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七回 转折

还是一样的路,还是一样的船,船上的一应吃穿用度也是照旧,甚至因为已经初步适应了在水上漂的感觉,再不至像来时那般晕得天旋地转,喉咙里随时都有东西想要外吐的感觉,照理回程于顾蕴来说,应当很舒服很受用才是。

可是因为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一日里少说也要在她面前晃荡个五六七八次,有时候甚至都让她觉得有些烦了的人,她却觉得整个船都空了大半似的,再没有人会成日里围着她打转,对她嘘寒问暖,陪她下棋,与她讲天南海北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也再没有人在她不想吃东西时,变着法儿的哄她吃了。

原来“少了一个人,空了一座城”是这样的感觉,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习惯慕衍的陪伴,习惯慕衍待自己好至厮了,果然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以后若是没有了这个人的陪伴,没有了他待自己的好,自己一定会无所适从罢?

要不……,可是……,罢了,总归还有程子才能抵达盛京,等回到盛京后,她再细细的考虑此事也不迟。

顾蕴只得花了比来时更多的时间睡觉,既是因为闲着无事,更是因为心里不好为人知道的失落。

于是才过了两日,她的作息便全乱了套,白日睡不醒,晚上睡不着,三餐自然也不可能按时吃了,脸也睡得有些浮肿了。

冬至先还当她是身体不舒坦,忙叫了大夫来诊脉,大夫诊了脉,却道她身体没什么问题,冬至再一问顾蕴,方知道她是闲的。

当日便择沿途一处较繁华的集镇靠了岸,然后亲自上岸去,买了好些个话本游记来,当然,也不敢买什么露骨过分的,回头他家爷知道了,定然饶不了她;想了想,还重金请了两个女先儿来,让她们给顾蕴说书解闷儿,船上不比陆地,再平稳也有限,长时间看书只会伤了眼睛,他如今还是戴罪立功之身,深知只有让未来的主母高兴了舒坦了,这一页才能彻底翻篇儿过去。

顾蕴感念冬至的好意,之后几日倒是没再昼夜颠倒了,不是看书,就是听女先儿说书,锦瑟卷碧刘妈妈几个可比她来劲儿多了,一得了闲便撺掇她叫了女先儿过来,次数多了,她渐渐也听住了;而两个女先儿本就是靠一张嘴吃饭,嘴皮子自然无比的利索,此行冬至给的报酬又丰厚,都快赶上她们以往辛辛苦苦大半年下来的收入了,自然使尽浑身解数引顾蕴开心。

如此后面的路程,顾蕴总算没觉得无聊了,只除了每日临睡前,仍会觉得失落与怅然以外。

十日后,一行人抵达了天津卫码头,冬至打发了大夫和两个女先儿后,便上前征求顾蕴的意见:“四小姐是想明日便回京呢,还是在天津卫歇息几日,逛逛天津卫本地,再吃吃特色菜什么的再回盛京去?”

顾蕴算着日子,离七七四十九日之期只得十来日了,也就刚好够她回到盛京,还不知道这些日子如嬷嬷几个有没有露馅儿呢,因与冬至道:“明儿一早便启程罢,横竖天津卫离盛京也不远,将来什么时候想来了,再来便是。”

而且慕衍那边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形,算着行程,他应当早已抵达京城了,可冬至这边却至今没收到他任何消息,虽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可哪及得上就在盛京城,要打听什么也更便宜些更让人安心?

冬至何尝不时刻担心着慕衍,除了多年的主仆情分,一旦慕衍出事,他自然也别想独善其身,所以他比顾蕴还担心些,只是不能在顾蕴面前表露出来,更不能催她罢了,如今既是她自己这么说的,他正中下怀之下,自然不会拒绝,遂说道:“那我们明儿一早便启程,路上若是四小姐觉得但有不适了,一定立刻告诉我,我好放缓行程,总之一切以四小姐的身体为要。”

顾蕴笑道:“我又不是豆腐做的,哪有那么娇弱,你只管按你的行程来,我也想早些回京去,省得家中的长辈们担心。”

