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9】瓮中捉鳖(完整版)

沉欢笑了,“你得了我的嫁妆可就风光了,但如果我失了清白之身,那他们如意算盘便要落空了,你也什么都没有了,那你为何要坏她们的事?”

秦湘奋力嘶叫起来,“我为什么要你嫁给吴飞扬!他是我的!”

她声音嘶哑,几乎听不清声音,说着眼泪涌了出来:“我守了他那么多年,我为他做了那么多,岂是你的嫁妆可以换的?我不当要坏他们的事,我还要你一辈子都没脸见吴飞扬!”

忽然,她使出吃奶的劲,不顾脸上的可能被划伤,奋力一挣,居然摆脱了甘珠的脚,一手抓住身边的一把椅子,朝着沉欢挥了过来。

沉欢猛退两步,春莺还没等秦湘的椅子飞来,便一蹿出去,飞起一脚,踢中她的胸口,顺势抓住椅子一拽。

秦湘被踢飞到墙壁上,重重的摔上,再重重的跌下来,惨叫一声,甘珠立刻抓住一块布头塞进她的嘴巴,惨叫声就被堵住。

这一切都在瞬间,也就听见咚咚两声。

刀疤脸看到痛得在地上打滚的秦湘,想喊又喊不出来,不由看了一眼沉欢,这姑娘淡定自若,含笑若威,不由打了个哆嗦。

全屋子的人都是冷眼看着秦湘痛苦的抱着胸,没有人帮她。

沉欢冷笑,“你也不过花样年纪,也是女子,居然拿这样的招数对付我,你也算阴险恶毒了!”

她回头对大家说:“既然吕氏有安排,想必人也快到了。我先到隔壁去等着,你们准备好了就迅速离开。我们今天晚上就来个收网打鱼,瓮中捉鳖!”

看了一眼刀疤脸,“你先跟着我,等完事了,我让让你离开。”

刀疤脸忙应着,不敢多话。

月上中天,已至子夜。

吕氏朦胧之间似乎听到女子的尖叫声,猛然睁眼坐起来,“怎么回事?”

孙嬷嬷赶紧上来,“夫人醒了?”

“二爷带人来了吗?”

孙嬷嬷点头,“二爷带来的人已经进了院子,夫人你歇着就行。”

吕氏总是感觉心里不安,“我总觉隔壁有动静,你还是过去瞧下,免得出什么状况。”

孙嬷嬷应着,出去瞅了瞅,回来说:“的确没有,他们早就熄了灯。”

吕氏这才安下心来,补交代道:“你让二爷仔细些,沉欢那丫头精得很。”

孙嬷嬷点头,扶着她躺下,便转身出去传话。

秦中炬接到孙嬷嬷的传话,转身交代身后两个黑衣蒙面人:“你们两个进去试探下她两个丫鬟睡了没有,如果没睡你们其中一个就要引开她们,另一个进去扒了衣服就好了,切莫伤了她的身子。事情办好就弄些响动信号出来,我就带人赶来。”

两个黑衣人点头,猫着腰瞧瞧的推开沉欢住的小院门。

院子里静悄悄的,看起来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根据下人们打听出来的,懂武功的两个丫鬟住在隔壁的小屋里。一个大丫鬟和四姑娘住在一个屋子里,她不会武功,到时候打晕就行了。

一个黑衣人躲在门口左边,另一个从第三捡了个石子,往隔壁小屋里打过去,就听到一声娇叱,门很快打开,两名年纪若莫13、4岁的丫鬟一前一后快步走出来,其中一个黑衣人便故意拔腿就往右边跑。

丫鬟们立刻就追了上去。剩下的一个从黑处走出来,悄悄的走到正房。

房里没点灯,不知道大丫鬟睡了没有,他竖起耳朵听了听,似乎有脚步声走出来,他赶紧隐身一边。

云裳打开门,看了一眼院子,嘟囔道,“好像听见人喊,是怎么回事?”便出门将房门掩上,走到边上的小屋,“甘珠,你们在吗?”没有听到回答,怔了怔,忙冲出院子,听了半响,“糟糕,难道有贼人?”她跟着玩右边追了出去。

