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06 爹爹呢?

于是,在羽千宴的铁腕手段之下,伽陵学院的事情,终于是告一段落。

那些参与了这件事情的人和各方势力,通通都遭到了凌厉的处罚。有的帮派甚至一夜之间完全灭门。

而那些在现场的人,虽然尝试逃跑,但是五长老等人怎么会放任他们离开?

在铃音还有后来赶来的新月学院的人的帮助之下,那些人又怎么可能有希望逃出去?

这一天,也终于因为血腥的杀戮而让所有人都铭记心中。

而也通过这一次的考验,伽陵学院虽然损伤惨重,但是羽千宴的态度,却成为了他们极大的支持。

那些一直持着观望态度的人,也都纷纷沉默的收回觊觎的视线,收回了自己的那些小心思。

所有人都明白,羽千宴这是在向所有人昭示,伽陵学院,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有了这一层的保护,虽然现下的伽陵学院失去了苍离,但是却依然在四大学院之列,而且因为新月学院的坚定站队支持,以至于其他两大学院从始至终都没有表态,最终沉默以对。

帝都之中那一场雪,下了足足三天,才终于覆盖了伽陵学院附近的那些脏污的血迹。

伽陵学院还有恩斯率领的人,在三天之后,雪停下来的时候,才去收拾外面的场景。

翻开雪层,赫然是冻僵了的残肢和干涸的血迹。

这样的场景不可谓不凄惨,但是恩斯等人,却好像分毫不受影响,动作干脆利落,收拾的干干净净,好像不是在清理尸体,而只是在打扫卫生。

这样的气势,让不少最后小心翼翼偷偷观看的人都心头一颤。

这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

面对着那样的场景,居然面不改色,甚至有的人还能满脸笑容的开玩笑!

那样人间炼狱般的情形,看一眼就好几天睡不着了好吗!?

随即,想到这些人还是凤长悦的属下,都是再度对凤长悦改观。

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自己天赋变态,实力强悍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这样一支强劲的队伍!

这还让其他人怎么活!

伽陵学院这一次不死,日后说不定就浴火重生了!

那时候的伽陵学院,或许就已经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了!甚至只能仰望!

只要一想到伽陵学院有着凤长悦这样的人,还有着那神秘的势力支持,以及那惊鸿一瞥的清冷尊贵的男人……

不少人开始暗暗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站在伽陵学院一边!

其实仔细想想,伽陵学院还是很厉害的,那些后来出现的长老们,不个个都是绝世强者吗?

平素总是存在于传闻中的灵宗,那一天居然出现了那么多!

而且那其中,伽陵学院的人就占了大多数!

可见,伽陵学院的底牌,到底是多么深厚!

不少人暗暗责怪自己没有眼光,居然会因为看到那些人联合起来了,一起去围攻失去了苍离的伽陵学院,就天真的以为,伽陵学院真的完了!

真是蠢透了!

现在想来,伽陵学院毕竟是存在了千年,其中的底蕴何等深厚?又怎么会因为失去了苍离就变得那么容易击溃?

事实证明,伽陵学院果真是深藏不漏。

这一次,伽陵学院终于是将自己真正的实力展现在世人眼前,自然是惊落一地眼珠子。

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是没有用了。

而在后来的这三天时间之内,从大陆的不同地方,也有很多强者不断的赶来。

那些人都是从伽陵学院走出去的顶尖强者,在各自的区域几乎都是称霸一方的人物,这一次伽陵学院遭受围攻,差点彻底灭亡,自然是惊动了整个大陆。

于是,那些人便匆忙的从大陆的各个地方赶了来。

所以,尽管伽陵学院的那些人都受伤严重,却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而再度变得强大起来。

现在的伽陵学院,几乎如同铜墙铁壁一般,难以靠近。

想到那些陆续出现的各大强者,不少人都是悔得肠子都青了——那可是遍布了整个大陆的强者啊!

现在即使是想要攀上关系,也早已经晚了!

伽陵学院现在只允许自己人和新月学院的人进出了!

那些人,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跺一脚都是能引发地震的人,这一次伽陵学院遭难,他们这些没有站出来支持的人,自然是也被他们记住了!

以后,想要再好好的混下去简直是寸步难行啊!

不知多少人后悔,但是当时谁能想到,一个已经残破不全的伽陵学院,竟然真的能够抵抗住那些人的围攻?

