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一三章 一笑一尘缘113

诸神分安后,众神拜谢帝和,整齐的声音将诀衣吵醒,慢悠悠的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帝和抱着自己,也不惊讶,只是轻声的问他询。

“完了?”

“嗯。”

帝和朝着殿中跪着的众神淡淡一声,“都退下吧。”

“是。”

诸神也明白的很,一个个退出大佛殿时悄无声息,不敢扰了帝和与诀衣。唯独一人,在众人都走了之后,还留在了大佛殿内,抬头看着金樽大椅上的帝和诀衣霰。

诀衣睡足,从帝和的怀中坐起,看到青嫣还在殿内看着他们,目光阴阴的瞟了一眼帝和。他昨晚干的好事,现在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吧,不然怎么好意思当情圣。

帝和虽见到青嫣还留在殿中,却对她视而不见。他不计较昨晚的事让她擢神成功,她不要以为自己不迁怒于她就能放肆了,胥夏所为,他绝不会原谅,擢神是仙界神界的大事,岂容人一两次求情就更改。此次不可为神,安心修行,盼五千年后能达成,方为上策,若是让人一回两回的来求情,只会使得其反,让他记住此人,便是下一个五千年后,亦未必会让他入神界。

“帝和神尊。”青嫣恭谨拜礼。

诀衣从椅子上站起来,她本意是避嫌离开,给青嫣帝和独处,让他们把昨晚的事解释好,没想到帝和无误会她生气了,想着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跟青嫣有什么男女不明的牵扯。

帝和伸手抓住诀衣的手,不让她走开,看着青嫣道,“你不与其他人一般退下,找我何事?”

废话。诀衣心道,肯定是找他说昨晚的事啊,不然人家姑娘独独到了最后都不离开,杵在这儿干干的看着他,作甚?

“帝和神尊,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也没有资格求您什么。可是,胥夏是我的朋友,我们每日在一块儿修行,他的修为足以为神,昨晚的事,他已知错,在房中面壁思过一整晚,求帝和神尊能看在他真心悔过的份上,饶恕他这一回。我以自己的修为保证,他不会再犯错了。”

帝和双眸清澈似星,目光略显清冷,问青嫣,“既然晓得没有资格求本尊什么,为何要求?”

“胥夏是我的朋友。”

“看来本尊昨晚就不该好心救你。”

诀衣愣住,昨晚帝和救了青嫣?那胥夏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得罪了帝和呢?

青嫣见自己求情不成恐怕要惹帝和不悦,忙转向诀衣求情,“诀衣天姬,昨晚胥夏着实失礼,犯下大错,可他只是太心急想护着珀洛天君了,平时他并非如此,求您能原谅他这一回。”

这一次,青嫣没有求错人,求帝和确实不如求诀衣。帝和不给她面子,诀衣的面子却是定然会给的。只可惜,诀衣莫名其妙的看着青嫣,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帝和对青嫣道:“本尊从未有过废人神籍,你可是想成第一人么?”

青嫣立即跪倒殿中,“帝和神尊息怒,青嫣知错了。”

帝和起身,带着诀衣走出了大佛殿,留着青嫣一人跪在那儿,待他们走后,慢慢站起来,抬手摸着自己的脸蛋儿,长得不如诀衣美所以才会被帝和神尊这样对待吧,昨晚看着他身边美人环绕,还以为他对谁都是一个样儿,原来非也。

出了大佛殿,西落斜阳没了温度,天空漂浮片片橘色云朵,炫美的天空让诀衣想到了在异度与帝和在草原上看的那一场美轮美奂的银树火花腾,那时对他很厌恶,现在对他还是很厌恶。

诀衣挣了挣自己的手,不成,遂问道:“那姑娘说的昨晚的事是怎么一回事呀?”

“嗯?”