一行人遂只在天津卫歇息了一晚,便于次日一早,踏上了归程,一路上虽不至于餐风露宿昼夜兼程,却也是晓行夜宿,比当初离京,足足早了三日时间抵达京城,也正好离七七四十九日期满还有一日。

然后在城门外,两拨人分了手,顾蕴一行便径自去了报恩寺,冬至则领着自己的人急急忙忙进了城,只是临行前被顾蕴叫住了,抿了抿唇才道:“替我带一句话给慕大哥,他若有需要,可以打发人递话给我,我帮不上也就罢了,只要帮得上,我一定竭尽所能。”

冬至忙一脸感激的应了:“我代我家爷先谢过四小姐了。”

两拨人这才分道扬镳,各自奔赴了各自的目的地。

一时到得报恩寺,顾蕴也不声张,只让刘大刘妈妈几个先散了,自己带着锦瑟与卷碧径自去了她们先前住的厢房。

就见如嬷嬷与明霞暗香正坐在院子里望天,几人都是一脸的无精打采百无聊赖,许是因为担惊受怕,许是因为在寺里只能吃素,一点儿油荤都看不见,三人都瘦了,脸色还泛着一种颇不正常的青绿色。

瞧得顾蕴主仆三人忽然出现在院子里,如嬷嬷先还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眼睛花了,还是明霞满脸兴奋的推她:“嬷嬷,真是小姐,真是小姐回来了。”

暗香则已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如嬷嬷方反应过来真是顾蕴回来了,立时哭着上前对着顾蕴福了下去:“小姐,您终于回来了,您再不回来,嬷嬷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熬下去了!”

早被顾蕴一把搀了起来,笑道:“嬷嬷别哭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们且屋里说话儿去罢,锦瑟卷碧,你俩还不快搀住嬷嬷?”

主仆一行遂鱼贯进了厢房,叙起别后的寒温来,主要是顾蕴在问,如嬷嬷在答,至于他们此行都经历了些什么,顾蕴压根儿没打算告诉如嬷嬷几个,横竖她如今已经平安回来了,就别让她们白担心了。

顾蕴因问道:“我走以后,大伯母与外祖母可曾打发人来寺里瞧过我或是送东西,你们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罢?”

如嬷嬷道:“自然是打发了人来的,还打发了好几次呢,因为都是白日,我们借口小姐白日里一整日都要在净室里念经,倒是勉强应付了过去,可中途大小姐与二小姐来的那一次,却是差点儿就漏了馅儿。二小姐非要见您一面,说她自年前便再没见过您了,心里着实记挂,谁知道好容易她回来了,您却来了报恩寺,所以才回了大夫人,让大小姐特地陪她来了这一趟,总不能让她白跑罢?还说至多耽误半个时辰的时间,想来夫人泉下有知,一定不会怪您,也不会怪她的,差点儿就要去推开净室的门了,幸好大小姐阻止了她,说如此您的孝心就不虔了,不然那次就真是要露馅儿了。”

顾蕴听得汗颜,这还真是顾苒做得出来的事儿,笑问道:“二姐姐什么时候回的盛京?我还以为,她怎么也得四五月的才回来呢。”也不知道她命定的姻缘是不是已经有谱儿了,她又是不是已忘记宇文策了?

如嬷嬷道:“小姐走后半个多月,二小姐便回来了,不过她说早知道回来也见不着您,她就该再过一个月再回来的,天津卫可比盛京好玩儿多了。”

明霞忽然在一旁笑嘻嘻的插嘴道:“小姐不知道,二小姐大喜了,我听二小姐跟前儿的云栽说,未来的二姑爷就是大夫人娘家的族侄呢,家里很过得去自不必说,二姑爷本人还是个上进的,已于去年中了秀才,关键未来的亲家太太十分喜欢二小姐,二小姐将来只等着享福呢。”

“二姐姐定亲了?”顾蕴立时满脸的惊喜,她才还在为顾苒的姻缘担心,谁知道问题早已解决了,而且以顾苒的性子,若不是她自己愿意,这门亲事怕也成不了,这么说来,那位秀才小哥儿,应当就是她前世今生都命中注定的那位良人了?

