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17章 一夜不回的女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岑安一个人在街边坐了很久,直到将近凌晨,原本热闹的街道渐渐安静下来。

原本这就不是繁华的市中心,过了十二点,人自然就少了很多,又不是处在商圈的位置,就更显冷清。

岑安就算是再大胆,此刻也有点害怕起来,不由更紧的抱住了手臂询。

高崇元喝的有些头上发昏,身上燥热,让司机将车窗全都降下来吹风,路人稀少的街头,车子开的飞快,高崇元隐约似乎看到了什么,却又看的不清楚,连忙连声吩咐司机调转车头开回去霰。

岑安看到一辆车子在自己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先是吓了一大跳,随即却在看到歪歪斜斜站在她面前的高崇元时,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

高崇元瞧着她笑起来,也笑的嘴巴咧开很大,他抓了抓头发:“嫂子,你怎么在这坐着呢?”

岑安没好意思说赵景予把她赶下车的事,却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高崇元这会儿倒是有眼色,也不多问,让她上车来:“嫂子,我送你回去吧?”

岑安想了想,赵景予大约是不愿意看到她的,她如果这会儿回去,肯定撞到他的枪口上,少不得又要被折腾一顿,想到他昨夜说回来三天,那不如等他回去宛城了她再回去赵家。

心下定了主意,岑安就对高崇元道:“……你借我点钱吧,我先在外面找个地方住下来,等过两天我回去了,再还你。”

“什么借啊,嫂子这样和我客气!嫂子要多少,尽管开口就行了!”高崇元佯怒说道。

岑安就又对他粲然一笑,这一笑,却是让高崇元看的眼都直了。

说句矫情点的话,岑安笑起来的样子格外的天真无邪,也怨不得高崇元浸淫在女人圈子里这么多年也看的傻眼了。

这样干干净净又纯真无邪的女孩儿,现在去哪找去?

“嫂子现在我这套公寓凑合一晚上,等明儿我送您回去……”

高崇元瞧着她这样子也知道她大约是和赵景予生气了,他们这几个哥们儿,也并不知道赵景予结婚的真实目的,因此都以为赵景予对岑安是有几分的喜欢的。

“我在这里住两天可以吗?”

高崇元瞧着她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软的不能行,立刻就答应了。

甚至连会弄的三哥生气这个顾虑都没有了。

岑安又冷又累,等到高崇元走了,她就去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赵景予在楼下客厅里回复邮件,不消片刻,赵家的司机有些忐忑不安的进来:“少爷。”

赵景予抬起头来,却并未见到司机身后有那个女人的身影,不由得眉宇一蹙:“人呢?”

“少爷,我顺着原路返回去找了几次,都没见到少夫人……”

赵景予心头的火气,骤然又窜高了几分。

方才气头之上,把她赶下了车子,其实还未到回去赵家,他已经觉得这样的做法不妥。

万一被有心之人看到,自然会想到他们之间婚姻关系出了问题,毕竟,哪有新婚的妻子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的道理,因此他到家就吩咐司机返回去寻找,却不料,这女人竟然失踪了。

也无怪乎赵景予会这样想,岑安对他厌恶至极,对赵家也深恶痛绝,和他父母相处的也不好,在这个家里,举步维艰,说不定他赶她走,正和了她的心思,这会儿已经逃的无影无踪了呢!

“派人去车站机场,见到人就给我抓回来!”

想到她要跑,自然要去坐车或者坐飞机,但转而想到她身上没钱没证件,赵景予又叫住正要出去的司机:“算了,不用去找了。”

他合上笔记本,直接上楼去。

倒是要瞧瞧看,身无分文的她,又能翻出什么样的大浪来,给她吃点苦头长长记性也好,省得她又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还逾距给他牵红线起来……

她也配!

赵景予这一夜睡的格外好,就是早上起来时候有点不爽。

男人嘛,都是那么一回事儿,早上起来都会格外的有反应,赵景予自然不例外,相反,他是属于天赋异禀那一种,尤其的可观。

高高支起的帐篷好一会儿都消不下去,无奈冲了冷水澡,赵景予心里越发窝着一团火。

冲澡的时候想到她那青涩诱人的样子,更是觉得小腹发紧。

到得最后,冷水也无用,自渎着发泄了出来,却并没觉得体内的火熄掉,却反而越烧越盛起来。

小贱货!

赵景予忍不住心里低咒一声,他就不相信了,赶她下车的地方离着赵家也算不上多远,她就算走,也最多两个多小时就能回来。

如今到现在还不见人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压根就没想着回来!

赵景予冷着一张脸下楼来,赵太太已然端坐在客厅等着了。

“我听说岑安一晚上没回来。”

赵景予喝了一口咖啡,‘嗯’了一声。

赵太太一张脸立时拉了下来:“这算什么事?传出去,我们赵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一个女人,一晚上不回来,指不定出什么事……”

赵景予脸色蓦地一沉,瞳仁中也有寒光闪过,片刻之后,他方才淡淡说了两个字:“不会。”

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

但是,她不敢,如果遇到了心怀叵测的男人……

赵景予握着杯子的手掌,骤然就捏紧了。

他的女人,只能他上,他打,他骂,就算是要死,也得是在他允许之下,别人想要动手,也得掂掂斤两!

只是……这天底下,不知道她是赵景予太太的人,想必更占多数。

“景予,你的心也太大了。”

赵太太就叹了一声:“依我看,她也就这样了,我没那本事调教出来她,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景予啊,不如,等风头过去了……”

不出人命,却也有无数的办法让岑安成为过眼云烟,这也是赵景予昔日和父母默认的共识。

“这事我自有主张,妈你不用操心这些。”

赵太太看一眼面色平静无波的大儿子,忽然就叹了一口气:“景予,你别忘记,岑安早晚都是一枚弃子。”

赵景予抬眸,平静无波的眼瞳却似有淡淡的一道光芒闪过:“我明白,您放心。”

“你记着就好。”赵太太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忽然放柔了声音说道:“我前日和宋太太一起打牌,她与我说了,你父亲的位子,还有希望再动一动……”

赵景予眉毛微微一动,宋太太,宋月出的母亲,她之前,是很希望宋月出嫁进赵家的……

高崇元最是个嘴上没有把门的,憋了一晚一上午,到中午就受不了,把岑安在他公寓的事告诉了徐长河,徐长河闻言立刻大惊,当下就通知了赵景予。

“长河你干嘛啊?我答应了嫂子的!”

高崇元十分的生气:“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要是不够意思,就眼睁睁看着你作死,等三哥来收拾你!”徐长河口吻太严厉,高崇元气焰就弱了下来:“那我怎么给嫂子交代?”

“人家夫妻两个的事,你来掺合什么?”徐长河嘴里说着,心里却也有些为她担忧,他最是知道三哥的,一向将脸面看的比命都重要,岑安这样不服软,那就是下了三哥的脸面,也不知道待会儿三哥来了会怎样。

可是这事,他没有插手的道理。

岑安一觉睡到中午,起床的时候却觉得头重脚轻,鼻子也塞住了,喉咙里更是疼的厉害,八成是感冒了,昨晚吹了那么久的冷风……

岑安挣扎着坐起来,烧了一点热水,捧着杯子哆哆嗦嗦的喝了一杯,又觉得脑袋发昏,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却总是睡的不踏实,梦里面好像也是那个恶魔一直在盯着她一样,让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上不舒服,睡的也不安稳,半梦半醒之间,总感觉身边有人似的,岑安渐渐毛骨耸然起来,不会是高崇元……

Ps:甜完了我们开始虐了,我发现甜了没票虐了才有,所以……下面都是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