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二章:玄武秘史,真王血脉

整个议事殿里有一瞬间的寂静,倒也不是其他,主要是王上跟王太后在说话时,只怕还没人敢在中途横插一嘴,轩辕天音这突然出声打断二人的行为,显然是这些大臣们没有预料到的,别说是大臣们了,只怕这位王太后也没有预料到,乃至她此刻的神色带了点不可思议,或许整个议事殿中,除了东方祁,就数玄武族王比较淡定了,虽说认识轩辕天音的时间不长,不过仅凭轩辕天音的身份和她对自己一贯的态度,玄武族王就已经习惯了。

而还没习惯也从未在自己说话时被人给中途打断的王太后却是神色不怎么好看了。那保养得不错的一张脸上神色一沉,目光狠戾且尖锐地看向轩辕天音,尖着嗓子就道:“你是什么东西,本宫跟王上说话时,有你说话的份儿?”

轩辕天音眉梢一挑,连东方祁清淡的神色也是瞬间沉了下来。

“鲛人族?”王太后目光不屑地扫了轩辕天音一眼,一张脸上竟显刻薄之色,“什么时候我玄武王宫中轮到鲛人族的人说话了,简直就是笑话!”

看着眼前这宫装妇人,以及那眉宇间的尖酸刻薄这像,轩辕天音却是笑了,这一笑犹豫雪山之巅的冰莲盛开一般,极美,极盛,但是熟悉轩辕天音的人就会知道,这种模样下的轩辕天音是绝对不能去招惹的,一般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你笑什么?”轩辕天音这突然莫名一笑,看得王太后顿时眉心一皱,神色更加不耐和不屑,被骂了还能笑成这般模样,这鲛人莫非是脑子有毛病?

如此一想,王太后瞧着轩辕天音的眼神更是嫌弃了起来。

“那什么王太后,你说话时我就不能说话吗?这是哪条道上的规矩?或者这是你这个东西的规矩?”轩辕天音脸上笑容不变,一双狭长的眸子上下来回地打量了一番她,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货物般,打量完毕后,点头道:“尖嘴猴腮像,果然是尖酸刻薄的鼻祖,颊骨凸出,眼角下垂,还克夫,身无二两肉不说,一身的脂肪全堵脑子里了,啧啧啧…难怪…”

边啧嘴,边摇头的轩辕天音对着身子抖得像是中风的王太后最后如点评般地道:“难怪传闻玄武先王即便天天住在偏殿里,也不愿意踏进你的寝宫一步,只怕是个人都受不了有你这种王后啊。”

轩辕天音二人来北海后,这一路听得最多的就是当年玄武先王和王后二人之间的传闻,这估摸是在北海人尽皆知的秘密,只不过这些秘密虽然人尽皆知,却无人敢到处谈论,像轩辕天音这般不仅说了,还是当着当事人的面说的,就更是没有了。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落下,整个议事殿可以说是鸦雀无声,大臣们别说是出声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得重了。

大臣们神色惊骇欲绝地看着轩辕天音,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里了,端看那气得脸色煞青煞紫的王太后就知道,今日的事情只怕是大条了。

王座上,玄武族王眼皮轻搭,看不出此时心中所想,但是若是注意看,就能发现玄武族王那抿成一条线的薄唇,正在不着痕迹地抖着,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而东方祁原本阴沉下来的脸色也恢复了自然,端过一旁的茶盏,神色淡然地轻抚茶面,完全是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

“你……你……”那身子抖得如中风的王太后,伸手指着轩辕天音,却你了半天,没你出个下文,显然是被轩辕天音这番话给气得不轻,憋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尖锐的怒吼:“你放肆,反了,简直是反了!”

似乎没瞧见这位快要气炸的王太后般,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无辜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难道我有说错吗?”

王太后顿时一噎,这下是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其他大臣们被轩辕天音这句话给问得几乎都是脚下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目光颤巍巍地看向轩辕天音,众人都在心中哀嚎:你当然没有说错,可是这话能当着王太后的面说吗?

“王上,你叫这么看着她如此羞辱本宫?”

见到王太后突然见矛头指向了玄武族王,轩辕天音顿时抬手摸了摸鼻子,反驳道:“我怎么羞辱你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玄武先王的确是几十年都没踏进你寝宫过啊,整个北海…啊,不对,不仅是北海,连我们南海的都所有人都知道啊。”说完,似乎还怕她不信般,斩钉截铁地补充道:“不仅是我们整个南海,只怕连东海和西海都知道呢,真的!”

轩辕天音越说越肯定,王太后却是一张脸上彻底黑如锅底,此时什么王族修养,什么身份问题早就抛到脑后了,只见她双目通红,神色狰狞,看着轩辕天音的眼神充满浓郁的杀意,尖声道:“来人,给本宫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本宫拖出去处于极刑!”