要知道,那些人虽然来自各个势力,杂乱不一,可是也是有着不少强者的!

而现在,却也只能默默的看着了。

这一次没有站出来的人,都明白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他们的态度,已经让他们一次性的得罪了伽陵学院,当今陛下,以及无数强者。

悔不当初啊!

砰!

又是一堆凝结了不少残肢断臂和脏污的血液的雪块被清理掉,因为结冰而狠狠的摔在伽陵学院门口的青石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雪块顿时摔的粉碎,连同里面被冻结的残缺的尸体也一同碎裂。

顿时,气氛越发的安静。

恩斯冷冷的瞟了一眼远处的不少地方,一声冷哼。

他就是要这些人知道,招惹主人,会面临着怎样的结果!

“将那些脏东西都清理干净了知道吗!?别污了咱们主子的眼!”

他忽然高声扯了一嗓子,声音嘹亮浑厚,带着几分威压。

“是!”

下面的人立刻明了的大声回应,当下更加卖力了。

场景变得更加惨不忍睹。

而那些从暗处偷窥的目光,也终于收回。

……

“长老们赎罪,是我们来的太迟了!”

在刚刚收拾出来的大厅之内,气氛凝重,人头重重。

二长老等人在一边坐着,而对面,则是那些匆忙赶来的学院以前的学生们。

自然,这些人,此时都已经是一方霸主。

看着明显十分狼狈的诸位长老,这些人心中都满是愧疚。

坐在中间的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脸上虽然克制,但是眼里却是带着深深的不赞同和懊恼。

“这一次,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再晚一些……或者没有陛下的那一道命令,我们现在只怕…。诸位长老,为何你们那么晚才发出消息?若是我们真的没有来得及,岂不是要我们悔恨终生?”

坐在旁边的一个年轻一些的青年也叹了一口气。

“学院遭此劫难,身为学院的一员,竟然这么晚才知道,并且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诸位长老,你们是真的想让我们后悔自责一辈子吗?”

“大家都镇定一些。”一个长相普通,但是周身都带着几分仙风道骨气息的男人压了压手,示意众人都暂时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诸位长老这般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是吗?毕竟,他们应当是最不愿意看到学院出事的人啊。”

闻言,场中一片安静。

二长老闻声,闭了闭眼。

那男人看向他,突然站起来,行了个礼。

“学生周元在此,多谢诸位长老拼尽全力保全学院。学院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意义非凡,这一次如此大的危机,为了学院,诸位肯定也做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我等着实是没有任何资格来评判,唯有感激。请受学生一拜——”

说完,便躬身行礼,恭谨至极。

而其他人,见此,也纷纷想要起身。

二长老却是微微摇头,示意众人不必起身,而后一股轻柔的力道将周元扶起。

“大家都是为了学院,而且我们本来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学院。又何来感谢一说?终究现在,事情都过去了。虽然学院…。但是终归是保住了。”

众人都看着二长老。

“我等虽然听闻,学院一直都有着神秘的人物镇守,但是却还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便是诸位长老。若是没有你们,只怕学院…。”

二长老挥挥手:“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

周元等人面面相觑,沉默片刻,终于还是问道:“只是不知……院长现在……到底在哪里?”

终于问出这个问题,周元显然紧张了起来,而其他人也都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的看向诸位长老,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对于苍离,这些人的感情都是很深的。虽然并不是苍离亲传弟子,但是苍离确实对这些学生都很好,偶尔指点一二,对于这些人而言,就是最珍贵的经验。

而在传闻中,正是因为苍离失踪,才导致那些人胆敢来犯。

而直到现在,都一直没有见到苍离的影子,这不由得让他们都是有些担忧。

房间里再度陷入一片安静。

二长老闭了闭眼:“苍离院长他…。”

却是有一些人的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了别处。

“我看,我还是先出去吧。”

坐在二长老身旁的铃音,忽然淡笑着开了口。

她落落起身,虽然脸上已经年华不再,不似少女一般娇艳,却另有一番韵味,即便是起身的动作,也优雅至极,一举一动都让人十分舒服。

她神色磊落,笑容清淡而真挚,显然并不为那几道犹豫的目光尴尬,有的只是容和大度。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到达的境地。

原本看向她的几个人,都是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别人这般大方,还帮助了学院,自己这样做,好像是有些不合适。

但是……她终究是别的学院的人…。

“您还是留下来吧。如果没有您,伽陵学院只怕撑不到那个时候。”五长老忽然开口,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复杂。

“何况…。您也不算外人。”

铃音闻言,神色出现了片刻的恍惚,而后便宛然一笑:“好。”

随即,便再度落座。

其他人见此,都是有些吃惊,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明白这里面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理由,也不再坚持。

“苍离没有失踪,只是因为之前受伤,所以在闭关修养。”五长老接着道,眼底浮现几分焦虑痛苦,“我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出关。”

“而他受伤的事情,我们一定要瞒着,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明白吗?”