没先到不用将人打晕,得了空挡,屋里没有人说话,想必四姑娘睡熟了,黑衣人大喜,赶紧溜进屋里。

房间没点灯,月色却正好,就着月色还能看到一些位置。他赶紧往床上看,正见一个人背朝门躺着,腰际上搭着薄被,露出玲珑的身段,那人一动不动,看来已经睡熟了。他轻走进,屋里传来阵阵浓香,让他有了遐想。

掀开半落的床幔,只见曼妙的少女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衣,肌肤隐约可见,十分诱人。

只是面朝里,看不见面孔,他放心下来,免得被她瞧见自己,反而危险了。

他伸手绕到她胸前,解开第一颗纽扣,手指猛然触碰到滚烫的肌肤,浑身人一怔。嗅着香气,竟然心猿意马起来,咬着牙忍着冲动,将她的衣扣全部解开,实在憋着难受,只是摸一下应该没事。

想到这里,便大胆起来,手便抚摸过去,可竟然像吸铁一样,手无法收回来了,那触觉越来越吸引人,越来越舒服,勾引着他浑身的热血开始沸腾。

不知不觉间,衣服已经被脱净,而他心底的异样努力冲破他的忍耐!

忽然,少女居然动了,吓得他刚想缩手,只听见娇滴滴的呻吟,让他更是无法控制起来。

而少女也动起来,随着他的手掌,弓起了身子,仿佛鼓励他,吸引他。

他顿时有股莫名的冲动满心激烈的疯涌,他的手在发抖,正犹豫着,少女忽然整个身子粘了上来……

沉欢站在院子中,身后跟着已经回来的甘珠、春莺和云裳静静的看着屋子,赤冰远远的站着,警惕的看着四周。刀疤脸立在他们身后,老实的呆着。

傲古从隔壁的屋子露出一个脑袋,见沉欢被人保护着,便把脑袋缩了回去,继续睡大觉。

估摸着差不多了,沉欢对刀疤脸说,“你换上黑衣服,带上面部去告诉外面候着的二老爷,就说事情办好了。”

刀疤脸忙换了衣服,伪装好,就去了。

沉欢对甘珠说,“你进去瞧瞧,别让那个家伙跑了。”

甘珠刚跑到门口伸头进去一看,大惊,本想退出去,又觉得不对劲,歪着脑袋不看床上的人,跑到香炉前,将香掐断,拿着半截香跑出去。

“姑娘,他们出事了。”甘珠的脸涨得通红,将香递过去,“不知道谁换了香。这个香是迷香。”

沉欢脸一沉,看着香,这个香的确不是之前她睡觉点的香,香杆子粗很多,还残留些香味,很浓。

“怎么会是?”

赤冰见她们这幅模样,一跃就到了跟前,夺过香放在鼻下,皱眉,将香递还给甘珠,“下三滥的手段!”

春莺见她们打哑谜,心急得跺脚,“究竟出什么事了?我去瞧瞧。”

说着就奔过去,甘珠伸手想抓她都没抓住。

不一会儿,春莺风一眼冲过来,瞪了双眼,“他们居然脱光了衣服打架……呃……”忽然觉得看到的是什么,顿时臊得恨不得将头埋起来,连跌声的道,“不知羞不知羞!”

沉欢想的不是他们发生了什么,而是奇怪吕氏为了逼她嫁给吴飞扬,不可能真要毁了她的处子之身,为何派来的人会与秦湘发生此等苟且之事呢?

那来人是真的要害沉欢,还是发生了什么?

这支香是谁点的?吕氏?秦湘自己?还是另有他人?

但是刀疤脸他们本来就是要来做这等事的,再用香岂不是多此一举?

赤冰低声道:“我们不过想引蛇出洞,并没有想做这等下三滥的事情。肯定有什么人在搞鬼。”

甘珠点头,“奴婢也是这样想的。如果床上的是我们姑娘……天啊,太可怕了。”

沉欢无语。小黑他们一直在外面,没有她的命令不可能换香。

那究竟是谁要将事情推向这个境地呢?

