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21 下界,生死劫

顾浩天几人听了心头一震,心中震惊如同汹涌海浪平地而起,一发不可收拾!

“这不可能!我师傅绝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顾风逸第一个厉喝出声,他不相信那会是事实,于是,在厉声喝落下之际,整个人也如同风一般的往后院掠去。

顾浩天和凤凌天以及碧儿几人也迅速回过神来,脸上带着凝重之色的往后院掠去。这事若真是真的,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好端端的灵德道人怎么会对他们的人下手?又为何要拿走解毒灵珠置这几个城镇的百姓于不顾?又为何要掳走沐泽?他究竟想干什么?

当风逸来到沐泽原本居住的后院,看到那院中倒着的几名护卫和受了作的暗卫们时,心一沉,快步往里面走去,里面受了伤的木蓝扶着昏迷着的君千殇焦急的唤着他,见到他们进来,抬起的眼眶微眶,带着愤怒与担忧。

“那灵德道人把我家公子打伤了,而且还掳走了沐泽仙君。”

听到这话,风逸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喃喃失神:“这怎么可能?我师傅怎么可能会那样做?这不可能!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也许、也许那个人不是我师傅!对!他一定不是我师傅!一定是别人假冒的!”

他一遍遍的说着,说到最后语气也变得极为激动,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他的师傅会做出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来一样。

他的师傅,他尊敬他,崇拜他,他是引导他踏入修仙之路的第一位师傅,他释心教导他为人处事,指点他修炼,带他去历炼,为他治好眼睛,他可以感觉得到他对他的喜爱,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为何要掳走沐泽?他究竟想干什么?他把阿七好不容易找回来的解毒灵珠带走了,沐泽那被封印着的毒可否能解?这几个城镇的病情如何压制?”凤凌天阴沉着脸,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拳头。

他也许可以不去在意这满城的百姓染了病会死,但,他却不能允许那灵德道人把顾七好不容易找到的解毒灵珠带走,更不能允许他把阿七心中所爱的男人掳走!

若是沐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往后如何面对她?

“该死的灵德!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他阴沉着声音一拳重重的击在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重响。

顾浩天很快的便稳住心绪,面色恢复如常,沉声道:“木蓝,你先送你家公子回屋,再让府里的药师来给他看一下。”

“好。”木蓝应着,扶着他家公子先出去。

而屋外院了里此时也聚集了府里的众人,只是此时他们皆没有开口,只是凝重着脸色。那灵德道人是逸少爷的师傅,出了这样的事,只怕逸少心里定很难受吧?

若真是灵德道人所为,以他们的修为根本阻止不了什么,对方的实力太强,他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小逸,你不要想太多,眼下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没了解毒灵珠,只怕事情只会变得更麻烦。

然而这时,风逸却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目光带着坚定的道:“爹爹,那人一定不是我师傅!他一定是假冒的!”他回想了这些天的事情,原本并没有多留意的细节,现在想起来却处处有着古怪,这让他越发断定,那个掳走他姐夫带走解毒灵珠还杀了府里护卫的人一定不可能是他的师傅灵德道人!

听到这话,顾浩天看了他一眼沉思着,却没有开口。因为觉得不是灵德道人的可能性不大。

“不是灵德?风逸,你觉得有人可以长得一模一样?还是你觉得有人的易容术可以骗得过我们在场的人?再说,他身上的那股威压与气息可也不是一般人就能拥有的,若不是你师傅灵德,这片大陆还有几个拥有那样一身实力的?”

凤凌天毫不客气的说着,在他看来那人就是灵德,因为人不可能有长得一模一样的,而且那张脸他们也都见了不止一次两次,如果是易容的或者是用药物弄成那样的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不!我越想越不对劲,你们想想当时我师傅来了这里后布下结界,却不管外面城中百姓的死活,只说是他们应有的劫,这句话若是换成平素里也许不会让人多想,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越想越不对劲,我师傅心怀慈悲哪怕没有办法治好城中那些人的病他也一定会像龚老他们一样到城中施药诊治,可这些日子他除了偶尔出现在我们商量事情的时候时,其他的时间都闭门不出,现在想起来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风逸越说越觉得不对,当下又道:“再一个,以我师傅的实力他若知道那潜龙岛有解毒灵珠应该会亲自去取,怎么会让我姐姐去?而且还说除了我姐姐无其他人能拿得到,除非,他本来就是去过的,也定是碰到了什么事情而无法拿到解毒灵珠。”

听到风逸的分析后,凤凌天的怒火也暂且压了下来,想想觉得确实如他所说,这些天的灵德确实举动是有些奇怪,只是,他们原本就没怀疑过他有任何不对,因为他是风逸的师傅,是有盛名的灵德道人,但现在……

“若你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个掳走沐泽的人就应该是假的,而你的师傅此时也必定是凶多吉少。”凤凌天看着他说着,想到这个可能,眉心也不由拧了起来。

从魔修以病染城,到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一件件似乎都有所关联,似乎这背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而他们,早已掉进了陷阱却不自知。

“且不管其他,我们先处理眼下的事情,马上跟城中各大家族取得联系,想办法商量一下如何应对,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顾浩天沉着声音说着,转身便往外走去。

而风逸则咬了咬牙,道:“爹爹,我得马上出城,我得去找我师傅!”

往外走的顾浩天步伐一顿,回过头道:“外面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如何去找?就算你不惧那病源,但这一时半会的你又能往哪里去找?”