他抬眼看了对面的众人一眼,眼神沉沉,肃然威严,让那些人不自觉的点头。

“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跟外面的人说的。”

“是啊,您大可放心,我们一定将死守这个秘密,一直到院长再次出关。”

“您也不要太过担忧,苍离院长何等人物?又怎么会被这些事情扰乱?相信他一定可以最快速度出来的。”

二长老等人都沉默不语,只是面色肃然的点头。

铃音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波澜。

“只是,学院现在群龙无首,不知众位长老可是有什么想法?”忽然有人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话音刚落,众人就纷纷反应过来一般,皱着眉头看向二长老等人。

“是啊,学院现在这样,终归是需要一个人暂时承担起这担子啊。”

“无论是实力还是威望,自然是应当二长老暂时带领院长一职。”

“苍离院长闭关,学院成了这般模样都没有出来,可见受伤的严重,虽然我们已经赢了,但是终归还是需要一个人统领…。不如二长老…。”

听着这些议论声,做在一边的二长老等人,却是都面色不变,似乎不为所动。

那些人的声音逐渐减小了之后,二长老才咳嗽了一声,严肃而庄重的说道——

“苍离院长在临闭关之前,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了。学院已经有了院长,而且…。不是暂时的,而是——真正的第一百三十七位院长!”

话音一出,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之中。

原本还在讨论的众人,脸上大多数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半晌,周元才不可置信的问道:“您难道是说…。那个凤长悦?”

“不错。”

“可是她毕竟还是个少女……”有人脸上有些犹豫,显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已经是灵宗。”五长老忽然淡淡说了一句。

场中再次沉默。

“这是苍离和我们共同做出的决定,我们相信,不会有人,比她更加合适这个位置。”

“而且,此时或许你们觉得她不够资格,但是或许,多年以后,她会是伽陵学院,最大的骄傲。”

……

“为什么,方才要那样说呢?”

等人都走了,只剩下二长老等人的时候,铃音才转头,轻声开问。

五长老摇摇头:“那些人虽然的确是伽陵学院曾经的学生,而且看样子感情也十分深厚,但是在外面那么久,对学院的感情,还有几分纯净,真的不好说。我相信里面的确有真正担忧学院的人,有能够舍弃生死挽救学院的人,可是我却不敢保证,每个人都是这样。”

他叹一口气。

“学院现在这般境地,着实不能有任何的空子留下来。如果功亏一篑,才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他们平素虽然不出后山,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懂人性的贪婪。

即使是这些人个个都那般焦急的为学院赶来,也依然无法让人完全信任。

苍离的消息,终究还是要瞒着。

五长老看向铃音:“这一次,还是多亏了您的帮助。”

铃音忽然一笑,轻轻摇头。

“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你居然这般客气了,我听着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呢,你还是叫我铃音姐吧。”

五长老苦笑一声。

这一段时间,可是足足三十年。

也只有她,才能这般轻松淡然的说出这样的话吧。

她和以前,真的变了很多,唯独那份性情,还是依旧。

“我现在这样苍老的模样,叫你姐,岂不是要被人笑话了?”

何况,本来,也不应当叫“姐姐”。

铃音笑容深了些。

“那又如何?其实我如今的年岁,也的确是不小了。”

她在新月学院后崖之上,一待就是三十年,早已经不知世间变幻多少。

这么漫长的岁月,其实在她看来,过的还是很快的,似乎只是一眨眼,就已经三十年的时光一闪而过。

一切都已经和以前不一样。连老五那个小子,如今也有了白头发。

唯独她,因为在特殊的地方,平心静气的修炼闭关三十年,容貌竟是几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再次出来,世事变幻。

那些曾经的事情,也都好像可以不再去在意。

她心内忽然生出一声叹息,脸上却是露出轻松之色。

“无论怎样,现在总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有了陛下和赤焰佣兵团的人,你们也可以不必太过担忧。我也可以回去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

二长老再次道谢。

铃音挥挥手,身影逐渐虚幻,竟是要立刻离开。

五长老忽然脱口而出——

“铃音姐!你真的不担心他吗?!”