虽然沉欢不可能如此龌蹉,没有真心让秦湘落到这个境地,她只是想让秦中矩亲眼看到自己布下的局,害的是自己女儿,也就够了。

至于秦湘被糟蹋,那也是她自作自受,沉欢心里不可能有一丝不好意思。

这样一来,秦湘便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沉欢正在想着,外面有了脚步声,小黑叫了两声布谷声,是之前约定的暗号。

沉欢和甘珠她们迅速转进了隔壁房间,悄然将门关上。

秦中矩兴匆匆的冲进了房间,大喊一声,“什么人敢在庵里苟且……”

话说完,就愣住。

本该看到沉欢被剥光了衣服,派来的人脱了上衣,让他抓个正着,然后就叫醒所有人来看,将沉欢的罪名定下。

谁知道他居然看到自己的女儿赤身*的躺在床上,和派来的人一样,两人交颈相拥。秦湘的大腿上全是血迹,两人似乎还未尽兴,发出旖旎的呻吟声,场景简直不堪入目!

秦中矩呆呆的看着少女的脸,是秦湘?怎么可能?可明明是她啊!

他顿时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大吼道,“畜牲!赶紧给我拉开。”愤怒的四下打量,“她呢?沉欢在哪里!”

“在这里!”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即刻听见娇喝,“拿下!”

秦中矩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左右架住,口中塞了一双臭袜子。

沉欢冷喝道,“什么歹徒,居然敢深夜摸进小姐的房间,意图不轨,给我打!往死里打!”

赤冰三下两下就解决了秦中矩带来的其他人,便环臂靠着门口的大树悠哉的瞧着屋里打得热闹。

春莺正愁打得不够欢,闻言跳起来,抓起一块布冲上去兜头将秦中矩的脑袋一罩,迅速打了个结。抄起门栓劈头盖脸的猛一顿打。甘珠左一脚,右一拳,打得不亦乐乎。

秦中矩被布蒙着头,不知道是谁在打他,要避,又挣脱不开,棍棍打中要害,痛得只得哀嚎着,“来人啊,救命啊!赶紧去通知老夫人来!”

“老夫人是吧!”春莺喊一句,打三棍,“叫人是吧!让你叫!”再五棍。

小黑和静悟也进来了,留了赵熏他们守在门外。

沉欢对刀疤脸说,“你可以走了。不过,你记住了,胆敢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有的是办法治你!”

刀疤脸早被四姑娘的阵势吓坏了,慌忙点头,“小的不敢,绝对不敢,若是小的透露半句,小的死全家。多谢姑娘不杀之恩。”

沉欢横他一眼,“滚!”

刀疤脸忙不迭的冲出门,边跑边常吐口气,赶紧从山崖小路串下去,忽然被一绊倒,软乎乎的东西在地上,吓他一跳,一抹是个死人,忙借着月光看脸,脖子被咬得血肉模糊,摸样都看不清了,但身形和衣服是认得出的,刀疤脸吓得跳起来,脚下不稳咕噜一下,掉进了山崖,惨叫声渐渐绝于山间。

赵熏觉得小主子太仁慈了,既然这件事闹得那么大,一定不能留活口,就跟上来想要做掉他,眼见他掉下山崖,这才放心。

他也进屋,刚想禀报,沉欢看见他,对他招手。

“刚才出去的一个刀疤脸你瞧见了吗?”沉欢见他点头,“你去查下他的底细,然后割了他的舌头。”

赵熏瞪大眼睛。沉欢以为他觉得自己残忍,刚要解释,赵熏便笑了,“他刚才掉进山崖摔死了。小的就是怕姑娘太仁慈了,本来就不想放过他,原来是小的多虑了。”

沉欢无语,不过手下人狠些是好事。

吕氏躺着总是不踏实,自从孙嬷嬷说秦中矩进了沉欢院子,她就更是躺不住了,坐在床上等着送来消息。

然而,隔壁的响动实在太大了,还传来男人的哀嚎声,而秦中矩一直没有让人过来请她,如果得手了,应该过来让她带人去捉奸了啊!