顾蕴忙与如嬷嬷道:“那我们收拾收拾,后日一早便回府去罢,既省得再让长辈们挂心,也省得你们再顿顿青菜豆腐的,人都快成一棵会走动的青菜了。”

说得如嬷嬷三人都笑了起来,道:“我们如今还真是看见青菜豆腐就快吐了。”

笑过之后,如嬷嬷忽然打量着顾蕴道:“我们在寺里顿顿青菜豆腐的,人清减了也就罢了,怎么小姐也清减了不少,脸上更是明显一副气血不足的样子,是不是你们路上没有服侍好小姐?”

后一句话却是对锦瑟与卷碧说的,说话时从神色到言语还都一派的严厉,管事妈妈的威仪尽显,让锦瑟与卷碧禁不住都露出了怯怯的表情来,忙偷偷拿眼看顾蕴。

顾蕴便忙笑道:“不关锦瑟卷碧的事,她们一路上已经做得够好了,只是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吃不好睡不好的,怎么能不清减,嬷嬷且别担心,等回去后将养个几日,自然也就养回来了。”

如嬷嬷闻言,这才面色稍缓,却仍敲打了锦瑟卷碧几句,才算是揭过了这个话题。

稍后顾蕴梳洗一番后,又去母亲的灵位前上了香,喃喃的低声向母亲赔了不是,又念了一回经,方草草用过晚膳,熄灯歇下了。

次日,顾蕴又给母亲念了一日经,到第三日一早,才去大殿添了香油钱,然后辞了报恩寺的师父们,坐车回了显阳侯府。

顾菁与顾苒算着日子,就这两日顾蕴便会回府,所以一听得二门上的婆子来报:“四小姐回府了,这会儿马车已进了角门,正朝二门来。”姐妹两个便忙忙迎出了二门外。

果见顾蕴正在二门外下车,一瞧得二人被簇拥着过来,忙屈膝给二人行礼:“大姐姐,二姐姐。”

早被顾菁一把搀了起来,顾苒则道:“自家姐妹,又是在家里,就别来这些虚的了。”

顾蕴遂顺势站了起来,笑道:“还以为二姐姐定了亲,该比以前稳重些了,谁知道还是这样直爽的性子。”又向顾苒道喜。

饶顾苒一向大大咧咧惯了,这会儿也禁不住红了脸,一副羞喜不已的样子,嗔道:“还以为几个月不见你,你嘴巴没那么厉害了,谁知道还是跟以前一样,让人又爱又恨。”说着便要去拧顾蕴的嘴。

被顾菁拉住了,笑道:“你没见四妹妹瘦了一圈儿,风大一些人都能被吹走了,你还欺负她,仔细回头娘知道了,饶不了你。”又与顾蕴道,“我瞧你可清减多了,定是在寺里劳累太过又吃不好的缘故,如今回来了,可得好生将养些时日才好。走罢,我们且先去见我娘,她这些日子就没有哪日是不念你几遍的。”

姐妹三个遂被簇拥着,去了朝晖堂。

祁夫人见到顾蕴,欢喜之余,也与如嬷嬷顾菁一样,说她清减了许多,当即便要吩咐人给她熬汤好生补补身子,顾蕴也不推辞,陪着祁夫人说笑了一回,又向祁夫人道喜再得佳婿,待金嬷嬷急匆匆进来,一看便知是有要紧之事回祁夫人后,才借口回自己屋里更衣梳洗先归置一番去,告辞出了朝晖堂。

顾菁与顾苒自然要陪同,半路上,顾蕴因问顾菁道:“我瞧大伯母也清减了不少的样子,气色也不大好,照理大伯母该人逢喜事精神爽才是,这是怎么了?”

别人不知道顾苒曾对宇文策上过心,祁夫人却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急着把她送去天津卫,连过年都不接她回来了,如今顾苒的亲事定下来,事情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在发展了,祁夫人应当比谁都欢喜,比谁都轻松才是,怎么方才她那一脸的憔悴却浓浓的脂粉也遮掩不住?

