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1】昭然若揭

沉欢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她,“秦中矩带来了多少人?给我老实的招出来!”

吕氏被甘珠压着动弹不得,恨恨的盯着沉欢,“我凭什么告诉你!”

沉欢勾唇一笑,倏然将台面的茶盏抓起来狠狠的朝她砸去,喝道:“不说,好,那就给我打!下手不要太重,留着一口气,让他慢慢的受!”

甘珠闻声将她丢给春莺,抓起地上的木棍就狠狠朝秦中矩砸去。

吕氏听见惨叫声,吓得尖叫起来,“秦沉欢,你敢!”

沉欢忽然站起来,一步跨上去,一手提起她的衣领,另一只手扼住她脖子,往后一推,抵在墙上,冷笑道:“没有我不敢的!”

她的手力居然很大,掐住她几乎快呼吸不上来,想要挣扎,可春莺在一旁顶住她的膝盖,一抬手就卸了她的一对胳膊,痛得浑身如筛糠般颤抖起来。

沉欢阴沉着脸,咬牙望她,“今天,我就是杀了你,老太爷也不会把我如何。我和你的帐、我父母的一对亡灵的帐、我姐姐哥哥的帐,都还没好好的和你算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活得生不如死!”

吕氏惊恐的瞪着她,可喉咙被掐的一口气也难喘过来,自然无法发声。外面没有一个人进来救她,她几乎要绝望了。

沉欢低笑,倏然放开手,春莺也醒目的立刻松开,吕氏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用力的大口喘气。

甘珠那边没有停手,一棍一棍不轻不重,秦中矩不由惨叫连连,声音却不大了,快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吕氏哭着扯着嗓子喊,“别打了!”

沉欢傲睨着她,“说罢,你说的让我高兴了,也许就不打了。”

吕氏面如死灰,听着儿子的惨叫就如同割肉,赶紧说:“有三个人,除了刚才的田大壮,还有两个把风的。”

沉欢自然知道,那两人早被赤冰解决了,她是怕还有其他人,让人溜掉了。

她笑道:“春莺,你去传话给孙嬷嬷,就说老夫人的话,把两个把风的人割了舌头和耳朵送到那两人的家里去,再将他们的手脚筋挑断,如觉得委屈,记得找老夫人。”

春莺乐呵呵的蹦出去传达,院子里顿时一阵惨叫。

吕氏吓得浑身僵硬,惊恐万状的瞪着沉欢。

“将这个贼人和秦湘一起关在小房里。老夫人的一对胳膊怎么不好了?甘珠赶紧给治治,春莺去告诉孙嬷嬷和花溪,赶紧来把老夫人扶回去,本来是为老夫人身体祈福来的,老夫人就该消停静修,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来搅和什么?”

甘珠上去大力的咯吱两声,将吕氏的胳膊推回去,吕氏痛得昏死过去。

刚回来的春莺又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甘珠问,“那个田大壮,姑娘预备怎么办?”

沉欢冷笑,“先留着。”

第二天天亮,住持便率领全部尼姑亲自将沉欢送了出来,并低声道,“姑娘放心,一定不会走漏半点风声。还请姑娘在秦老爷面前说句好话。”

沉欢笑笑,在云裳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傲古一跃钻了进去,在沉欢脚下懒懒的匍匐着,藏头睡觉。

秦功勋听到说吕氏她们在山上出了事,大半夜就醒了睡不着,急得团团转,这会听钱陇说她们回来了,赶紧就往正堂赶。程智也正候着,焦急的等着沉欢,不知道她处理成什么样子了。

沉欢下了马车就看见烟翠,一脸着急冲上来抓住她:“我的小姑奶奶,都吓死奴婢了。”

沉欢笑笑,对她说:“你得跑一趟,别人去吴府恐怕不相信。你就说老夫人已经将事情办妥了,让吴夫人马上过来提亲便是。你要装得很谦卑小心翼翼的模样,吴夫人看到我的人这幅模样,定觉得已经制服我了。”

