。

这是……

在这么近的距离,邵延终于看清楚了离夜手上的剑,脸上大变,活像看到鬼了一般。

“吾邪剑!”邵延只觉得声音都在发颤。

北宫离夜手上的是吾邪剑!他成为了吾邪剑的主人,把吾邪剑握在手中,任由他挥动!

这不可能,不会的,吾邪剑从不认主,更不会让人轻易挥动,北宫离夜怎么可能挥动得了吾邪剑。

邵延不敢相信,他也无法相信,从来不认主的吾邪剑,如今被北宫离夜握在手上,任由他挥动,吾邪剑真的认北宫离夜做主人了,成为了有主之剑!

“邵家主不愧是邵家主,倒是挺有眼力劲!”离夜冷冷一笑,反手抓过剑柄,脚尖轻点,以全身之力将邵延的力量击散!

“轰——”

浩瀚之力从四周散开,荡起阵阵波动,离夜看了看四周以灵力凝聚而成残影,狠狠一啐,顾不得自己身在其中。

“流光剑影——破!”

清冷声音炸开,离夜立刻跃起身影,残影瞬间爆破,尘土飞扬,大地震动连连,声音震耳欲聋!

“凌空诀!”

邵延的声音在尘土中传出,荡起千层尘土,强大的余力,顿时被全部吸走,四周瞬间变得清明,邵延双手中掌控着绿褐色灵力,那颜色已经到底巅峰造极,绿褐之力,宛若无尽的黑洞,离夜的攻击没有半点回响。

离夜落在地面,看着得意的邵延,咬咬牙,她倒是忘记邵家还有一招凌空诀,邵延比邵连昭实力更强,已经是巅峰先天天阶,只需要契机就能突破,凌空诀的威力自然会比邵连昭的更大!

“主子,你没事吧?”罗刹着急问道,刚才那一刀落下都快吓死他了。

“没事。”离夜冷淡回答,紧握着吾邪。

邵家人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十几个人,双眼充斥着血光。

北宫离夜这么明目张胆伤他邵家人,还在他们邵家,就敢动手,实在可恶!不可饶恕!

“你为什么会拥有吾邪剑!”邵延沉声问道,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惊悚的目光看向离夜手中寒光四射,杀气浓浓的宝剑,众人纷纷打了冷颤,这个不是普通的剑,是吾邪!兵器排名第一的吾邪!

不是说吾邪任何人都不能够握住,北宫离夜怎么可以!北宫离夜能握住的剑,还算的上吾邪吗?

吾邪能成为第一的兵器,就是没有人能控制它,现在告诉他们,北宫离夜手上的就是吾邪,这让他们如何能够相信!

“我为什么不能拥有?”离夜摊开双手耸耸肩,这说说的,她怎么就不能拥有吾邪了?

邵延猛地看到罗刹手中的冰绝,当时的疑惑,如今全部解开,“所以你才会把冰绝送出去,应为你拥有吾邪,冰绝留着也是浪费!”

所以北宫离夜不要冰绝,那不是他暴殄天物,是他完全能这么做!

谁拥有了吾邪,还会要冰绝!

“你说错了,吾邪本来就是我的,至于冰绝,那是我师父担心我用吾邪不小心弄死邵连昭,才松了冰绝过来。”离夜惋惜道,可惜师父一片好心,最后邵连昭还是死了。

“你!”邵延气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然而等他反应过来离夜的话,脸上的表情更加惊悚。

师父,北宫离夜说的是师父!

他叫谁师父?是萧水寒!除了萧水寒,还有谁能如此任意决定吾邪,冰绝去留!

邵延脚步踉跄后退,北宫离夜的师父是萧水寒,玄机城城主!

北宫家已经有两个宗师,天龙国四个宗师,北宫家这一方占了三个!

“北宫离夜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话里的意思,那不就是萧水寒是他师父!”

“老天!”