这一声尖锐的叫喊声,顿时让得议事殿的所有人都是眉心一皱,只差拿手去堵住双耳了。

众人看着神色狰狞的王太后,暗暗摇头,这王太后只怕是被气疯了。

门外的禁卫军在听见王太后如此尖锐的声音后,也立刻领命冲了进来,而这时王族上一直没什么反应的玄武族王却是抬起了眼皮,淡淡地扫了一眼进来的禁卫军,沉声道:“干什么?给本王滚下去。”

一队禁卫军刚刚冲进殿,被玄武族王这一喝给彻底喝懵了,茫然地抬头看了看王太后又看了看王上,在瞧见王上那淡淡的目光,禁卫军们顿时浑身一激灵,立刻大声喊了句‘是’后,又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而见到自己喊来的禁卫军就这么被玄武族王给打发了出去,王太后顿时脸色更黑了,“王上,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王上你还帮着外人来羞辱本宫不成?”

玄武族王垂眸看了一眼神色狰狞的王太后,淡声道:“本王觉得现在还是先处理玄鸷王爷私自带外族人进入禁地和刺杀本王的事为好,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王太后再来处理剩下的事吧。”

经玄武族王这么一提醒,暴怒中的王太后也立刻想起了她进入议事殿的目的,顿时将神色一收,那被轩辕天音给气得飞远了的理智也回来了,深深呼吸了一口,看向玄武族王沉声道:“本宫还是那句话,若是王上拿不出证据,就不能给我王儿定罪。”

王太后此话就有点胡搅蛮缠的味道了,人家王上都说了是他亲自在禁地将玄鸷给逮住的,她还让别人将证据拿出来,这不明摆着是妇人撒泼那一套吗。

再说了,玄鸷是行刺族王,被行刺的当事人就在这里,还要什么证据,她的意思不明摆着是说玄武族王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玄鸷怎么就行刺你了?

这等胡搅蛮缠的做法,连轩辕天音都气笑了。

这老女人是摆明了就是不要脸不要皮的撒泼了,哪怕玄武这个当事人说的真话,她也能反咬一口说玄武是为了污蔑玄鸷那老王八故意如此的。

她是真的以为他们拿不出证据是吧?

轩辕天音眸光一寒,看着一脸强硬倚老卖老的王太后,冷笑一声,道:“你要证据?好…我就给你证据。”

什么?

议事殿中,所有大臣都被轩辕天音这话给一惊,齐齐转头看向她,就连玄武族王都忍不住抬眸看了过来。

轩辕天音冷冷一笑,看着那双目喷火,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王太后,嘲讽地道:“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若是我们拿出了证据,这什么王太后你当如何?”

王太后被轩辕天音这冷笑得心尖一跳,神色开始有点不安起来,莫非他们还真的有证据在手?

轩辕天音可不管她沉不沉默,见她不说话,瞥了一眼如死狗般趴在不远处的玄鸷一眼,继续道:“若是我们拿出了证据,便立刻将玄鸷王爷处以死刑。”目光淡淡地扫过一众大臣,问道:“这样…诸位大人就应该不会再有意见了吧?”

“自然没意见。”第一个开口回答的居然是那身份明显特殊的镜老,而果然在镜老开口后,一众大臣们都是点头附和道:“对,只要姑娘真的有证据,我等自然再没有什么意见。”

“你…你们……”王太后脸色一白,看着这群附和的大人,顿时神色紧张了起来。

但是不管她紧不紧张,轩辕天音在见到所有大臣都点头后,目光收回,抬步就朝那趴着没动弹的玄鸷走去。

“你要干什么?”见到轩辕天音的动作,王太后立马抢先挡在了玄鸷的身前,目光怨毒的看着轩辕天音,尖声道:“你想干什么?不许靠近本宫的王儿。”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着拦在身前的王太后,冷声道:“你不是要证据吗?我自然是拿证据给你,不然还能干什么。”

“我会一种秘法,可以将一个人的记忆提取出来,然后通过秘法完全呈现出当时的画面,只要将之前在禁地中的经过从玄鸷王爷的记忆中提取出来,不就能证明我们说的是真还是假了吗?”

提取的记忆的秘法?

这是什么秘法?居然如此厉害?

大臣们震惊地看着轩辕天音,但是转念一想,若是真的有这种秘法,那么从玄鸷王爷记忆里提取出的画面,那自然就是铁证如山的事实了啊。

“不行……”王太后一听,顿时想都没想就拒绝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你那秘法会伤害到本宫王儿的脑子怎么办?”

轩辕天音闻言笑了,目光似嘲似讽地看着王太后,“你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什么王太后,我实在是怀疑你是故意在胡搅蛮缠啊,你王儿重要,还是整个玄武一族的族王重要?杀害族王可是重罪,你若觉得你这样胡搅蛮缠就可以替玄鸷王爷洗清所有罪行,只怕是痴心妄想了。”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目光古怪地扫了她和她身后护住的玄鸷一眼,淡淡道:“何况…这玄鸷王爷的脑子本来就不大好,即便是有什么损伤,估摸都看不出来吧,脑子这种精密高深的零件,那可是遗传,有王太后你这样的娘,他的脑子真不见得有多好……”

‘噗呲——’

话音一落,整个议事殿顿时传出哼哧哼哧的憋笑声。

娘喂,这姑娘的一张嘴可真是毒啊,这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呢。

“你大胆!”

