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一章:回宫,我能证明!

一番大战之后,原本就荒凉残破的禁地更是显得几分凌乱破败。玄鸷脸色灰败,双目猩红地看着玄武和轩辕天音三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中有着大势已去的绝望,也有着浓浓的心有不甘。

“本王不服!”玄鸷大笑之后,胸膛明显起伏剧烈,猩红的双目狠狠盯着玄武族王,带着浓浓怨气地吼道:“本王不服,我才是长子,为何父王会把王位传给你!”

“本王哪点不如你了?玄武…你不过就是父王当年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的野种而已。”

“你凭什么跟本王争王位,那老不死的就算在临到要死的时候,都不忘安排众臣给你保驾护航。”

原本一直都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的玄武族王却在玄鸷说到‘野种’二字时,整张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袖袍一挥,一道罡风猛地朝着玄鸷扫去,“住口!”

‘噗呲——’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玄鸷居然不躲不避生生挨了这一击,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

抬手抹了一把唇边的血迹,玄鸷嘿嘿怪笑一声,道:“怎么了?说你是野种,你就恼羞成怒了?”呸地一声偏头朝一旁地上吐了一口血沫子,哑着嗓子继续道:“可是你就是野种,本王又没说错。”

“就是因为你这个野种,那老家伙才忽略了我们母子,居然还对外声称你是母亲生的小儿子,我的亲弟弟…哈哈哈…那老东西对你倒好,对我们母子却真是物尽其用啊。”

似乎觉得这些话能让玄武族王越是生气,他便也是高兴般,如淬了毒的目光,怨恨地看着轩辕天音,脸上的却是笑意越来越浓。

而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在听到玄鸷的话后也是吃了一惊,二人对视一眼,他们这是听到了玄武王室里的最大的秘密了啊……

“玄鸷,你侮辱本王可以,可是你若再对先王不敬,别怪本王对你不再留情。”玄武族王神色阴沉,咬牙一语。

“哈哈哈……”闻言,玄鸷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仰天大笑,目光愤愤不屑地道:“敬?本王为何要尊敬那老家伙?是他先背叛,先对不起我们,我玄武一族从来都是一夫一妻,他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下了你这个野种,就是对母亲不忠,竟然还将你带回了王宫,养在了母亲名下,他将母亲置于何地?”

玄鸷声声控诉,带着无尽的怨恨,一张脸上尽是狰狞之色。看得他如此模样,玄武却是突然沉默,良久,才低叹一声,莫名地道:“玄鸷,先王并没有……。”并没有什么,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然后话音一转,道:“这些事情,你会知道的,现在你还随本王回宫吧,今日你带着那诡异的白袍人擅自来到族中禁地,一切等回宫后,你的罪行再行定论。”说罢,只见玄武族王抬手一挥,袖中飞出一个水晶塔,小小水晶塔见风便长,塔身七彩宝光突然闪烁,当宝光将玄鸷笼罩住后,玄鸷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便被收入了水晶塔中。

待得收了玄鸷入塔,玄武族王再次一挥袖,水晶塔便化作一道七彩宝光掠回了他的袖中。

漆黑深邃的眸中浮浮沉沉,玄武族王轻轻低叹一声,便将目光看向了轩辕天音二人,特别是在看见轩辕天音时,剑眉微微一皱,道:“你们也随本王回宫,这禁地中的事情,只怕还要再商讨一番。”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神雷同般地同时挑了挑眉,却也没多说什么,见玄武族王当先朝着禁地外走去,便也抬步跟了上去。

不过在看着前面玄武族王的背影时,轩辕天音眸中却划过一抹幽光。

或许刚刚玄鸷心神不稳,没有注意到玄武族王话中的古怪之处,但是却不代表她没注意到。

两次……玄武族王有两次在谈起老王时,称呼的并不是父王,而是先王……

她可并认为这是玄武族王的口误,再结合玄鸷说的那些秘密,她总觉得玄武族的老王对玄鸷母子二人隐瞒了些什么。

轩辕天音的神游让得身边的东方祁立马察觉,侧头看着身边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轩辕天音,东方祁挑眉低声问道:“天音,你怎么了?”

轩辕天音顿时被这一喊给喊回过神来,见他定定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摇了摇头,朝他浅笑道:“没事儿。”管那老王隐没隐瞒了什么,那也是玄武一族的事情,跟她又没有关系,想那么多干什么。

……

玄武王宫秉持着玄武一族的特点,即使就连整座王宫的里里外外和上上下下都是一片玄黑之色。当日来到王城时,轩辕天音还没来及看上一眼,不过今日一见到,顿时嘴角抽了抽。

其实吧,她还是挺佩服这玄武王族的,居然能生生找到这么多的墨水晶来打造出一座王宫,这等魄力还是极为值得佩服的。

玄武族王一回宫之后,便命人召集所有大臣进宫,原本看着他神色沉凝的模样,打算先回避的轩辕天音二人却被他给叫住了,并让二人跟他一道进了议事殿。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既然人家族王都开口了,她自然也不会再拒绝,听听玄武一族的八卦,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被安排坐在了玄武族王的下首,轩辕天音二人也不客气,往椅子里一坐,便捧了杯茶,等着看戏…不对,是等着那些大臣们的到来。

大臣们接二连三的进宫,不过在进殿后,都是不约而同地打量了这悠闲坐在自家王上下首的两名鲛人,但是却又都是看过一眼后,便老老实实地站在各自的位置上,等候王座上的族王发话。