你真的不担心吗?

你真的,一点点心思都没有了吗?

如果没有,你又怎么会再次出山?可是如果你真的担心,为何又连一句话都不肯开口问?

其他人都是被这一句话问的懵了,但是转瞬就明白了什么,有些震惊的看向铃音——

她…。居然和苍离…。

五长老执拗的看着她逐渐消失的身影,在问出的一瞬间,终于觉得心里有什么放了下来,却还是忍不住屏住呼吸等待。

铃音微微一愣。

而后,她才转过头来,逐渐不再清晰的容颜之上,忽然浮现一丝淡淡的笑。

这笑容,和以前的都不同。

分明还是优雅动人的面庞,却因为那一个笑容,而变得沧桑微涩。

那双眼睛,像是历经千帆。

只是最终,她却只是淡道:

“都已经过去了。”

随即,转瞬消失。

众人一片安静。

看样子,这铃音分明是和苍离…。只是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众长老虽然好奇,但是也都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二长老拍了拍五长老的肩膀,而后离开。

五长老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苍离若是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有片刻的后悔?

可惜,一切都过去了。

……。

而在事情平息的第三天的夜晚,伽陵学院,却是再度产生了巨大的动静!

藩篱塔之上,忽然爆发出极为强横的力量!璀璨的光芒,将整片夜空都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那璀璨的紫金色光芒,几乎让人睁不开眼!

无数人被这一动静惊动,等看清了方向的时候,都是再度吃惊。

伽陵学院之中的人,都跑了出来,看向藩篱塔,看着那在天空之上不断变换的紫金色光芒,充满了神秘和圣洁感,都是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就连伽陵学院之外的很多人,也都感觉到了这力量,纷纷惊醒,看向伽陵学院的方向。

无数人都是震惊的看着那场景。

一片紫金色的光芒,在暗沉如同黑色的天鹅绒一般的夜幕之上,绚烂的盛开!

而一道浩瀚的力量,也仿佛在其中不断的积攒,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冲破牢笼!

蒂亚率先跑出来,看到这场景,立刻就想要冲过去,却被人死死拉住。

回头一看,蒂亚挑了挑眉:“怎么又是你!?”

卡西尔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又是我?允许你出来,还不允许我出来了?这样的动静,我能没感觉吗?!”

蒂亚眼神一瞟:“那你拉着我干什么?”

卡西尔一手拉着她,一手“唰”的将手中的骨扇打开,遮住半边脸颊,一双桃花眼在紫金色的璀璨光辉之中,显得越发的波光潋滟,好像是一潭湖水,静静的流淌,映出一片动人辉光。

“小爷虽然不待见你,不过咱们好歹也是有战斗情谊在的。你虽然傻,可是小爷不能看着你去送死不是?小爷是那种人吗?”

一边说着,卡西尔一边上下的打量了蒂亚一眼,满脸的嫌弃,从头到脚,都在说“小爷这么风流倜傥潇洒妖娆你这样的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女人味的糙汉子可真是走了狗屎运才能让小爷出手救你啊”。

蒂亚在心里不断的控制自己——忍住!忍住!这家伙脑子有洞,你要是和他一般计较,岂不是和他一个等次了我呸!我忍!

可是卡西尔却好像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些日子有些消瘦而显得有些尖俏的下巴一扬,眼神一送——

“这里面是谁你再清楚不过,现在冲过去,你不是自己找死,就是让他们俩死啊!”

他大概能猜出现在的情况,但是旁边还有人,他自然是不能说。

要知道一个天阶灵宝,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虽然算不上十分珍贵,但是对于其他人可并不是如此。

如果给什么有心人听去了,那颗真是惹了大麻烦。

蒂亚却是不知道这其中内情,一开始想要作势冲过去,也是因为担心而无意识的动作。其实她也知道,看这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去了或许还是打扰。

只是卡西尔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放松了挣脱的力量,任由自己的手被卡西尔死死的握在手中,不屑道:“我当然知道。”

这一放松,卡西尔就觉察不对。

看着眼下的泛着浅浅红色的头发,再闻着那不小心扑进鼻端的清新气息,以及…。

手中不可忽视的独属于女子的柔软纤细的手掌…。

卡西尔忽然就完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来着。

两人一瞬间陷入安静。

“唔!”

