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0】轮到你(完整版)

“哟,原来老夫人来了啊。”屏风后面传出来沉欢轻快的声音。

云裳将屏风推开,沉欢正坐在里面的椅子上,地上跪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床上趴着一个被子盖着的女子。

吕氏呆呆的看着她,半响都说不出话来,她不是应该躲在床上哭泣吗?不是应该像可怜的狗一样求她帮助吗?不是该跪在她面前求她保密吗?为何,她这样干干净净的站在这里?

吕氏惊问,“你……你……你怎么没事?”

沉欢挑眉,“难道老夫人看到我没事不应该高兴吗?”她指了指里面,“云裳,屏风还是挡上,让三姐姐多丢脸啊。”

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哭的秦湘闻言,几乎气得要吐血,可她没脸出去,外面那么多人。

甘珠她们也住了手,春莺最快,快乐的跳过来,笑眯眯的说:“老夫人,我们姑娘屋里竟然来了一批贼,赤冰姐姐外面打到了几个,我和甘珠抓住一个头,正打着呢,不怕不老实招认。”

吕氏倏然转身看着地上痛苦的人,顿时一口热流堵住了咽喉,连气都差点上不来了。

“你……你……你们打的谁!”

话虽然问出来了,可现在她才正眼瞧地上的人,那衣服不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穿的吗?难道被蒙着头打得全身是血得居然是她得儿子?

“打得是贼啊!”春莺幸灾乐祸的晃着脑袋,还晃了晃手里的打折了的木棍,“老夫人要看下打人吗?打人挺高兴的。”说着就要继续挥棍。

“住手!”吕氏尖叫着,可声音变得嘶哑,听起来有些歇斯底里。

甘珠目无表情地说:“回老夫人,奴婢们打的是夜闯我姑娘闺房的淫贼,自然停不得手。”说着狠狠的踹了一脚。

随着一声惨叫,吕氏吓得心惊胆跳,声音都发抖了,“你把他的头罩取下来我看!”

甘珠看了一眼沉欢,沉欢没表情,她便挑眉,将秦中炬的头罩解开,他已经陷入了昏迷,整个脸鼻青脸肿,鲜血不断从口鼻涌出,简直难以看出他长得什么样子。

但他是亲生儿子,吕氏怎么会认不出来!

看到亲生儿子变成这幅摸样,顿时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苏氏和秦嫣忙去扶,两人也好奇的去看秦中炬的脸,两人脸色一变,对视一眼。苏氏想说话,秦嫣忙摇头,苏氏忍住闭嘴。

门外陈氏冲了进来,“谁说湘姐儿在这里?”一下看到晕倒的吕氏和卷缩的秦中炬,一愣。

“这……”她熟悉的夫君自然熟悉他的身形,可他怎么在这里,还被打成猪头摸样?她都不敢相信。

沉欢看了她一眼,“这人是个贼,深更半夜摸进我房间里,图谋不轨。”

陈氏闻言,赶紧蹲下细看,紧接着杀猪般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这下子更加热闹了,苏氏和秦嫣喊了吕氏,又唤陈氏,又是掐人中,又是叫下人赶紧找庵主持来。

沉欢的人全都抱拳翘首看着热闹,一点忙都不帮。

孙嬷嬷赶紧回院子里取了醒神的嗅香给吕氏闻了,便清醒过来,醒来一看晕倒在二儿子身边的媳妇陈氏,不由悲从心来,哭喊着,“炬儿啊……”

猛然爬起来,冲到甘珠面前,扬手就要扇过去,“你竟然刚打二爷!想死吗!”

吕氏手伸了一半,甘珠人往边上一闪,避开她的手掌,让她扑了个空。

吕氏怒极,疯子似的继续扑上去,伸出十爪朝着甘珠脸上狠狠挠过去,“贱婢!谁许你的胆子!”

甘珠这回不避了,一把抓住吕氏的手,用力一甩,将她摔了个踉跄。

“我许的!”

沉欢高亢清脆的声音压倒屋里的声音,小黑他们瞬间在沉欢周围站住,将她簇拥在中间。

吕氏倏然看过来,孙女居然敢当众给她下马威?

往日就算嚣张也会带着一副甜美假面具的沉欢,此刻沉静的目光,透着冷光凝视着她,只见她缓缓的环视一圈,打量了屋里的人。

沉欢勾唇淡笑,看着惊呆的吕氏:“老夫人难道觉得我的丫鬟替我教训闯入我闺房的贼人有错?”

苏氏和秦嫣不禁露出惊愕之色,她们虽然不知道吕氏在捣什么鬼,但她们看到的一切也就证明着吕氏处心积虑的上山来,都是冲着沉欢来的!