“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此时有人冒充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师傅,再揪出那个假冒之人!”他语气坚定,衣袖下的手暗暗的拧成拳头。

虽然他知道凤凌天说他师傅也许此时已经凶多吉少,但,无论如何他都得去寻!一天不见他师傅的尸体,他一天不会相信他师傅已经死去!

闻言,顾浩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点了点头:“你去吧!万事小心,一定要平安归来。”

“嗯,我会的爹爹!”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上界的一处宫殿中,一绝美的白衣女子正手里拿着一面古老的镜子正在看着镜中所发生的事情,一边看,一边摇头叹息。

“又在看他们的事情?这回又出什么事了?”一身黑袍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男子走了过来,伸手便将女子搂入怀中,亲昵的将脸贴向了她的脸,在她细滑的脸颊上蹭了蹭,一脸的满足之色。

“他们是遇到麻烦了,而且还是个大麻烦。”绝美的白衣女子便是居于圣殿中的金莲圣主唐心,她往后靠着,靠在身后沐宸风的怀里:“看到他们现在经历这么多的麻烦与困难,我就想起我们以前的事情。”

“比起我们当时,他们现在好太多了。”沐宸风很是不以为然。

“呵呵……”唐心轻笑着,伸手拧了拧他的脸颊:“你就不担心沐泽到底元神破印而出,实力恢复后来找你算帐?”

“就凭他?娘子,你别忘了,以前每回他跟我切磋可都每回处于下风的,更何况,我们的一双儿女可也不是好惹的,他敢来找事才怪。”他语气闲散,说得那个散漫得意,就好像在向谁炫耀着他有一双非常出色的儿女一般。

听到这话,唐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几百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的容颜依旧如当初一般,风华绝代举世无双,如同那天上明月独一无二的散发着属于她的耀眼光芒。

只不过,现在的她褪去了当初的凌厉,多了几分温婉的柔和,暖暖柔和的气息,令人感觉很是舒服。

“夫君,我想吃你亲手做的冰莲雪花羹。”她倚在他的怀里,微抬眸看着他,眸中带着的是点点笑意与柔和。

“想吃?我去煮,你在这里等着,一会就给你端过来。”他低笑着,在她的发上落下一吻,眼中满满的尽是深情与宠溺。

“夫君真好。”她转过身环上他的脖子,也回以一吻,低下头敛下眼眸时,没人看到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之色。

看着沐宸风起身往后殿而去,唐心轻笑一声,轻昵一句:“傻瓜。”起身一转,白色衣裙荡开一圈裙花,见她提气而起,轻轻一飞来到殿台,提笔写下几行字后,又是轻笑几声,这才旋身飞出宫殿,往下界而去。

约过一个时辰后,当沐宸风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冰莲雪花羹走来之时,目光一扫,却见周围已经没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他一怔,当下急步寻来,口中唤着:“娘子?”

越想越不对劲,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殿中的桌面上时,也看见了那上面留下了一张写着几行字的纸。

“夫君,日子闲着无聊,我出门转转去,归期不定,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轻念出那上面的话后,他沉了沉脸:“这女人,是被我宠上天了!归期不定还让我在家等?这怎么可能!”他蕴含灵力气息的声音一唤,便见后殿中快步掠来两人。

“你们守着家里,笑笑他们回来就跟他们说本君去追他们娘亲了。”

低沉的声音一落,也不待那怔住的两人回过神来,便衣袖一拂,匆匆追妻而去……

下界

漆黑的夜里,一处不知名的森林处,一抹身影在地面上艰难的爬行着,他身上的灰袍已经染成血衣,他束着的发冠也早已经散落,白色的发凌乱的披散着,浑身的伤,无法站起,只能依靠这样缓慢的爬行。

仔细一看,他身上灵力气息尽失,虽说还活着,倒不如也就剩下一口气在支撑着,而这样一个处于狼狈艰难爬行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正是灵德道人。

“呜嗷!”

森林中,狼嚎的声音在夜里更显森寒,那声音在林中回荡着,就仿佛近在身边一样。若是普通人处于这样的处境听到狼嚎的声音定会惊慌恐惧,而此时的灵德道人听到这声音却只是紧紧的咬着牙,缓缓的往前爬行着。

他想爬出这里,只有爬出这里他才有获救的可能,否则,在这片森林里他只有等死的份。他死不足惜,可那用他的血施了幻术变成他的模样的那人却不知会用他的身份做出什么事情,他不能死在这里!哪怕是死他也得爬出去!

也许是闻到了随着夜风散开的血腥味,一群野狼正从远及近而来,低低的嚎叫声,沙沙的树叶摇动的声音,以及那群狼的奔跑声,都在告诉着灵德,危险来了。

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他翻身仰躺着喘着粗气,费力的撑起身子靠坐在一旁的树杆边,看到了那一双双泛着幽绿色的眼睛在移动着,见周围群狼将他围住,步步逼近,张开着的嘴滴着口水,如同看见什么美食般的盯着他。

“呵呵,真没想到我灵德最后竟会葬身狼腹,成为这群野狼的果腹之物,真是可悲,可叹。”他低笑着,笑声低低带着无奈,哪怕他不想认命,此时却也无能为力。

他的灵力尽失,连空间里面的东西也拿不出来,他早算到自己会有一记生死劫,却不知这一劫会应在何时?如今,总算是知了。

生死劫,生死劫,一脚踏阴一脚踏阳,迈得过就生,迈不过就死……

------题外话------

书院页面中间的横幅的掌门活动没投过票的妹纸们可以去点开,能投的就投一张,投不了的就看看热闹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