顾菁见问,立时一脸的难色,顾苒已在一旁道:“四妹妹又不是外人,大姐姐有什么不能说的,就告诉她又何妨?犯错的人又不是我们,最没脸的自然也不会是我们。”

“我不是拿四妹妹当外人,实在是这事儿太没脸,没的白脏了四妹妹的耳朵。”顾菁抿了抿唇,才转向顾蕴红着脸低声说道:“是三妹妹。她先前不是让父亲亲自下令送去了家庙吗,前几日她却被……被二皇子送了回来,说三妹妹已是他的人了,只他如今还未出宫开衙建府,不好将人直接抬进宫里去,所以得待三妹妹及笄后,再抬她过门,让爹爹与娘千万别见怪,还说什么天子一诺千金,他是天子的儿子,自然也一诺千金,让爹爹与娘只管放心,他定不会负了三妹妹的……”

说着脸越发的红,声音也压得越发的低:“爹爹差点儿气疯了,说顾家百年以来,从未出过如此伤风败俗的女儿,难道要在自己手上破例?发狠要将三妹妹沉塘,娘想着二皇子已经发了话,也不好让三妹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不然惹恼了二皇子,反倒节外生枝,所以劝了爹爹几句,惹得爹爹迁怒起娘来,说娘这个当家主母是怎么当的,娘也委屈,便与爹爹吵了一架……可事情不发生也已发生了,偏还涉及到二皇子,爹爹与娘只能替三妹妹善后,三妹妹先前那门亲事自然不能再做了,可退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还有家庙那边人虽不多,却也不少,三妹妹到底是怎么逃出去的,又是怎么那么巧就遇上了二皇子的,这些事总得查清楚,娘这些日子劳心又劳力,能不清减能不憔悴吗?”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顾蕴惊得好长时间都回不过神来。

虽然经过前次算计沈腾之事,她已知道顾芷不像她素日表现出来的那般温驯,话说回来,有宋姨娘那样一个生母,有其母必有其女的天性使然和后天的耳濡目染,顾芷也不可能真的温驯,可这事儿还是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以内。

顾芷今年多大来着?顾苒也才十四而已,她比顾苒小,那就还不到十四,竟然已经知道利用自己身为女人天生的本钱,通过男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而且对方还不是普通的男子,而是打小儿见惯了皇宫形形色色美女的皇子,顾芷的本事由此可见一斑。

关键就像顾菁方才说的,家庙那边人虽不多却也不少,以祁夫人的行事作风,也不可能不安排人时刻看着顾芷,以防节外生枝,可就是这样,她依然逃了出去,还一勾搭便勾搭上了个皇子,并让其答应不会负她,这其中顾芷事先到底做了多少安排多少布置,可想而知,还要保证事后纵顾准与祁夫人再生她的气,也奈何她不得……也就不怪祁夫人生气了,终日打鹰的,到头来反被鹰啄了眼!

而顾准生气的原因只怕还要多一层,这事儿表面看来是顾芷不检点,先勾引的二皇子,可谁也说不准,二皇子在这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是真的单纯的被顾芷所吸引所以顺水推舟,还是事情根本就是他一手导演的?

毕竟顾准如今官位不可谓不高,所处是位子不可谓不关键,受到的圣眷不可谓不浓重,还是显阳侯府的当家人,顾氏一族的族长,将这样一个人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当中,也就等同于将显阳侯府和顾氏一族都拉到了自己阵营里,虽不一定能对自己心想事成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却也是举重若轻了,所以二皇子到底是单纯的被顾芷吸引,还是另有打算,真的很值得商榷。

也就不怪顾准想将顾芷沉塘了,顾芷都死了,看二皇子还怎么与他、与显阳侯府和顾芷扯上关系,皇上如今正值年富力强之际,而且太子再病弱,只要他一日还活着,他就是国之储贰,显阳侯府就算要站队,也绝不会是这时候!