烟翠机灵的点头,“奴婢明白。”

沉欢有甘珠、春莺左右护着往正堂而去,身后小黑他们六个人压着秦湘、田大壮和抬着的秦中矩。

沉欢进了门,便对程智点头,让他放心,便对身后说,“押上来。”

小黑他们将三人往地上一扔。

秦湘只穿回自己的肚兜寐裤,外面胡乱披了一件衣服,披头散发,看上去便知发生了什么事。

没等秦功勋回过神来,沉欢道:“孙女在映月庵受惊了,来向老爷讨个公道!”

钱陇见状心惊,知道沉欢要用吕氏和秦中矩来开刀了,赶紧驱散下人。

秦功勋看着衣衫不整的秦湘和田大壮,自然也明白了,一世都在端着斯文人的面子的他气得脸都青了。

咬着牙,抖着音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湘姐儿为何这等模样!”

沉欢冷笑:“老爷可以问下为何三姐姐胆敢在菩萨眼底下,半夜跑到我房中和下人苟且。不过,老爷倒是可以问下这个人,他等三姐姐犯下错事后,借口带人闯入我房中,说是寻三姐姐。我就纳闷了,寻三姐姐去三姐姐院子啊,一个个跑到我房中干什么?何况还是个男人。”

她眸光冷冷的盯着秦功勋,“老爷,你说我是不是受了莫大委屈?”

秦功勋呆呆的看着被打得只剩下半口气的血人,徒然跌坐在椅子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而吕氏被众人扶着走进了门,见状眼前又是一黑,不由扶着门框,紧张的瞪着沉欢,她嘴里肯定吐不出好话来。

沉欢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声音冷幽的道:“老夫人说我住在最里面的屋子最安全,孙女也就信了。谁想到我就是起床小解的那么一会儿,就来了一伙人摸进我房间干下这肮脏的勾当,我让甘珠去瞧瞧,谁那么大胆,没想到看到是三姐姐,我就想,三姐姐再放荡,也不至于找个下人暖床吧?”

“谁想居然还有人来寻三姐姐,我想我好歹也是秦府的嫡孙女,怎么能由着人在眼皮底下胡来呢?何况让这伙人叫嚷着让全庵的人都知道了,三姐姐的名声岂不就玩完了吗?所以,孙女就让甘珠他们将他们好好的教训了一顿。”

“更可笑的还在后头呢。老夫人居然带着一大群人进来,说孙女打的是二叔。我的二叔是谁啊,可是翰林侍讲的亲哥哥,怎么可能那么不要脸的让自己女儿和下人跑孙女房间干这事,自己还借口跑来摸侄女的房间。可是老夫人非说是二叔,孙女只好将他带回来,让老爷瞧清楚。”

秦功勋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瘫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吕氏勉强扶着门框,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不至于倒地,指甲在门板上抠出几道印子。

在一群成人中间,沉欢年纪最小,气势却逼人,在她娇小玲珑的身躯里,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压得众人谁也无法直接面对,只能仰视。

沉欢挑眉,“老爷,难道您不是说句话吗?如果老爷不替孙女主持公道,那孙女便去衙门问了理去!”

秦功勋大惊,咬牙盯着沉欢片刻,而沉欢面容平静,目光如炬,傲然睨着他。

她不会轻易放过此事的!

秦功勋无奈,倏然扭头瞪着吕氏,满心冒火,噌的一下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抓住吕氏的头发,将她拖到脚下,狠狠一摔,一脚踹在她的肩膀上,刚接上的胳膊顿时痛得蚀骨,不由惨叫一声。

“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儿子!”

往日里,秦功勋不管怎么正夫纲,也要做出相敬如宾的样子。当着众人的面从来不呵斥吕氏。最多关起门来骂两句,可当面打成这个样子,这还是吕氏成为主母后三十年来头一回。

苏氏和秦嫣、陈氏都吓呆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想上去扶。

秦功勋怒吼道:“不准扶!”