卡西尔小腹忽然被用力的捅了一下,立刻惨叫一声弯下了腰。

蒂亚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哼,小样。下次给老娘小心点!不然…。喂,喂?你怎么了?”

看着迟迟不起来好像疼的很厉害的卡西尔,蒂亚忽然停下了话语,皱起了眉头。

卡西尔低低的呻吟两声,好像真的很疼的样子。

蒂亚忽然有些犹豫,有点无措的看着他。

她方才也不是很用力…。怎么…。

难道不小心打中了他的伤口?

逼近之前的战斗那么激烈,他受伤也是有可能的…。

蒂亚蹙起眉头,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喂,你没什么事儿吧?”

卡西尔还是弯着腰不说话,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

蒂亚心里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有点慌张,但是又不好意思问,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那么看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而正在这时,半空之上,忽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她忽然回头看去,却见黑色的天幕之上,紫金色的光芒璀璨盛开,而在那片耀眼的光辉下面,一道纤细的人影缓缓浮现!

赫然是凤长悦!

而她的手中,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却因为光芒太盛,而无法看清。

而另一边,蒂亚正看着半空,忽然听到身后一声隐忍的吸气声。

“你下手真狠呐……”

蒂亚不耐烦的回头——

两人顿时僵在原地。

呼吸相闻的距离。

柔软陌生的触感。

……

卡西尔心忽然乱了,身后光华璀璨,却不及她眼中此时的光彩动人,居然一时忘记了动作。

蒂亚反应过来,立刻怒从心起,一脚狠狠的踢了出去!

“嗷!”

一声惨叫。

蒂亚眼睛里好像能冒出火来,却不想卡西尔忽然愤怒的看向她,颤抖的指着她——

“你你你!这可是、这可是…。你!”

蒂亚又是一脚下去:“你什么你!看你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娘要了你初吻!你个娘娘腔!给我闭嘴!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懂!?”

说完,转身昂首离开。

卡西尔满脸幽怨,心里都在哭泣。

“那真的是、真的是初吻!”

蒂亚忽然回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身离开,愤愤擦嘴——没事儿没事儿!老娘虽然是初吻,可是那娘娘腔也是!不亏!不亏!

再擦嘴——

再扇风——

好热啊!

等蒂亚消失不见了,卡西尔才逐渐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手指覆上唇瓣,莞尔一笑。

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的凤长悦,手中正握着射天弓和射天箭!

只是,射天弓的形状却是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弓里面,竟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缓缓流淌一般!

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让人望而生畏!

而射天箭,原本的羽翼也变成了紫色的花骨朵,只有在射出去的时候,才会迎风盛开!对方的力量越是强大,它盛开的就越是璀璨!

可谓——遇强则强!

而她此时,也终于和小白有了联系。

“主人!”

雄浑的声音忽然在心底响起,带着从遥远时空而来的尊贵和圣洁。

凤长悦眸色一动:“苍!”

这一次,出现的居然是苍!

在不是处于战斗状态之下的时候,苍居然出来了!

可见,这一次射天箭和射天弓的进化,到底是多么危险!

“我没事儿。”

她神识内视,却是看到体内的灵宗之心上,忽然出现了两道金色的纹路!

那两道纹路,仔细看去,却是在灵宗之心的内部,好像是两道桥梁一般,相互隔开。

难道…。

二星灵宗!?

她心中略微有些震惊。

其实这一段的记忆有些混乱,有很多片段她都不是很清楚的记得了。

突然晋级,或许和之前那般耗尽全力有关,也有可能是因为…。

她低头看去,果然看到最后一点星芒闪耀的金色星辰,正在逐渐隐藏在一片黑暗中。

“恭喜主人,获得神阶灵宝。”

苍的声音之中,满是骄傲。

“娘亲!”

凤长悦来不及反应,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喊声。

她立刻将神识探入金色手镯之中,却看到了…。

“娃娃?”

她尾音一扬,微微挑了挑眉。

眼前这个…。

一头短短的紫色头发,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大约两岁的孩子…。

不正是娃娃?

“娘亲!娃娃好想你啊!”

娃娃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而后摆动着粗短的小腿,笨拙的跑过来。

“娘亲,爹爹呢?”

------题外话------

为蒂亚和卡西尔也真是操碎了心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