邵家人阵阵胆颤,好不容易凝结的气势,顿时消失全无,惊悚站在原地,注视着离夜,看着她手上的兵器。

如今的邵家,剩下的人,实力都不怎样,实力强一点的,邵延掌控不住的那些,早就离开了邵家。

邵延用这些人和夙琉展合作,不过只是去北宫家送死,妄想以这么点人就打倒北宫家,夙琉展还没有军队,便是军队一下子想完全达到北宫家,那也是不可能的。

暗卫和罗刹也是一阵呆愣,更惊讶的是罗刹,他呆呆看着手上的冰绝。

他知道这是冰绝,也知道冰绝的珍贵,可没想到,这是主子师父送的,主子的师父,还是——萧水寒!

看到他们呆滞的模样,离夜翻了翻白眼,没想到这便宜师父的名声还挺好用的,不过他的一个名字,就能把邵家的士气震散,挺好挺好。

离夜哪里知道萧水寒在风启大陆的名声之大,那绝对不亚于纳兰清羽,再者玄机城城主的徒弟,这个身份,那摆出来绝对是牛逼哄哄,吓住不少人。

夙皇都要仰仗北玄机城,更何况邵家的人听到玄机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邵延,现在小爷给你两条路,一,乖乖让小爷灭了邵家,小爷让你死的痛苦点,二,小爷让你受尽折磨而死!”凌厉透骨的声音传出,震天动地!

邵延握了握手上大刀,讥讽一笑,大声呵斥道:“猖狂,北宫离夜,你是萧水寒的徒弟又能怎么样,北宫家族我都要灭,萧水寒远在天边,救不了你!”

他要杀北宫离夜的决心,谁也阻止不了!哪怕是付出整个邵家,他也要杀了北宫离夜!

“邵家主,你又错了,小爷没指望让师父帮忙,灭你邵家,小爷带来的人,已经是绰绰有余了。”霸道话语轻狂不羁,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低估。

北宫离夜几个月来,在帝都做的事情,他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们不敢小看,也不能小看!

“那你死定了!”邵延扬起大刀,北宫离夜年少轻狂,妄想以他们十几个人的之力,灭了他邵家,做梦!

邵家再不济,也不是他们十几个人能灭掉的,区区十几个人,能做什么事情,他邵延还偏偏就不相信这个邪!

“试试看。”离夜抬起手,用剑指着邵延。

今天死的决不会是她!

“邵家子弟听令,杀无赦!难道我们三百多个人,害怕他们十几个人不成!”邵延大声吼道,他们邵家有几百个人,北宫离夜再怎么本事,如何能灭他邵家!

邵家子弟听到邵延的话,纷纷抬头,十几个人,北宫离夜只有十几个人!

众人绝望的心情,瞬间复苏,神情也变得迫切起来。

北宫离夜带来的人不过才十几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几百个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们十几个。

想要灭到他们邵家,北宫离夜就该多带点人,这么点人,只是来送死!

“你们听见了吧,邵家主说了,杀无赦!”离夜露出嗜血的笑容,杀无赦,挺好,她要的就是杀无赦!

“是。”暗卫手上闪过一道道光芒,各种兵器出现在手上,绿褐色之力闪烁浮动,他们每一个都是先天天阶!

罗刹拔出冰绝,目光凶狠的看着邵延,他今天就是来报仇的!

邵延,邵家!他绝不放过!

“记住了,我要的是一个不留!”离夜冷冷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对于想要对付北宫家的人,就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上,邵延也好,邵家也罢!

今天,她就是要灭掉邵家,谁也无法阻止,神挡杀神,佛阻灭佛!

“是!”十几个人齐声应道,眸光战意满满,杀气沸腾!

今天,谁也阻止不了他们的行动,不只是离夜让天地作证,灭掉邵家,哪怕没有,邵家也在劫难逃!无处可逃!

邵延注视着离夜,手中几道银光闪烁,阴冷一笑,他倒要看看,北宫离夜如何灭掉他邵家!

------题外话------

昂昂,开始灭邵家鸟,表急表急,明天就灭了!哇咔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