吕氏哭着捶着地,指着沉欢叫着,“我和你夫妻几十年,你竟然相信她!她是存心要打死我们儿子的!她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贱人!”

沉欢哈哈大笑,笑得众人感觉一阵凉气窜上来。

她忽然收笑,挑眉看着吕氏,“如果老夫人真的认为他一定是二叔,那孙女更加不能放过他了。堂堂秦府二老爷,居然会变态摸到侄女房间。我不禁怀疑,这位二叔是不是老爷亲生的种?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到底遗传了谁?”

吕氏气极,浑身发抖,心里却恐怖至极。

“老太爷!她才是贱人,老夫人说得对,秦沉欢才是贱人!她陷害我,我根本没有和人私通!”秦湘尖叫着。

沉欢一步上前,一把扯下秦湘身上的衣袍,指着她染满血迹的寐裤,“大家看下,我怎么陷害你?难不成我把你绑到我的床上,再买通地痞牛氓陷害你?我倒是要问下,三更半夜的,你跑我院子来做什么?”

“贱人!”陈氏见女儿被侮辱,她几乎要疯了,冲过来就想抓沉欢。

小黑一步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一样丢在一边,一脚踩在她的背上,顿时动弹不得。

“把人带上来。”沉欢背剪着手道。

众人震惊,她还有什么没亮出来的?

程智看着她,这样大的事情,她居然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就能面对那么多突发事件反手掌握乾坤,不由令人佩服!

很快,甘珠带了一个似乎睡着的人上来。

大家一看,居然是秦湘刚提拔上来顶替冬雨的大丫鬟钏儿。

秦湘也惊了惊,难不成她被沉欢收买了?

甘珠将钏儿往地上一丢,用茶水将她泼醒。

钏儿一惊,睁开眼睛便见一屋子人,吓了一跳,猛见秦湘趴在地上瞪她,冲口而出道:“姑娘你不是去四姑娘房间了吗?怎么在这里?”

沉欢脸色一沉,站在秦湘面前,提着她的头发,逼着她抬头对着自己。

“还要我带谁来对峙吗?刀疤脸,还是肥头大耳的家伙?要不你自己说说,你弄一堆男人,然后跑到我院子来干什么?”

秦湘吓得面如死灰,一声不敢吭。

秦功勋气得喘着粗气问:“什么刀疤脸?什么肥头大耳?究竟怎么回事!”

吕氏不顾颜面了,忙爬起来冲着孙嬷嬷叫着,“赶紧把三姑娘拖下去!”

“谁敢动!”沉欢冷喝道,“此事未了断,谁也休想走!”

沉欢回头看秦功勋,“老爷,还记得孙女打卤大的时候听到的传闻吗?”

秦功勋一怔。

吕氏脸色顿时吓青了,一步窜上来,气极败坏的指着沉欢骂道:“你这个贱种!你把我炬儿都快打死了,湘姐儿这辈子也完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想我们母子死,就直说!”

说着,哭着跪在地上,“老爷,你让我死了好了。我不想再受这样的侮辱了。”

沉欢哈哈大笑,“你让我直说是吗?那我就直说好了。”她收笑转身吩咐小黑,“将人带来,让老夫人恢复下记忆。”

小黑应着和静悟两人不肖几分钟,便拖着一个人疾飞而来。

吕氏看清来人的脸是,顿时吓得软瘫在地上。

秦功勋皱着眉头看着,“他是谁?”

沉欢淡淡道:“他是老夫人的前夫。”

一句话,如同惊雷,打得秦功勋脑袋一懵,好半响方缓和过来,抖着身子怒瞪吕氏咬牙问:“你不是说他死了吗?”