她努力忍耐着,秦中矩和她谋划的事情,外人根本不知道,就连执行的下人也是只知道部分,沉欢那个丫头怎么可能逃脱呢?

不可能的!

可是,隔壁的惨叫声越来越清楚,还有女子叫打的声音,她终于耐不住了,忙跳起来,匆忙往隔壁走。孙嬷嬷赶紧跟上。

住在边上小屋的花萱想拉门跟着过去,被花溪一把扯住,低声道:“傻瓜,这个时候你还跟着去?反正夫人没有叫我们,我们干嘛趟这潭忽浑水?”

花萱闻言点头,“也是,我们睡着了,什么都没听见。”

“这就是对了。”花溪上床睡觉,花溪关了门,也爬上床。

吕氏隔壁就住着苏氏和秦嫣,两人也醒了,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对视一眼。

听见越来越响的声音,不由担心道:“再装也不成了吧?得去看看。”

秦嫣拉住她,“要去也要再晚点,等老夫人瞧真了,我们再出去,免得惹了一身骚。”

苏氏闻言,点头,“也是。那就等一等。”

这边,秦湘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哭喊,努力睁开眼睛,撑着半边身子。

见甘珠和春莺正在奋力打一个被蒙着头绑着的人,也不知道谁被打。她晃了晃头,努力想着自己怎么了?朦胧间看见一个赤身*的那人正躺在自己身下,瞪着眼睛看着她的身子,吓得她扯着嗓子尖叫起来。

吕氏带着人走进院子,后面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看是苏氏和秦嫣。

吕氏本不想惊动她们,只要逼着沉欢答应嫁给吴飞扬就可以了,省得苏氏告诉秦松涛,她又被这个儿子责备。可既然来了,就没有让她回去的理,不过,也好,多些人看到,沉欢也就越丢脸,那就越可能逼着那个死丫头答应这门婚事。

于是也不阻挡,索性拉着苏氏往里走。

才走到院门,就听见屋里传来刺破夜空的尖叫声,苏氏脚步一顿,下意识的要后退,吕氏松手忙往前一步,心里大喜,口上说:“哎呀,不知道四姐儿出了什么事了,赶紧去瞧瞧。”

什么装病全忘了,脚步顿时飞快,非常麻利的冲进了院子,直奔人声嘈杂的房间。

谁知,一进房门便傻了眼。

屋里甘珠和春莺打人打得不亦乐乎,小黑和静悟见她进来,只是点点头,没说话,隔着简陋屏风里面传来女子的哭泣声。

吕氏不由心里一慌,不是这个家伙真起了淫心,把事情坐实了吧?万一这样就糟糕了。不过,如果这样她也万分欢喜,总算是出了口气,到时候蒙骗吴夫人嫁过去完事,谁敢说h是嫁过去后破的身子还是嫁前呢?她哑巴吃黄连,也有苦说不出。

钱她也不敢不给,自己手上还拽着字据呢。

这下吕氏放心了,她也忘记追究为什么小黑他们也在这里,心里边立刻觉得是沉欢完蛋了!否则,甘珠他们不会打人打得这么狠。

吕氏为了装得和自己无关,一时没说话,装愕然,等她们打得痛快,自己越撇的清。

被打的人在棍棒拳脚之下连连惨叫,手脚卷缩在一起,浑身上下衣袍染满了血迹,看起来非常惨的样子。

吕氏叹口气,就算是儿子派来人,她也不可能出声救他的,沉欢那丫头那么精,被她抓住把柄咬住不放也是很麻烦的。

她为了今天等了整整三年,不能再失手,一定要将那个死丫头一下制到底!

吕氏装出非常吃惊的样子,摆出当家主母的威严,沉声问:“这是怎么了?四姐儿呢?”

------题外话------

上章6000字,之前订阅是三千字的亲回头看下哈,有新内容。

谢谢亲爱的Palispan、思维2011、773894053、吕米妮、3023058月票,13918165075、洛凝儿的5分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