但沉欢是怎么逃脱的?就连她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沉欢又怎么把秦湘弄到床上变成这个样子,还把秦中矩打得死去活来?

吕氏被沉欢的话气坏了。

苏醒过来的陈氏闻言,又气又急,哭着喊道:“你打的是贼人吗?是你二叔!”

“住口!”沉欢冷冽的盯着她,“二叔?你的丈夫?难道你的丈夫是禽兽不如的采花淫贼?如果他真是二叔,那更加卑鄙下流,叔叔夜闯侄女的房间,传出去,岂不是侮辱了秦府上下,诋毁了在朝廷为官三叔的名声?二婶这样胡乱抓个下作的贼人认夫君,你让老夫人的脸往哪里搁?二叔的脸往哪里搁?甘珠,还不替二叔掌嘴!”

甘珠笑了,“是,奴婢遵命!”一步上前,抓起陈氏的衣领,噼里啪啦的一阵狂扇,陈氏脑袋被打得左右摇晃,一顿巴掌下来,陈氏已经眼冒金星,昏头转向,嘴角流出血来。

甘珠这才满意。

春莺见甘珠有人打,自己手痒痒了,低头看着秦中矩,忽然一脚踩在他的左膝盖上,一用力,咯吱一声,秦中矩的左膝盖便被踩断了!

“哎呀,抱歉,没看见,不小心踩到了,谁让你这个贼人竟敢党我的路呢?”春莺笑嘻嘻的说。

陈氏刚清醒,看到这一幕,啊的一声晕倒在地。

吕氏气得浑身发抖,脚都没力了,靠在墙上,身子滑落一半,指着沉欢半响说不出话来。

“贼人已经抓了,且不论。先看下三姐姐的情况吧,来人,把三姐姐和欺负三姐姐的淫贼带出来。”

小黑闻言,带人冲进屏风,里面传来秦湘哭叫声,挣扎着不愿意出来,小黑他们毕竟是男的,也不好直接去扯秦湘,只好把男的绑了起来拖了出去。

甘珠和春莺见状转身进去,用被子将秦湘一裹,直接拖下床,拖着就往外走。

一对人被丢在人前,小黑和甘珠他们便退回沉欢背后,环胸而立。

虽然刚才吕氏就知道遭殃的是秦湘,可看真了两人,顿时满胸血液涌上来,差点背过气去。

秦湘因为被拖出来,被子落到一边,露出她半个身子,裸露的肌肤上印满了旖旎后的血瘀,披散头发,眼神还残留着狎昵。而光着上身的男子面生,在场秦府的人似乎都不认得。他裸露的上山前胸后背都有几道指甲印,还夹杂着明显的胭脂印子。

在场的沉欢和秦嫣都未经人事,尤其是秦嫣,脸顿时通红,扭过头不去看。

但其他人可都是过来人,看到这个模样,全都明白了。

屋里顿时响起议论声。

门外一群人涌了进来,沉欢看过去,是几个尼姑。

沉欢径直出去,甘珠立刻站在门口,堵了个结实。

沉欢冲着他们合十行礼,拦住了她们,“惊扰各位大师,实在罪过。”

为首的是映月庵的主持,伸脑袋看了一眼混乱的屋内,见吕氏半响没出来,无奈问道:“不知道四姑娘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沉欢自然将她神态看在眼里,忽然冷了声道:“我正想找主持兴师问罪呢。”

主持一怔,看着面前13岁的小姑娘,忽然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四姑娘这话言重了。”主持忙合十唤了声佛。

“深更半夜的,那些贼人是怎么进的山门?这里可都住着秦府的女眷,任凭谁出了差错,主持都要担这个责任。一顿杀威棒定是不会少的,从此你也就别想侍奉佛祖了,只能在衙牢带一辈子了。而这映月庵也因为出了如此大的丑事,再也有香火了。”

主持瞪大了眼睛。

之前吕氏说她们只要放了人进来,其他的便不关她们的事。她们只要出来证明下看到被侮辱的女子就万事大吉了,才过来瞧下,没想到自己倒是惹了一身屎。

沉欢冷笑道,“佛门清净地,有大师们本该安全,谁知道我们三姐姐在佛祖眼皮底下被人玷污,大师,此事要如何处理才好呢?”

尼姑们虽然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也是知道吕氏算计秦府四小姐的。本来她们按吕氏的要求前来向沉欢兴师问罪,帮着吕氏逼沉欢就范,没想到沉欢没事,反到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没等主持说话,沉欢环臂抱胸,高昂着头道:“本来这只是秦府内宅的事情,连累映月庵实在不应该,只是若是主持要主持公道,那官府定要深究严办,毕竟佛家清静之地发生此类事情,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要不就是映月俺和歹徒勾结,将人放进来谋财害命,欺辱官家小姐!”