吕氏哭着勉强发出声音,“我不知道啊……他……他不是我前夫。”她指着沉欢哀嚎着,“你是想让秦府毁灭吗?这样来污蔑我!”

“哦,他不是你前夫啊?但他是秦功勋,我秦府二爷的亲父亲,不知道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嫁过三个男人?”

吕氏气得差点吐血。

秦功勋身子一晃,钱陇赶紧扶住。

“来人,滴血认亲。”沉欢一声令下,众人便分头行动,甘珠端水,小黑抓着痴呆的吕氏前夫的手,一扎,挤出几滴血在碗里。静悟抓住秦中矩将手上的血滴进去。

钱陇上前一看,脸顿时白了,捧着碗递给秦功勋看。

他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吕氏身子滩成一堆泥,陈氏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面对这样的变故,苏氏和秦嫣惊得目瞪口呆。

沉欢端起茶壶,打开茶壶盖子,对准秦功勋就泼了过去,他顿时被惊醒,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傲然而立。

沉欢冷笑,“吕氏怀着其他男人的种欺骗老爷嫁入秦家。这样阴毒下贱的人,带来的就是这样的恶劣传统,父女都如此不顾廉耻!这样的人,必须赶出我秦家,以正血统!至于我的名誉和惊吓损失,你们拿出两万两银票给我,我可以考虑不追究!”

她目光冷幽,“否则,我一定要打死他!方解我心头之恨!”

沉欢一席话,让众人都呆住了。

面对沉欢砸下的几个重锤,人都懵了。

但看沉欢,她眼里的决心仿若燃烧着熊熊火焰。

她不可能就此放过吕氏和秦中矩一家,但是,如今她的条件却无人能反驳。

秦中矩当众被揭穿了身世,从此秦府二房便不复存在,他们现在的模样,滚出秦府便是只有死路一条。

而吕氏,再也不可能抬头做主母了,就算因为秦松涛她不会被拉下主母的位置,但她将会被全部人唾弃。就连她最发憷的儿子秦松涛恐怕都对她厌恶至极,恨不得她早死。

沉欢冷笑着看着他们。

至于吕氏的真实身份,她不会现在揭穿,那将是击败秦松涛最有力的一把利剑,现在用了,太可惜,也不够力量。

事情闹得如此大,秦松涛一定会有所行动,她必须保留住一部分力量和他抗衡!

秦中矩,她不可能留他一命,之所以用2万两留他的命,是要吕氏亲自得罪吴家。

至于残疾的和失去秦府二爷光环的秦中矩不过是一只蚂蚁,她随时都能捏死他,不急于一时。

“吴夫人来了,说是老夫人让她来提亲的。”花溪匆忙进来,见屋里诡异的气氛,便低声道。

沉欢勾唇一笑,“老夫人,我知道你没钱,秦中矩更加没钱,这2万两银票你大可问吴夫人要。”

吕氏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沉欢笑着对花溪说,“赶快请吴夫人进来,老夫人将亲自接待。”

吴夫人带着兴高采烈的吴飞扬走进来,还没进门便觉得气氛奇怪。

云裳将门帘掀起来,沉欢走出来,站在门口。

吴飞扬惊喜地看着她,三年没见,她果然长得更加漂亮了。

“欢儿……”他飞奔过来。

沉欢面孔一冷,“吴夫人,老夫人有请。”说着将身子让开,吴飞扬愣住,呆呆看着沉欢。

不是来提亲的吗?为何她那么冷淡?

吴夫人脸色微变,未来的儿媳居然敢给她下马威,可眼看成功了,且先忍忍,回头再收拾她!如此想,便压了怒气走进房间。

沉欢紧跟着她进屋,云裳刷的将帘子拉下,将吴飞扬隔在外面。

吴夫人一见屋里的情形顿时懵了。

沉欢绕到前面,“吴夫人,老夫人要你替她赔偿2万两银票。否则,就会公开你合谋害我的事情。”

吴夫人差点跳起来,“什么!我合谋害你什么了!”