瞧得王太后睚眦欲裂地瞪着自己,轩辕天音摸了摸鼻子,无辜地道:“我胆子一向很大,那什么王太后…你不用一直这么的提醒我。”

“呵呵呵…哈…哈哈……”

而就在王太后快要被轩辕天音给气疯了的时候,那一直趴在地上没动的玄鸷却突然古怪的大笑出声。

“王儿…”

一把推开想要扶起自己的王太后,玄鸷呼哧呼哧的急喘了几口气,目光阴毒地看着上方王座上的玄武,吃力地道:“玄武,要杀你就杀,不用磨磨蹭蹭的,本王只恨自己实力不够,没能杀了你,若是再给本王一次重来的机会,在那老家伙从外面把你抱回王宫时,本王就应该杀了你……”

此话一出,自然是间接的承认了自己谋害玄武族王的所有的事情,这让得原本还气焰嚣张的王太后顿时神色一僵,然后待她反应过来后,立刻尖声道:“王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承认?”

“为什么……哈哈哈……为什么……”玄鸷突然大笑出声,声音似笑似哭,“因为我受够了,受够了一直忍耐,也受够了做这个王爷……”

“我凭什么要卑躬屈膝的做王臣?这本来就是我的王位,被人抢了属于我的王位,还要我替他做事?哈哈哈……做梦!”

议事殿中,除了玄鸷那似哭似笑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良久,只闻一声低低叹息,站在众人身后的角落里的镜老却走了出来,目光复杂地看着玄鸷,和一脸怨毒愤恨的王太后,摇头道:“哎……王爷,王太后…其实王上根本没有抢你的王位,因为…这王位本来就是王上的啊。”

镜老的一句话,顿时让得殿中那似哭似笑的声音嘎然一止。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镜头一改睡意朦胧的神色,神色严肃地看着王太后母子二人,继续道:“而先王也并没有背叛太后,王上他并不是先王的血脉。”

‘哗——’

此话一出,别说是王太后和玄鸷了,所有大臣都是一脸震惊的神色。目光看向王座上的玄武族王,只见玄武族王的神色却是一派沉静淡然,显然他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可是…王上既然不是先王的血脉,那为何当年先王如此疼爱王上?且还将王位都给了王上继承?

整个大殿里,所有人都疑惑不解,唯有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在对视一眼,神色间却是一副果然是这样的神态,显然他们之前在禁地中时,就已经猜到了。

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镜老目光深远地看向别处,缓缓对着他们道来:“老头子我活得年纪比你们这里所有人都要长久,所以玄武一族的事情,我也知道的比你们要多一些。”

“我们玄武一脉,除了王室血脉继承王位外,其实还有一种例外,便是真王血脉。”

真王血脉?

众人面面相视,同时又不解地看向镜老,就连轩辕天音二人也是颇为感兴趣地看了过去。

镜老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王座上的玄武族王,无声一笑,道:“咱们玄武一族可不是普通的海族,据传当年天地间有四方神兽,青龙、白虎、朱雀还有玄武,它们是所有兽族至尊般的存在,而我们玄武一族,就是当年玄武神兽的后裔,自玄武神兽陨落以后,玄武血脉便渐渐凋零,如今我们玄武一脉只能算得上玄武神兽的旁支血脉的旁支了,可是玄武一脉的每代族王在继承王位时,都会接到一个使命,那便是寻找真王血脉,只有真王血脉的玄武族人,才是玄武一脉真正的王。”

“因为真王血脉,才是玄武神兽的直系血脉。”

听到这里,这些大臣们顿时神色变幻起来,原来玄武一族还有这样的秘密啊,不过……

众人将目光颤巍巍地看向王座上玄武族王,同时心尖儿一跳,莫非……

看着众人的目光,镜老点头道:“对,王上就是真王血脉,当年先王察觉到真王血脉觉醒,所以将王上寻到,带了回来,并取名为玄武,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他才是玄武一族真正的王,也是唯一的王啊。”

------题外话------

对于掌门人投票的问题,很多妹子都不是很清楚,所以绯月给大家解释一下。

有妹纸问我为什么会不符合条件,这个问题嘛…就能是妹纸的VIP订阅没有满足30块钱啊!

投票的规则是在2015年1月到6月期间,凡是VIP订阅有30块的妹纸,就会有9张票,能同时投个9个不同类别的作品,每个不同类别的作品只能投一票。

所以…有票的妹纸们,赶去给咱们驱魔师投上一票啊!

至于投票的链接,咱们留言区就有哈,绯月已经置顶了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