思忖间,耳边已响起顾苒恨恨的声音:“娘这些年可从未亏待过她,爹爹也从不因她是庶出便偏心于我们,待她从来都是一视同仁,她倒好,就这样回报娘和爹爹,前次沈表哥的事,已让娘生了好大的气,也伤透了心,谁知道这次她更是变本加厉,若不是爹爹下了死命令,将她一直禁足,没有爹爹的命令,她不许出来,别人也不许进去,我非把她打个烂羊头不可!”

顾菁见她越说越大声,忙道:“二妹妹,你小声一点,让人听了去,显阳侯府的脸面就要丢尽了。”

顾苒冷笑道:“就算现在不丢脸,将来一样丢脸,有个做妾的女儿,说出去很光彩么?又不是嫁不出去了,偏要放着好好儿的正头娘子不做,上赶着去做妾,也不知我们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摊上这样一个姐妹,姐妹,呸,仇人还差不多!大姐姐你也别再劝我的,我就不信你心里就不恨她!”

顾菁怎么可能不恨顾芷,祁夫人如今的清减和憔悴可都是拜她所赐,只不过她身为嫡长女,打小儿受的便是宽和大度顾全大局的教育,所以不好直接口出恶言罢了,既然顾芷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索性什么都不再说,算是默认了顾苒的话。

顾苒这才面色稍缓,正要再说,祁夫人屋里一个三等丫鬟找了来,屈膝行礼后道:“大小姐,夫人有事请您即刻回去一趟。”

顾菁连日来把府里的中馈大半接了过来,就是不想让祁夫人太累,闻言知道祁夫人怕是有事情问她,遂与顾蕴顾苒说了句:“那晚些时候我们姐妹再说话儿。”随那丫鬟去了。

顾蕴与顾苒这才继续往饮绿轩走去。

一时回了饮绿轩,先回来的如嬷嬷已领着几个丫头将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原就是留了喜鹊领着其他人日日打扫的,其实除了归置箱笼,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所以顾蕴回来后,什么都不用做,只消梳洗一番换件衣裳,便与顾苒在榻上对坐了,舒舒服服的喝起茶吃起点心来。

顾苒才骂顾芷虽骂得凶,但她的脾气向来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何况她再气又如何,一样于事无补,除了气坏自己的身子以外,所以很快她的情绪便好转了,与顾蕴说起自己在天津卫的见闻来,“……因为临水,真正是顿顿饭都少不了鱼虾,且每家人都引了活水在园子里,要划船极便宜,夏日里听说更是凉快得紧;外祖母家好几位姐妹,族中姐妹就更是众多,大家日日待在一处,起诗社啊烤肉啊结伴出去游玩啊,上次去我是年纪小,而且待的时日短,这次方真正体会到外祖母家的日子有多自在,别说姐姐妹妹们了,连表嫂们的日子也都过得极惬意,若不是惦记着你们,我还不想回来的,谁知道我回来时你偏不在,大姐姐又要忙着绣嫁妆,帮娘管家,这些日子我都快闷死了我!”

顾蕴就明白顾苒何以会答应亲事了,若祁氏族中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们日子真过得如她所说的这般自在惬意,连她都忍不住要动心了,不由笑道:“难怪你愿意嫁进祁家呢,那你肯定见过未来的二姐夫,还对他有足够的了解了?哎,你跟我说说,未来的二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呗,他对你好不好?你又是怎么与他对上眼的?又是谁给你们做的大媒,你们的动作有够快的啊!”

“你几时也变得这么三姑六婆了?况你一问就问这么多问题,叫我先回答你哪一个的好?”顾苒被问得红了脸,却仍大大方方说道:“我自然见过他,他不止书念得好,还会武功,兴趣爱好也十分广泛,什么都会做,什么都知道,而且他对我,实在是很好,连我外祖母都说,他家人口简单,父母一辈子都没红过一次脸,有这样的父母,儿子定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说他值得托付一生……然后事情就定下来了,我也觉得挺快的,不过我怕我下手慢了,他就被别人抢先一步了呢?”

说到最后,虽越发红了脸,却一脸掩饰不住的喜色与得意。

顾蕴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原还想问她是不是已经彻底忘了宇文策的,这会儿显然已没有必要了,她的表情已足以说明一切了,真好,她终究还是找到了自己命定的幸福!