沉欢冷笑,“合谋害我为了她的私生子篡夺我秦府的家产。”

秦功勋瞪大了眼睛,若是秦中矩身份未破,吕氏谋沉欢家产给二房,他可以理解。可是,秦中矩不是他亲生儿子,还给他带了一顶那么大的绿帽子,蒙骗他为她养其他人的儿子那么多年,还居然敢谋他的家产给这个野种!

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等耻辱,对吕氏恨得入骨,恨不得咬死她!

吕氏已经无法言语了,只有哭的份。

沉欢的话也让吴夫人懵了,“什么私生子?”

“她还要谋我的嫁妆给她这个私生子的女儿,冒充的秦府孙女,让她占尽我秦府的便宜,辱尽我秦府的颜面。而你,身为堂堂官家夫人,居然做出如此龌蹉的事情,简直可恶至极!”沉欢的语气凛冽逼人,话语对吴夫人毫不客气。

吴夫人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在窗外听真的吴飞扬面目呆滞,靠着墙壁徐徐的滑倒墙根。

这居然是他的母亲!他怎么还有脸在沉欢面前出现!

“放屁!”吴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冲口而出,“2万两!休想!”说着就转身。

“好啊,如果吴夫人不付这笔钱,那我就将事情告上衙门,想必吴大人最近清闲了许多。让他和我三叔比一比,看谁的能力大,看谁的官能坐得稳。嗯,结果,我很期待呢。”

吴夫人身子一僵,猛然转身狠狠的瞪着沉欢。

“你……”

沉欢笑着打断她,“据说老夫人手上有一张你写的字据,我已经让人去老夫人房中去取了。如果吴夫人忘记了,可以看看,帮助你恢复下衰老的记忆。”

沉欢的话简直将吴夫人推向滚烫的油锅。

她夫君若是知道她这样娶到沉欢,再逼着他对簿公堂和秦松涛结下梁子,他休了她都有份。

吴夫人咬牙切齿地道:“好,我给!姓吕的,你给我记着!这个仇,我记下了!”说罢,愤然离去。

吕氏抱着脑袋,使劲抓头发,头发一把一把的落下。

平日里的沉欢如涓流细水,没想到她反击起来,竟然见血封喉,步步布局,环环相扣,将他们杀个措手不及,不由众人对她这个只有13岁的女娃生出一股惧意。

苏氏深深的看一眼沉欢,再看秦嫣,秦嫣咬着唇将头缓缓低垂。

沉欢环视他们一圈,淡淡一笑,“你们没得选!老太爷,二房一家,必须在三天内赶出秦府,除了族籍。否则,我将事情全部宣扬出去,到时候丢的是秦府全部的脸,而我们长房会以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名义搬出秦府,独立立户,成为余杭第二个秦府。你是要保住秦家的颜面,拨乱反正,还是要保住野种,继续带绿帽子。”

她收了笑,冷冷道,“你自己选!我只等三天!”

说罢,转身昂首挺胸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而去。

留下一屋子狼藉和阴郁。

“姑娘等三天是因为三爷吗?”程智快步追上问。

沉欢脸色沉了,“我也没想到那么快就要直接面对秦松涛了。这次动了他的根本,被逼的没路走的是他亲生母亲,逼着他和秦功勋也有了芥蒂,他想必会防着我了。先生做好一切准备,三天后,秦功勋不驱除秦中矩一家,我们就搬出秦府。”

她忽然站住脚,转身看着秦府一圈。

“我一旦出府,便是我开始收秦府产业的时候,我会让他们一个铜板都不剩,看他们用什么支持秦松涛!”

程智颔首,“那秦中矩,姑娘要如何做?”

“让他们一家变成乞丐!”沉欢笑道。

程智看了一眼沉欢,这个小姑娘手段真够狠辣的,是做大事的人。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麦咏桃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