主持愣住,这个帽子太大了!

想想,也是。

秦府内讧,映月庵倒霉,这样的事情的确不划算啊。何况她们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贼人和她们无关啊。再加上秦府小姐失了身,这样大的事情闹开了,她们有几颗脑袋可以抗啊?

何况,这位四姑娘明摆着就知道是吕氏捣的鬼,以她的性子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们可就跟着倒霉了。

主持顿时赔笑道:“姑娘这话说得贫尼们担当不起啊。只是……贫尼……”主持想说吕氏那边吩咐了,她要如何应对呢?

“主持是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沉欢微微笑着看她们,“夜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映月庵很安静。主持说是吗?”

主持愕然。

沉欢这话什么意思呢?是饶恕她们了吗?秦家二爷和那些男人自然是她们放进来的。

但这群尼姑可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什么香客什么心没见过?她们也不是洁白纯洁之心,自然立刻就明白了沉欢的意思。

今晚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影响最大的还是秦府自己的姑娘们,三姑娘*,二老爷夜闯侄女房,这本来就是极大的丑闻,还是家风不正的丑闻。而山上还有三老爷的女儿秦嫣在啊,就连沉欢两位姑娘都一样会受到名声的影响。

不论是谁,都会将责任推向映月庵,到时,映月庵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是,如果女尼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她们不过睡觉睡死了,自然秦府人也乐意将事情死死掩盖起来,映月庵也就安然无恙了。那样,两厢都会平安!

想通此事,住持顿时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屋内,房门口被人堵住,一个人都出不来,吕氏也不见人影,索性现在退下,才是明哲保身的明智之举。

住持深看沉欢一样,冲她双手合十行了礼,“姑娘放心。”然后转身吩咐弟子:“今夜之事,若谁敢乱传,按规矩处置!”

沉欢进门,秦湘正哭着趴在吕氏的脚下,“老夫人!你一定要帮帮我。”

吕氏已经气得只有出气的份了。

陈氏这会回过神,瞪着眼睛冲上去抓住秦湘,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你这个畜生!怎么能干出这样愚蠢的事情!”

秦湘被打得晕头转向,捂着脸哭了起来,本来就挂在身上的被子也滑落了,露出光洁的肩膀和诱人的曲线,边上跪着的男人目光顿时如遇到了胶,扯不开了。

诱香的效力不会散得这样快,若不是沉欢他们发现了香有问题,恐怕这两人还有得弄的。

沉欢只是目无表情看着。

陈氏恼羞成怒,抓起地上的木棍就朝男人狠命的打去,那男人本来就是受了秦中炬命令来做的,见东家夫人打他,自然也不敢避,咯吱一声,手臂就断了,痛得他满地打滚。

陈氏不解气,抓起木棍朝着他双腿中狠狠的戳,“打死你,看你以后敢欺负我女儿!”

男子顿时抱着两腿惨叫,脸色顿时煞白。

秦湘浑身一颤,陈氏回头看她盯着男子,气得挥棍子往她身子上死命一敲,“你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还活着干吗?赶紧去死!”

秦湘大哭起来。

陈氏丢掉木棍,一屁股坐在地上也嚎啕大哭起来。

沉欢忽然走近苏氏,低声道:“三婶,你和二姐姐先回去吧,免得让肮脏之事污了二姐姐的清白名声。”

苏氏一怔,深看她一样,低声问,“你要如何?”

沉欢勾唇淡笑,“我有事要问老夫人。”

苏氏浑身一僵,她这是不会放过吕氏了吗?

秦嫣悄然扯了扯她的衣袖,“母亲,我们走吧。”

苏氏看了一眼吕氏,她在这里也不可能保护吕氏,沉欢说得对,别因为这种事影响了女儿声誉。

母女两赶紧携手悄然离开。

沉欢转身,看着哭成一团的几个人,冷声道:“把陈氏丢出去!这两个苟且的人押到关闭关起来,这里除了老夫人,全都给我滚出去!”

小黑他们立刻分头动手,陈氏和其他下人被赶出了房外。

甘珠按住吕氏,春莺将门呯的关上。

吕氏心惊,瞪着眼睛看着沉欢,“你想怎样!”

------题外话------

一直跟文的亲,只要发现订阅后标题加了【完整版】便是加字了,一定要回去看下后面加的内容,都是新内容哦。

amywu16888投2张月票、Cief、在家的小猫、xiumeng0753、773894053的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