晚间祁夫人在朝晖堂设了小范围的家宴,算是为顾蕴接风洗尘,顾蕴也终于见到了顾准。

果见顾准眼角眉梢也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显然还在为顾芷之事而烦恼,不过对顾蕴,他仍是十分的和颜悦色,道:“蕴姐儿回来了,怎么瞧着清减了不少的样子,是在寺中这段时间太清苦了?如今既回来了,可得好生将养一番才是。”

顾蕴给他请了安,应了他的话,才复又坐下了,本有心宽慰他两句的,想起这事儿最闹心的其实不是祁夫人,而是他,毕竟顾苒可不是祁夫人生的,而且朝堂上那些事,他也没法与家人说,只能自己一个人扛,指不定宽慰他反倒是在提醒他那些糟心事真真是无处不在,到底还是忍住了。

次日,顾蕴又坐车去了一趟平家,外祖母一直记挂着她,如今她回来了,自然要去给外祖母请个安,也好让她老人家安心。

平老太太见了她,少不得也是一番心疼唏嘘,当即便要留她住下,说是要亲自瞧着给她好生把身子补回来。

顾蕴想着这阵子显阳侯府内忧外患的,自己在纵不能帮上什么忙,至少也能让大伯父大伯母知道自己祸福与共的态度,让他们心里多少安慰些,遂好说歹说婉拒了平老太太,只说过了端午再过来与平老太太好生厮守几日。

平老太太拗不过她,只得答应她回去,却让贴身的嬷嬷去自己库里把人参燕窝鹿茸枸杞什么的包了几大包,又叫了锦瑟与卷碧至跟前儿吩咐,务必要每日炖给顾蕴吃,下次顾蕴再来时,若还这么瘦,就惟她们是问云云。

直到用过午膳,平老太太要歇中觉了,顾蕴才得了机会与平沅平滢说体己话儿,说了一会儿后,顾蕴因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最近盛京城里可有什么新闻儿没有?宫里呢,有没有新闻儿呢?我这些日子在寺里,除了念经还是念经,虽然为母亲尽孝是我为人子女应尽的本分,却也是真够闷的,你们但有新闻,快说说我听听,我也好解解闷儿啊。”

昨儿顾蕴也这样问过顾菁和顾苒,可二人都说没什么新闻,顾蕴想着许是真没有,也许是有但大伯父未在家里提过所以顾菁顾苒不知道呢,这才会想起问平沅与平滢,大舅舅也是高官,谁能保证他就没有大伯父也没有的消息渠道?

慕衍说是待她回了京就来瞧她,可她回京也好几日了,别说与他见面了,连他半点消息都没有,她昨儿特意打发刘大去他的宅子那边打听,看门的老苍头也说好些时日没见他,想是出京出任务去了,连冬至的去向老苍头也不知道。

顾蕴实在由不得不担心,可又不敢进一步的打听,且不说她就算打听了也未必能打听到什么,万一反而因此给慕衍添了麻烦,她以后就真是再没脸见他了。

只可惜平沅与平滢也什么都不知道:“没听说有什么新闻儿啊,你要是实在闷得慌,就留下住几日,让我们给你解闷儿呗。”

顾蕴只得继续等下去。

好在又等了四五日,总算还是有消息自宫里传出了,虽不是直接与慕衍有关,却也间接与他有关:太子承川病势忽然加重,一度没了心跳与呼吸,就在所有太医都跪下沉痛的与皇上说太子殿下薨逝了,请皇上节哀之时,当世第一高僧枯竹大师忽然出现,说太子承川命不该绝,他决定带其回自己常年修行的凌云峰医治调养,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二年,一定还皇上一个健康的太子。

------题外话------

幸运读者们,乃们真不打算留言,真要宁死不屈到底不成?弄得人家都没有勇气继续了,哎……

月色的《将门虎妻宠夫日常》已经V了,正丧心病狂的万更中,文文很有趣哦,亲们感兴趣的不妨移驾一观,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