“别装傻。”

“一件小事罢了。”

诀衣问,“小事你生气?”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

“……”

诀衣不是爱刨根问底的人,帝和不想说,她也干脆的不问,不论是青嫣还是胥夏,哪一个都与她没什么关系,她不愿管陌生人的闲事。只是隐约的感觉自己可能先前误会了他,以为他和青嫣纠缠不清,没想到是胥夏犯了错。不过,胥夏看着挺温和有礼的一个人,怎么会无端端的把帝和得罪了,他这人素来没个严肃劲儿,能在嬉笑中把他得罪到如此程度的,少见。

神成功的诸神中,有不少人与帝和交情颇好,等他与诀衣走出大佛殿,迎上来请他一道把酒言欢。大佛殿内不可胡乱谈笑,擢神之后,便无高高在上的帝和神尊与诸神的差别了,他是他们的好友,难得相见,定要喝个痛快。

与朋友畅饮是帝和颇为喜欢的事,自然不拒绝。可诀衣却与诸神不熟悉,见帝和爽快答应,轻声与他道:“今日在佛殿内睡了太久,我忽然记起有件事未做,你去喝酒,我便不去了。”

诀衣的话不过是说给诸神听,帝和如何不晓得。她第一次来霏灵山,认识的人也不过就是他和珀洛,在殿中睡了太久只是借口罢了,一则想去找珀洛,二则不过她不愿和不相识的诸神喝酒。

“难得来霏灵山,你先与我一道喝喝小酒,不多久我陪你去做事,嗯?”

诀衣不想答应,可想到他在珀洛面前威胁自己的邪恶行径,在这些人面前未必做不出来,谁让昨晚的事不能被外人知道呢,他不要脸,她可不行。

很无奈的,诀衣点点头,装出了十分柔顺听话的模样。

诸神见诀衣愿意一道,越发高兴了。

诀衣给了面儿,帝和将心中的欢喜毫不掩饰的表露了出来。果然呀,和她的关系一晚就大有变化,再彪悍的女子在自己喜欢的男子面前,也会学着温柔的,他家猫猫不正是如此么。他知道,她的心里此时还有珀洛,但是不要紧,在他的柔情和照顾之下,珀洛的身影不用多久便会从她的心里彻底的被驱逐,最后只剩下身姿飘逸俊美无双的——他,帝和。

月下举杯时,心情十分好的帝和喝酒喝得很是痛快,诀衣在一旁与人相交的亦是欢快。

半个时辰后,诀衣借如厕,一去不复返。

小酒她喝了,耐着性子陪了他半个时辰,今日总得有些时辰是她自个儿来决定做什么才行,不然一天都被他绑在了身边,甚是无趣的很。交朋友这种事,对他来说可能很喜欢,乐此不疲,可是她却不好这些,能遇到有缘分的,她会珍惜。可若是如他这般强带着她喝酒赏月,她并不感兴趣。

诀衣漫无目的的在霏灵山中散步,月色甚好,林中微风习习,睡了一天的她精神不错,可肚中空空,不觉中感觉有些饿了。

咕咕,咕咕。

诀衣停下脚步摸着自己的肚子,怎么说她也是个玄君天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漫步似乎有些失了身份。这得怪帝和那小子,禁了她的仙术,让她飞不起,也逃不开,不得不像个无用的姑娘一般跟在他的身边,若是……

林中传来轻微的声响,诀衣仔细辩听,以多年经验,很快知道是一只兔子在她的附近。想想她的肚子,在想想美味,她觉得自己应该露出点本事了。

诀衣无声的弯腰,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专注的听着兔子的动静,在它窜出矮叶灌木时,飞快的掷出手中的石子。听得兔子低低的发出一个声音,倒地不起。

诀衣走了过去,将被打晕的兔子从地上拎了起来,“哎哟,还是一只胖墩儿。”

在她打算将兔子弄死时,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美人绝色,温柔娴静。何故要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呢?”

诀衣将肥肥的毛兔子抱在臂弯里,听声知身后的是谁,背脊直直的站着,并未回身。

“你从未杀过生么?”诀衣问。

珀洛走到诀衣的身边,从树上就看到她远远的走来,好巧不巧,在她走到树下的时候,他还听到了她肚子发出的声音,可没想到,她的身手如此了得,一粒小石子就能让一只兔子被她擒得不费吹灰之力。

“你放了它,我给你弄好吃的,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