待得所有大臣都进殿之后,王座上的玄武族王先是抬眸扫了所有人一眼,也没说什么,抬手间便唤出袖中的水晶塔,将收进塔中的玄鸷给放了出来。

经过在禁地的一番大战,玄鸷的模样可算不得有多好,众位大臣在瞧见模样狼狈的玄鸷后,齐齐心中一跳,都是预感到今日只怕有什么大事会发现。

殿中一片安静,唯一自水晶塔中被放出的玄鸷趴伏在大殿中央,气息有些不稳地喘气声。

“今日,你等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玄武族王也不看趴在那喘气的玄鸷,目光沉沉地扫了下方众臣一眼,突然开口问道。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脸茫然之色,唯有朝中玄鸷一派的左丞相抖了抖眉毛,对着上方的玄武族王躬身一礼,道:“不知道王爷为何会被王上锁紧七宝塔中?可是王爷因何时惹怒了王上?”

玄武冷冷地扫了左丞相一眼,这一眼看得左丞相顿时背脊一凉,便听得玄武族王冷哼一声,道:“因何事?玄鸷王爷私自带着外族之人进入我族禁地,并欲行谋害本王,这算不算事儿?”

什么?

此话一出,殿中所有大臣顿时一惊。

更为震惊的还是玄鸷一派的大臣,虽然他们也知道王爷跟王上不和,可是也从没想过王爷会这么大胆敢谋害王上,这可是大罪啊,而且族中禁地虽说已荒废几百年都无人问津,可是自列代王室以来都有明确禁令,除了一族之王,谁都不能进入禁地,更何况还带着外族人进去。

“这……王上,这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左丞相老脸上起了一层冷汗,虽说他嘴里说是误会,可是心里却也知道,若不是证据十足,王上只怕也不会召集他们前来了。

果然……

他的话音一落,便听得上方王上怒哼一声,“误会?本王亲眼所见,还在禁地打过一番,这还会是误会?”

听得玄武族王震怒的声音,一时之间整个议事殿皆是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别说这些人了,就连玄鸷的大臣们都是噤了声,不敢再开口。

见众人都不再说话,玄武族王突然转头看向众人身后,突然问道:“镜老可是睡着了?”

话落,只见众人身后的角落里,一个老头顿时如被惊醒般,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答道:“回王上,小老儿还未成睡着呢。”

‘噗呲——’

一直端着茶杯眼观鼻,鼻观心的轩辕天音闻言顿时忍不住喷笑出声,然后抬眸看向那睡意朦胧的老头儿,目光中噙了抹玩味。

这老头儿可有点意思,不过看玄武族王的神色,只怕这老头儿可也不是一般的人,否则在听得这老头儿的回答后,玄武族王只是俊脸黑了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能看出来。

玄武族王目光黝黑地看着被他称为镜老的老头儿,眉心跳了跳,语气有点咬牙地道:“既然没睡着,那镜老就来说说,私闯禁地和谋害族王应该是什么罪?!”

镜老闻言再次打了个哈欠,拿眼扫了一眼趴在殿中的玄鸷,懒懒地道:“死罪!”

‘嘶——’

镜老此话一出,殿中顿时响起了一些抽气之声,不过又碍于玄武族王在此,硬是一声之后,便也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不过这里抽气声还没完全收回,殿外就突然传来一声尖锐带着愤怒的声音。

“本宫看谁敢判我儿子死罪!”

一声巨响,议事殿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一玄色宫装妇人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目光朝着殿中那趴着的人身上一扫,顿时神色一变,立刻快步上前,惊呼道:“王儿,王儿你怎么了?”

玄鸷在禁地本就被玄武族王打伤,又被收入七宝塔中一阵折腾,如今自然是气息萎靡,那宫装妇人在探查过玄鸷伤势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却也在松气的同时,目光凌厉愤怒地看向王座之上的玄武族王,怒道:“王上,鸷王爷可是有何过错,你须得如此对他,如此不顾念手足之情?”

玄武族王被如此质问,神色却是淡淡,眼皮一搭,看着下方母子情深的二人,似嘲似讽地道:“不顾念手足之情?王太后你可误会了,这不顾念手足之情的可不是本王,若是本王连想要杀自己的人都放过,那才是笑话吧。”

“你说鸷王爷杀你?王上你无凭无据,如何让人信服?”王太后冷笑一声,目光尖锐地看着玄武族王,眼底深处的怨恨与厌恶之色一点都不加掩饰。

“那个……能打扰一下吗?”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王太后跟玄武族王无声的对视,也成功的将所有目光都拉了过来。

只见坐在一旁的轩辕天音摸了摸鼻尖,对着所有目光缓缓开口道:“这位王太后是吧……我能证明玄武族王所说的都是事实。”

------题外话------

那啥,妹纸们~520小说2015年度类别盟主评选活动将在2015年7月10日—2015年8月9日(24点止)期间开启投票功能,2015年1月到6月期间订阅VIP章节消费达到30元的会员都有9张选票(每个类别仅有1票),每个类别的选票仅可投给该类别的作品。

虽然吧…绯月也知道自己是个打酱油的,不过也不能输得太难看啊,所以还请妹纸们赶紧去给绯月投上一票吧。

这里是网页链接:http://images。520xs.com/huodong/2015/vote/index。html

验证真爱的时刻来了,请妹纸们为咱们驱魔师投上一票吧,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